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549章 甜蜜的婚后生活(六十八)

第549章 甜蜜的婚后生活(六十八)

他猴急的开始摸索霍九思衣服的扣子。

霍九思蹙眉握住他的手,她可没兴趣就在这里。

“淅川,回去再说。”

然而男人的声音在耳边传来,莫名委屈,“回去?回去还要耽搁半个小时。”

霍九思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她心情好,傅淅川的胆子也就变得大了,将座位缓缓下调,逮住她的唇瓣就开始吻。

也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傅淅川会表现的这么像个毛头小子。

霍九思拗不过他,只能叹了口气。

一切结束,恰恰是十二点。

傅淅川有些意犹未尽,但也知道,他不能再继续了。

霍九思累的什么都不想说,就这么靠在座椅上,半阖着眼睛。

傅淅川将车开回了家,到了公寓外,也没有将她喊醒,而是弯身把她抱住,朝着楼上走去。

自从制定了这份合同,霍九思确实轻松了很多。

只是傅淅川有时候确实蛮不讲理,只要是他的时间,不管你在做什么,他都能凑过来,“九思,今天是周四。”

他一边说,手也跟着不老实。

有时候就连霍九思在镜子前化妆,他都能窜出来,揽着她的腰,“九思,今天是周六,你不能出去。”

霍九思的妆刚化好一半,就被他拉上了床。

一个工作狂的男人是可怕的,热情起来也让人难以招架。

霍九思为了躲清闲,干脆跟着团队去国外出差。

临走前,傅淅川抓着她的手,眼眶红红的,委屈的不行。

霍九思脸上懊恼,实则心里满是欣喜,终于要解放了!

“淅川,在家乖乖听话,等我回来。”

一句话,日子似乎瞬间就回到了以前。

无数个这样的场景,她总是告诉他,要乖乖听话,等她回来。

他能做的,似乎总是这样在原地等她。

而最后那一次,她一走就是四年,没有回来过。

当晚,霍九思在国外美美的洗了一个澡,想到某个男人在国内跳脚的样子,她弯唇,想着还是打个电话回去。

然而手机铃声在门外响起,接着有人敲门,“九思,开门。”

霍九思吓得手机都差点儿掉地上,这个人怎么跟着来了?他最近不是应该很忙么?

门刚打开,傅淅川的怀抱就拥了过来,“我才不会像以前那样乖乖在家等你。”

霍九思双眸温柔的看着他的脸,心里奇迹般的泛起一丝甜。

然而还不等她感动,男人就将门关上,“今天周二。”

原本就是为了来国外躲清闲,但因为傅淅川的到来,这段时间也就变成了两人约会的时间。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 ,日子也算是甜蜜。

等霍九思回国,刚想和傅淅川一起去浅水湾商量结婚的事情,但被告知,时婳回了乡下。

时婳很久都没有回乡下了,她是来看外公外婆的。

她和霍权辞在这边待了三天,离开的时候,她去了县城的母校。

这是她第二次回母校,还没踏进去,高中时候的老师就认出了她,拉着她讲了半个多小时的话。

“对了,小婳,戚焰前不久回来过,让人给母校捐了好几栋楼,可惜他本人没有露面,你下次要是看到他了,帮我们转达一下我们的谢意。”

戚焰?

时婳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现在乍一听到,她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对方的样子。

少年生动的将校服搭在肩上,吊儿郎当的问她,“时婳,哪个婳啊,这个字笔画真多,以后我就叫你小花儿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戚焰单手翻越栏杆的时候,时婳就想过,如果这个人生在古代,日子应该也很潇洒吧。

那会儿她特别喜欢语文,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似乎用来形容年少轻狂的戚焰,一点儿都没错。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戚焰应该是恣意的,不被任何东西束缚。

时婳有时候觉得很遗憾,曾经午夜梦回,也时常觉得对不起他。

因为她的出现,好像束缚住了少年的一腔赤诚。

大家都说戚焰狠毒,改不了混混的本性,但时婳记得高中的某个黄昏,他怀里抱着一只猫,穿过重重雨雾。

那一刻的他,比日落还要温柔。

说起来,真的许久都不曾见他了?

他在哪里呢?

老师依旧在她的面前说着话,时婳的思绪却已经飘远。

回到车上的时候,时婳盯着蜂拥出来的学生发呆,嘴角弯了弯。

霍权辞安静的开着车,捏着方向盘的力道缓缓收紧。

他很想告诉时婳,戚焰的现状,但是戚焰也有自己的骄傲,当初反复叮嘱他,不要在时婳的面前提起他。

这是他最后的骄傲。

霍权辞拧眉,蠕动了几下唇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回到浅水湾,霍九思和傅淅川已经在等着了。

一段时间不见,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居然说是要结婚了。

时婳惊讶于九思的变化,也惊讶于傅淅川的变化,他们的改变是相互的。

“霍叔叔,时姨,我会好好照顾九思的,希望你们能同意。”

傅淅川说不出什么动听的话,因为紧张,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缓缓握成了拳头。

时婳觉得好笑,都这个时候了,还紧张什么。

“九思,你也想结婚么?”

放在以前,时婳不觉得九思会想要结婚,她甚至说过,婚姻是束缚,儿女私情影响她行走江湖。

霍九思沉默,对于她的沉默,傅淅川的背瞬间就绷直了,似乎在等着她判刑。

半分钟后,霍九思缓缓点头,“妈,我觉得淅川很好。”

傅淅川重重松了口气,悄悄捏了捏掌心。

他的掌心里满是汗水,特别是在霍权辞的注释下,恨不得把头垂地上去。

霍权辞是商界里的前辈,更是他的指导老师,他的紧张不是假的。

时婳碰了碰霍权辞的肩膀,纳闷道:“瞧你把孩子吓得,把你的冷气给我收一收。”

霍权辞转头看她,唇角上扬。

傅淅川绷直的背悄悄放松,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过纸巾在他的额头上擦着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