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173章 最后的番外

第173章 最后的番外

怀清这第二胎落生的时候,正在十月中,过了中秋,天就一天比着一天凉,进了十月就算入了冬,京城下头一场雪的这天儿,老三生下来了,是皇子,慕容是很是欢喜,太上皇赐了一个恒字,故此,老三的大名就叫慕容恒。

比起老大,老三显然活泼许多,刚生下来就能看出是个爱哭爱闹的主儿,慕容是说,瞧着老三这个性子倒有些像他六叔。

怀清倒是没说什么,心里清楚,虽说慕容是度量大,可有些事还是开不得玩笑,这养儿随叔,慕容是能说,自己要是说了,恐不妥当,毕竟自己当初跟慕容曦有过那么一段,再说,怀清也不觉得,慕容是真有多大的度量,若真有度量,何至于会使那些手段,让许文生知道自己就是皇后呢,可见这男人的度量都是嘴上说的,心里头也窄着呢,自己可不犯傻。

不过这肚子里的货总算卸了,头一胎的时候,怀清还觉着新鲜,第二胎就看的平常了,怀孕到最后两个月,越发有些不耐烦,性子也变得格外焦躁,沾火就着,找个茬儿就想跟慕容是吵架。

只可惜没吵起来,自己脾气越燥慕容是脾气越好,她无理取闹想找茬儿吵架,慕容是却耐着十分的好性子哄她,相当于一个拳头打在棉花上,根本无处着力,这架怎么吵的起来呢,弄到最后,怀清只能跟他赌气,慕容是却由着她,好声好气好言好语的哄她。

这会儿孩子生出来了,月子也做完了,怀清一想起这些,心里便不由愧疚起来,这一愧疚,不免就依着他,然后依着这男人的结果,令怀清真是大开了眼界。

怀清坐月子的时候,慕容是生怕她养不好,生孩子之前就把上官氏接到了宫里长住,亲娘伺候月子,自然比谁都在意。

怀清生第一胎的时候,就是上官氏伺候的,如今早已驾轻就熟,对于怀清自己制定的那套坐月子的法子,上官氏一开始颇不赞同。

上官氏还是本着老年间那一套,坐月子就得多吃,少动,拼命养,可怀清不仅吃的少,每天还要下地运动,从一开始的下地走,到后来动作越来越古怪,第一胎的时候,上官氏没少劝她,可怀清却说,这时候吃多少也没用,吸收了贴在身上都是肥肉。

上官氏说她胡闹,可后来见她面色红润,而且,身材的确恢复的很快,也就不说话了,上官氏记得,自己生辉哥的时候,可是足有一年才瘦下来,怀清一出月子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瞧着只比先头丰腴一些,倒更显的曲线玲珑。

见识过头一胎的结果,这第二胎,上官氏也就由着怀清折腾了,不过一出月子,上官氏就寻个机会出宫了,不是不乐意伺候闺女,是慕容是这个女婿的目光越来越炽烈,自己这个丈母娘有些碍眼了,再不走就讨了姑爷的嫌。

上官氏前脚刚出了寝殿,估摸还没出宫门呢,慕容是就得了信儿,彼时正在御书房召见六部大臣,商议政事,见可喜进来,抽空问了一句:“皇后做什么呢?”

可喜就是趁机送信儿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万岁爷的心思了,之前娘娘怀着身孕的时候,皇上可都没耽误了折腾,那精神儿大的,简直跟打了鸡血似的,也别怪万岁爷,莫说皇上,便是老百姓,有点儿权势地位的,莫不是三妻四妾通房丫头一大堆,还时不时出去青楼妓馆里头寻个新鲜乐子,哪有跟他们万岁爷似的,这一辈子就娘娘这么一个。

先头没成婚的时候,那就是个不沾荤腥的佛爷啊,就为这儿,先皇后没少操心,大燕的皇子到了年纪都有专门教授此道的大宫女,几位皇子都有。

当初先皇后还只怕万岁爷不乐意,精挑细选的,挑了个模样齐整,性子温顺的,万岁爷倒也没拒绝,只不过,那天连屋都没回,先皇后以为万岁爷不中意,过后又挑了几个,可结果都一样,万岁爷宁可看一宿书,至于那宫女,任你多倾城的姿色,连一眼都不瞧,要不,怎么落了个冷郎君的名号呢。

就连自己这个贴身伺候到大的,都没想到万岁爷遇上娘娘之后,会变成这样儿,说句不怕死的话,简直就是色狼啊,别看平常万岁爷冷着一张脸,挺正经的,可一见了皇后娘娘,那两只眼里头都冒绿光,夜里头瞅着,真跟山坳子里头饿极了的狼差不离。

从娘娘快生到做完了月子,这一晃都三个多月了,万岁爷还能憋住,完全因为丈母娘在跟前呢,所以,赫连夫人刚一走,可喜就忙着来送信儿了。

把万岁爷跟前的茶换了道:“娘娘刚出去散了一圈回来,这会儿正逗着二皇子玩呢。”说着顿了顿,压低声音道:“不过,国公府有些事,赫连夫人回去了。”

可喜话音刚落,就被万岁爷眼里忽然暴涨的火光给吓了一跳,还没回神呢,就见皇上挥挥手道:“今儿就议到这儿吧,可喜送各位爱卿。”撂下话站起来走了,那脚步快的,这些大臣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皇上的影儿都瞧不见了。

众人愕然,齐齐看向可喜,就连怀济都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忙开口道:“喜公公,这是……”

可喜目光闪了闪道:“国舅爷,您就放心吧,好着呢。”可喜心说,从今儿起,万岁爷就算开斋了,这一开了斋往后都是好心情,万岁爷心情一好,不管他们这些当奴才的,还是朝廷大臣都能松口气了。

张怀济仿佛明白了什么,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率先出去了,众人一见怀济都走了,自然就知道没事。

一行人出了宫不提,再说皇上,其实御书房离着寝宫不远儿,过两个殿门就到,可这人心一急,哪怕一步都觉着远,不是要顾及皇上的形象,慕容是都恨不能跑起来,脚步快的,后头的太监都有些跟不上。

到了寝宫外头,慕容是是进去了,跟着的小太监们,扶着柱子喘了半天才缓过来,心说,万岁爷这是急什么啊。

慕容是一进寝宫,就直勾勾盯着怀清,那直白的目光,不用琢磨也知道他想干什么,怀清忍不住脸一红,叫银翘把恒儿抱出去。

银翘早习惯了,忙抱着二皇子出去了,还把寝殿里的人都遣了出去,人刚一出去,慕容是已经走了过来,按着怀清就亲,一边亲,一边儿摸索着去解她的衣裙,那急色的样儿,怀清忽觉分外好笑,忍不住笑了出来,抓住他作乱的大手,低声道:“瞧瞧你,哪还有半分皇上的样儿,若叫那些臣子知道,他们的皇上是这个样儿,不定怎么笑你呢。”

慕容是喘着气道:“关上门就是夫妻,夫妻之间这是乐趣,知道了又如何?更何况,你别瞧他们个个一本正经的,私下里什么样儿,你可曾见过?说这些做什么,可都三个多月了,再不叫朕碰,真憋出病来了……”

怀清刚要说什么,就听撕拉一声,忙低头去瞧,早上刚上身儿的裙子,生生就成了两片破布,接着就不由闷哼了一声……只能由着他折腾了起来……

这一折腾就不知多长时候了,怀清最后累极昏睡过去了,记着睡过去之前,这男人还兴致勃勃呢。

从这天开始连着折腾了好几天,怀清最后实在扛不住,恼起来说:“再这么折腾,就搬去坤德殿。“慕容是这才消停了一天。

转过天来是上朝的日子,怀清还说今儿他忙起来,没准又能老实一天,不想,半截可喜却来了。

怀清不禁有些讶异:“今儿上朝的日子,你不在前头伺候,跑这儿来做什么?”

可喜心说我也不想来啊,可万岁爷下了令,自己哪敢不来啊,不过可喜自己也纳闷,前头朝会还没散呢,让皇后娘娘过去做什么?难道这么会儿都想的不行了,不至于吧,这天天都在一块儿呢。

虽纳闷却也不敢违抗圣旨,开口道:“万岁爷召娘娘去大殿。”

怀清以为自己听差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可喜道:“万岁爷召娘娘去大殿。”

怀清这回听真了,不禁道:“去大殿做什么?”

可喜摇头:“奴才不知。”

怀清想了想,还是站起来去了,怀清到的时候,已经散了朝会,偌大的金殿里颇有些空旷,慕容是就高高坐在最上头的九龙御座上冲她招手:“清儿上来。”

怀清迈步走了上去,站在上头往下一看,忽然明白为什么都想当皇上了,这种高高在上,天下尽在我手的感觉,只有坐在这儿才能有。

怀清还在出神儿的时候,却不防被慕容是拉在怀里,凑到她耳边道:“你摸摸这御座可软?”

怀清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伸手摸了摸,的确很软,心说,真没看出来慕容是还是个贪图享受的,连这九龙御座都弄的这么舒服。

正想着,忽然听慕容是道:“每次叫你跪在榻上都嫌硬,这里软,不如……”说着把怀清按倒在龙椅上……

怀清最后的感觉就是,这男人是不是有点儿太无耻了,竟然在这金殿上……而且,他坐在这儿召见群臣的时候,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啊,太不要脸了……

而外头的可喜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万岁爷一直交代他要软垫,跪在上面要舒服不疼的,原来还是这档子事儿,听着里头的动静,可喜不禁开始琢磨,这都跑大殿来了,以后就算万岁爷在城门楼子上干这事儿,自己都不觉得新鲜了。

正想着,忽见那边跑过来一个小人,到了跟前就要往里闯,可喜吓了一跳,忙拦着她道:“奴才给公主请安了,公主怎么回来了,不说要在扬州住到过年开春吗。”

乐儿瞥了他一眼道:“我进去找母后有事说,我知道母后在里头呢。”

可喜哪里敢让这小祖宗进去啊,不过,别看这位小可不好糊弄,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开口道:“公主可回来了,奴才跟您说,前儿国公府的辉少爷叫人打了,眼睛都给肿了,这会儿还在家里头躺着呢。”

什么?乐儿一听就怒了,这还了得,那可是最疼自己的舅舅,谁这么不长眼敢欺负他,欺负他就是欺负自己,不行,得去看看,说着,也顾不上再找母后,一溜烟跑去国公府了。

可喜松了一口气,贴着耳朵听了听,这一听弄了个大红脸,里头两位主子根本就没听见外头的动静,兀自折腾的热闹。

可喜琢磨着,两位主子如此恩爱下去,估摸过不了多久,宫里又要添小主子了,不过小主子再多也不怕,反正这宫里头的地儿大着呢……『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75/75483/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75483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