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章 水乡财主(上)

第一章 水乡财主(上)

当田大炳喊出了杀了他后,码头的气氛就全变了,周通大叔抱着周辛,他站起身来,脸色苍白道:“都是孩子,有多大仇就要杀人?田家四爷……”

田家老四扶着田大炳,咬牙切齿道:“杀人?我要灭掉你们全家!”

那个中年人却没有动手,开玩笑了,你说杀人就杀人吗?他说道:“田老四,带着大炳到边上去,我来处理。”他是修炼者,不是普通人,见识比田家老四可厉害的多,在这个世界上,凶险的很,一个不小心就能丢命,他看不透雷星峰,就不敢胡乱动手。

田家老四顿时呆住了,他没有想到田大炳的师傅会如此说,可是他绝对不敢得罪这个中年人,闻言顿时满脸通红,扶着田大炳退到一边,田大炳不甘心道:“师傅!”

中年人道:“你住嘴!”

田大炳彻底惊呆了,他想不通师傅为什么要呵斥自己,但是他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他现在就连百轮师还没有达到,修炼了两年轮力,最多也就是六十多个轮力而已,比普通人稍强点,估计来一个蛮人,也能将他打得落花流水。

此地的渔民和雷星峰以前生活的虎崖堡的猎人相差太远,一个猎人过来,这些渔民都是渣渣,根本就不是对手,当然如果下水的话,输赢就不好说了。

中年人来到雷星峰身前,他说道:“钟庚,万轮师。”没法子只好按照轮师们见面的报名习惯来试探了,谁让他探不出雷星峰的底细,不知道他的底细,就不敢有下一步的行动。

雷星峰暗叹一声,不过他也清楚,如果不能震慑住对方,自己无所谓,但是周通大叔和周辛小弟弟以后就危险了,他不能让自己的救命恩人陷入危险中。

“雷星峰,密轮师!”

钟庚吓得腿一软,差点没有坐到地上去,他在这一片水域就是最厉害的轮师,对方一个少年竟然是一个密轮师,瞬间他就闪过无数的念头,以他的见识,以十六七岁的年龄,能够达到密轮师的人,无一不是拥有逆天的天赋,更是应该拥有深厚的背景,还可能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师傅,任何一样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忍不住要抹汗了,钟庚不停的庆幸自己的老成持重,没有敢乱来。

至于田大炳,他已经被吓得瘫在地上,田家老四扶都扶不住,他心里明白,自己师傅是万轮师,可那个少年比师傅还要厉害,竟然是密轮师,太吓人了,这还让不让活啊,自己修炼了快四年了,就连百轮师都没有达到,难怪师傅不待见自己。

钟庚说道:“呃,你……”他很想问问,你一个密轮师跑到我这个小地方来干什么?不过他立即觉得不妥,说道:“你……我……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弟子,吴振,百轮师,就要晋级千轮师了,这个是我的二弟子,韩绡宝,很快就要晋级百轮师,嗯,那个……那个是我的记名弟子,田大炳,是本地人。”

既然不能得罪,那么就尽量拉近关系吧,钟庚也很老练,他对着田大炳很严厉道:“大炳,去道歉!”

田大炳看到师傅严厉的目光,知道这次别想报仇了,他不知道师傅这是在救自己,心里气愤之极,不由得流露出来,钟庚看的很明白,心里已经将他打入另类,最多也就是一个记名弟子,不可能再收为真正的徒弟了,这人的心胸太过狭窄,成不得事,还会惹祸,这种弟子不要也罢。

钟庚淡淡道:“你如果不想道歉……我也就没有你这个记名弟子。”

田大炳不懂人情世故,可他老爹懂啊,听到钟庚的话,他冷汗直流,这就要抛弃田家了,开玩笑了,没有了钟庚的支持,他田家很快就完蛋了,以前得罪的人太多,要不是有钟庚撑腰,估计田家早不行了。

啪!

田大炳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爹,再也想不到老爹会抽自己。

田家老四咬牙切齿道:“还不道歉!”嘴里小声道:“快啊,你是个死人啊……你……蠢!”

一阵折腾,雷星峰已经消去火气,稍稍反思,他忍不住有点发寒,自己在怒火上头的时候,第一时间冒出的念头,就是一个杀,真的没有别的念头,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去了解情况,或者解决问题的想法,唯一的念头就是杀,幸好自己还有一丝理智,那是前世残存在思维深处的理念,才让他选择疯狂抽田大炳的嘴巴,来释放自己的怒气。

田大炳要哭了,不但师傅强逼自己道歉,就是自己老爹也开始逼自己,他哭丧着脸,对着雷星峰道:“对不起!”

作为这次的主角之一的周辛,却躲在周通身后,一连串的变化,已经让他目瞪口呆,眼花缭乱了,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唯一知道的是雷星峰为自己出头了,狠揍了对方一顿,小心眼中立即将雷星峰竖为自己的偶像,那感觉好极了,有人护着的滋味,让他很是开心。

雷星峰淡淡道:“不是向我道歉,是向我小弟弟道歉!”他伸手从周通身后将周辛拉出来。

田大炳气得双手直抖,可他不敢违背师傅和老爹的话,只好委屈的再次道歉,周辛小孩子,听人道歉也就不再追究,其实他心里也很害怕,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无缘无故被人打,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被打。

雷星峰听到过程就很明白了,田大炳之所以打周辛,只是为了表现出关心那个叫韩绡宝的女子,或者表现出他在本地可以藐视一切的能力,周辛不小心踩了韩绡宝一脚,就成了很好的一个理由,很幼稚的表现,这次不但面子没有,里子也丢的净光。

雷星峰也不想继续纠缠,打过也就算了,难不成真的为这点小事杀人?他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走吧,我们回去。”

钟庚如何肯让雷星峰离开,一个密轮师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密轮师也就是罢了,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一个密轮师,一个十六七岁的密轮师,其背后的势力,他都不太敢多想,万一这个小家伙在这里出事,他刚想到这里,那冷汗将背心都湿透了,他知道雷星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也知道雷星峰绝对不能在自己地盘出事。

“雷……雷……”

钟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叫雷星峰,如果叫名字,实在是不太恭敬,若是叫前辈,可雷星峰还是一个少年人,一下子就难住了他。

雷星峰在平常的时候,性格是非常好的人,他说道:“叫我阿峰吧。”对于钟庚,他心里还是有点佩服,心思慎密,这种人一般都活得比较滋润,也活得比较长命。

钟庚当然不会真的那么叫,他说道:“我还是叫你雷老弟吧,呵呵,雷老弟,既然认识了,我相信你也是刚到本地来,呵呵,能邀请你做客吗?”

雷星峰说道:“今天就算了,明天我过来拜访。”

钟庚笑着点头道:“也好,那就明天见。”他不再坚持,能让对方答应,他心里就很满意,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手段,应该能够和对方拉上关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这点一直是他的处事的原则,此地是一个三不管的地界,没有哪个势力来,自己能够在本地站住脚,凭借的不是武力,而是他的交际手段。

雷星峰牵着周辛,和周通回到船上。

回到船上,周辛总算活泼起来,刚才的事情,让他非常害怕,他说道:“雷哥哥,他为什么要打我?”这个疑问一直在他心中,他不敢质问田大炳,回到船上,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雷星峰。

雷星峰摸摸周辛的脑袋,说道:“小辛,算了,别去想了。”

周辛年龄幼小,很快也就丢开了,他说道:“好吧。”

张老大已经回去,周大叔开始整理船头的残羹冷饭,雷星峰重新坐下,周大叔整理好,也坐了下来,他说道:“阿峰,谢谢你。”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救了一个了不得少年,神情也微微拘谨起来,他和周辛不同,周辛只是一个孩子,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复杂,他是成年人,当然知道轮师的地位,他也明白了,难怪雷星峰毫不在意的拿出金环。

雷星峰笑道:“周大叔,不用和我客气啊,既然你们救了我,呵呵,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好谢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看着别人来欺负小辛。”

周通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轮师有着天然的畏惧,反而不如周辛自然。

雷星峰也没有办法,既然暴露了轮师的身份,他也就放开了,他本来也没有打算隐瞒自己轮师的身份,只是他也不会去炫耀自己是一个轮师。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钟庚已经派了他的徒弟过来。

………………

今天还是三更,求票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