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九十六章精神攻击

第九十六章精神攻击

燕扬缓步向后面的小树林走去,步伐不急不慢,仿佛就是在散步一般。

后面的那两个彪形大汉也跟着燕扬放慢了步子,管他那么多,只要这小子到了就行,不用强反而还省了不少力气。

远远的,燕扬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一把椅子上,难道是他找我?燕扬仔细的看了看他,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他也没有与他有过什么矛盾。

果然,在燕扬走到那中年男人面前时,那中年男人才抬起头来,看到燕扬居然是自己走来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淡淡的道:“燕扬,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不知道,我不认识你。”燕扬淡淡的道,眼睛一直目视着前方,看都没有看他。

中年男人看着燕扬这样无视他,也不生气,反而轻笑了起来:“对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邹宇宙,是邹宇的父亲,这下你知道了吧?”

听了这话,燕扬才有了一丝表情变化,原来是父亲前来寻仇了。

邹宇是个什么人,当着燕扬的面说要把燕铃儿泡到手,那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吗?之后又去请战龙堂的黑帮来教训燕扬,结果反被燕扬打了一顿,邹宇用卑鄙手段让燕扬全校出名,结果被苏俊杰抓了个正着,现在正在军队里接受教育和打杂呢。

也难怪邹宇宙会来找燕扬,自己的儿子都被强制送到军队里去了,虽然名义上是教育和劳动,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是没有自由的,可以说就是变相的进监狱了。身为一个父亲,自己的儿子都被送进监狱了,他能不复仇吗?

“哦,原来你是邹宇的父亲啊,你今天找我是干什么来了?”想到这儿,燕扬才算是正视起了他,一来他和邹宇是有仇,但是和他父亲却没有仇,燕扬向来是恩怨分明;二来这个人并没有使用什么卑鄙手段,而是光明正大的请燕扬过来,所以燕扬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教训他,只想把事情跟他理论清楚。

“燕扬,我就直说了吧,我也一把年纪了,还是个商人,不喜欢参与你们的纷争。但是我儿子被你送进了军队,我身为父亲,不可能坐视不理,我儿子是什么性格我清楚,我也知道是他有错在先,但是你这么做也太绝了一点吧?人都是向往自由的不是吗?你既然能把邹宇弄进去,那一定就能把他弄出来,我希望你能把邹宇给放了,我可以让他当众给你认错,也可以给你一笔钱作为赔偿,你看怎么样?”邹宇宙的这个口气是商量的口气,因为他在行动之前充分调查过燕扬的背景,知道他是燕震天的儿子,也知道他和苏俊杰有关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得罪燕扬,但是自己的儿子都这样了,他就算拼尽一切也要把自己儿子给救出来。

“真是非常遗憾,我没有权利放你儿子出来,因为我不是军队的人。”燕扬微微一笑,面无表情道:“不过我倒是建议他还是在军队学习几年的好,就他那个性,现在就算出来也只会糟蹋无辜女孩,对了,说道这儿我倒是想问问你,养不教父之过,你是怎么教育你儿子的?”燕扬不但不给邹宇宙一点面子,反而还斥责起他来。

邹宇宙一听这话,眉头在这时也是一点点的皱起,“燕扬,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让步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吧?我知道你背景强大,但是一个愤怒的父亲也不是好惹的!实话告诉你,今天你不放人,那么我保证你会一直在医院里躺着,直到邹宇出来为止。”

“凭什么?”燕扬眉头一挑:“难道就凭这两个废物?”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这话一出,邹宇宙还在吃惊中,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就已经怒喝起来,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拳就朝燕扬的肩膀打去,显然他没有打算重创燕扬,只是想给后者一点教训而已。

“炼体六阶……”燕扬口中喃喃道,随即身体微微一偏,那一拳就擦着燕扬的肩头而过。

另一个大汉看到这一幕,眼睛微微一大,看向燕扬的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高中生,似乎不简单那……

“我知道你们是邹宇宙花钱雇来的,不过这个年头钱不好挣,这钱光凭你们炼体六阶的实力还挣不了,我建议你们还是早点走比较好,不然等会伤到哪儿就不好了。”燕扬淡淡的道,他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他怕自己一出手就收不了手,才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恐怖念头,让他们早些离开。

“你小子,别大言不惭了!”那个火爆大汉此时已经生出了火气,头脑一片混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燕扬的身形和一口报出了他们的实力,还以为燕扬是碰巧躲开的。当下举起沙包般大小的拳头,对着燕扬周身就席卷而去。

“兄弟,不要!”另一个大汉已经发现了不对,对着那大汉喊道,可是那大汉那里肯听,只是微微一顿,便对燕扬发动了攻势。

见这位大汉执意发动攻势,燕扬的脸色也陡然彻寒下来,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陡然爆发开来,但是还不到一秒钟这股压力又消弭于无形。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燕扬在此刻竟然缓缓闭上了眼睛,那一刻,仿佛时间已经停止。

十六年了,充斥在自己心里的,究竟是什么?

憎恶、绝望、痛苦、决绝、疯狂、愤怒、怨恨……以及无法想象的求生欲望和对曦雨的爱恋。

“砰!”那大汉重重的一拳打在燕扬的脸颊上,原因为燕扬会惨叫着倒飞出去,但是结果却令所有人禁不住的张大了嘴巴,燕扬的双脚纹丝不动,只是腰以上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后仰,就那么定在了那里。

“你……”那大汉看到这一幕,顿时脑袋有点发懵,刚才那一拳自己使用了八成力量,就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出言不逊的毛头小子,可是没想到他居然……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能感觉到这个看似不怎么样的少年正死死的压抑着什么,那种东西,太过恐怖和绝望,现在他的样子,正像是一只缓缓睡醒的雄狮,一旦露出锋芒,自己必然万劫不复!

“不……”一个微小的声音从那大汉的喉咙里冒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不由自主发出如此颤栗的嘶哑声音,极度的惶恐下,他的脚步都有后退的迹象。

燕扬缓缓的直起身体,双目依然是闭着的。刚才他的那一拳,让燕扬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震,积压了十六年的怨念已经冲破了燕扬的思维和大脑,胀的燕扬必须要将其发泄出来!

“这是你自己找死的……”燕扬的嘴唇微动,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入那大汉的耳中,让他顿时就愣了一下。

就在他愣的这一刹那,燕扬的双目陡然睁开!

黝黑的双目中,有着丝丝猩红,这双眼睛,与其说是人类的眼睛,倒不如说是一双魔鬼般的眼睛。忽的,就在这双黑亮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顿时,那大汉如遭雷击,眼睛瞪的大大的,突然,一股剧痛在他脑海中出现,出现的是那么的毫无征兆让他无法防范。这种痛,简直就是一种钻心的疼痛,无法言语的疼痛,就像有人用一把斧子蛮横的劈开了他的大脑一样。

“啊啊啊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浮现出来,这种叫声,根本就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能够发出来的,而是一种精神和灵魂上的痛苦。这种痛,深入骨髓,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一时间,那大汉死死的抱住脑袋,痛的满头大汗,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看那凄惨的情况,根本就是比毒瘾发作还难受千百倍!

“你……你对他做……做了什么?”邹宇宙和另一个大汉顿时吓得瑟瑟发抖,现在他们已然明白,对付燕扬,是个非常愚蠢的决定,至少,凭他们三人还远远不够。

“你们说呢?我做什么了吗?”燕扬淡然的道,也不管他们瑟瑟发抖的样子,竟然调转头,缓缓的离开了。

“记住,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如果你一定要让邹宇出来,就去找苏俊杰吧。”雄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小树林里。

邹宇宙和另一个大汉顿时愣住了,燕扬,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好像就是这样……他们顿时都舒了一口气,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惊骇与不可思议,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啊啊啊……”还不等他们庆幸,又是一声惨叫冲击着他们的神经,听的他们都紧咬着牙,不敢去想象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兄弟,兄弟!你怎么了?你究竟怎么了啊??”另一个大汉反应过来后,立马冲了过去,他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一起干这行有好些年了,可以说是亲如兄弟,如今看他痛成这样,这个大汉也是满脸的担心和无奈。

就在这时,痛苦中的大汉突然双目一震,眼睛中的神采迅速消失,整个人也突然一下不动了,他竟然就这么昏死过去。要是燕扬将体内的怨念全部释放的话,恐怕撑爆他的大脑都极有可能……

……

燕扬离开以后,并没有直接回教室,而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小树林里的椅子上,回想着刚才的那种感觉,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里似乎有一种感觉……或者说是力量,钻入了那大汉的脑中,所以才导致那大汉痛的满地打滚。这个难道就是所谓的精神力?

精神力,在进入天空境界以前,都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即使到达了释放期,那也是无影无踪的。精神,实际上是一种念力,只存在于思想之间,所以在没有化实以前,它无法对肉体或是物体造成任何影响,只能对别人的精神造成影响,精神力足够强大的,甚至可以直接让人爆脑而亡,或者是直接摄入他的精神,完全*控对手也不是梦想。

精神,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思想,所以精神力也是有区别的。正如燕扬一样,十六年的经历,让他的大脑几乎被怨念所占据,导致了燕扬的精神力以怨念精神力为主,当这种精神力入侵别人的精神时,别人便能感觉到,这股精神力的怨念,就好像是在一瞬之间,燕扬的所有怨念经历全部出现在其脑中一样,让他瞬间体会到燕扬十六年来所有的绝望、怨恨等负面情绪。

燕扬以前的每次经历,都足以把人*得接近疯狂,要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在绝望中死去了,更可况是十六年的所有怨念加在一起呢?这是什么感觉?那一刹那的怨念感觉,就算是燕扬本人,恐怕都难以承受……

燕扬突然有些同情起那大汉来,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燕扬摸着自己被打的脸颊,兀自想到。

不知不觉间,燕扬在失忆和燕铃儿等人的影响下变了,换做是戳风,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