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80.番外

80.番外

婚礼过后,沈乔顺利怀孕,然后就过起了安心养胎的日子。

孕早期她的反应不大,就是胃口变得特别大。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没事就找林忆闲聊天。林忆已经生了,小鲜肉给她找了两个保姆带孩子,她这个亲妈可是比谁都清闲。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整天就说孩子的事情,把彼此的老公扔在一边不管。

小鲜肉对此有些不满,天天跟莫淮安嘀咕:“我怎么觉得我娶了老婆跟没娶一样呢,没差别啊。”

“当然有,当你每天下班开了门,看到家里新买的那些婴儿用品时,你就会深深的感觉到差别。你不光有老婆,还有孩子。”

“可是我也因此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

“钱啊。”

莫淮安一点儿不心疼钱,任凭沈乔给孩子买一堆有的没的。在他看来拿着婴儿用品在身边转悠的老婆,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可最漂亮的女人也有不顺心的时候。

沈乔六个多月去产检的时候,查出来羊水偏多。她拿着那张报告愣了两下,没把这事儿放在眼里。

结果见了产科专家后,对方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引起羊水偏多的情况有很多,但每一项都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是孕期糖尿病还是ABO溶血症,又或是胎儿本身发育问题,听着都特别吓人。

沈母听了这事儿直咂嘴:“怎么会这样,我们那会儿都说羊水多是好事儿啊,生起来方便。”

林忆也在一旁安慰她:“没事儿,咱再仔细查查,肯定没问题。我怀臭小子的时候羊水也多。”

“超标了吗?”

“不记得了,生了孩子忘性大。”

沈乔倒不太担心那些问题,有莫淮安在,她总觉得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她现在比较烦恼的是医生的忠告。

医生说了,羊水太多不好,让她平时减少喝水量,多吃利尿的东西。

于是从那天起,沈乔每天的喝水量就被严格控制。莫淮安那个脾气,想混水摸鱼都不行。他又一口气雇了两个阿姨,一个做家务一个专门负责照顾她。

那个负责照顾她的,也包括盯着她不让她多喝水。

沈乔这才明白,原来有个有钱老公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有时候反而更遭罪。

那一段时间沈乔觉得自己就跟非洲难民似的,每天都盼着上天能多赐她一点水。有一天晚上实在渴得厉害,趁莫淮安睡着了自己悄悄跑客厅里倒水喝,因为紧张不小心打破杯子,去捡碎片的时候又割伤了手。

动静太大把莫淮安给招了下来,对方一见她这样连连摇头,那脸上明显写着“怒其不争”的表现。

沈乔十分心虚,对方替她包扎手指头的时候,她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有了这回教训后,她总算老实了,认命地遵医嘱,再不敢乱来。

好容易熬到下次体检羊水指标合格后,新的妖蛾子又出来了。

她开始水肿,整个人就跟块注水猪肉似的,肿得不像话。原先穿37码的鞋子,现在40码的套进去都困难。

每天看着自己那胖胖的“咸猪脚”,她就觉得无比悲哀。

为什么严晓彤孕期太太平平,什么情况都没有。自己却是诸多不顺,生个孩子跟西天取经似的,非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行。

林忆早她一年多生产,痛了十多个小时后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把小鲜肉乐得合不拢嘴,天天在莫淮安面前瞎得瑟。

莫淮安面上不跟他一般见识,其实心里也很期盼。上回做B超的时候他故意没找人托关系,就是不想知道男女,想在生产的时候有个惊喜。

事后沈乔戳他脑袋:“不是儿子就是女儿,有什么可惊喜的,真是迂腐啊。”

莫淮安后来也有点后悔,但对孩子依旧满心期盼。

到了沈乔临产前一星期,莫淮安开始给自己放长假,把公司的事儿一股脑儿全甩给了简志恒。

沈乔很是不解:“你请假干什么?”

“陪你做月子啊。”

“我有阿姨啊。”

“阿姨没有我体贴。”

看他忙前忙后一副幸福的样子,沈乔也就随他去了。老公既然这么积极,就不能打积他的积极性,得捧着鼓励着,最好叫他把所有事情包圆才好。

怀着这种甜蜜的感觉,沈乔一朝临产升格当妈,顺顺当当生了个儿子出来。

儿子出生的时候沈乔突然想起家门口那家好吃到不行的汤包店。于是一时糊涂给儿子取了个汤包的小名。

对此莫淮安连连摇头,给了她一个注解:吃货。

汤包小的时候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又水又嫩又圆,跟只汤汁丰盈的灌汤包没什么两样。

每次看到他那张肥嘟嘟的脸,莫淮安都会很疑惑:“这真的是我儿子?”

感觉和他长得一点不像啊。他那么瘦,他那么……圆。

沈乔就翻他白眼。

倒是莫奶奶在边上笑了:“当然是你儿子,跟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我小时候长这样?”

“比他还胖呢。你从小就是个胖墩,后来过了三岁才慢慢瘦下来的。男孩子小时候胖不要紧,长大了好动了,自然就瘦了。”

莫淮安对此表示怀疑。当天晚上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怎么也想像不出自己这张脸曾经胖成球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托孩子的福,他和孩子他妈都长了不少肉。

沈乔是怀孕的时候就胖了一些,生产之后为了喂奶又是一通进补。莫淮安沾光每次都捞不少,久而久之脸上也有了点肉。

胖了几斤的莫淮安看上去比从前更为温和,也更有人情味了。手底下那些人闲的时候聚在一起,就会谈论他。

“莫董当了爸爸后,比从前更帅了。”

简志恒挺不服气:“他明明胖了。”

“他以前偏瘦,现在正合适,这不是胖叫身材好,简总你不懂。”

简志恒感到一阵莫名的悲愤。

林忆的儿子布丁长汤包一岁多,两个孩子就成了彼此最好的玩伴。布丁出生的时候胖,后来因为挑食的关系反倒一直瘦瘦的,个子虽不小身上却没肉。每次往汤包旁边一放,林忆就开始哀叹:“唉,我给他吃得也不差啊,怎么就是不肯胖呢。让你儿子匀两斤肉给我们吧。”

“好啊,他爸嫌他太胖,你赶紧多拿走几斤。”

那时候汤包不过半岁,看上去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沈乔觉得自己说的话他肯定没听明白。

结果那天晚上莫淮安下班回来,换了衣服正准备抱汤包,小东西居然一咕噜在床上翻了两个身,故意躲了开去。

莫淮安敏感地觉察到孩子对自己不太友好。

他问沈乔:“白天,你跟孩子说我坏话了?”

“没有的事儿,他白天跟布丁玩得可高兴了。再说我就是说了,他能听懂吗?”

莫淮安一想也是,就没放在心上。

可从那天起,汤包似乎渐渐地展现出他过人的一面。每次沈乔不小心说了句莫淮安的什么话,只要是跟汤包有关的,他就会有所反应。

如果说莫淮安喜欢他,晚上爸爸回来他就会很热情地迎接。如果是不好的话,那莫淮安那天晚上就要受冷眼。

他越来越觉得这孩子怎么这么早熟啊。

他把这事儿跟沈乔说,对方完全不相信,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于是某天周末,莫淮安做了个实验。他故意对着八个来月的汤包和沈乔说话,话题不知不觉就引到了孩子的胖上面。

沈乔不知有诈,客观地评价了一句:“是胖了点。太胖不好看,以后让他减减。”

这话说完没多久她就想去抱孩子,汤包那时候已经学会爬了,一见妈妈过来一溜烟就给爬远了,一点面子不给。爬到围栏边索性抓着边沿爬了起来,尝试着要往前迈步子。

沈乔愣了:“这孩子怎么了?”

莫淮安冲儿子竖起大拇指,真乃人才也。

人才型的汤包没过多久生了场病,出生后头回发高烧,一烧就破四十度,可把沈乔给吓坏了。

倒是莫淮安比较冷静,知道小孩子发烧一般都这么高,当下安慰妻子。为免她睡不好,还是去了趟医院找医生看了看。

医生给孩子一通检查,觉得问题不大,只要吃普通的儿童退烧药就好。

沈乔却不死心,抓着他问:“不用吃消炎药吗?”

“没必要,抗生素少吃为妙。他这病吃了也没用,自己抗抗就过去了。”

于是沈乔每天拿着个小针筒,吸一管子粉色的药剂喂儿子。

那药明明是甜的,汤包却很抗拒,每次吃药都跟□□似的,宁死不屈的样子。

那天他一个人站围栏里玩,原本笑得很灿烂。结果一见沈乔拿着针筒过来,那笑立马显得十分尴尬。一转头就想跑。偏偏又没学会走,身子晃了两下一屁股坐了下来,那笑就更为难了。

全家见状,哄堂大笑。

汤包渐渐长大,到了一岁多会跑会跳的时候,真如莫奶奶说的那样,慢慢的开始瘦下来。

原先那脸就跟蜡笔小新似的,每次睡着躺那儿的时候,沈乔总忍不住戳了又戳。瘦了一些之后手感不比从前,但模样显然更帅了。

这个时候林忆的儿子开始胃口大开,饭量明显增加,像是要把从前没吃够的那些都补回来似的。

沈乔每次看见两个孩子都跟林忆说:“看,你的梦想实现了。我儿子的肉成功地长到你儿子身上了。”

话虽如此,汤包依旧不算瘦,只是没有更胖而已。

到了一岁半左右,沈乔开始担心儿子的语言能力。

汤包开口挺早,六个月会叫爸爸七个月会叫妈妈,可是自那以后就再没了进步,一晃一年多过去,他还是只会那几个有限的单词。

这下沈乔可急了。莫淮安平时就是个话不多的人,也就对着她才能滔滔不绝,其他时候惜字如金,比哑巴好不了多少。儿子可别遗传了他的基因,也是个话少的。

话少还在其次,万一有点别的……

于是这一通忙活,去了医院找医生,又给介绍到儿科专家那里。又是评估又是测试的,生怕孩子有点问题。

她一度怀疑是自闭症,想叫医生诊断一下。可医生说孩子太小诊断不了,查了一通说没大问题,只叫她回家多跟孩子说话,要像个话唠一样从早说到晚才行。

沈母看女儿这么折腾不住摇头:“不会有问题的,他好着呢。等以后开口说话了,活活把你烦死。”

当时沈乔不相信,一心中想儿子快点开口,每天在家跟个精神病似的,用各种清晰夸张的语气同孩子重复说许多话。

这样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到汤包两岁的时候,他突然跟开了窍似的,一下子会说很多话,单词一个个从嘴里往外蹦,口齿也特别清晰,跟个小大人似的。

沈乔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有天她跟孩子闲聊,突然想考考他,便问:“汤包,妈妈叫什么名字?”

两岁的汤包虎头虎脑,一脸认真地望着沈乔,不假思索来了句:“老婆。”

这个答案差点叫沈乔昏倒。

那是莫淮安在家里常叫她,没想到孩子听到了也学会了,这会儿卖弄起来,真是叫人好气又好笑。

晚上她把这事儿跟莫淮安当笑话说了,后者觉得有趣也去逗儿子:“爸爸叫什么名字?”

汤包大概心想怎么又来这个问题,于是不屑看父亲一眼,回了句:“亲爱的。”

饶是莫淮安性格冷傲,也当众大笑起来。

沈乔听了更是脸红到脖子根。那是她跟莫淮安撒娇时叫的,这孩子怎么都学会了。

于是她终于明白,以后在家里说话得格外小心才是。万一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回头汤包一五一十全学给亲戚朋友听,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他们啊。

说归说,孩子的教育问题依旧不能放松。汤包的语言有了飞速进步后,沈乔开始得寸进尺,居然异想天开教起孩子绕口令来了。

刚开始自然是最简单的“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这话对成年人来说当然没问题,但对一个才两岁多的孩子来说,就有点难度了。

汤包一开始还是很认真跟着学的,只是这话字太多又太绕,实在有些不好说。他努力伸直自己的小舌头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沈乔有点没耐心了,下意识来了句:“怎么学不会啊,笨宝宝。”

汤包十分不服气,叉腰对着沈乔“哼”了一声,回敬她一句:“坏妈妈!”

光说这一句似乎还不解恨,那天他就跟台复读机似的,不停地重复着“坏妈妈”三个字。吃饭说睡觉说,连洗澡的时候也在嘀咕,听得沈乔头大不已,连连求饶。

“算了算了,是妈妈错了,你饶了我吧。”

汤包很不领情,一副不想原谅她的样子。

沈乔就跟他讲条件:“你原谅妈妈,妈妈给你买好吃的。”

于是小东西开始狮子大开口:“我要饮料、薯条、冰淇淋、包子、面条、糖果……”

“行行,就买这些。”

为免他单子越开越长,沈乔赶紧截住他的话头。

好不容易瘦下去的那几斤,眼看又要打水漂了。

吃货莫汤包同学在与父母的斗志斗勇中,积累了丰富的对敌经验,到了三岁的时候,俨然已成长为新一代“小魔王”。

沈乔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他太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夺取胜利。

如果沈乔对他热情,他就玩高冷,好叫对方更为讨好他。如果沈乔对他发脾气,他就趁势卖萌,那张脸配上或哭或笑的表情,再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要举手投降。

于是沈乔顺理成章被莫淮安归类到“慈母”的类别里,并且觉得她以后一定会“多败儿”。

老婆在儿子这里没辙,莫淮安就亲自出马。

汤包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沈乔陪,一陪就是一个多小时。莫淮安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并且妨碍他和老婆过二人世界。

于是他接过这个哄孩子的大旗,和儿子拼起了智慧。

他第一晚陪汤包睡觉,汤包十分不乐意。莫淮安也不跟他硬碰硬,一上来先撒糖衣炮弹,说要和他玩游戏。

汤包一听这话就来了劲儿,睁大两只眼睛盯着莫淮安看。

莫淮安冲他笑笑:“今天我们来玩加法游戏。汤包,一加一等于多少?”

汤包傻眼,不知所措。他虽然会数数,但加法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难了。

莫淮安就开始教他用手指头数数,从一加一到二加二,一路往上数,汤包对此很感兴趣。原本还想卖萌把妈妈叫来,一转眼的功夫就把妈妈扔到了脑后。

莫淮安教得也很用心,完全不管孩子的年龄大小,充分利用他那两只肉乎乎的小手,准备大干一场。

结果汤包却不“争气”,很快偃旗息鼓。在莫淮安尝试着问他五加五等于多少时,他突然看了自己两手一眼,嘴巴一噘:“不算了,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说完立马拉起被子盖住脑袋,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顷刻就进入了梦乡。

莫淮安不费吹灰之力打败儿子,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一切。

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回头看一眼睡得正香的儿子,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老话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46/14647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46479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