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九章 鳄蛟鱼(上)

第十九章 鳄蛟鱼(上)

雷星峰道:“多少钱一斤?”

老掌柜看着眼前的少年,这是一个体型修长的少年,脸孔稚嫩,却有一种怪异的成熟感,给人很踏实的感觉,隐约有一股气势,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渔民,他不由自主的说道:“一个铜环一斤,十个铜环……嗯,十一斤,用银环也行,一个银环也是十一斤。”

雷星峰知道这里的钱是十进制的,十个铜环就是一个银环,十个银环就是一个金环,而且这大陆的钱币相当稳定,普通人最多用到银环,基本都是用铜环作为主要钱币,当然,绝大部分普通人还是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易。

周辛小声道:“雷哥哥,我带钱了……”

雷星峰制止他说下去,在泰朗夜寨,他就收到不少金环,其中大部分都给了雷星瑶,不过也有几袋子金环被收入轮藏空间,原来准备给雷星瑶的,后来又忘记了,对于他们而言,金环根本就不算什么。

反手间,雷星峰手里出现一个皮质的袋子,这袋子制作的非常精美,淡褐色的皮革,口部有松紧皮索,伸手在皮袋中抓了一把出来,叮当声中,六七个金环放在了柜台上,手腕一翻,皮袋消失。

老掌柜眼睛猛然睁得滚圆,他可不是没有见识的渔民,他知道只有修行者才有类似的手法,再看雷星峰,他眼里只有恭敬,再也没有傲慢,惊讶道:“是金环!这个……没问题,一个金环可以买一百一十斤大米。”

周大叔虽然是渔民,可是他不傻,他说道:“老掌柜,你卖贵了。”

老掌柜神情不动,他的确是卖贵了,不过,这也正常,他是按照正常的比例卖出,其实,金环实际的价值相当高,一个金环在市场上,可不止换十个银环,而是可以换十一个银环,外加几个铜环,因为金环更容易携带,是那些大商人最喜欢的。

“好吧,你说多少?”

周大叔道:“一个金环加十斤米。”

老掌柜这次没有多说,很干脆的点头道:“好,就这么说,一个金环,一百二十斤大米,你们买多少?”

雷星峰道:“就这么多。”他指指柜台上的金环。

老掌柜数了一下,说道:“七个金环,八百四十斤大米,没错吧?”

雷星峰点头道:“没错。”

周辛还在板着指头算数,可是他还是算不清楚,周大叔拍了他一下,笑道:“别算了,你算不清的。”

雷星峰道:“大米先放在店铺里,等我们离开的时候,再来拿。”

老掌柜点头道:“好的,我会派伙计帮你们送上船。”

离开的时候,周大叔特意说道:“老掌柜,要给我们新米哦,陈米就不用拿出来,这可是用金环买的米。”

老掌柜笑道:“放心吧,我给最好的米!”

刚出门,周辛就忍不住说道:“雷哥哥,你那个钱袋放在哪里的,我怎么看不到啊!”

周大叔知道稍多,他有点拘谨的问道:“雷小哥,你是轮师吗?”

雷星峰笑道:“大叔,如果我是轮师,你就不理我了吗?”他知道一个修炼者给普通人的压力,他没有高高在上的心理,对于普通人,他很平和,尤其是对待周大叔和周辛,两人可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他更是没有必要傲慢。

周大叔道:“当然不会,你,你真的是轮师?”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雷星峰道:“嗯,真的,不过,我要暂时留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大叔,你不会赶我走吧?”

周辛张大嘴巴,半晌,他惊喜道:“哇,轮师哎……你,你真的很厉害啊,哇……”

周大叔急忙拉拉周辛,说道:“小辛,小声点,别乱喊……呵呵,雷小哥,尽管住,呵呵,就怕我们这里简陋,慢待了你。”

普通人接触最多的就是小轮师和百轮师,他们对修炼者一概称为轮师,至于真人,他们不可能接触到,就算接触到也搞不清其中的等级层次,只要是轮师,他们就已经十分敬畏了。

雷星峰道:“小辛,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你们这里没有轮师吗?”

周辛道:“有,有哦,我们这里有轮师,这座水寨就有轮师镇守的,不过他们都住在水寨最好的房子里,有那些掌柜的供奉着,不会像我们一样,需要下湖生活。”

雷星峰不想纠缠于这个话题,说道:“还有什么要买?呵呵,这次我请客,想要什么尽管买。”

周大叔道:“我把这担鱼干卖掉,呵呵,去换点盐巴回来。”

雷星峰点头道:“好,一起去。”三人顺着木板街道向前,很快就来到一家鱼行,鱼干收购价格极其廉价,一个铜环,四斤鱼干,将近四百斤鱼干,也就换了不到一百个铜环,也就是将近一个金环,直接就在鱼行换了十来斤粗盐,三斤细盐,就已经将这点钱花的差不多了。

又换了一些烧菜的调料,还有几只瓦罐,雷星峰主动掏钱购买,因为他们钱已经不够了。

购买了一大堆东西,包括一些衣裤,被褥,还有一张渔网,这是周大叔一直想要的,只是价格太贵,这次也由雷星峰掏钱买了,有渔网的话,收获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以前一直是用一根比较粗大的鱼线,上面系了一串鱼钩,能够钓起鱼不多,更多的鱼反而是周辛下水抓来的。

在集市上又购买了一些烈酒,几乎所有的渔民都好这一口,只是烈酒价格昂贵,渔民喝的大都是自酿的米酒,烈酒只有在渔获多的情况下,才会换一点回来,这次雷星峰一口气就买了两大坛烈酒,都是二十斤装的大坛子,两个金环一坛酒。

就这两坛烈酒,让周大叔笑的合不拢嘴,平常能够换一斤烈酒,他就已经很开心了,烈酒不仅仅可以招待客人,可以自己喝,还可以驱寒,可以炮制药酒,可说是渔民的宝贝了。

按照雷星峰的脾气,他甚至想要给周大叔购买一条新的船,只是周大叔无论如何也不肯,就这样的花费,他已经觉得过分了。

一直忙到傍晚,三人才回到船上,整理今天购买的东西,周大叔就在船头煮饭烧菜,准备晚饭。

小船停在集市外延的木质码头上,一排小船上的渔民,这时候都回来了,整个码头显得热闹非凡,还有不少小商贩,贩卖各种小吃,码头上乱哄哄的,还有不少孩子在码头上乱窜,他们经常会围拢小商贩,咬着手指,眼馋的看着各种小吃,当然,他们是没有钱购买的。

小商贩中,最受孩子欢迎的就是贩卖糖粒的,每个孩子眼里都透出渴望,但是糖粒的价格极贵,一个铜环也就能买一小包,几颗糖粒,很少有渔民舍得花费这个钱。

只是在渔民的孩子,往往有自己的办法,比如,有一个孩子就用自己抓的明鱼,换一小包糖粒,让其他所有的小孩子都流下口水来。

雷星峰坐在船头,看着热闹的码头,这一刻他心里无比平静。

一大木桶米饭,一个瓦罐的白水煮鱼,一盆盐水大白虾,还有一小碟咸萝卜干,另外倒了三碗烈酒。

酒香飘起,立即勾引隔壁小船的一个老头,他笑嘻嘻道:“周老大,喝酒啊……”所谓老大,相对于船老大的称呼,冠以姓氏,以示尊敬,代表着一个能够掌控一只船的人。

周大叔道:“张老大,嘴馋了?哈哈,过来一起喝!”渔民之间关系都不错,而且他们生性豪爽,很少会忸怩作态,喜欢就来,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张老大提着一只瓦罐就跨了过来,说道:“我猎了一只绿头鸭,炖了不少时间,火候刚好。”他放下瓦罐,端起一个木碗,喝了一口烈酒,哈出一口气,赞道:“好酒,呵呵,周老大,发财了呀,居然喝那么好的酒。”

两人很熟悉,周大叔道:“张老大,最近有什么消息?我今天刚回来。”

张老大笑道:“倒是有一个消息,呵呵,你知道田家老四,他们大前天去猎鳄蛟鱼去了,听说还请了一个轮师呢,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周大叔惊讶道:“鳄蛟鱼?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这玩意可凶残,不小心的话,船就碎了。”

雷星峰好奇道:“什么鳄蛟鱼?”

周大叔道:“一种很凶残的鱼,会吃人的!”

张老大道:“这位小兄弟可面生啊,周老大,这是你的亲戚?”

周大叔含糊应了,雷星峰已经说了,让他隐瞒自己是轮师,所以他也不敢乱说,张老大笑道:“小兄弟看来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鳄蛟鱼可是大名鼎鼎。”接着他开始吹嘘鳄蛟鱼的厉害。

鳄蛟鱼,和鳄鱼有点相像,不过后肢已经化作鱼鳍,前肢有锋利的爪子,长长的嘴巴,有着刀锋般的牙齿,体长大约六米,一只成年的鳄蛟鱼,可以轻易的击碎一只小木船,普通渔民从来不敢惹鳄蛟鱼,见到鳄蛟鱼,会立即躲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