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230章

第2230章

“怎么就不能胡来了?我爹最宠我了,我爹是谁你知道吗?我爹是当朝宰相,皇上身边最得宠的权臣,只要我一开口,天上的星星他都得给我摘下来!”

少女刁蛮之余,却还有良知,甚至见到无庸额头上不断渗血的伤口,赶紧让婢女拿来了上好的金疮药给他上药包扎。

在如今近距离的相处下,无庸全程紧闭双眸,拨动佛珠,不断默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和尚,我喜欢你,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无庸诵经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没有回应,面颊和耳廓却不自然的染上红晕。

“说话啊!”雪鸢大胆的伸手触上了无庸烫下戒疤的和尚脑袋,“哑巴啦?”

“雪鸢女施主,天亮前贫僧若不能回护国寺,被发现失踪,届时护国寺定会派人进宫通禀,到时候惊动了皇上,女施主便会殃及宰相府,贫僧劝女施主莫要胡来,放贫僧离开。”

梦中。

雪鸢一意孤行,就如无庸所言,护国寺发觉无庸失踪后,当真惊动了当朝皇帝,皇帝下令派兵寻找护国寺无庸圣僧,很快,和宰相府对立的势力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士兵果然在宰相府发现了被困在后院厢房中的无庸。

杜若羽一度以为因为宰相千金的任性妄为,会连累到她全家,却万万没想到……

无庸在进宫面前圣上之时,竟帮雪鸢遮掩其罪行。

“皇上,贫僧与宰相之子为好友,昨夜因被托梦,其子在前线重伤,所以才会半夜离开护国寺,前往宰相府告知宰相此事,并非是被宰相府中人掳走。”

“那你头上的伤是何人所为?”

“路上毛贼打劫殴打所致。”

“出家人不打诳语,你此话当真?”

“……当真。”

一个时辰后,前线捷报,边疆军在宰相之子,也就是雪鸢大哥的带领下大获全胜,但是雪鸢大哥因重伤不治,没了。

宫门外。

雪鸢裹着红装,黑发飘扬在大雪中,得知兄长去世的消息,她眼眶通红。

“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和尚你在做什么?”

无庸身披袈裟,微微躬身,“雪鸢小姐,贫僧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你怎么知道我哥死了。”

“佛祖托梦。”

“荒唐!那你现在因我而撒了谎,你的佛祖今后还会眷顾你吗?”

“这便不是雪鸢小姐的事了。”

白茫茫的梦境又开始变幻了。

从凛冬大雪,转眼变成了初春桃李芬芳。

初春,一袭白衣的雪鸢跟着长公主莅临护国寺,她又一次在后山见到了在树下静坐禅悟佛理的无庸。

“好久不见。”

相比从前那个刁蛮任性的宰相府大小姐,长兄去世后,雪鸢似乎端庄淑女,收敛了许多。

闻声,杜若羽察觉到那坐在那的俊美和尚,握着佛珠的手不可见的颤了颤。

他缓缓睁眼,那双令天地失色的澄净眼眸令人沉沦痴醉。

“阿弥陀佛,雪鸢小姐。”

“别慌,今日皇上长姐月凝公主带我一起来护国寺为她夫君祈福,我只是路过。”

“好。”

少女静静的站在那,凝视着重新入定的和尚,眼底深处满是落寞和遗憾。

“和尚,皇上赐婚了。”

无庸半睁眸,却始终不敢正视那个少女,“嗯?”

“皇上赐婚,将我许给九王爷为正妃。”

少女在隔着无庸一段距离的湖边,席地而坐,背对着无庸,语气淡淡的诉说道。

诵经声彻底停下了,和尚睁开眸,沉默半晌后,语气平静,“那便恭喜雪鸢小姐了,九王爷人中之龙,英俊非凡,雪鸢小姐嫁与他,乃天作之合。”

“和尚,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你,这种喜欢,不是随着时间推移就能消失的喜欢。”

“……”

“我呢,有个毛病,对于不喜欢的东西,谁都逼迫不了我,为了我爹,我不能抗旨不遵,但是为了我自己,我不会甘愿做个牺牲品。”雪鸢似笑非笑的背对着无庸说着,她顿了顿,“所以你猜,我会怎么做?”

树下,无庸轻蹙眉头,紧握着菩提佛珠的手指微微泛白,“贫僧不知。”

少女起身,故作轻快的蹦到了无庸身边,伸手,就如当初那般,顽皮的拍了拍无庸的光头脑袋,“和尚,你要记得为我超度啊……”

这段梦境的结局,令人心碎。

雪鸢自尽了。

在风光嫁入九王府,十里红妆那天,坐在轿子中的她,无声无息的服毒自尽。

杜若羽的梦是跟着雪鸢走的。

所以在梦中,那个雪鸢死后,白芒的梦境跌入了黑暗,但是很快,杜若羽跌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梦中,这个地方挤满了人,绵延婉转的队伍望不见尽头。

路的两旁,是河流,在河流的不远处,有一座桥,桥上用古老的文字刻着三个字,但是杜若羽认不得那字,远远望去,桥上有个极美的女人,正在煮着一锅汤,但凡是路过的“人”,都必须喝下那碗汤。

雪鸢就站在她身边不远处,排着队,神情木讷,但奇怪的是,她身形是半透明的,嘴角渗着血,面色苍白。

杜若羽奇怪的看着四周的景象,天空是如残阳般的血红色,时不时还能听见恐怖森厉的尖叫声……

就在她站在雪鸢的身边,她们已经到桥头,雪鸢也准备喝下那碗汤的时候,队伍后面发生了巨大的混乱。

隐约间,杜若羽站在桥上,遥望队伍很远的地方,好像听到有人在喊雪鸢的名字。

“雪鸢!”

“别喝那汤!”

“放开!你们干什么!松开!”

杜若羽奇怪的远眺着距离很远的地方,那里聚集了很多打扮奇怪的人,他们手中甚至拿着武器,他们好像强行架走了一个人……

那个人正声嘶力竭的喊着雪鸢的名字。

在杜若羽想努力看清那抹身影的真面目时,梦消失了,所有的景象都跟着一起消失。

杜若羽再睁眼时,窗外雨停,已是天明。

她的枕头上全是未干的泪迹。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7/19744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7449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