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七百一十六节 源火 【第一更】

第七百一十六节 源火 【第一更】

仰天-怒吼,无形气浪以唐天为中心轰然炸开,四周的风刃一扫而空。。。

唐天浑身是血,他却恍若未觉,只觉得这声怒吼说不出的酣畅淋漓,体内有什么东西破开,丝丝缕缕的透明灰色火焰,从他体内血肉最深喷涌而出,吸附在他体表。

这是……零焰!

唐天扬起双手,看着笼罩全身的淡灰色火焰。以前他的零焰,只笼罩着他双臂。他心中升起一丝明悟,零焰是血肉之力“燃烧”形成的火焰。

果然,在生死关头,才能打破极限么……

唐天心中喃喃,他想起了能变。能变是白银圣者的标志,经过特殊的转化,能量发生本质的变化,形成更高阶的力量。自己的零焰,就像能变,体内的血肉之力被激发、燃烧,转变成一种更高阶的力量。

唐天之前的零焰,从他全身锤炼最充分的部位开始,拳头。但是人的身体,浑然一体,那时的零焰,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直到唐天的身体,经过法则淬体,达到激发零焰的条件。而刚才连续几记神拳,体内血肉之力枯竭,生死关头加上强大的信念,就仿佛往一堆干透的柴薪,丢了一个小火团。

旧力尽去,新力始生。

体内一片火海,丝丝缕缕零焰从他的血肉之中,源源不断涌出。

比起血肉之力的狂暴,这种新生的力量,更加平和、浩瀚。唐天体内,就仿佛有一片焰海,纯净宁和,却又澎湃浩瀚,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惊人力量。

这感觉,太美妙了。

恍如野兽的震天-怒吼,从层层风幕中,轰然炸开。

漫天的呼啸,在这声怒吼面前,骤然一滞。

塔楼的本森终于骇然色变,风暴中的鬼脸,如同野兽般,仰首怒吼,浑身的气势陡然大涨。但是当他看到鬼脸浑身升腾而起的灰色火焰,脑袋嗡地一下。

源火!

那是源火!

怎么可能……

摇摇欲坠的韩冰凝,听到那声怒吼,神智陡然一清,士气大振。

他果然没有退!

她情不自禁握紧剑柄,全身微光陡然大亮。

她没有放弃。

“咦!”维克多忽然脸上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公子,怎么了?”美艳侍女忍不住问。

维克多神情有些不可思议:“有人开启了源火。”

“源火?”美艳侍女一头雾水。

“嗯,血肉再怎么淬炼,都会有个极限。催动法则,利用的是血肉之力,绝大多数法则都遵循同样的规律,越是强大的招式,需要越强大的血肉之力。”维克多解释道:“如果招式需要的力量,超过血肉之内的上限,怎么办?无数先贤经过不断探索,便找到解决的办法,那就点燃源火。”

他接着道:“点燃源火,体内的血肉之力,便会转化成一种全新的力量。这种力量和血肉之力同出一脉,但是更高阶,更强大,可以轻易催动法则。”

“公子点燃了源火吗?”美侍女好奇地问。

维克多露出苦笑:“没有。源火很难点燃,它点燃的条件非常苛刻。身体淬炼的程度要非常高,我的身体,哈哈哈哈。所以也有人说,笨人去点燃源火,聪明人去领悟法则。你家公子勉强算得上聪明人,哈哈哈哈,只能这样……”

美艳侍女掩嘴轻笑。

维克多也哈哈大笑,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

厉害啊……

许安中也察觉到风暴中有人点燃源火,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离开韩冰凝。

韩冰凝身上的光芒逐渐黯淡,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会熄灭。许安中自己修的是剑,知道修剑最重要的就是心志,心志坚定,心无旁骛。若是这次她没有撑住,必然元气大伤。可若是,她能在风暴中撑下来,那一定会脱胎换骨。

注意到韩冰凝身上的蓝光,由黯淡一点点变亮,许安中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果然,蓝色的微光,在风暴之中越来越稳定,它开始散发出锋锐犀利的气息,如同剑胚经过点点打磨,露出锋利雪亮的锋刃。

她在蜕变。

许安中心中欢喜,能够看到一位剑客蜕变,同为剑客的他,也为之欣喜。在他看来,一位点燃源火的强者,远不如蜕变的剑客重要。

不过,只有在场极少数人,能够敏锐地意识到,战斗的天平已经悄然发生变化。

体内强大的力量,战意攀升到极致的唐天,更加疯狂。

唐天再次拉开拳势,体内如同如同汪洋般的新力量,骤然波澜起,汹涌的力量轰然流转,势若奔雷,沿着他的右臂,涌入他的拳头。

唐天的心神,前所未有的空明澄静,曾经推衍的变化,如翻腾的雾气,在他心中闪过。好似无数书卷翻过,好似无数星光投来,大大小小的变化烙印,是如此清晰。

他周围漫天风声骤然消失,无数丝丝缕缕的光束,如同被磁石吸引,没入唐天的右拳。

本森的瞳孔一缩,唐天右拳的斑斓光团,膨胀数倍,如同竹蓝大小,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斑斓妖异的光芒,倒映青黑鬼脸,说不出的可怖。

一拳轰出!

竹篮大小的光团,没入风暴,无声无息,便穿透层层风壁,湍急狂暴的风刃,对它没有半点影响。

砰!

厚实的玄铁大门上多了一张斑斓五彩的蛛网。

啪。

一声轻响,玄铁大门如同清脆的饼干,刹那间粉碎。

透明有如琉璃的风眼,安静飘浮在半空中。

一道身影鬼魅般突然出现在风眼旁,朴实无华一拳击中风眼。乒,宛如玻璃破裂,风眼瞬间崩碎,消散不见。

轰轰轰!

高耸入天空的飓风柱,好似一下子抽空力量,节节崩坍,无数云气倾泄而下,激荡翻腾,场面之壮观,惊人至极。整个穆尔府,被无数云气掩埋。

围观者无不脸色发白,两脚发软。

云气消散,穆尔府露出原貌。

塔楼顶上的本森,有如泥塑,他仿佛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大风】被破开。

浑身是血鬼脸,缓缓从城堡内走出来,厚实的玄铁大门消失不见,身后高处的本森失魂落魄。

围观者无不摒住呼吸,偌大的西街,陷入一片死寂。

到底是谁胜了?

风暴内的战斗,他们看不见,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

鬼脸看上去无比狼狈,浑身是血,但是身形依然挺立如枪。

啪啪啪。

脚步声再次打破死寂,唐天走到血熊黑旗傍,抽出残破不堪的黑旗。

他没有说话,只是走到韩冰凝身边,一把扛起韩冰凝,头也不回,两人身影,变得模糊,旋即消失不见。

塔楼挺立的本森,亦转身走进城堡。

这一战,到底谁胜谁输?成为大家心中最大的疑惑。

两人离开,那股无形的压抑消失,刚刚目睹惊天一战的众人,陡然亢奋起来,热烈无比地讨论。

回到堡内,达琳急忙迎上去:“本森叔叔!”

本森再也坚持不住,坐倒在地,神色苍白如纸,全身汗如泉涌。

达琳脸色大变,她吓坏了:“本森叔叔,你受伤了?”

本森喘息片刻,方艰难道:“我没事。”

他确实受伤了,风眼被破坏,他受到极强的反噬。他现在回想刚才那一战,都觉得不可思议。对方在战斗中点燃源火,这虽然少见,却还属正常的范畴。对方的拳法,非常古怪,他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拳法。

但是真正让他觉得不解的,却是鬼脸竟然能够如同准确地找到风眼的位置!

难道鬼脸修炼过【大风】?

这个猜测很快被他否决,【大风】可不是想修炼就能修炼,它需要对风之法则有着极深的理解。第一次遇到【大风】的人,绝对不可能如此准确、没有半点迟疑地找到【大风】的弱点,找到风眼的位置。

本森猜测,很有可能鬼脸的老师精通【大风】,鬼脸才会如此熟悉【大风】。

鬼脸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而且鬼脸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离开,这种行为更是让本森感到惊讶。

之前鬼脸放言是来打败他,他心中充满警惕,总觉得对方有阴谋。但是鬼脸明明胜利,却一言不发地离开,本森反而有些相信鬼脸之前的说辞。

只是为了打败我么?

本森脸上露出苦笑。

这家伙,非常不简单啊,零部的首领么?他想到那些零部苦囚,忽然心中有些庆幸,穆尔府中只有韩冰凝一人,也被抢走。

其他几家,现在只怕坐立不安吧。

这么一个强悍的家伙在暗中窥伺,如芒在背的感觉,可没多少人喜欢。

维克多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睡眼惺忪:“走吧,好戏看完了,也该回去睡觉了。真是的,大半夜这么折腾,多耽误睡觉,就不能白天打吗?”

美艳侍女一脸心疼:“回去就睡!”

许安中露出思索之色,片刻之后,他也转身离开。

忽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是魏寒和穆泽,连秦家也有些坐不住么?

许安中咧嘴一笑,不知为何,心中竟然隐隐有几分期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