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九十四章妈妈?

第九十四章妈妈?

一个小纸团,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燕扬的桌上!

燕扬顿时惊得无与伦比,下意识的一偏头,就见一个男同学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燕扬,一个劲的摇头,那意思就是说丢偏了,请原谅……

燕扬瞬间无语,就你这手法,还敢作弊?不想要成绩了吧?

不过既然都丢到自己桌上了,自己索性还是看看写的什么吧,其实燕扬对这些小字条还是比较好奇的。

但是燕扬没有注意到,一个监考老师已经面无表情的朝他走了过来……

“亲爱的,请把选择题的所有答案写到上面,谢了,格式按老规矩写。”燕扬看着小字条上的一排文字,脑袋顿时一头黑线。哥们,你也太贪心了吧?还想要选择题的所有答案?那可是90分的题啊!

突然,燕扬只觉得一道黑影闪过,自己手上的字条已经被人粗暴的夺走!

燕扬抬头一看,一个监考老师正面色阴沉的看着字条上面的字,再一看,另一个监考老师以及整个考室的大部分同学都一脸同情的看着燕扬。

“这是怎么……”监考老师缓缓收起字条,正准备找燕扬讨个说法,可是他刚把头低下,和燕扬四目相对时,顿时就愣住了,怎么会是他呢?

现在华都一中的每一个老师都认识燕扬,因为在那件轰动的事情之后,校长就开了一个紧急大会,也就是在那场大会上,燕扬的那段精彩电影被所有老师目睹,虽然那场大会名义上是在说急需整顿校风校纪,其实还有一个暗含的内容,那就是所有老师最好不要去惹燕扬,否则后果自负。

所以,现在这个监考老师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要是给燕扬一个作弊的处分,自己恐怕会遭到无情的报复;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啊……

“老师,我可没有作弊哦,这字条是别的同学丢错了才丢到我桌子上来的。”就在他犯难至极时,燕扬突然说道,但是燕扬也没有说是哪个同学。

要是换做别的同学,这个监考老师一定会气的当场把他抓到政教处去,这种荒唐的理由要是都能相信的话,恐怕每一个人都可以作弊了。但是燕扬这个人本来就是个怪胎,他做的事情不能用常理来理解。对了!他突然想到,燕扬是一个新生啊!他才来这个学校,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考试。但刚才的那个字条上明明写着“格式按老规矩写”,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作弊了。想到这里,监考老师潘然醒悟,燕扬说的是实话,的确是别人丢错了,因为燕扬就算作弊也绝对是第一次!

“是哪位同学写的字条啊?要是现在承认,最多就是取消本堂考试科目成绩,要是被我抓出来,那可就是要挨处分的!”搞清楚情况以后,监考老师当即说道,不过他这话有些苍白,没有哪个同学会傻到自己说自己在作弊的。

沉默片刻之后,监考老师又问燕扬知不知道是谁写的,燕扬的确是知道哪个同学,但是却没有告诉监考老师,因为这已经不关他的事了。虽然错在同学,但是他也不想无缘无故的让那个同学挨处分,至于你监考老师找不找的到,全凭你自己的本事了,你要找到了我也无话可说。

见燕扬回答不知道,监考老师也没法说什么,好不容易和燕扬摆脱了关系,他可不想又把他给扯进去。不得不说这个监考老师还挺厉害的,居然以燕扬为中心,开始挨个排查起来,主要的疑点就在字迹和缺页上面,果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个作弊的同学最终还是被监考老师给逮了出来。

可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位同学死活也不说出究竟是在和谁作弊,愣是把监考老师整的没法,最后只好气冲冲的把他给抓到政教处去,直接以一个传字条作弊,拒不悔改为理由,相信处分至少也是记大过一次。

燕扬看着他前方那个正趴在桌上埋着脑袋的女生,微微一笑,情这种东西,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

英语考试结束以后,今天的学习生涯就算是过去了。燕扬直接将笔装进了低级乾坤袋里,这种袋子光凭名字都能猜到,就是一个储物空间之类的袋子,凡是体积能放进袋子里的东西,它都能全部装下,并且不限数量和重量。

回到家以后,最让燕扬期待的,还是即将开赛的澄海3C比赛,以燕扬现在的技术,不说能冲到前几名,至少在前期是不会被淘汰的,除非人品真的霉到家了,一出来就碰到大神级人物。

登陆对战平台以后,系统提示您是参赛选手,将被直接分配到赛场中。所以燕扬刚一登陆进去,就直接被传进一个赛场中。由于人员鱼龙混杂,不排除很多人浑水摸鱼的情况,所以这次大赛的组织者很聪明的在刚开始比赛时全部设置成一对一比赛,等比赛到了一定程度后在开放2V2或3V3,这样就避免了浑水摸鱼。

燕扬进入房间以后,就收到了一条来自苏琪琪的信息:“燕扬加油,走过前面的一对一,我们就可以在一起玩了。争取能进前100名!”

还有墓中无人也给燕扬留了一条信息:“兄弟加油,我看好你。”

燕扬微微一笑,便给他们二人一一回复了信息,之后系统便自动配对好了对手,燕扬一看就乐了,那个人的等级也才到达兽人而已,现在燕扬都是骑士的等级了,玩他简直就是砍瓜切菜啊。

果然,在比赛开始十分钟后,燕扬就将其杀死,并且轻易的推掉了他基地里的一大部分防御塔,这个没素质的家伙竟然直接退出去了,系统判定燕扬获得了胜利。

燕扬颇有些无奈的一叹,果然不交钱就能参加的比赛,大家都愿意来碰碰运气,反正输了又不亏。

今天有两场比赛,燕扬赢了第一场后,直接又开始了第二场比赛。

第二场的对手等级是骑兵,比第一个对手要高一级,当他看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一名骑士时,顿时打出了一连串的句号,想来是非常郁闷,怎么自己这么倒霉,第一天就碰到了骑士这么高等级的人。燕扬不禁微微一笑,要是碰到骑士都丧失了斗志,那谁要是碰到了盟主,岂不是不用打了,直接退出去算了!

一个人要是失去了斗志,实力至少要下降一半,这个骑兵就是这样,一开局就对燕扬产生了畏惧,在游戏途中还出现了好几次失误,燕扬几乎也没费什么劲就将他的主基地给摧毁了。

今天的比赛就两场,燕扬打完以后,陪燕铃儿看了一会儿书,复习一下明天考试的功课之后,都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依旧是期中考试阶段,上午考文综,下午考理综,对于高一来说,还没有分文理科,所以都得考。只有到了高二,才会划分文理科。

今天的考试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出现昨天那种情侣作弊的情况,既然不能提前交卷,燕扬也就放慢了速度做题,现在是要分数不要速度。

晚上,燕扬继续打他的比赛,搞定之后,又陪着燕铃儿聊聊天,玩玩小游戏之类的,一天又过去了。

这个夜晚,皓月当空,可是在床上熟睡的燕扬,并不平静!

“戳兰兰,精纯血脉,炼体八阶,战斗指数1306点,战斗潜力:中等潜力。”一个声音出现在燕扬心灵深处,让燕扬的神魂猛然一荡,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随着视线的逐渐清晰,映入燕扬眼帘的,是一个类似于古罗马斗兽场那么大的一个竞技场,此刻在这个竞技场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一个八九岁年纪的小女孩,正站在一个奇怪的高台上,一脸微笑的看着大家,她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正常小女孩的那种呆萌和乖巧,反而是带着一种妖媚和霸气。

这个小女孩环视四周,都是一脸甜甜的笑意,唯独看向燕扬时,脸上的笑意瞬间变为了不屑。

燕扬顿时一愣,小屁孩,貌似我没有得罪你吧?就算你是炼体八阶,我也不怕你。

“小小年纪就能到达炼体八阶的程度,还是一个女孩子,虽然只是精纯血脉,但是稍加培养的话,还是一个很好的苗子,也许,能够变成弑神也说不一定……”贵宾席上,一个中年男子看着这一幕,一直阴沉着的脸色总算是有了一丝微笑。

……

“戳风,上台!”

一道道目光如同聚光灯一样照在燕扬身上,让他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有鄙视的,有不屑的,有看戏的,有嘲笑的在这些目光里,燕扬看到的,是深深的厌恶。

“戳风,普通血脉,炼体五阶,战斗指数385点,战斗潜力:无潜力。”

如同是早已准备就绪一样,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不!应该说,在这个声音还没有完全说完时,爆笑声已然响起。

爆笑声充斥着燕扬的心灵,冲击着燕扬所有的情感,怎么会这样?难道连刚才那个小女孩子,我燕扬都不如?

顶着无数人的鄙夷的目光,一时间,燕扬好想大哭一场。

就在这时,一道异样的目光射进了燕扬的心里,这道目光里包含了太多的无奈和委屈,但是就在这股极度怨念的目光之下,燕扬却未曾感觉到一丝的愤恨。绝望,充斥着燕扬的心,燕扬不由自主的朝这道目光看去。

顺着目光,燕扬的心灵突然停留在一个女子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以燕扬现在的视线,明明相隔不到百米,却是看不清楚她的容颜,只是隐约可见长发飘荡,燕扬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一股亲近祥和的气息。

当燕扬看清楚这道身影时,顿时如遭雷击,一股无法形容的亲近之感传来,那是一股隐藏很久的深深眷恋,这股眷恋,甚至比曦雨还要久。

隐约之间,这里的一切燕扬已经视而不见,唯有那道女子的身影,印在燕扬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突然之间,沈梦珍的模样出现在燕扬的视线里,她对着燕扬浅浅一笑,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抚摸他,但是却最终变的虚幻,与那道女子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记忆的最深处,仿佛是有一道模糊的倩影,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八年了,这道身影一直潜藏在燕扬的心里,在这一刻终于是被燕扬给回忆起来。燕扬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一道沉浸了八年的沙哑声音,不由自主的从燕扬内心深处传了出来:

“妈妈,对不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