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百七十一章 怪人2

第二百七十一章 怪人2

原本埋伏在门边的几个人此刻都躺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不知死活,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些人的身影和屋子里地面上一片片的血迹。

不过心里头也清楚,这回真的是来者不善,那些人还能活着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陈缘站在原地似乎无计可施,又徒劳的领着人突突突开了几枪后似乎是认命了,知道子弹没有什么用处,干脆一咬牙似乎是准备直接从那来人之间直接冲出去。

这个时候我还有心情风凉的想,无论是装的多牛逼的人,自认为头脑多么的发达一旦情况不利于自己失败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罢了。

比如陈缘,刚刚仗着人多欺负我们俩,此刻不也像是条准备最后反扑一下的狗试图为自己和队伍里的人杀出一条血路来活下去,多狼狈。

不过陈缘这最后的反扑倒真的有了些许的效果,起码她自己带着最后剩余的两个人真的成功冲出了门。

看着被他们留下惨遭毒手的那些人的尸体,我后知后觉的才想起自己这会的处境已经性命攸关了。

我仍旧趴在地上,刚刚有陈缘他们在前面挡着倒没什么感觉,这会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面对这些冷冰冰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的怪物,我紧张的呼吸都开始发抖起来,透过地面的缝隙我看到他们除了刚刚准备拦住陈缘他们略微动了下步子外,整体的顺序和之前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他们仍旧是站在原地跟屋子里的墙一声不吭的面对面站着。

怎么回事?他们知道还有个我躲在这里?

就这样,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发现了我,跟他们僵持了几分钟后,就在我忐忑的几乎尿裤子的时候,屋子里发出了一阵浓重的喘息声,紧接着在一顿一顿的沉重脚步声重那几个人离开了。

他们离开过去好一会,我才战战兢兢的从书柜后面露出脑袋,反反复复的确定屋子里是真的安全了,才敢从后面爬出去。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靠在墙上,屋子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和尸体的残肢断臂,这样的画面早就看习惯了, 不至于恶心的呕吐站不起身子,心里还是有些膈应的。

稍稍缓了一会,估摸着刚刚那些没看到真身的东西已经走远了,我才小心翼翼的放轻脚步离开了这间房子。

从刚刚陈突然离开之后,我就没指望过能脱离陈缘他们的控制,而这仅仅一会的功夫周围竟然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在房屋门前,我最后看了一眼那浸泡在容器中女人所身处的地砖,带着满脑子的疑惑离开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陈。

这里的地形十分奇怪,我一个人从没来过这里也没人带着不可能继续往前走,继续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有先原路返回。

万一陈回来找不到我,最有可能就是回头去寻。

走在那个奇形怪状的走廊里,刚开始我还能沉下心去猜测刚刚那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没走出多久我就突然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了。

刚才来的时候人很多,那么多手电光照着,周围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也没任何照明工具,走在这种地下不知道多少米的通道中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程度可想而知。而就在那些黑暗中我隐隐约约的总觉得在某个角落似乎有人在站着。

我不确定这种感觉是真的还是自身对黑暗的恐惧产生的幻觉,但是跟着陈那么久得出的最安全的结论就是,一旦你觉得周围有危险存在,无论有没有看到你都必须立刻戒备起来。

没敢在继续往前走,虽然看不到但是这个通道的怪异设计我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摸索着到墙角处,刚巧是一个拐角,凸起和凹陷的程度正巧留出了一个差不多一人宽的夹缝容许我躲进去。

这个时候有这样一个蚕蛹一样的东西供我躲着,安全感立即就来了。

相比较以前,现在我的胆量是越发的小了,老话说的没错,越是将死越是怕死。

这样缩着我屏气凝神的去搜索周围空间里哪怕一丝一毫异样的地方,但是随着我停下,那刚刚被我察觉到的一丝丝怪异也全都烟消云散了。

难道真是我太敏感了?

又蹲了会,确定周围除了我的呼吸声别的什么动静都没有我才放心的离开了那个夹缝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可还没等我走出几步,左前方突然一阵劲风袭来,夹杂着一股子冰冷的气息我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抱着脑袋就地滚到了地上,黑暗中惊险的躲过了一次莫名的攻击。

不敢在地上久待,抓紧时间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从地上爬起来,快速的判断了周围情况后,我扭过脸二话不说就朝着前方逃跑了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这地方黑漆漆的,我跟个瞎子差不多,对方又来者不善,同样的环境能那么准确的对我进行攻击,无论身手怎么样,单单这一点就足够压制我了。

但我高估了自己逃跑的速度和后方敌人的追击速度,连五米都不到,我就被扑倒在地。

那一瞬间说实话我觉得自己跟被一根铁棒子压倒差别不大。

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后背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压制着我的那个人就好像没有温度一样,我拼命的挣扎,他都能悄无声息的压制着我,一丝丝的动静都不发出来。

“你他妈谁啊!”两只胳膊被按住了,我完全失去了挣扎的机会,只能用大嗓门来试图震慑压在我后背上的人了。

那人不说话,按住我的胳膊后没多久就自己从地上爬起了身子,顺带着把我也从地上给揪起来了,刚刚趴在地上没有多大感觉,这会等我站起来才发现身后这人真他妈高啊!

我虽然个头不算高,但是站在陈那一米八的个头旁边也算谁大块的了,结果这男的在我身后我竟然连他胸口都不到!!!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刚刚到现在,我似乎都没听到这个人传来的呼吸声........

这个发现让我顿时恐惧了起来,不会呼吸却可以行动自如的东西是什么,我脚趾盖都能知道答案,但是看这人攻击我的方式明显是具有一定思考能力的,他不是行尸。

我就像小鸡仔一样在黑暗中被这个大块头提着,他带着我似乎目的性十分明确的朝着什么地方走去。

从刚刚我就感觉到了,他虽然攻击了我,但是似乎并没有打算伤害我。

反正黑漆漆的,我也根本看不到他到底带我到了什么地方,只是记得似乎一路上拐了不少弯,开了好几个门,来的时候我们应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的门,其中有一小段的路,狭窄的那男的只能将我扛到肩膀上才能勉强通过我们两个人。

最后他在一扇门外踌躇了很久,颇有些焦躁,像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开那扇门一样,带着我在外面站了很久。

最后他着急的从喉咙里发出咕咕咕的古怪声响后,那扇紧闭着的如同一面墙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和之前我们所到的任何地方都不同的是这间屋子里...竟然是亮着灯的。

是那种白昼般的刺眼灯光,已经在黑暗中待了好一会的我,此刻有点受不了这亮光,闭上眼睛一时间根本无法睁开。

门开着,从屋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人到了。”

我一惊,锁天!『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23/123667/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23667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