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260岁月安稳

260岁月安稳

“嗯,我知道了。你也小心点,拜。”含光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她同学笑着问,“男朋友吗?”

“算是吧。”含光耸了耸肩,“来继续讨论作业?”

李珍妮点了点头,“等我去装杯咖啡。”

虽然没有拿学位的计划,只是进修着好玩而已,但含光对艺术史的确是挺有兴趣,一年半下来也选修了不少相关学分,如果愿意补上公共课程的话,她都可以试着申请相关学位了。而因为一开始就是跟着一个班上课,现在她和同学们都颇为熟悉,倒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不再是被排斥的外来者。当然,所谓的朋友,也到不了交心的程度就是了。——他们之所以开始搭理含光,也是因为她有一段时间带着保镖来上学,或多或少地显露了一番自己的家世背景,不然这群自命富贵的艺术生哪有闲心和含光套近乎?

她和李珍妮最近在合作完成教授布置下来的小组作业,针对上世纪2o年代的鲁国绘画风格演变做个小论文,所以来往得多了点,李珍妮本来不那么明显的八卦性格也对含光表现了出来,她不好好讨论思路,装了咖啡回来又问,“你们是不是四个月以前开始交往的?”

含光对她挑了挑眉毛,也有点诧异——虽然……好吧,她猜的时间点很准,但权季青很少到学校来找她,李珍妮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从四个月前起就没穿过低领的衣服。”李珍妮说,含光呛了一口水,她眼睛一亮,“我猜对了?”

“差不多吧。”含光耸了耸肩。

“哇,有些男同学会很失望的。”李珍妮挺满足地说,“你的男朋友是家里人介绍的吗?看起来你们感情不错啊!在你们这样的人家,能够有这么好的感情也的确不多见。”

“你很了解这些事啊……”含光有些无语,“也算是家里介绍的吧……反正 第 260 章 这两人的关系,看来是任重道远了,含光短期内的目标是让他们共处一室而不要酿出血案。

“嗯,出差了。”含光完全不想多提这个话题,她眼珠子一转,忙问,“今天有没叫许大哥来吃饭啊?话说他不会又打网游打到通宵了吧?”

“他可能会是历史上 第 260 章 奏,含光听韦凤飞说,许家人一开始对许云深和她在一块是火冒三丈,现在对她居然甩了许云深,一样是火冒三丈,看来对她的印象是好不到哪里去了。——前世的夫家最后和她是这么个互相讨厌的关系,她也是无语了。

“看来是又打到通宵然后不接电话了。”含光对许云深也无语了,没见过这么没自控能力的成年人,她沉迷于网游都是因为那段时间不好出门,后来可以出门了也就是偶尔玩几把,现在更是因为权季青觉得玩网游是浪费时间和生命,都有好久没玩了。

“应该是吧,你们一个两个全都是不学好,就让人操心。”韦凤飞又找到机会来挖苦含光,含光被她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好举手告饶。

权寅今天也有事,不能回家吃晚饭,只有含光陪韦凤飞享用一桌的产后保养套餐,席间韦凤飞大概也消气了,总算开始关心正事,“那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以前那边就只有很基础的联系了,现在就他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呗。”含光说。“反正他也不缺钱。”

“……那你呢,以后打算做什么?”韦凤飞看来是在压抑着自己的脾气。

“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咯。”含光摸了摸头,“也没有特别的想法。”

“你们的人生还真是充满了目标啊。”韦凤飞又翻了个白眼,“那什么时候结婚呢?有想法没?总不能就这样住在一起一辈子吧。”

“这样不好吗?”含光反而有些吃惊,“我也有钱,他也有钱,我们也不靠婚姻来得到什么,也不可能大办婚礼,我觉得结婚挺没必要的,就这样在一起,要是关系有变化的话,分手也方便。——我还以为这就是你追求的状态呢,你不老说你结婚也是迫不得已吗?”

韦凤飞倒是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她翻了第三个白眼,喃喃地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我说不想结婚的时候我娘那是什么心情……”

她叹了一口气,又挥了挥手,“算了算了,我懒得管你了,反正这一次万一又分手,你别找我来哭就行了。”

含光嘿嘿直笑,赶快也谈起了别的事。

也是受了这话题的影响,和韦凤飞吃完饭,走出去提车的时候,她又想到了结婚生子的事情。其实结婚的事情是真的没想,但最近看到韦凤飞的宝贝疙瘩,她经常会想起自己留下的那对双胞胎,也有了‘有朝一日也许会生小孩’的想法。

嗯,现在设想孩子的父亲是权季青的话,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崩溃了,甚至,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小小的期待……

含光想了想他临行前打来的电话,忍不住甜甜一笑,再想到临行前的一次两次三次,她……

她的脸色变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