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二十二章恐怖血鹰

第一百二十二章恐怖血鹰

“燕扬?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那领头的混混几步追到林韵婷面前,一把捏住林韵婷那白皙的脖颈,凶神恶煞的吼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混混,林韵婷没有再说话,只是一脸漠然的盯着他,要是燕扬今天真的没有出现,那自己就真的完了。林韵婷从小的观念,以及自己的家世背景告诉自己,自己决不能失身,就算是死也不能。以林韵婷的个性,如果被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强行破身,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不过,林韵婷也算是爱惜自己的生命,不到最后关头,她不会选择死亡,就算要死,林韵婷也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见林韵婷没有说话,一脸漠然,这混混依旧余怒未消,咆哮道:“我之前说过,叫你别耍花样,不然我会给你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印记。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你这个选择有多么的愚蠢!”这句话说完,他猛地从腰间拿出一把弹簧刀,就那么抵在林韵婷的脸蛋上,后者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你说,究竟是在左脸上划一刀好,还是右脸上好呢?”那混混狰狞的笑着,感受着林韵婷的挣扎,突然阴深深的说道:“对了,我看这样吧,在你左脸上刻一个‘贱’字,在你的右脸上刻一个‘货’字,可好?哈哈哈……”那混混一边放声大笑,一边用刀在林韵婷脸上轻轻划着,只不过并未用力,即便如此,林韵婷还是吓得脸色惨白,冷汗连连,浑身颤抖。

对于林韵婷而言,破相虽然没有破身那么严重,但也足以令她一辈子不能见人了。

“你个畜生!混蛋!你去死吧你!”被人这么侮辱,一股羞愤之情顿时充斥在林韵婷的胸口,当下再也顾不得其他把自己能想到的脏话通通骂出来了,还啐了一口痰,狠狠的吐在了他脸上,现在林韵婷自知必死,也要开始还击了。

“你个臭表子!”领头的混混顿时大怒,将弹簧刀丢在地上,狠狠一巴掌打在林韵婷的脸颊上,顿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咆哮着道:“你个贱货!这么做真是便宜你了,想破相?想的美!老子不干破相的人,先让我这群兄弟把你轮了,再给你破相,老子要把你身上能破的地方都破了!”

顿时,后面一群混混放声大笑,当真狂妄至极,似乎他们就是这里的老大,谁也不怕!

林韵婷听到如此肮脏的话语,再加上挨了重重一耳光,顿时气血翻涌,眼泪再次哗哗的流出,甚至一股眩晕感冲将上来,被林韵婷用最后一丝理智狠狠的压住,她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昏迷。

终于,在林韵婷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随着一阵破风之声响起,燕扬终于是赶了过来,那领头的混混只感觉手腕一疼,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林韵婷。

此刻的燕扬,正一个公主抱将林韵婷紧紧的抱在怀里,背对着那群混混,一脸的歉意和愧疚。

“对不起,我来晚了,姐。”看着林韵婷肿的不像样的右脸颊,燕扬鼻子一酸,差一点儿就落泪了,要不是自己贪玩打游戏,让林韵婷一个人出来买东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他们的对话燕扬听到了一些,要是自己再来晚一点的话,燕扬就已经失去了这个在学校里唯一了解他,关心他的美女班主任了。

林韵婷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被他抱在怀里,林韵婷突然感觉世界一下子就安全了。这股安全感和信赖感一冲上来,林韵婷就一阵犯困,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巨大伤害,现在真的好想抛下所有的事情,彻彻底底的睡一觉。

“没关系,燕扬,是姐姐的错。你小心一些……”林韵婷努力的伸出手掌,刚刚触碰到燕扬的脸颊,还没来得及摸一下,就两手一垂,昏迷了过去。

林韵婷在此刻终于是坚持不住,彻彻底底的昏迷了过去。

见林韵婷昏迷过去,燕扬吓得手都是一抖,继而感觉到林韵婷只是昏迷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燕扬将林韵婷放在了公共座椅上,又轻轻擦掉她脸颊上的泪水,在触碰到林韵婷高肿的脸颊时,昏迷中的林韵婷都发出“嘶”的一声,可见这一巴掌对林韵婷确实造成了严重伤害。

见到林韵婷如此模样,燕扬的心里又是一疼,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转过身之际,周遭的空气仿佛都下降了一些,气氛压抑而又诡异。

“谁打的她?”平淡的声音从燕扬嘴里吐出,没有人知道,这位看似平静的少年,内心的愤怒究竟到达了何种境界。

“我打的他!”那领头的混混傲然答道:“不管你是谁,我们青龙帮办事,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混混也看出燕扬身手不凡,能不招惹尽量不要惹,于是就搬出了青龙帮的旗号,在华都,至今还没有人听到这个旗号而不退缩。

但是,这次似乎是例外……

青龙帮……短短三个字,让燕扬内心的愤怒一下炸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突然,燕扬问出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燕扬这么问,那领头的混混就认为燕扬怕了,是想问出自己的大名,以后见到绕道走呢,当即眉头一扬,很自豪的大声说道:“记住了,小爷道上绰号为火狼!”

燕扬略一点头,道:“从今以后,你就叫残狼好了,记住,我是血鹰。”燕扬说完,一步步的朝他*近而去,一股暴戾甚至残暴的气息,缓缓释放而出。

“哈哈哈……”顿时,那一群混混哈哈大笑起来,好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笑够了,那领头的混混才说道:“原来是个脑残,兄弟们,略微给他醒醒脑,让他看清楚现实!”

一群混混正准备一拥而上,却发现燕扬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啪!”伴随着一声响彻四周的巴掌声,众人便惊骇的发现其中一个混混竟然被一巴掌拍飞,鲜血从口中不断的飘洒而出,随着他倒飞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血色抛物线。

“原来有两下子,大家抄家伙,干翻他!”火狼毕竟是老大,看到这种情况,虽然震惊,却在第一时间下了命令,完全就搞不清楚实力差距的他,这个命令下的是多么的离谱。

火狼命令一下,另外两个混混顿时拿着弹簧刀向燕扬刺去,看他们那架势,就知道完全是凭着刀锋之利在和对手交战,自身却是一窍不通,要是没有刀,恐怕他们遇到一个体格稍微壮点的大汉就会吓的不敢上。

青龙帮里怎么会有这种草包?

不管他们是什么货色,燕扬都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打算,虽然不会要他们的命,但是也会给他们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尤其是那个火狼!所以,燕扬故意把大餐放到了最后来对付。

燕扬略一侧身,就躲过了两把弹簧刀,随便抓住一个混混握刀的手,使劲一扭便将他握刀的右手给扭到了背后,伴随着他杀猪般的惨叫和众人惊讶而略带恐惧的目光,燕扬反手握住他右手的弹簧刀,用左手握住他的右手腕将其压的死死的,而后右手握刀,嘴角浮现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毫不在意的猛然刺下!

伴随着“嗤拉”的刀尖入肉声,那弹簧刀竟然洞穿了那混混反扭在背后的右手心,竟然将他的右手牢牢定在了他自己的后背上!当然,没有在要害上。

“啊!!”那混混顿时一声惨嚎,他的右手正处于别扭状态,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扭到前面来,可是他只要微微一动右手,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所以他只能任由右手反扭在身后,向右侧着身体以减轻疼痛。

“疼!疼啊!谁来把刀拔出来啊!”那混混顿时在地上跳起了舞,拔又拔不掉,疼痛也在继续,除非他有毅力强忍着痛苦把右手强行扯下来,可是那么做的话,他的右手也会彻底的废掉。

燕扬看着跳舞的混混,眼中嗜血之色更浓,就像是在欣赏一段完美的舞蹈。

另外两个人彻底愣了,根本就不敢去拔刀,眼前的这个人,太狠了……

“下面,就到你了。”燕扬将目光移到了火狼旁边的一个小混混身上,身音不带一丝情感。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不该动你的女人,我该死啊!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都是火狼他*我们这么做的呀。”见燕扬把目标放在了自己身上,那个混混顿时怂了,尤其是在那个混混不断的惨叫之下,一次次的敲击着他脆弱的神经,自己真的不想变成那样,当下便对着燕扬连连求饶。

燕扬丝毫不为所动,当林韵婷向你们求饶时,你们有放过她吗?没有,既然没有,那你们就要做好被制裁的准备!

“你他妈的在胡说些什么?老子这么做,还不是你们天天求着老子要女人?妈的,现在出事了,就把责任往我身上推?”火狼一听这话,顿时气得咆哮起来,这群没用的东西,真他妈是一堆墙头草!

“你别急,人人有份,等收拾掉了他,就轮到你了!”燕扬一声厉喝打断了火狼的话,便在其恐惧的目光下,一把抓住那求饶的混混,生生的将其拧起来!那混混顿时面如土色,双脚悬空乱踢,一句话也憋不出来,看向燕扬的眼神变的绝望起来。

“你这样的喽啰,根本就不配本大爷出手。”燕扬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异芒,便十分潇洒的将其一甩,看那神情,似乎就是在丢一件垃圾一样。

那混混听了这话,顿时一喜,正准备撒腿就跑,可是却惊讶的发现,他的大脑,在此刻头痛欲裂。

“啊!!!”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划破长空,完全覆盖了前一个混混喊疼的叫声,精神上的疼痛,要大过肉体疼痛太多太多了。

此时的他,状若疯魔,双手抱头,一个劲的惨叫着,那情形,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这也是燕扬刻意为之,没有摧毁他的精神,只是严重刺激了一下,目的就是要让他们痛苦,要他们疼!动我的老师,宰了你们,都不为过!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现在,那火狼彻底被吓怕了,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心,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他似乎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毕竟打林韵婷的是他,侮辱林韵婷的是他,要破林韵婷的,还是他!

“做了什么?呵呵……你马上就知道了,因为,我会把他们所受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你一个人的身上……”燕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就想看一个蝼蚁一样,眼神当中的杀意,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让火狼浑身颤抖不已,听了燕扬这话,更是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我记得,你刚才说,你要把她身上能破的地方都破了,对吧?那不好意思,我现在决定,要把你身上能拿走的东西,全部拿走……”

听了这话,那火狼顿时一喜,能拿走的东西?不就是钱么?难不成,你连我的衣服裤子都要拿走?

可是下一刻,火狼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天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