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50章

第50章

在太和殿上,周清若坐在上位,伸出手臂来让几位御医把脉,一连来个三四个都是诊出了喜脉。

郑涛脸色惨白,不敢置信一般冲上前拽住御医的脖领,问道,“娘娘有身孕了?”

那御医被郑涛充满戾气的面色给吓到,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有了。”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阴谋……”郑涛目光阴毒的盯着周清若,最后竟然如同毒蛇一般说道,“刚说陛下没了音讯,娘娘这边有了身孕,这孩子到底谁的……”

郑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佩宁一脚揣在地上,他怒目相视,喊道,“放肆,你这狗嘴里要是在说一句侮辱娘娘的话来……”陆佩宁抽出佩刀,宝刀在阳光下散发着寒森的冷意,叫人心里发憷,陆佩宁说着向前一刺,郑涛的头发就掉了一截,他目露凶光,喝道,“要在在敢说一句混账话,我就让你现在身首异处。”

郑涛吓的脸色惨白如纸,瑟缩的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却不示弱的喊道,“怎么,我说的还不对,陛下去了那么久,谁知道娘娘肚子里……”

郑涛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场竟然是这样……,少年英才,不过二十岁就考上了进士,是家中的骄傲,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名臣,留名青史,让后人瞻仰,谁知道,竟然是在太和殿内被陆佩宁一刀给砍死。他睁大了眼睛,口中含血,显得是很是难以置信,临死拼尽力气抬起的手指对着陆佩宁,但是也只是这样而已。

郑涛的死让在场的文官都有些害怕恐惧了起来,其中有个人喊道,“陆佩宁,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太和殿!”

陆佩宁狰狞的笑,“你们也知道这里是太和殿?那竟然还任由这个人在这里满口胡话的侮辱娘娘!要是陛下在此,你们谁敢?”

跟随郑涛的人顿时就有些瑟缩的向后退去,李居这时候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主动跪了下来,喊道,“天佑我大周,娘娘千岁!”

跟随李居一同过来的人大臣也找到了主心骨,他们原本就是保皇一派,正恨找不到机会表现,这会儿看到李居率先在周清若面前跪了下来,也跟着呼啦啦的跪了一地,口中喊道,“天佑我大周,娘娘千岁!”

顿时太和殿里就被这喊声充斥在其中,周清若面色优雅端庄,在阳光下的映照下,有种镇定自若的华贵。

***

皇帝到底死了没有?

这不仅是周清若的想知道的,也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不过自从周清若把怀有龙胎的事情昭告天下之后,让原本有些散乱的局势都稳固了起来。

可是要是周清若生的是个公主呢?

只要孩子还没落地谁都不能保证是男是女。

数月之后,周清若已经大腹便便临产在即,皇帝走的时候还是窈窕的身段的女子,谁知道一转眼就成了水桶腰,外加大腿浮肿的妇女,周清若嫌弃的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与之相反的是她对待鼓起肚子的怜爱,看着肚子一日日的鼓起,没有嫌弃,心里充满了怜爱。

大约六个月的时候孩子就有了胎动,从开始如同小鱼一般轻柔的游动,到后面的拳打脚踢,整夜的不安生,周清若一边侧躺。然后忍着太过活泼而把她肚皮弄成奇形怪状的小家伙一边对着玲玉说道,“陆大人他们还担心这一胎是个公主,这么淘气,我瞧着肯定是个皇子。”

玲玉心疼的看着周清若的肚子,想上前帮忙又不知道如何止住这样顽皮捣乱的胎儿,顺着周清若的话说道,“自然是一位皇子。”玲玉不敢说……,之前好几个妇科圣手的御医都瞧过,其中有个旁敲侧击的说恐怕是个公主,而有个比较耿直的就直接说了结论,说肯定就是公主,不用想其他了。

当时玲玉看着陆大人和黄四等人难看的脸色,只觉得四周流淌着窒息一般的压抑气息,他们并不是不喜欢公主,只是这时候必须要生个皇子而已。

御驾亲征的大军已经回来,但是端木楠和杨虎却领着五万的精兵一直留在了云贵,说是如果找不到皇帝的就准备以身殉职,说的相当悲壮。

周清若看着低垂着眼睑的玲玉,这样不敢直视她的玲玉显然是有心事却不敢让她看到……,其实她也知道是什么,随着她临盆在即,许多之前被压下去的人都蠢蠢欲动了起来,只要她诞下的孩子是位公主,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压不住了。

“我想吃麻辣烤牛肉,你叫人烤上来。”周清若决定不去计较这些问题,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她的小宝贝,她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孩子的正常生长。

玲玉这会儿正心虚,怕周清若纠结在皇子和公主的问题上,听了这话如释负重的说道,“奴婢这就去吩咐。”

御膳房里大厨子正在做饭,听到吩咐,说道,“去把今天早上的腌制的牛肉拿过来。”一旁的小徒弟一边跑腿一边跟旁人嘀咕,说道,“酸儿辣女,这么喜欢吃辣的……”

那人赶忙喝道,“胡说什么?不想活命了?”小徒弟赶紧闭嘴,老老实实去干活儿。

玲玉在外面正和厨子说话,恰巧听到了这话,要是往常她必然会重罚这个不懂事的小徒弟,可是这一次她却有些精神恍惚,忍不住忧心忡忡的想着,如果真的是小公主怎么办?娘娘已经失去了陛下……,如果又生下小公主,她以后要怎么办?

玲玉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陆佩宁和周清若在说话,她站在外面没敢进去,两个人之间气氛剑拔弩张,显得不是很投机。

屋内的周清若的声音很低,但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为母则强,自从她有了身孕开始,整个人和往常有些不同,做事果断明确,即使经常去陛下的书房……,盯着陛下曾经用过的笔墨发呆,眼中有着藏不住的悲伤也不会哭泣,她说,宝宝在她肚子里,她难过宝宝也会难过,所以她要坚强。

每次这种时候玲玉就会哭,她觉得心里悲痛欲绝,这是替周清若哭出来的眼泪。

“陆佩宁,你这是在找死!我不同意这么做,不管是公主还是皇子,这都是我的孩子。”

陆佩宁扑通跪了下来,苦口婆心的劝道,“娘娘,如果能用我的死换取陛下的安慰,换取娘娘以后的稳固,微臣就死了也是甘愿的,可是微臣的死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陆佩宁纠结的眉头,眼睛通红,布满血丝,比起周清若本人还显得有些难过,他暗哑的说道,“只是把孩子换过来,微臣发誓,会把公主当做微臣的亲生一般抚养,等着孩子大些,娘娘就可以下旨让她进宫陪驾,最难过的不过就是开头的几年而已。”

玲玉惊愕的掩住嘴,陆佩宁这意思已经确定孩子是个公主了,所以决定偷梁换柱,这是何等大胆的设想?

周清若看着陆佩宁苦苦哀求的样子,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回到座位上,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肚皮上,说道,“陆大人,多谢你一直对我关心,可是……”周清若抬头,目光清凉的看着陆佩宁,“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首先我不想让孩子流落在外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能这样欺瞒陛下,你已经放弃了希望是吗?你觉得陛下已经……不在世上了。”

陆佩宁心神一震,在周清若透视一般的目光中低下头来。

“我不是在怪你,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为了大周的朝廷的稳固,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陛下还活着,我要清清白白的守着这片江山,要好好的养育他的孩子,等着他回来的时候,不至于觉得后宫里已经沦落到为了权柄罔顾道义,人伦的地步,”

陆佩宁,“娘娘……”

“陛下还活着,我确定。”周清若斩钉截铁的说道。

玲玉在外捂着嘴,生怕自己哭的声音被周清若听到……,娘娘还坚信陛下活着呢。可要是真不在呢?娘娘还受得住吗?

为什么娘娘的命这么苦?

陆佩宁低头,好一会儿忽然就笑了,像是放下肩膀的重任,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他柔声说道,“娘娘,你说的对,陛下还活着,是我错了。”

等着陆佩宁从屋内出来的时候,玲玉看到他眼角也挂着泪珠,她曾经听那些军中的人说过,当初陆佩宁何等的胆大刚烈,即使刀架在脖子也没有皱一下眉头,可是这已经是她看到他第二次哭了。

她有些绝望的想着,陛下他到底在哪里?

浓密的森林里,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背着一筐子草药从山上爬了下来,他皮肤黝黑,脸上带着风霜留下来的划痕,显得很是睿智,他手里拿着一把镰刀,突然间就朝着草丛投去,那镰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寒光,随后碰到一个东西,只听噗嗤一声,一条花蛇被切成了两断。

“有蛇肉吃了。”

等着中年男子拎着蛇肉回到山中用竹子盖的简陋屋子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在晾衣服,他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恐慌的神色,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说道,“别动,我来做就好了。”

年轻男子虽然因为太阳暴晒而显得皮肤黝黑,但是身材颀长,五官俊美,更重要的是举手投之间自带着一股说不来的华贵。『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25/125755/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25755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