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81章 睡吧(6000字大章)

第281章 睡吧(6000字大章)

林羡鱼只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眼前的场景似幻似真,让他陷入了迷惑。

究竟是我在来到这个时代后,就陷入了时间的螺旋,还是这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时间段的情景,只是在我刚来到这个时代后,出于不知名的原因提早的让我看到了?

而就在林羡鱼还恍惚之时,吉利安似乎终于响起了什么,跌跌撞撞的向着威尔姆所在的方向跑去。

威尔姆的身躯渐渐变得透明,而祂身躯下却奇异的出现了混居区的地貌,林羡鱼愣愣的看着那混居区衰颓的场景,终于明白,原来打从一开始,他俩就没有离开最初的地方。

一切就好像被暂停在了这个时间点,没有任何的变化。

虚弱的吉利安跑到了之前他和队员们走过的那有着无数尸骸之地,卷起手上的袖子,看了一眼上边的伤疤,然后捧起一个身高明显更高的骸骨,抓住它往手臂上一按。

一个和伤疤几乎一致的齿印出现在上面,他身形一软倒在了地上,然后拿起了另一个矮小一些的骸骨的头骨再次往手上一按,再自己朝着手上咬了一口,两个齿印也是一模一样的。

他望着那齿印似哭死笑。

他手上的齿印,是当年救下罗丽时,因为被其误会是敌人而撕咬留下的,那伤痕他一直没有消除掉。

原来,他早就已经遇到了罗丽了。

只是,两人都没有逃脱出时间循环,无数个时间点的他和她最终都饿死在了这被扰乱了时间的营地里。

而之所以这里留下的多是无限重复的两人的尸骨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两人足够的强,比起那些普通人来说,他们就算是熬,也能熬死那些根本没法摆脱粮食需求的人。

在明白了这一点后,他终于也知晓了为何克罗诺斯的眷属在看见自己后竟然会如此的惊讶,因为他早已见过了无数个已经被饿死的他和她了,甚至于其中可能有为数不少的时间点的自己,都是被他说击杀,唯独,没有见过还没刚进入时间循环中的自己。

恍惚间,他似乎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轻轻说着,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时候初次遇见,那个在狭小的空间里翩翩起舞的少女,那飘散的长发和舞动的裙摆,已经成为了他一声中最美好的记忆。

他感觉眼中的世界被雾气包围,一切都看的模糊不清,当他将视线转向了地上坑洼处的黑红色水滩时,里面倒影出了他的眼眸——

那双眼睛,无喜无悲。

他的身体顿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一点点冷却,不再跳动,不再向身体输入滚烫的热血,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了起来。

这样是不行的。

吉利安的本能在告诉他,如果心脏真的停止跳动,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咦?什么机会,到底是什么机会,感觉好像过了好久,久到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算了,就这样算了吧!如果是重要的事情,自己一定会记得的,绝不可能犯下这种忘记要事的毛病,这可是他作为一个刺客该有的素养。唔,不过,我到底忘记了什么,真的好在意啊!

算了!算了!!算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冰冷的雨水打在他身上,他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了下去。

血雨一直在下,冷风一直在吹,他的身体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壳,那是血雨和狂沙凝结出的壳,渗透着一股深邃的红色,在冷风的吹拂下,化作冻土,凝结在外边。

渐渐的,他感觉身体温暖了起来,似乎回到了已经快没有记忆了的母亲的怀抱,温暖而安心的感觉,让他在怀念之余嘴角露出微笑!

啊,睡过去之前再想一个有趣的故事吧!一个有些自卑怯懦的半身人,与一位山茶花般的人类少女邂逅的故事,想必这个故事会很美,很适合做梦吧!

唔,要不要给那个女孩取一个名字呢?要不就叫罗丽吧!

那么就做这个梦吧!从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开始的梦境!仔细想想,突然觉得有些小激动呢!

那么,接下来,晚安,罗丽。

一股力量从他身体里喷发出来,他瞬间化作了尘埃,只剩下神树羽织飞回到了林羡鱼身上。

林羡鱼摇了摇头,又来了,时间的力量!

这种力量林羡鱼现在根本没有干涉的能力,他甚至都来不及救下吉利安,他就被扭曲膨胀的时间力量从一位正常的青年半身人变成了一位垂垂老矣眼中无光的老者,然后一点点的腐朽化为了尘埃。

林羡鱼重新将羽织披在身上,望着已经灰飞烟灭的吉利安,摇了摇头。

如果真的喜欢,又为何要爱一个人爱到卑微到尘埃里?

他的视线转向了不远处,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女拄着拐杖缓缓朝着自己走来,脸上满是麻木。

“他先你一步走了。”

“我~也快了~”罗丽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曾以为凭借着泰坦的~力量,能为弱小的人类~谋得一线生机,可就连泰坦~也没能永恒。”

饥饿让她都快用不上力气说话了。

“你似乎~和吉利安的状况不一样。”

“因为~用了一些方法,打破了时间循环,虽然后患很大,不过~反正注定要死了。”

她的身上的脓疮渗着血水,身体越发的无力,在来到林羡鱼附近时,身体一软半跪在地上,她走不动了。

她头微微垂下,无力再抬起,低声道:“你~和我不是一路人,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出,你没有信仰,和那些~畏惧神的力量的族人不同,你~似乎不太看得起我这样的人。”

“不,我没有。”林羡鱼摇了摇头,“我只是将选择交给了自己,而不是放在他人身上,哪怕那是神。”

“或许吧!但~还请不要取消我们,因为~有了信仰,所以~内心有了依靠,我才会~坚持内心的善良、公平~以及~正义。”

林羡鱼伸出手拉住了她要倒下的身体,她的声音愈发的微弱:“我本以为~神大人~不会眷恋~弱者,可威尔姆~大人~为爱尔~基摩人~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这或许~就是我所渴望的~所憧憬的~神与人~吧!”

她死了,手无力的从林羡鱼手中落下,林羡鱼一时竟不知想说什么好。

这算是她梦寐以求的救赎吗?

天空之中,克罗诺斯的脸逐渐浮现出来,高高在上的望着下方的林羡鱼。

林羡鱼知道,罗丽说的是对的,他曾一直觉得zj信仰挺可笑的,但他从未有像现在这般,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另一种意义上的伟大,明明不堪和伤痛无时不刻暴露,可总有这样一些人,会在信仰的引导下,于苦难之中慰藉生命,这或许就是信仰存在的意义吧!

林羡鱼为罗丽做了最后的祷告,虽然,他并不是牧师,但他觉得罗丽大概不讨厌这样:

“愿你的神眷顾着你,睡吧,罗丽!”

祷告完后,他将罗丽的身体放在了地上,抬起头,视线望向了天空中的克罗诺斯。

祷告完后,他将罗丽的身体放在了地上,抬起头,视线望向了天空中的克罗诺斯。克罗诺斯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被冒犯,而是静静的看着林羡鱼,无喜无悲:“所以你又想干什么?”

“我在看,注定将终结我的存在,是长什么样的,该怎么说,出乎预料但又在情理之中,果然是人类吗?不,或者说,正是因为我想要忤逆命运,所以你才会出现,一切在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

又是这种该死的宿命论!宿命宿命,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你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反抗!

“所以,人类,来试试吧,试试看能否惩罚我这个世界的毒瘤,让一切都回到祂所认为的既定的命运上。”

“那你自己去和你自认为的敌人做斗争吧!”林羡鱼嘲讽一笑,身形渐渐从克罗诺斯消失,他脱离出了克罗诺斯所在的区域。

如果说一开始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克罗诺斯的力量所影响,而沉沦在祂的力量影响下的话,那么当他真正的意识到自己被克罗诺斯的力量困住时,克罗诺斯也无法阻拦一心想要脱离祂影响的他。

而此时,在遥远的爱尔之乡,也有一场变故在发生。

在斯坦因活到了爱尔之乡后不久,他凭借着自己身为威尔姆神殿守门人的威望,召集了部分爱尔基摩人中值得信任的并对羽族逼迫义愤填膺的朋友。

“在座各位都应该知道,羽族与爱尔基摩人之间有着几乎无法跨越的实力鸿沟,千百年来,爱尔基摩人中的强者们并没有多少人能凭借着实力拥有飞升的力量,这就使得我们在面对一些拥有制空权的敌人时十分的被动。

而羽族恰恰相反,他们是天生的非想着,且族群实力远胜于我们往常所对付的那些飞行魔物。

换句话说,在如今被羽族未必的状况下,我们如果贸贸然与之开展,只会将我们的文明进一步推入倒退的深渊。

想要获得胜利,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接近一切所能,避免发生正面冲突,并借助着妖精一族的力量来倒逼羽族。

然而,愿意来到这里的同胞应该已经听说过传言了,哪怕只是引导,作为弱势方的我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羽族会畏惧妖精一族的力量,但绝对不会在意被妖精们庇护着的我们的想法,此行配合妖精行动的各位,每个人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容有失。

所以,决定参与进来的人,请牢记,在这场无形战争中,你们没有死去的理由,也不允许死去,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一个要求。

你们只有活下去的理由,因为毫无意义的死去是绝对不会被我们认同的!保持清醒,将局势引导向我们希望的方向,这就是你们站在这里的理由。

而此时的爱尔之乡边陲已经被羽族当成了自留地,羽族人是天性高傲的种族,他们翱翔于天际,俯瞰大多数种族,再加上强劲的实力,他们对待爱尔基摩人并不比对待人类要好多少。

根据我们在隐秘渠道得到的消息可知,硅族在前段时间入侵了羽族的腹地,这对于羽族来说是绝对不接受的事情,在加上西有精灵一族倒逼硅族,局势越发紧张。

他们会选择潜入羽族腹地,一方面是为了收集可能被藏在羽族腹地的【妖精大熔炉】,另一方面就是想要在事后借机挑动羽族情绪。

硅族想要改变这种命运,所以想要进化成更强大的生物,就需要【妖精大熔炉】这融合了神血还能调动灵脉的至宝。

早在二十年前,【妖精大熔炉】被盗后,硅族就升起了想要将其暗中将其找到的想法,毕竟比起他们自身那岩石般坚硬的躯体,硅族的力量更多的源自于金属魔像,但无论是金属魔像的制造还是硅族自身对资源的需求,都需要大量灵脉的支持,而【妖精大熔炉】无疑是最适合他们的宝物之一。

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硅族的颓势已经愈发明显,已经连续7年沦为负数的人口增长率,让硅族做出了一个决定,拼尽全力寻找能够极大程度提升硅族力量的宝物,通过提升硅族人自身的力量,强行将通过实力提升种族繁衍的可能性。

而【妖精大熔炉】能调动隐藏在源神之地的灵脉,堪称是一个半无限的能量源,甚至于,【妖精大熔炉】之中还残存了无数位神祗的骨与血,没有什么资源,是比神血更加珍贵的,有着神祗们的残存血液,硅族完全能够发生质变,达成全种族进化。

正是基于这一点,硅族举全族之力,冒着被羽族发现的危险企图的深入羽族的腹地。

而一旦被羽族发现硅族的行为,就算是为了维持他们的骄傲。

而现在,羽族和硅族之间的冲突已经买下伏笔,然而,因为双方之间的信息差,哪怕羽族已经对硅族产生了不满,但对于已经打定主意与羽族交战的硅族,他们暂时还是持有保留态度的。

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引导两族主动发现双方后手,而被迫停止战争。

志向远大的羽族,是听不见其他人意见的,但如果主动引导他们发现硅族的真实目的,无论是为了自己的脸皮,还是作为羽族所需求的的稳定,他们也会不惜一切稳定局势,最多不过就是起一场小冲突,而不会演变为战争。

而我们,需要给他们一个理由。

差不多应该承认了,这个世界没有奇迹,也没有希望,哪怕是神灵,也从未想过将我们看在眼里。

不需要向神明祈祷,因为哪怕祈祷,决定我们未来的,也只会是我们自身,而绝对不会是神——”

斯坦因站在会议桌前方,指着沙盘上被勾勒出的源神之地的地形,以及各处地区里硅族和羽族的分布区域,伸出手指指向了硅族部队行经路线和羽族腹地交汇的一个区域,脸上带上了疯狂的表情:

“给他们(羽族)硅族行动的情报,但这个情报需要他们自己来发现,我们中将会有人成为饵料,去勾引警惕的羽族前往我们提前布置好的硅族的营地,那里会藏有一份关于他们行动的报告,为此,我们需要一批志愿者。”

斯坦因的声音幽幽传来:“不能让人看穿,不能留下信息。

敌人是翱翔於天的存在,不能杀死他们(羽族)中的任何人,因为哪怕是硅族在没有金属魔像时也绝对挡不住羽族,不能被他们看穿,因为一旦被看穿,羽族的目标会重新投射到爱尔之乡上。

明面上,妖精一族会作为随同我去同两族谈判,而暗中完成一切,即是我们胜利的条件。

最后,是车队的成员向前一步,家中还有兄弟姐妹的上前一步。”

斯坦因望着自己身前的这一批同胞,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负担重了很多。

“斯坦因,少瞧不起人了,愿意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愿意为驱逐羽族而拼尽全力~”

“你这是再瞧不起我?斯坦因,你没退出车队之前,在你梅根叔叔面前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很希望羽族硅族自相残杀,但如果这一切会危及我的家人,那这事我干了,神也拦不住,我说的!”

“说的好听,不害怕你的腿为什么会抖啊!nmd,不过一想到能将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玩的团团转,我就好开心,你不知道他们上次来爱尔之乡是什么态度~”

“话说,硅族那身形我们能模仿吗?”

“废话,明显不能啊,斯坦因,别告诉我你连模仿硅族人的办法都没找到,你这样会让我怀疑你的可靠性的。”

斯坦因点了点头:“你们需要进行一次改造,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

“我有点怕疼啊!”

“那你要退出吗?”

“退个屁,忍一忍就过去了,都已经决定好了嘛~”

斯坦因端坐在会议桌前,眼中神色微微暗淡。

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着自己的同胞去做这种一不小心就可能身死的任务更让人难过的了,尤其是像斯坦因这般认知清晰的人,非常清楚总有人会出问题,也就是说,总得有人要死。

这样的事实更是让他夜不能寐,良心难安。

“斯坦因,从现在开始,我们完全听命于你,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

斯坦因心里有些慌张,但还是强忍着平静微微一笑:“那就请你们答应我,活着回来,我会等着你们。”

“哈哈啊,着我可不敢保证,刀剑尚且无眼,更何况那可是羽族和硅族。”

然而那位同胞的话却得到了斯坦因撇头的反应:“请你们记住,你们的命现在属于我的!你们都没有权力去死!”

他扭头回来,眼中似乎有星光在闪烁。

众人哈哈一笑,有人甚至调侃道:“斯坦因,就凭你这眼神,我们甘愿为你赴死!乌拉!”

—两天后—

这群并不存在的“硅族人”小心翼翼的在羽族营地周边留下了几不可查的硅族的灵脉残留波动,在驻留了三天之后,终于引得了一位细心的羽族侦查员的注意力,关于灵脉残留波动的报告层层上递到了营地高层手中。

羽族是极度自信到甚至算是自傲的种族,他们从不轻易相信他族的话,但却无比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如果是爱尔基摩人直接告诉他们,硅族想要和羽族开战,羽族人只会呵呵一笑并让本就和他们针对的爱尔基摩人滚蛋。

但如果是他们自己人发现问题,那就不一样了。

而在斯坦因对渗入地脉的魔性的探测下,羽族高层在得到了情报之后,立刻表露出了进一步探查的觉悟,并开始调遣羽族部队扩大营地的探查范围。

得知了情报的斯坦因迅速的让“硅族们”提前转移,静静的等候羽族部队的到来。

果不其然,具备着超强战争能力的羽族,在获得了相关线索后,以极快的推进速度,在“硅族们”转移到半销毁的硅族营地后不久,就追了上来。

借助着被魔性杀死的少部分硅族的尸体,配合魔性的运用,这些爱尔基摩人几乎完成了一轮身体改造,在外表上已经具备了硅族的特征。

而为了进一步迷惑羽族,威尔姆甚是拜托了妖精部队中的一些妖精,进一步对幽灵们的气息进行伪装加工,饶是具备着魔性感知能力的斯坦因,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些同胞们的本质,更不要说那些感知并不算敏锐的羽族们了。

预想而来的羽族部队,带来的是理所当然的对同胞们的严刑拷打,数十位幽灵们咬紧牙关死不开口,很快有些不耐烦的想要杀鸡儆猴的拷问者果断挥剑敲碎了其中一位的脑壳。

同胞牺牲的痛楚让“硅族们”的浓烈情绪超越了表演,眼中流露出愤怒的火光,目眦欲裂的发出了凄厉的咆哮,成功的骗过了羽族的战士。

他们的暴动迎来了羽族更酷烈的镇压。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72/272950/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72950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