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十章 在桥上(下)

第十章 在桥上(下)

小锤道:“大人,为什么要节省食物,我们不是很快就可以过天桥了吗?”

锤更是一脸担忧,他可不想饿着走路。

雷星峰道:“你觉得很快就可以过天桥?我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我认为……我们在天桥上,要走很久,如果没有食物……你到哪里去找?”

整个天桥很大,但是上面光溜溜的,别说没有动物和植物,就连尘土都极少,想要找到食物,那是千难万难。

众人倏然而惊,他们已经经过一次缺粮了,如果再来一次,谁也受不了,而且雷星峰说的对,这里真的什么也没有,一旦缺粮,都没有地方哭去。

雷星峰又道:“自己有人偶兽的,马上就放出来,启动后,背自己的食物,就算耗费点能量也值得的。”

别人听不听,雷星峰无所谓,但是提醒一声还是需要的。

四只金属大蜘蛛,在队伍无比显眼,这玩意力量极其强大,行走的速度也快,不过在晶紫雅的控制下,现在和队伍是一个速度向前。

雷星峰注意到费男竟然拿出来十尊银级人偶兽,还有一尊金级人偶兽,可以看出,这家伙虽然痴肥,但是手段应该不错,脑绝对灵活的家伙,雷星峰的话,要看怎么听,有的人不以为然,但是有的人就很重视,费男将食物收拢,让人偶兽背负着走,他是少数几个听了雷星峰话的人,大多数人,也就听听而已,都认为自己存储了足够的食物,就算走几十天,也问题不大,只要出了这天桥,哪里找不到食物?

时间一天天过去,十天,二十天,三十天,这一路枯燥之极,现在前看不到彼岸,后看不到出发地,走了三十多天,周围的景色就没有变过,给人的感觉,无论走了多久,都像是原地踏步。

这是一种很丧气的感觉,仿佛就在做无用功,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的精神越来越低迷。

雷星峰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这支队伍的首领,他开始控制众人的食物,不许狂吃海喝,让他们节省吃,最多吃八成饱,当然,也有人根本就不听,雷星峰也不管,只是很简单的说了一句,既然不听,后果自负。

风越来越大,气候也越来越冷,高野特意给金属大蜘蛛加了冰禁制,用来抵御寒冷对大蜘蛛的影响,要知道在没有禁制前,大蜘蛛身上会挂满冰棱,行动也更加耗费能量,有了禁制后,大蜘蛛身上就没有结冰的现象,晶紫雅指挥起来更加如意。

呼啸的风声,几乎不停的折磨着人的耳朵,尤其是那尖利如哨般的风声,听得人真的会崩溃。

前后都有消息传来,有不少普通人已经被冻死,根本就防不胜防,哪怕这些普通人穿着极其厚实皮袍,那冷风也能快速透进去,带走身上的热量,普通人和修炼者不同,他们除了穿厚实的兽皮外,就没有其他手段了,如果兽皮挡不住寒风,唯一的后果就是被冻死。

腊带着的队伍,也有普通人,数量倒是不多,只有几十人,都是核心弟的家属,这几天也冻死了两三个,搞得队伍一片阴沉。

这还不算什么,三十天一过,所有修炼者都发现了,轮藏空间小了三分之一,整个空间都被压缩了,边缘部分物资全部消失不见,那些将食物随意丢在轮藏空间的人,损失惨重,现在什么材料和物资,都不如食物珍贵。

所有的修炼者都忙着整理轮藏空间,不用的东西,或者是不重要的东西,立即就被清理出去,很快路上就多了无数的矿石材料,无数家具衣物,还有无数的乱七八糟的物品,扔出一会儿,一阵大风吹过,然后就是漫天杂物,看上去竟然无比的壮观。

午阳和高野都盯着雷星峰,半晌,午阳道:“阿峰,你真是很厉害,从一开始就推测出来了,是不是?”

雷星峰道:“我只是担心,如果没有……那个的话,我也会极度犹豫的,要知道,轮藏空间的东西,都是我花费无数心血收集的,丢弃……真的会很心痛的。”

午阳道:“岂止是心痛啊,很多东西,都是有纪念意义的,若是抛弃,我不但会心痛,还会很伤心。”

腊听出味道来,他说道:“你们,你们早就整理过?”

午阳解释道:“是阿峰推断出来的,刚进入天桥的时候,他就发现轮藏空间有异常,所以提醒我们清理。”

腊没好气道:“阿峰,你不够朋友,为啥不告诉我?”

雷星峰撇撇嘴,说道:“告诉你又能怎么样?你会清理吗?”

腊愣了一下,他终于承认,就算知道,他也舍不得清理,这可是扔到自己的心血啊,他可没有镜之界可以存放东西,就算提前知道,也只是扔掉,不能不保留,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也只好承认雷星峰说的对,他叹口气道:“腊要破产了,老要倾家荡产了……我他妈的要成为穷人了!”

还有一些人舍不得扔掉东西,只是将需要使用的,比如食物之类的,还有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放在轮藏空间央,这里是最稳的,至于其他在边缘的东西,就不管了,消失就消失吧,自己扔掉,实在太心痛了。

大风吹过,道路上除了人以外,还是清清爽爽,就连灰尘都没有,干净的就像是刚刚打扫过,这里的风实在是太烈了。

这对修炼者又是一次打击,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大概也就是道君没有什么问题,另外就是雷星峰四人,一副神情自若的样,这次没有打击到他们。

白玉润一边哭一边扔,所有人都看她扔出来的东西,花被,花裙,各种漂亮的毛皮,还有就是精致到了极点的各种家具,其梳妆台就扔了十几个,扔出去就被大风吹走,然后她就呜咽几声,嘴里还不停的嘀咕:“我的宝贝啊……哎呀呀,宝贝,我对不起你们……”嘴里说着,动作却不慢,又是一个大型的梳妆台被扔掉,也不知道她有多少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锤咧嘴直笑,一副开心的模样。

雷星峰却暗自佩服,这女人,什么材料都没有扔掉,扔掉的可说都是奢侈品。

终于白玉润扔的差的不多了,这才一头扑入安如青怀里,哭道:“哎呀呀,青姐姐,我好伤心啊……”

安如青忍住笑,说道:“没事,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有啥好伤心的。”

三十多万的队伍,拉长了足有百公里,稀稀落落,都变成一小撮一小撮的人,大队人马很少,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拥有道君老祖的秘门,还能保持队伍完整,其他全都散了,估计不到目的地,秘门是无法集合起来了。

雷星峰感慨了一句,说道:“大迁徙,估计这才是难关吧,就看还要走多久,希望不要有太多的波折。”

又走了五天,所有的人都有发狂的倾向,太难受了,一成不变的大路,一成不变的狂风,仿佛没有尽头的天桥,到了这一步,就算有不少秘门后悔,也回不去了,大家都不是傻,当他们离开城市,进入天桥后,那些外族人肯定会回去,也就是说,退路没有了。

这时候,前面的天桥开始有了变化,很快消息就传到了雷星峰他们这里,前面的路开始向上了,一个大斜坡出现。

按照雷星峰的估计,这坡差不多也就是三十度的坡,不算陡峭,但是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好在他一直骑在大蜘蛛上,这一路就没有走过路。

抱怨声响声一片,但是即使是抱怨,也不得不继续前进,这个坡度不算陡峭,就算爬坡也不用弯腰,可一侧巨大的风吹来,他们走起来尤其艰难,这风一会儿左侧来,一会儿右侧来,最让人痛苦的就是迎面来风,最开心的就是身后狂风,那走起来就太轻松了,顺着风,脚步绝对轻快多了。

这道坡爬了两天,才算结束,爬到坡顶向前看,雷星峰就发现,这桥的路面转向了,偏向左侧十来度,所以注意身后,再看前方,就会有一个稍稍偏转的角度出现。

午阳道:“休息一下吧,他们累惨了……”他指的是那些普通人。

雷星峰摇摇头,说道:“好吧,那就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这时候不用喊节省干粮,每个人都注意这个问题了,吃的相当节省,其实有不少人,手里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

锤头手里拿着一根大骨头,使劲啃着,其实上面已经没有多少肉了,依旧孜孜不倦的啃食,就像是小狗舍不得骨头一般。

高野好奇道:“锤头,上面没肉了,还啃什么劲?”

锤头憨笑一声,说道:“我知道,这顿就是这根骨头,我兄弟不让多吃。”说着咔嚓一声拧断了骨头,他立即吮吸断裂的骨头,这是在吃骨髓。

雷星峰心里感叹,这是吃出经验来了,标准的敲骨吸髓啊。

……………………

求票求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