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九十五章恢复记忆

第九十五章恢复记忆

“妈妈,你在哪里?”黑暗中,燕扬茫然的伸手摸索着,试图抓到那个身影。

“风儿,你要牢牢记住,你拥有着最精纯的远古血脉,不是什么普通血脉。娘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领悟到传说中的弑神。加油啊……风儿,你永远是娘的骄傲……加油……”一个略带飘渺的声音,响彻在燕扬的脑海中,它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飘渺,恍惚之间,是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正抚摸着怀中那小小婴儿。

“娘,娘,你在哪里?风儿好想你……”

……

“劈拍!”

伴随着什么东西破裂的响声,一个无情的声音将燕扬抽的支离破碎。

“戳风,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我狱血一族的人了。现在我以狱血战士一族族长的身份宣布:从今天开始,戳风,也就是我的儿子,从此以后不再是我狱血战士一族的族人,逐戳风出狱血战士一族,并消除戳风的族籍。”

“戳风,你可以走了,我戳神没有你这个儿子。”

……

父亲?这真的是吗?

我懂了……

我曾失去了自己的家,是曦雨又给了我一个家,但是这个家,也在几年之后,被一个叫龙傲冰的人给打的荡然无存。

曦凤伯母……我答应你,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曦雨就会一直快乐下去……

敌人,该死的敌人,漫山遍野的敌人……

……

无数饱含着屈辱,不甘,愤怒,绝望,怨恨的记忆碎片,在此刻开始缓缓重组,组成了一团极为强大的记忆怨念体,冲击着燕扬的大脑。燕扬死死的咬着牙,忍受着那种似痛非痛的感觉。

“请注意,你的记忆已经全面恢复,由于记忆关系,你的精神力成功突破凝聚期,到达释放期。精神主体为怨念精神力,请谨慎使用。”

“由于你有重大突破,特此奖励等级加一,当前等级:7。”

一股力量感顿时充斥着燕扬的全身,燕扬猛然一下睁开了双眼!

就在燕扬眼睛睁开的那一刹那,瞳孔的中心似乎闪过一丝诡异的芒彩,一道无形的光芒射出,直接导致对面墙上的挂饰掉了下来。

燕扬缓缓坐起,看着自身的变化和外界的变化,顿时惊呆了!

他的双眼明亮无比,现在的时间还是凌晨五点,室内漆黑一片,但是偏偏燕扬把室内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就好像自己的眼睛就会发光一样。耳力,在万籁俱静下,燕扬能清楚的听到隔壁燕铃儿均匀的呼吸声。变化最大的,莫过于燕扬的心境,他的心很静,很静,静的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诡异的一分钟只跳四十几下,换做普通人,这就叫休克。燕扬的心里仿佛像一滩死水,任凭外界如何变化,这潭水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此刻的燕扬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在什么时候竟然被自己撕成了碎片,就连上面的被褥也有几道深深的抓痕,显然是自己在极端的情绪下下意识做出来的杰作。

燕扬微微一笑,也不开灯,默然的将破掉的衣服和被褥丢掉,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和被褥换上。

在打开门的时候,燕扬又顺手将掉下的挂饰重新挂在墙上。

燕扬漠然的站在阳台上,看着华都夜晚各种绚丽的灯光,脸上没有一丝变化。

他微闭着眼睛,梳理着自己这十六年来的记忆,将他们连成了一个整体。

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一直到天边泛白,旭日东升。

“哥哥,你怎么站在阳台上呀?”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叫醒了沉默中的燕扬,燕扬在这一刻陡然睁开了眼睛,燕扬的眼睛似乎变的更深邃了,黝黑的像个黑洞,似乎连光线都穿不透。那一双眼睛,平静的让人害怕,所有人都能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一种雷打不动的执着与信念!

“铃儿,你醒了?”燕扬缓缓转过身,露出一抹微笑。

当燕铃儿看到燕扬的脸庞时,却突然愣住了,然后居然闪现出了一抹不安的情绪。

看到燕铃儿这副模样,燕扬也愣了一下,问道:“铃儿,你怎么了?”

“哥哥……”燕铃儿喃喃道:“也许是我的错觉吧,但是我总觉得一夜之间哥哥你变了,突然一下变得让铃儿觉得很陌生。你身上的感觉,让铃儿觉得好恐怖,铃儿不喜欢这种感觉……哥哥,铃儿想问你,你真的是燕扬吗?”

这一席话,如同丢进死水里的第一颗石头,让燕扬波澜不惊的心灵狠狠的抖动了一下。

“我是燕扬,哥哥永远都是燕扬。”燕扬非常肯定的答道,而后走到燕铃儿身边,用手攀住燕铃儿的双肩,就那么直视着燕铃儿的眼睛,淡淡的道:“但是哥哥今天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字,情绪有些激动,可能是你有点不太习惯这种感觉吧。呵呵,其实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恐怖……至少,对自己的亲人是这样……”在说最后一句话时,燕扬的声音有点凄凉,自己是一个杀人魔头,杀过的人不计其数,但是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因为这样而害怕自己的话,那燕扬这一辈子就真的太失败了。

“铃儿不怕,铃儿会适应这种感觉的……但是,铃儿还是要求你,不要离开铃儿……”燕铃儿已然明白燕扬已经彻底恢复了那不敢想象的可怕记忆,当即挣脱了燕扬的手,不顾一切的死死抱住了燕扬。

燕扬轻抚着燕铃儿的头发,在她耳边温柔的道:“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呢?哥哥以前可是和你有过约定的,要陪伴你一万年呢!你忘了吗?”

“铃儿一直记得。”燕铃儿听了这话,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但是依然紧紧的勾住燕扬的脖颈,怎么也不肯松开。

“恩,记得就好。虽然我知道我们肯定会有分开的时候,但是只要我们都坚信这是暂时的,那我们重聚的日子,一定就不会远,对吧?”

“恩!!”燕铃儿重重的点头。

燕扬微微一笑:“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恐怖感觉,那是以前的燕扬,不是燕铃儿哥哥该有的感觉,所以,我要让它在你面前消失掉!”燕扬说到这儿,眼睛微闭,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抛下脑中的任何怨念,将自身堆积了十六年的杀气和怨气全部深深的压在了心底。

现在的燕扬,的确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燕扬,只不过,这种感觉只存在于燕扬对朋友之间,要是换成敌人……

气氛又回到了原样,这对兄妹依旧像以前那样洗漱,吃饭,开玩笑,而后高高兴兴的开车出发去学校。

“哥哥,铃儿想知道,哥哥以前的名字。”在副驾驶上,燕铃儿突然看向了燕扬,很认真的问道。

“戳风。”燕扬只说了两个字,瞥了燕铃儿一眼后,又继续看着路况。

“戳风?姓戳?有这个姓吗?”燕铃儿顿时无语了,百家姓燕铃儿从小就熟知,但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戳”这个姓。

燕扬顿时笑了:“铃儿,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在我们那个地方,还有各种奇葩的姓,比如‘痕’‘轩’等,还有姓‘曦’的……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把以前的经历全部告诉你。”

燕铃儿:“……”

果然是奇葩……

宝马车很快就到了学校,现在燕扬的车在整个华都一中可谓是畅行无阻,当然,苏俊杰的车也一样,整个华都一中就这两个大哥是例外。

“咦?燕扬,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些不一样呢?”苏琪琪在见到燕扬之后,第一时间也发出了惊疑。

“是吗?琪琪,你不会是神经过敏了吧?”燕扬笑着道,果然,不管自己怎么掩饰,恢复记忆以后的那种怨念多多少少还是会暴露出来,毕竟这股怨念实在太大太多了!

“去!你才神经过敏呢!”苏琪琪立刻娇嗔道,而后不再理会燕扬,叽叽喳喳的和燕铃儿聊了起来。

燕扬兀自摸了摸鼻子,也不在这里自讨没趣,回到了自己的最后一排,话说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之后就会换座位,燕扬还在考虑自己坐哪儿呢……

今早上第一节课赫然就是马鑫的数学课,刘林颖和燕扬聊了一会,便拿出了一张纸,又是画又是写的,燕扬完全看不懂,但是燕扬知道这一定和他的天才构想有关,绝不是在乱画。看来林韵婷说的没错,刘林颖这小子不简单。

不一会儿,燕扬便觉得自己有些尿急……

于是,就在马鑫兴致勃勃的讲着数学题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有一道快若闪电的影子,一瞬之间便从教室后门闪了出去……

燕扬本来可以打报告,但是实在不忍心打断这课堂,就一个人灰溜溜的跑了出来。

燕扬放完水后,刚走出厕所门,就见两个彪形大汉一左一右的站在那里,似乎早就在那等燕扬一样。

“两位,有什么事情吗?”燕扬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很平淡的问道。

一见这种情况,那两个彪形大汉相互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丝惊讶和欣赏之色,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一般的学生见他们俩这块头,多半都要吓得哆里哆嗦。

“你是燕扬吧?”一个彪形大汉直接问道,虽然他们对燕扬表示惊讶和欣赏,但是绝对不认为凭燕扬就能打赢他们两个联手。

“是。”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有人要见你,他让我们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个彪形大汉道,这语气已经表明了他们的立场,那就是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如果在学校,我就去;在校外,恕不奉陪!”燕扬淡淡的道,看这架势,多半是有人来找自己麻烦,所以这种事情必须要立刻解决,不然以后还会有。但是燕扬也不可能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而跑到很远的地方去。

“你……”一个彪形大汉实在看不惯燕扬这种漠然的态度,作势就要打。

另一个大汉连忙制止了他,并对着燕扬露出一丝微笑:“燕扬,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兄弟的脾气有点火爆。他就在校内小树林里,可以走了吗?”

燕扬看都没看他们,也没有说话,抬脚就往楼下走去。

“这小子……”火爆大汉顿时无语了,明明是让他们把燕扬给抓下来,没想到燕扬直接就走下去了。难道他是个傻子吗?不知道要挨打吗?

“这什么?还不快跟上?”另一个大汉顿时呵斥道,他也没有想到燕扬这个人居然这么奇葩,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啊!不过这不是他*心的事,他只知道,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对了。

于是,这三人就这么向小树林里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