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二十三节 金色骨头

第四百二十三节 金色骨头

“知道你的活了么?”赛雷朝端木眨了眨眼睛,秋波流转,嫣然一笑。

端木很老实地点头:“知道,兵器教官兼陪练。”

“说得太对了。”赛雷挽了挽刘海,风情万种:“放心了,你身兼双职,薪水我会给你多争取一份。可惜赤光作用有限,好像也没谁喜欢用刀,哎,也不能浪费啊,这家伙现在只能作陪练。或者我开发一种用刀的机关魂甲?唔,这个得找唐丑商量商量。”

赛雷说到最后,已经是自言自语。

端木很识趣地没有说话,这个女人的话,可不是随便能接的。但是赛雷的语气,还是让他替赤光感到悲哀,赤光只怕还不知道,他已经被盯上。赛雷不把他的价值压榨干净,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赛雷回过神来,笑嘻嘻道:“对了,姐姐可是很看好你哟,专门把你安排到甲组,赤光负责乙组。一个月以后,两组会进行对抗实战,输的一组,要接受惩罚的哟。姐姐可以提前偷偷提醒你,惩罚你是绝对不会喜欢的哟。”

看到赛雷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端木下意识地一个寒颤,这个女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端木在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让甲组获胜!

他是见识过两组的实力,那种整体打法,让他的印象深刻。赛雷对他和赤光的安排,他也觉得其实蛮合适。

不过,有多少个兵团,能够有黄金武者作陪练?有点奢侈……

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这支机关兵团,心中有些判断和猜测。但是当他真正接触之后,才惊讶地发现,这些机关武者的境界,都非常低。

六阶,这是平均水平,对于兵团来说,这个水平相当低。可是,就是这么一批低水平的武者,经过搭配,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武将的水平之高,让他非常吃惊。

不过,若是这些机关武者的境界,平均再提升一两阶呢?

那这支兵团,会变成什么样?

这个想法自从冒出来,便在端木的脑海中盘旋不去。而进一步的接触中,他更是发现,这些机关武者之所以境界低,和他们接受的修炼培养水平低下有直接的关系。

没有名师指点、资源匮乏……

如果这些条件能够满足,那么这些机关武者的实力,会进入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虽然这些年轻人,并不是个个都是天才,但是成长到七阶八阶,却没有多少问题。

这就是豪门世家和普通家族之间的差别,对于豪门世家来说,他们早就研究出一整套合理有效的培养体系。他们未必随时都会有天才出现,但是更加有效的培养手段,能够让他们拥有一批出色的武者。

豪门世家更加稳定,生命力更强顽强,和这一点有着极大的联系。每一个世家的培养方法,都是秘而不宣,绝不会轻易泄露出去。

而另一些掌握着这些技巧的人,就是那些强者。强者的实力强大,他们对武技的理解更加深刻,对如何修炼的研究,也会比普通的武者更加深刻。他们比不上世家一代代完善的积累,但总会有些惊才绝艳的天才,他们能够开创一个流派,开创一个新的世家。

端木便是这么一位极擅长动脑子的武者,这也是为何他能够屡屡击杀比自己更强的武者。

他之所以答应下来,除了保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对这些机关武者的好奇。平均水平六阶的机关武者,竟然可以打败流风团,这是他之前绝对没有想到的。

他意识到这其中的价值。

他开始想着,要用哪些方法,来提高这些机关武者的境界。这些机关武者的境界,就像木桶最低的那块木头,如果能把它增高几分,那么……

“霍夫曼那里,你是怎么想的?”赛雷收起脸上的笑意。

端木心中一凛,他没有闪避赛雷的目光,坦然道:“我答应他的事,已经全都做了,我已经不欠他了。而且,我和老板已经订了武魂契约。”

赛雷嫣然一笑:“那是,现在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哟,好好加油哟,不要被赤光比下去哟。”

“我知道了。”

端木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走出地下室,灯火通亮的修炼场,不时传来呼喝呐喊声,一个个庞大的身影,在灯光下奔跑冲刺。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充满朝气,忽然间,端木对未来,有些期待。

巫夏面色沉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塔顿虽然在新的仙女宫安排了防守力量,但是他没有想到,会有人真的动手,而且新的仙女宫初建,规模不大,而且各种防守布置,也不够严密。

巫夏没有半点保留,手下的力量齐出,顿时势如破竹。猝不及防的高原兵团,面对这些实力强大的武者,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进攻。

尤其巫夏手下的七刀,他们亲如兄弟,配合默契,个个实力高超。仓促布下的防线,如何能够抵挡他们,几个来回的撕扯,防线就支离破碎。

安德丽娜脸色发白,她没有想到,巫夏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她不利!

手上的仙女环沉寂不动,最近仙女座的星力,都被她调来制作秘宝,仙女环损耗颇大。安德丽娜也有自知之明,哪怕仙女环完好无损,她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尤其是巫夏手下的头号打手,那名干练老辣的剽悍男子,刀法厉害无比。他一个人就牵扯了防线的大半精力,其他人才能如此从容。

防线岌岌可危。

忽然,一股惊人的能量波动,在远处骤然爆发。

这是……

所有人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因为这股能量波动强大到令人心悸,每个人只觉得气血翻腾。

巫夏脸色微变,殿下动用了那件东西……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动,嘎然而止,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刚才只不过是幻觉。

巫夏感觉自己的呼吸几乎都快停顿,一个可怕的念头,占据着他全身!

不……不可能……

时间一秒秒过去,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动,再也没有出现。

巫夏脸色煞白如纸,他的声音带着颤抖,歇斯底里地嘶吼:“撤!我们撤!”

手下无不大惊。

“大人……”

巫夏面容扭曲,厉声喝道:“撤!马上撤!去唐天那!”

几个反应快的武者一愣之下,脸色齐变。

看着敌人如同潮水般退去,始终强撑的安德丽娜觉得自己就仿佛在梦中,一阵后怕涌上来,连脚都开始打软。

这些人为什么会退……

安德丽娜想起巫夏临走前的那句话,顿时一个激灵:“唐天有危险!快告诉大将军,支援唐天!”

安排完这些,她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呆坐了半晌,她渐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坐在台阶上,抓着头发,绞尽脑汁。

巫夏他们疯了吗?他们到底想干嘛?

大熊座!

她咬牙切齿,攥着衣裙的手指指节发白。

简峰元呆呆地看着手中只剩下半截的鬼头刀,死亡的威胁,让他所有的战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体内的力量瞬间被抽空,脚下一软,竟然扑通坐在地上。

荣柔呆了一呆,面色惨白,眼中露出绝望之色。他知道老简一向圆滑世故,但也没有想到,他的意志是如此薄弱。

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三人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尤其是唐天……

荣柔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唐天。他到现在,还无法想象,这个家伙是怎么战胜殿下的。

这场战斗波及的范围极大。

唐天所住的庄园,已经化作废墟,就连周围的几个庄园,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鹤从容走到简峰元和荣柔面前,一人一剑刺下,封住他们的经脉。

有条不紊地做完扫尾工作,把昏迷的凌旭提了过来,鹤握着剑走到唐天面前,平静道:“神经唐,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话一说完,他就像根木头桩子,直挺挺向后倒,昏迷过去。

连续七记剑轮鹤舞,鹤成功地把简峰元的鬼头刀击碎,也把简峰元的斗志和战意,彻底粉碎。但是鹤的体力和真力,也透支殆尽。

他一直支撑到现在,完全是一口气硬撑着,现在心神松懈下来,便很干脆地昏迷过去。

唐天被鹤吓一跳,连忙检查起来,发现鹤只是筋疲力尽,才放松下来。凌旭也没事。唐天松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坐,扯动了身上的伤口,顿时痛得他直咧嘴。

忽然,他注意到脚边一块金澄澄的东西,他连忙捡起来。这是燕图那只手臂里的东西,想起刚一战,唐天也心有余悸。

太惊险了,如此自己晚了一秒,这件东西彻底的释放,估计自己已经死了。

那股恐怖的能量波动,现在回想起来,唐少年心里一阵后怕。

燕图的右臂飞出去之后,便升起一团火焰,现在已经烧成灰烬,只剩下这件东西。不用说,唐天也知道这是件宝贝。

唐天好奇地拿到眼前,这是一块金色的骨头,形状不规则,非常精致光滑。

难道是黄金秘宝?不过,看上去,好像也没有太厉害的样子。入手温热,沉甸甸,其他的,没什么特别之处。

唐天的手掌,被割出好几处口子,虽然不深,但还是渗出不少血。

唐天把玩金骨头,不少血迹沾在骨头上。斑驳的血迹,就像滴在沙子里,迅速渗进金骨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