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签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签

三皇子面对皎月,那张慕子悦怎么都心生嫉妒的面容难掩愁意。

慕子悦暗暗吐气。

其实在三皇子在告诉了她那个梦之后,她就该想到,只是当时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等到了家她才意识到或许三皇子也被那个人杀了,所以才会问她是不是也做过类似的梦。

现在看果然如此!

“殿下可知道那个人是谁?”慕子悦问。

姬矩垂眸,幽幽的目光含着星辰:“你会杀了他吗?”

慕子悦:“……”

这位怎么不自己杀?

“总归只是个梦,可若是真的见了,恰恰又是大奸大恶,律法所不能容,自然是要一报还一报。”慕子悦道,眼角瞧着三皇子姬矩似乎是弯了下唇,慕子悦又一脸疑惑的问,“不过殿下的梦里我不会恰巧是女子?”

姬矩挑眉:“你是吗?”

“哈哈,我怎么可能!”慕子悦笑:“其实在家里头我也很少散着头发。实在是母亲太过幽美雅致。”

“……”

最终慕子悦也不知道三皇子的梦里到底是不是知道她女子的底细,反正晚上慕子悦也做了梦,梦里头正是三皇子所说的那漫天飘飞着梧桐叶的情形:一个穿着红衣,酷似了她的长相,却因为长发散落分不清是男是女,倒在一个人的怀里。不远处一个人跪坐在棋盘前看着,杀她的人看不清模样,那个坐在棋盘前的人也看不清模样,可慕子悦就觉得应该是那位三皇子。

当梦里有这个潜识,慕子悦就被惊醒,发现天色已然大亮。

原来从没有过类似的梦,这次在大相国寺范围内,竟有了这样的梦。

慕子悦不自觉的看向大相国寺的正殿方向。

必须要去拜拜。

日光下,大相国寺大殿内外金光闪闪,整个大相国寺如同佛光普照。

西川侯家,东陵伯家,还有文尚书三家长辈一起参拜礼佛。

下人仆从浩浩荡荡。

内眷夫人小姐侍婢鱼贯而入。

董昭董冒慕子悦文轻风慕荣慕泽几个人也一丝不苟的执行。

繁琐的参拜礼仪是世家的敬重,于是这当中就能闲聊上几句,晚上只有慕泽没有夜宿,待早晨天亮了慕子悦文轻风董昭董冒他们回来就在忙,也只有现在才有闲暇,慕泽抓住慕荣就问昨儿晚上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

“可以说是惊险万分,幸好有大兄还有西川侯世子在。”慕荣道。

大兄和西川侯世子都是俊杰,我就想着没事儿!呵呵,也是我胆子太小,不然真应该一起去见见世面。”慕泽嘴上这样说,眼底却是遮掩不住的庆幸。

昨儿晚上慕子悦和董昭离开,慕荣董冒文轻风三人在篝火旁等了好阵子,一开始董冒自觉游刃有余,可在听到狼啸之后,董冒就心生不宁了,好在后面来的不是狼,而是大皇子殿下的人。昨儿晚上也在大皇子的小竹屋夜宿,早晨大皇子还召见了他们,因慕荣最小,还夸慕荣有胆有识,一直到观音殿前参拜,慕荣都还有些恍惚,即便都是世家子弟,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大皇子夸奖。

危险和机遇总是并存,有些人在幸运自己一时安宁,却何尝不是在机遇擦肩而过?于是人生也就会从此截然不同。

就像是慕子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观音殿前香火鼎盛,金光闪闪的观音手捻莲花,一双善目慈眉的看着下面的芸芸众生。

慕子悦跪拜在观音前抬头相望,观音也仿若在垂首注视着她。

没有晴天霹雳。

也没有神魂离体。

除了四周的佛音靡靡。

什么异样都没有。

就好像她本来就该在这里。

可她明明是半路而来。

原来她是唯物,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唯什么。

长香奉上,慕子悦捧起面前的签筒,摇晃过后,一签落地。

细长的签上写着:钟离成道。

还是上签。

观音殿外自有解签和尚,慕子悦把签递过去,和尚平淡的脸上都难掩惊喜:“施主大贵之相。”

慕子悦眉目一颤,这话说的是不知道大皇子三皇子殿下就在后山吧!

她“大贵”?还能贵过两位皇子?

现在这殿内外还不知道有多少的耳目,是想找东陵伯府不自在呢?

“哎呦,第一签!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好签!”

董冒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压低了声音欢呼,转头又招呼不远处的另几个董昭文轻风慕荣慕泽。

“快来瞧瞧!”

“……”

和尚低呼了声佛号,并不以为忤,更是在董昭几人都到了之后才开始解读:“此乃观音殿第一签,开天辟地作良缘,吉日良时万物全,若得此签非小可,人行忠正帝王宣。此‘帝王’非彼‘帝王’,乃是说此卦盘古初开天地之象。诸事皆吉也。”

接下来和尚又一一解释了一番,也就是说不管慕子悦求什么都会马到功成,顺风顺水。

董冒眼冒精光:“子悦子悦,你求的什么,说来听听!”

慕子悦也听的一怔一怔。

“呃,平安喜乐。”慕子悦道。

“什么?”董冒瞪大眼睛,恨铁不成钢。

既然是来求拜,那就是做做样子也不能这么含糊!

钱权,美人儿,好歹得有一个不是?

董昭道:“这才显得子悦诚心,百姓人家求的也不过如此。”

文轻风点头:“照我看这才是最大诉求。”

慕荣慕泽也道:“大兄定会心满意足。”

慕子悦笑了笑,日后她会不会心满意足尚且不知,反正后宅内眷却是开始热闹起来,连他们也不得不身处其中。

午上用过了大相国寺的素斋,邓老夫人喊了董昭董冒慕子悦文轻风四人去了后山的梵台亭,四人本以为梵台亭上会有几位夫人,可除了桌上的茶点千里镜,空无一人。

亭子里放个千里镜做什么?

当千里镜放到眼前,四人就明白了。

梵台亭立在山石之上,山石之下不远正是一处开遍了梅花茶花的小院落,文夫人还有东陵伯府的小女儿们都在里面赏花嬉戏。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72/272765/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72765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