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501.第五百章

501.第五百章

此为防盗章。订阅不足一半的仙女在一定时间过后才能正常看到。

大夫又是叮嘱了几句, 塞给她一块糖,允了她不再乱跑,明日还给。

唐娇有点囧。

果然她少女时期还是很招人喜欢的,一张很显小的脸立刻就会被人当成小孩子。

唐娇捏着糖,想着自己冒了七爷的名儿,还暗示自己是他的小情儿,不知道这人会不会被气死。但是仔细想一想,上辈子两个人虽然见得不多, 但是他从来都是儒雅清润的,仿佛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为难的事儿。

为他做事那么多年, 她自然知道福雅居是七爷的私宅, 很少宴请外客的地方。多数人也知道这么一个宅子, 但是名字却是不知的。

正是因此,今日那位掌柜的才会吃惊, 那是四爷要紧的生意,如此看来这位倒是四爷的心腹了。

“你又想什么呢?”唐太太道:“这几日你给我好好的留在医院,可不能再给我折腾了。我闺女去给他祈福,他倒是好的快了, 结果我闺女病的更重。”

想到这事儿, 唐太太就更生气。

唐娇:“娘亲明日过来的时候帮我把佛经拿来吧, 我也打发一下时间。”

随即又说:“您放心好了,您且看吧, 堂哥不会好。”

她半垂下头, 露出优美的颈项。

唐太太恍然间竟是觉得自己闺女多了几分娇艳的风情, 不过这样的感觉倒是一晃而过。

“哦对。我是真的冻怕了,娘亲把我的小皮靴拿来好不好?我要穿裤子。”

唐太太真是谢天谢地哦,虽然现在除却精致的旗袍就是好看的小洋装,但是闺女这冻成这样了,也该知道点轻重了。

她:“你早知如此,哪至于病情反复?”

唐娇应景儿可咳嗽起来,咳嗽够了,盈盈楚楚的看着亲妈。

唐太太似乎是怕唐娇真的闷,也不耽搁,立时就回去准备。

唐太太走了,唐娇也不肯老实,她如若老实还是她么?

她将木仓藏在了床下,披了一件厚厚的大衣,前世她也在这个时候住院了,只是境遇却又不一样的。

她关好房门来到四楼,还没进门就听到唐士杰再跟大夫闹,非要换一个病房。现在单间儿的病房可不多。她听了一会儿,越发觉得想笑,不是不怕吗?

看来也不全是啊!

她心里是明白的,自己说的话堂哥一定是放在了心里。

她笑了笑,敲门而入。

出人意料之外,唐衡也在。

她立刻哀哀怨怨的说:“阿衡果然和堂哥关系好,来了都不看我。”

唐衡这两日都被父亲关在了家里,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出来不太好,但是母亲还没回来,她又觉得有些孤立无援,自然是想要和堂哥联手的。

她缓和一下,赶忙上前,“姐姐,我马上就要去看你了,堂哥伤的比较重,再说祖母也在这边,我哪能不先过来请安?”

她羞羞怯怯的笑了起来。

唐娇娇嗔道:“你看你,难不成我还真的能吃醋?跟你闹着玩儿的。”

她点点唐衡的小鼻子,随即与唐士杰说:“堂哥要换病房么?”

唐士杰眼神微微闪烁,说道:“我也是为了让长辈安心。”

老太太立刻,她点头,“对的对的,这才是孝顺啊,414,哪里吉利了?”

大夫和他们说不着,冷冷的丢下一句,没房间。不再和他们纠缠,转身就要走。

“娇娇拦住他。”

这个大夫倒是生脸儿,唐娇这两天第一次见,长得很俊朗,就是气质有些冷。

连唐衡的视线都缠绕在男子的身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意味儿,唐娇往前稍微挪了挪,似乎是想要拦住这个大夫。不过她却趁着众人分神,一脚踢在了唐衡膝盖后。

唐衡突然前倾往年轻大夫的身上倒去,说时迟那时快,这位倒是一闪,唐衡没站稳压在了唐士杰的腿上。

“啊,啊啊啊啊……”

人,再次昏了过去。

唐衡刷的变了脸色,她回头看唐娇,唐娇则是一脸责怪:“阿衡,你到底要伤害堂哥几次。”

眼看大夫又开始抢救,所有人都被撵了出去。

唐老太太盯着唐衡,不客气的斥责:“以后你不要来了,你只要一来就没有好事儿,真是一个扫把星。”

唐衡哭哭啼啼:“姐姐,是姐姐踢我。”

话音刚落,就看唐娇红着眼眶看她,眼泪要掉不掉的,格外坚强。

她咬着唇,轻声:“阿衡,你、你竟然这么说。是因为刚才我责怪你的话记恨吗?”

唐衡心里简直冒火,恨不能杀掉唐娇,她怨毒的盯着唐娇,又一想,赶紧垂首,生怕自己的心思被人发现。

她扭着手,轻声:“我不是、我没有,、我……”

“我管你有没有,赶紧给我回去,以后不要来这边,真是一个丧门星,我就看你不是什么好的。”唐家老太太可不管什么其他人,只顾着自己的大孙子,在她心里除了唐士杰,别人地上的尘埃都不如。

她对唐娇也没有那么客气的:“你也回吧,感冒严重不要传染给我。”

自私自利老太太一枚。

唐衡担心唐士杰,不肯走。

唐娇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看了唐衡一眼,说了好,随即汲着拖鞋,哒哒哒的下了楼。

她心情极好,回房提了樱桃去水房洗。

暖春樱桃初熟,新鲜樱桃红莹莹的仿佛深红惹人爱的玛瑙。一口咬下,甘甜滋润,齿颊留香。

她提着小竹篓往回走,一口一个,真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

唐娇心情极好,寻思胡如玉回来后看到眼前的变故会如何力挽狂澜。露出一抹笑容。

当年七爷也是教过她的,不要轻视小看任何对手。便是那人再不堪都不可。

这话几乎已经深入她的骨髓。

她……吧嗒!

唐娇手中的小竹篓一下子落了地,红彤彤的樱桃滚了出来,撒了一地。

唐娇看着走廊拐角走出来的男子,吓傻了!

她揉揉眼,以为自己看错,可是那人还是竖条条的往这边走,没有消失不见。

对面走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她拉出来扯大旗的那位……顾七爷。

她看顾七爷走过来,只觉得心要跳出胸口。

顾七爷一身纯黑色的衬衫西裤,领口与袖口绣了一些金丝的纹样,手腕露出来的洁白处缠绕了一串佛珠。

仿若高洁不问世事。

他身材挺拔颀长,只是有些消瘦,带着些孱弱。皮肤偏白皙通透,犹如那最洁白最温润的搪瓷。一双剑眉,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朝露一样的明亮清澈双眸,锐利的光芒隐藏其中,并不外显。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唇相得益彰,他的唇淡如水,嘴角微扬,并不给人严厉的感觉。

仿佛是邻家英伟俊美的哥哥,最是和气又平易近人不过。

可是唐娇知晓,这些不过是表象。

名震上海滩的顾七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顾七爷却不是如外表那般透彻。

他身后跟着一个穿花衬衫的男子,油头粉面,不像好人。

虽然不像好人,这人确实上海滩八位爷中最单纯智障的一个,祁八爷。

果然,人是不可以看外表的。

唐娇动也不动,死死盯着他看。

嗯,这样才自然,对的,才自然!

唐娇以为自己很自然了,却不知自己已经僵硬到就要贴到门上,脸上的恐惧更是仿佛下一刻就要昏倒。

她这般做派哪里不惹得人侧目?

顾庭昀也没想到会将人吓成这般,一双清隽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立刻对上一双黑黝黝仿佛是小鹿一样的大眼睛。

很小的一个小姑娘。

他不知自己哪里吓人,以至于会让人带着几分颤抖,回头看一眼老八。

他幽幽叹息:“瞅你给孩子吓的。”

老八:ヾ(#65377;`Д′#65377;)

这可是医院,医院什么最多,死人!

他本就精神头不好,恍惚听到有节奏的声音,越发的觉得恐怖。

第一宿的时候他实在害怕,给二叔叫了过来,谁让他们家距离医院最近呢!结果二叔老大不乐意。唐士杰心中十分愤慨,他可是唐家的独苗苗。

不过倒是也奇怪,二叔一来,声音就好像真的不见了。

唐老太太倒是语重心长与他说:“这就对了,你二叔的生辰好,自小就有天师说是阳气最盛。可不一下子就压过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你爹就不行,阴月出生,受不住。”

第二日晚上还是担心,忍不住再次寻了二叔过来。

如此这般,日复一日,倒是折腾了四五天。

唐志庸每天白日上班已经十分疲累,晚年还不曾享受软玉温香,便是要来陪这个混小子。

又想这人对自己闺女十分不善,存着坏心。越发的不满,每日便是来了也摔摔打打,唐士杰一样也是不能睡好。

唐士杰白天不敢睡,怕小瘪三上门掳人勒索;晚上不敢睡,怕这医院里的鬼祟,如此这般,几天功夫闹了个人不人鬼不鬼。

深夜。

唐士杰躺在病床上,身边并没有什么人,他眼眶发黑,双目无神的盯着棚顶的日光灯,日光灯发出白色的光芒,明明温暖明亮,可唐士杰就是觉得透着一股子凉意。

开着灯,鬼也不怕!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唐士杰一个鲤鱼打挺,翻下了床,他哆哆嗦嗦的看着房间,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可着声音还是奇奇怪怪的在屋里轻轻的响着。

唐士杰屁滚尿流,他哆哆嗦嗦的叫喊:“护士!护士!二叔,我要见我二叔!二叔啊……”

***

唐志庸推开房门进屋,立刻觉得浑身暖融融的。

雕花的大床上铺着湖蓝色床幔,大床对面则是精致的西洋梳妆台,新潮又透着奢华。

胡如玉坐在梳妆台前,白皙纤瘦的身体披着真丝的洁白长睡裙,头发没有丝毫装饰,水滑的青丝落在纯白的长裙上带着娇柔的媚态。

她从镜中看到唐志庸,扬起了笑脸儿,立时起身。

唐志庸的视线一直都在她身上,移也移不开。

两人眸光对视,胡如玉起身,来到他的身边轻轻拉住他,唐志庸伸手拉她。

胡如玉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边,低语:“别动。”她凑近含住他耳垂,舌尖灵巧的钻进耳里,暧昧的轻轻吹气。

唐志庸果然不动了,但是身体有多激动却又是明显的。

胡如玉浅浅的笑,温香软玉整个贴了上来,那两团绵软由后恰到好处的揉着他,小手儿更是上下滑动,挑逗的动作不绝。

唐志庸剧烈的喘息。

胡如玉轻笑,褪掉了长长的睡裙,露出精致白皙的身体。

她媚眼如丝,莹莹绕绕的低语:“志庸,我好想你。”

唐志庸终于忍不住,一下子按住了胡如玉,胡如玉咯咯笑,扭着身子往他怀里钻,低吟浅唱。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72/172904/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72904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