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八十四章为了生存

第八十四章为了生存

姜若瑶高亢的声音回荡在会客厅里,顿时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十多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他们丝毫不怀疑自己只要一动,就会被打成蜂窝……而小狼嘴角则是露出一丝微笑,他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了,这些警察果然是有备而来,就算自己真的坐牢,最多也就一两年,而且刚才那个警花还说要将自己当场释放,不管怎么说,下场都比其他人要好太多了。

但是,场中有两个人依然不闻不顾,正在疯狂的激战中,这两人便是燕扬和庞汉成。现在这两人都打红了眼,成了不死不休的那种,根本就不会因为几只枪而停下来。

于是乎,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二人身上。

这两人你来我往,用最原始的肉搏战打的不相上下,话说回来,他们目前也只能肉搏战。众人看着燕扬那小拳头和庞汉成那沙包大小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心里都随着他们的撞击而抽搐,这个少年是什么人啊,就他那拳头,究竟是哪来的力量和庞汉成抗衡?

就在这时,移动中的燕扬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幻影,那速度,就是庞汉成也看不太清楚。气急的庞汉成一脚踢去,从幻影里穿过,将一把靠背座椅直接踢的瞬间散架,变成了一顿碎屑。可是下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露出破绽了,利用这个空档,燕扬迅速的将庞汉成的双手反扣在一起,在他身后死死的压住,一时间,庞汉成竟然被燕扬给制住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燕扬,好样的!”姜若瑶看见燕扬竟然将庞汉成给制住了,一时间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高兴的大声吼了一句。

“好?好个屁!”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孩子给压的动弹不得,庞汉成气得脸上的青筋都隐隐可见,浑身的肌肉也都蒙上一层细密的汗珠,“就凭这样就想压制我庞汉成吗?”庞汉成咬牙切齿的咆哮道,然后猛然一声大喝,只见身上的背心都被撑破。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让燕扬眼神猛然一凝,压住庞汉成的双手也一下子被震开,整个人也被惯性给冲的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姜若瑶身前才稳住身形。

姜若瑶急忙一把扶住燕扬,有些焦急的问道:“燕扬,你没事吧?”

燕扬点点头,深呼吸调节一下,刚才庞汉成那一下只是把燕扬震开了,并没有对燕扬造成实质性伤害。

庞汉成作势就想冲上来又打,但是一瞬之间便有四五支手枪对着他,他不得不暂时打消这个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快不过手枪的,更何况燕扬也不是他一招两下就能打死的。

现在整个会客厅陷入了短暂的宁静,大家都没有动作。

庞汉成现在终于有机会看清这个让他震惊无比的小少年了,在看清燕扬相貌时,他微微一愣,觉得燕扬这张脸很眼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他。猛然间庞汉成突然想起,之前晨涛说的那个变态一般的少年,也就是自己在望远镜下瞥了一眼的那个少年,不正是眼前的这个人吗?想到这儿,庞汉成惊讶的道:“是你?我见过你,小子,晨涛是你弄死的吧?”

燕扬听到这话,也有些吃惊,他不动声色的道:“哟呵,原来晨涛居然跟灵霄会的副会长关系好哇,怪不得他在学校那么无法无天,呵呵,原来是你在撑腰,之前的那次车祸也是你设计的吧?”

庞汉成淡淡一笑,而后便有些愤怒浮现出来,一想起那三个蠢货庞汉成就是一肚子火,撞不死燕扬也就罢了,居然还被警察抓个正着!庞汉成自己都觉得丢人,他又把目光放在了燕扬旁边的姜若瑶身上,顿时又微微一愣,咋这张脸也很眼熟呢?

庞汉成盯着姜若瑶看了半天,突然眼中闪过浓浓的惊骇之色,几乎失声咆哮起来:“绝毒玫瑰!不会错!你是绝毒玫瑰吧!我早该想到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这里,除了绝毒玫瑰,恐怕整个华都再也找不到第二支警队了。”

“什么?原来你就是绝毒玫瑰?”灵霄会会长大惊失色,他虽然是会长,但是几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绝毒玫瑰把灵霄会弄的这么惨,他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甚至不知道绝毒玫瑰究竟是男是女,只是心里对绝毒玫瑰这个人恨之入骨,没有想到绝毒玫瑰居然是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他顿时死死的盯住姜若瑶,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她的绰号为绝毒玫瑰了。

见到这种情况,姜若瑶也不在隐藏,直接大声道:“没错,我的确就是绝毒玫瑰。所以,你们最好有所觉悟。”

“觉悟?绝毒玫瑰,你说这话好像有些为时过早了吧?”灵霄会会长突然轻笑起来,说出了一句奇怪的话:“自我介绍下,我是灵霄会会长许强。敢问绝毒玫瑰你的大名?做了这么久的敌人,万万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个女人,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姜若瑶。”姜若瑶对此也没有说谎的必要,而后眼神里也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有些小心的问道:“许强,你刚才说为时过早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有底牌?”

许强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轻笑道:“哈哈,没有什么,姜若瑶你不用紧张。你看看现在的形式,对你们可是有绝对优势的,我们这边一没人质二没武器,倒是你们,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呵呵,看来灵霄会今天可能真的要灭亡了,汉成是我们灵霄会里最强的,但是也强不过子弹。我能问问,小狼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我们待你不薄吧?”

小狼听到许强这么说,也是默然低下了头,避开许强的目光说道:“会长,对不起。你也知道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我也仅仅是想保住自己。我并不是见钱眼开或见利忘义,只是想要生存,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庞汉成咬牙切齿的盯着小狼,而许强则是一脸淡然。

“呵呵,好一个为了生存啊……”许强突然轻声说道,那神情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生存……呵呵,这个词真是包含了太多无奈,可以说,我们这些混黑道的几乎都是为了生存不是吗?世上有他妈哪个傻比一出生就想混黑道?没有吧,我们也是被*无奈的!小狼,你为了生存,竟然不惜背叛组织,这就叫不忠不义!我们华夏国一向讲究忠义二字,有些东西是比生命还重要的,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既然你那么想生存,我不拦你,滚吧!”

小狼听了许强的话,并没有反驳,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隐隐的可以看见他紧紧攥紧的双手。姜若瑶在这时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小狼的肩膀,这一举动弄的小狼都惊讶不已,在他那惊讶的眼神中,姜若瑶注视着许强,朱唇轻启道:“许强,你说的的确没错。但是你把生存强加在别人的痛苦上,这就不对了!小狼这个做法,不叫不忠不义,而叫弃暗投明。你们为什么会被社会称为黑帮?难道你身为黑帮老大还不明白吗?没错,你们有权力为了生存做任何事情,但是却没有理由把这些事情强加在别人的痛苦上!你们生存的方式错了啊……”

姜若瑶一席话,回荡在会客厅里,许强旁边的那三个小弟听到这席话,眼神都是飘忽不定,还有一个穿着蕾丝吊带丝袜的时髦女,那样子应该是灵霄会的总管,也是暗暗的咬了咬牙。许强听了这话,却是疯狂的大笑起来,笑够了,这才咆哮着道:“绝毒玫瑰!你别在那里大义凛然的给我说什么黑帮和痛苦!真是笑话!姜若瑶,你给我听好,我许强自幼丧父,母亲一个人把我拉扯长大,但是在我十岁那年,她却被青龙帮的一群畜生给轮了!你告诉我,什么叫给别人强加痛苦?我当时的痛苦有多大你们知道吗?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报仇,我用了毕生心血组建了灵霄会,目的就是要搞垮青龙帮!你们警察又在干吗?青龙帮才是真的无恶不作,你们去啊?去啊!他们总部就在金龙大酒店!”

许强越说越激动,甚至眼中还有泪光闪现,声音都有些颤抖:“别给老子说什么正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实力不够注定会被淘汰,就像灵霄会现在这样,呵呵……”说到这儿,许强突然又把目光转向了庞汉成,缓缓的说道:“汉成,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很遗憾,我不能怪你实力不够,只能怪我自己。我知道以你的实力要逃走没有问题。呵呵,大半年了,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现在你根本就不欠我什么,也不欠灵霄会什么,想逃就逃吧,我能够阻止他们,帮你拖延一会时间。还有你,小美,你们都可以现在走。”许强说着,看了看现在几个他的成员。突然,许强脸色一变,从抽屉里拿出一颗手雷,大声说道:“姜若瑶,我是灵霄会会长,有什么罪过我许强一人承担,如果你放他们走,我可以举手投降,不然的话,大家就只好一起上路了!”

许强这个动作一出,场面顿时有些混乱,独孤欣吓的大叫一声,独孤凌锋连忙护着她站到了特警后面,但是并没有逃走。其余特警也是惊疑不定,但是没有姜若瑶的指令,他们是不会被撤出会客厅的。最淡定的当属燕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鉴定对象:高威手雷(普通物品),使用后对半径十米内的所有生物造成破坏性伤害,对凝气境界以上无效。”

的确,这颗手雷一爆炸,自己可能捡条命,但是大部分人必死无疑。

“许强,你别激动,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先把手雷放下,我保证不开枪。你们大都罪不至死,何必要这样呢?”姜若瑶见到这种情况,也是皱了皱眉,但是并没有任何想撤离的迹象,开始劝说起来,这个时候一定要稳定住许强的激动心情。

“不,我不会走的。”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庞汉成突然说话了,“会长,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能活到现在,我很感谢你让我重获自由。干我们这行的,迟早都有面对死亡这一天,没什么可怕的。倒是我庞汉成罪大恶极,杀人如麻,会长从来都是动嘴不动手,虽然我不懂法律,但是我也知道这是没有什么大罪的,我希望你们能放过会长……”

很多人顿时惊呆了,没有想到这番话竟然从庞汉成嘴里说出,许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庞汉成,半响嘴里才吐出几个令人听不清楚的字:“真是……我的好……兄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