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〇一三章 意外惊人

第一〇一三章 意外惊人

田野上,杀声连连,惊飞了鸟儿,吓跑了虫儿,狗儿们也不再呼喊,众生灵无不心惊胆寒。

人们远远地看着,痛恨那个迟府的帮凶,为抱打不平的年轻女子暗暗地加油。

张云燕没有能力和老者抗争,越来越被动,也越来越紧张,后果不敢想。

突然,云燕躲闪不及被踢得倒退几步,站立不稳坐在地上。她还没有站起来就被老者按住,随即被点了穴位,瘫倒于地一动不动了。

老者看着张云燕吐了一口气,饱含沧桑的脸上堆满了不屑的神情,也有了喜色。他说道:“丫头,想不到你的身手不一般呀,老夫正需要你这样武功高强的年轻人。”

张云燕闻听此言心里一震,难道这家伙是吃人的妖怪?

老者看了看周围,人群里没有见到被打的父子俩,气得哼了一声。他自言自语:“以后再找你们算账!”老者抓住张云燕,飞身而起到了半空,随即乘风而去。

人们大惊失色,想不到这个老者竟能如同鸟儿一样飞来飞去,不知道是神仙还是妖怪。

张云燕也吃了一惊,已经知道老者无比厉害,却不知道能腾空飞行,真是一个高深莫测之人,很可能是个老妖怪。

云燕知道此去不会有好了,正在奔赴死亡之路,能不遭受凄惨地折磨离开这个世界,就算幸运了。她没有能力挣脱凶神之手,已经绝望。

绝望中,云燕很紧张,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呀?你声称我对你有用,要如何对我呀?”她已经无法挣脱死亡,很担心再被老者欺凌,想问个清楚。

老者一声冷笑:“这还用问嘛,自然是带回洞府。你还真是有用之人,有用之物就是血液。我要用你的血液炼制嗜血丹。”

果然是死路一条,而且很凄惨,张云燕心里暗暗地叹息。她经历了无数次死亡地威胁,都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哪知又遭遇强敌,必死无疑了。她稍感安心的是,自己不会被无情地欺凌了,也算有所慰藉。

云燕有些不甘,难道真的要死在这个老者手里吗?

她希望在必死之时能逃得性命,又知道是痴心妄想。面对如此厉害的凶神恶煞,还被牢牢地束缚,哪有一丝逃生的希望。

张云燕屡次能死里逃生,是极其幸运的,甚至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幸运之神不会每次都光顾于她。这道鬼门关太凶险太可怕,她没有办法闯过去了。

绝望中,云燕问道:“你是何人,能告诉我吗?”

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丫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老夫正想扬名呢。我是水中月,在世上还有些名气。”

水中月!张云燕早有耳闻,江湖上传说得也很厉害,他是一个行为不端的高人。云燕没有想到,今天遭遇的竟然是这家伙,还如此苍老。

云燕还是不解,此人修行如此高深,为什么要为一个恶霸效力呀?他苦苦修炼到了如此程度,为什么要做一个令人憎恨的恶人呢?

张云燕既痛恨又惋惜,如此高人为恶霸效力也太掉价了,太不值得。

她想起了老者的话语,疑惑难释,那个嗜血丹是何物?为什么要用人血来炼制呀?

云燕无法解开这些谜,左右都是一死,不如弄个清楚。她问道:“水中月,你为什么要炼制嗜血丹呀?为了炼丹,你要害多少人命呀,也太残忍了吧?”

老者哈哈地笑起来:“丫头,你死到临头还要问这些没有用的事,真有闲心呀。你既然这么好奇,我就明白地告诉你吧。”

接着,水中月告知,嗜血丹是件宝贝,施展起来能吞食对手的血液,无人能抗拒,很快会失血而亡。有了此宝,他行走于世间,便不再畏惧任何强大的对手,能随心所欲肆意而为。

他声称,此宝物炼制不容易,筹备也很困难。不说别的,炼制宝物所需的血液就不容易得到,因为不是普通人的血液即可使用的。他要用那些修炼有素功夫高深之人的血液,那些人的血液里含有超人的能量,足以培育出威力无比的宝物。

然而,要想抓到那些修行高深之人,就会冒很大风险,弄不好还会伤及自身,筹备起来非常困难。何况,不是抓到几个人就可以了,不能少于一百个人。

其它的辅料也难寻到,都要求精之又精。还有炼制的环境、条件、火候掌控、时间点的把握……等等,可谓处处艰难严格,想炼制成功难之又难。

嗜血丹如此难得,真如老者所言有那么恐怖吗?

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他一旦炼成,这世上恐怕就剩不下几个高人和精灵了。

嗜血丹炼制尽管艰难危险,水中月还是不想放弃,一心要做到底。

今天,他和张云燕交手后,便相中了这个炼丹的“材料”,故而出手有所保留,免得伤了这个容易捕获的高手。

老者乘风进入崇山峻岭,一路飞奔来到一座高山前,收住风头落在半山腰上。

这里高低不平,稀稀拉拉地长着一些树木,还有散落的杂草,看上去有些荒芜。在耸立的峭壁上有一个岩洞,洞前堆放着一些大小石头。

这个岩洞就是水中月的洞府。他带着张云燕进入洞里,转来转去来到一个大洞穴。

张云燕被放下来,还是一动不能动。她凭着所见及感觉,知道这是一间宽敞高大的岩洞,地面高低不平,除了散落的大小石头一无所有。

水中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丫头,你一时还死不了,因为炼丹用的人数还没有备齐。你虽然活着,但是等待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也是痛苦至极呀。没有办法,只能等待,你已经不能左右自己,不要说逃走,就是想死都没有能力了。”

水中月不再理睬张云燕,转身走了。

岩洞里安静下来,老者的脚步声很快消失了。这里,既阴森又恐怖,犹如没有生命的地狱,令人恐惧。

张云燕见水中月已经离去,心里安稳一些,尽管一动不能动,也有了一点儿信心。

过了一会儿,云燕确认老者一时不会回来,立刻呼唤黑白飞龙神刀,让宝刀停于掌心。随即,体内的气血和宝刀的寒热两股气流交融运转,双手也被宝刀带起来。

她凭感觉指使宝刀刀柄缓缓地移动,寻找穴位,然后在内气与外力合击下,冲撞封闭的穴位。就这样,她接连打开一个又一个封闭的穴位,使得周身的穴道又畅通无阻。

张云燕奇迹般地恢复活力,立刻站起来。她正要悄悄地逃走,忽见洞里有两具尸首,吃了一惊。她知道这是被水中月害死的人,心里一阵伤感,立刻过去查看,随之大吃一惊叫起来。

这两个人中,一个是十分熟悉的好朋友,另一个是年轻男子,看上去似乎不陌生,不知道姓甚名谁。

原来,那位熟悉的好朋友是凌云鹤白云飞,另一位似乎看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她扑到白云飞身上,哭道:“大哥,你怎么也被老贼杀害了,痛杀妹妹了……”

忽然,白云飞睁开眼睛,黯淡无光地看着云燕,嘴也在无力地开合,听不清在说什么。

张云燕见白云飞还活着,立刻转悲为喜,知道好朋友和自己一样穴道被封闭了,急忙点开封闭的穴位。

白云飞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吃力地坐起来。他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以为要死在这里了,想不到你能来此相救,谢谢了……”

张云燕应道:“大哥,你怎能这么说呀,我的命还是你救的,要说谢,妹妹应该谢你才是。”

白云飞面露苦笑,没有力气回应。

云燕看了看洞口,说道:“大哥,不要说了,水中月说到就到,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她看了看旁边那个年轻人,问道,“大哥,这个人你认识吗?”

白云飞摇了摇头:“我被抓来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不知是何人。”

张云燕见那个人也睁开眼睛,正看着自己,还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情,急忙给他打开封闭的穴道。云燕问道:“这位兄长,我好像见过你,请问你是何人?”

那个人没有一点儿力气,嘴巴在吃力地张合却没有声音,不知道说什么。

云燕俯下身子仔细听着,更加心惊:“妹妹,你……不认识了,我是……天月国……大王子”

“天月国的大王子?”云燕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瘦得皮包骨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大王子的嘴还在张合:“我被……抓来很多天,饿得……没有力气了……”

张云燕很心痛,泪水流下来。她擦了擦泪水安慰道:“你放心,我这就带你出去。”

白云飞喝了一些水,有了一点儿力气,还能独自行走,却管不了别人。

大王子喝个水饱,还是无力走动。张云燕不敢耽搁,背起大王子快步离去。

云燕见到了异界的朋友,非常意外,也很兴奋。她很想见到二王子,也好倾述思念之苦,抚慰离别之痛。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87/187436/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87436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