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五十八章燕扬求婚(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八章燕扬求婚(求订阅)

卧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纵然苏琪琪是为了自己,但是燕扬仍然不为所动,而是冷冷的道:“解释一下吧,你为什么被下药也不告诉我?是你真的想死,还是想让我也伤心欲绝?”

“没错,我就是活腻了想死,怎么样?”苏琪琪声音很平静,却透露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倔强。

“为什么?为什么???”燕扬仰天咆哮道,如果是别人想杀苏琪琪,那么燕扬能够保护苏琪琪,可如果是苏琪琪执意求死,那就算是神也保不了她呀。急火攻心下,燕扬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顿时墙皮崩裂,燕扬双目泛红,将自己的全部气愤都发泄在了墙上。

顿时,巨大的撞击声回荡在卧室里,纵然燕扬的手已经擦破流血,却仍然猛力击打着墙壁。

燕扬一边打着,一边自言自语的咆哮起来:“为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我到底哪点做错了?如果你讨厌我直说就是,我走就对了!何必要为难你自己啊?刚才给你举了三个错误,我以为你已经知错,以后不会再轻生了,没想到你如此冥顽不灵,立马又给我来了一次轻生,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燕扬说道这儿,猛力一拳砸去,顿时墙壁再也经不住燕扬如此的强力连续砸击,被一拳洞穿。

看着燕扬如此折磨自己,苏琪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涕泗横流的朝燕扬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说道:“我没有讨厌你,燕扬你快停手,别这样啊!我错了,是我错了。”苏琪琪从后面一把抱住燕扬,靠在他背上呜呜大哭起来,哭的悲痛欲绝。

燕扬缓缓转过身,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苏琪琪,强行压住心里的火气,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语气里不带一丝情感:“苏琪琪,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理由!你听好了,我燕扬接受任何的真话,我心理承受能力强!但是,我讨厌别人欺骗我,即使是善意的谎言!”

“好,我告诉你吧。”苏琪琪放开燕扬,把脑袋转到一边,不与燕扬对视,擦了擦眼泪道:“我是一个性格要强,思想有些保守的女孩子,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吧。八岁那年,父母离我而去,连句遗言都没有,我表哥和大伯又忙于军区里的事情很少回家。从那时候起,我就是一个人在生活,没有任何朋友,燕扬,你也明白这种寂寞的感觉,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至少你心里有仇恨,还有曦雨,可是我呢?什么都没有!后来才有了一只齐天大圣。”

燕扬默然,寂寞确实难熬,自己以前也是度日如年,每天都期盼着能见曦雨一面,而苏琪琪却是什么都没有,燕扬能够理解,可是这不是她轻生的理由!毕竟现在她有自己和铃儿。

“我和铃儿第一次认识,是在三年以前,那时她的天真烂漫使我第一次有了交朋友的想法,经过进一步的沟通,我才发现我们都是同病相怜,她死了哥哥,我死了父母,都死了最亲的人。那时我不知道她是燕震天的千金,我与她交往也不是因为她家有钱,后来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我们知无不言,成为了一对好姐妹。可是,你的到来,让我觉得很伤心你知道吗?”看着彻底茫然的燕扬,苏琪琪有些悲愤的道:“燕扬,你告诉我什么是命运?为什么铃儿的哥哥死了,上天会补偿给她这么优秀的一个哥哥,而我的父母死了,却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凭什么?难道我的父母他们就该死吗?铃儿真是幸福,有父有母,还有一个用生命来爱他的哥哥,最重要的是,这个哥哥还会永远陪伴着她……”

燕扬一时语窒,没有想到苏琪琪居然会这么想,苏俊杰的确也是一个优秀的哥哥,可是由于军人的天职,他不能像燕扬一样陪伴着苏琪琪,久而久之,苏琪琪自然也就产生了怨念。

见燕扬无话可说,苏琪琪继续道:“我不仅恨命运的不公平,还恨这个虚伪的社会。我的初吻被李星那个混蛋夺走,那种深深的无奈和屈辱,又有几个人能懂?我说了我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如果第一次不能给自己最爱的人,对我而言,是一种羞辱和失败,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你知道吗?这是对我人格的一种践踏,我既然爱了,一生就只爱一次,除了你燕扬,任何人对我的侵犯,都是不可原谅的。如果我失身于他人,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这不是轻不轻生的问题,而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告诉我,一个妻子对丈夫的忠诚,是一个女人尊严和高贵的表现。一心一意,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燕扬:“……”

“可是命运又是怎么对我的?我把我唯一的爱交给了你燕扬,可是你却注定要离去……我知道,你给不了我幸福,但是我真的好想要幸福……但是我刚才说了,既然选择了你,我就只会爱你一个人,即使结果注定是孤独一辈子,我也不后悔,燕扬你说,是孤独难受,还是死难受?而且我死了,你也少一份责任,少一分对曦雨的愧疚,以后你能更加幸福,毕竟曦雨能随你一辈子,而我却没有那个能力……”

“别说了!你不要在说了!”燕扬粗暴的将苏琪琪的话打断,死死的把她搂在怀里,现在他终于知道,苏琪琪究竟有多么爱自己,为了自己的幸福,苏琪琪真的可以不要命!甚至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担心她,她都愿意用生命去做赌注。

傻啊!真是傻啊!

“丫头,你听好了。”燕扬无比疼惜的抚摸着苏琪琪的秀发,温柔的道:“我燕扬向你保证,你要的东西,我燕扬都可以满足你。铃儿多了一个哥哥,可是你也多出了一个老公,你不要在妒忌铃儿了,你们都很幸福!至于第一次这种东西,我们都应该尊重现实不是吗?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那么保守,你看,我的初吻还不是给了曦雨,所以你也不用太自责。我已经决定了,只要我不死,我有生之年一定要跟你一起,让你快乐一辈子,幸福一辈子,绝对不会离开你,让你寂寞的。”燕扬说道这儿,双眼闪过一丝决然之色,一股磅礴的气力涌出,哐当一声,天花板上的吊灯扣环便掉了下来,恰似一枚银色的戒指。

燕扬单膝跪地,双目迥然的盯着苏琪琪,一字一句道:“美丽的苏琪琪小姐,求你嫁给我好吗?我燕扬发誓会一生一世的对你好,若违此誓,必遭天谴万雷轰顶而死!”

苏琪琪彻底呆住了,巨大的幸福感让她无所适从。

足足一分钟,苏琪琪才反应过来,柔声说道:“燕扬,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曦雨怎么办?”

燕扬掷地有声的答道:“曦雨是我的妻子,不过这不影响我追求你,因为我们都是天界的人,我可以保证曦雨她不会介意什么。如果今天你答应,那你苏琪琪就是我燕扬的未婚妻了,戳风一个妻子,燕扬一个妻子,一个天界的妻子,一个地球的妻子,绝对不会出现第三人。”

“我答应!”苏琪琪破涕为笑,一下扑入燕扬的怀中,燕扬也微笑着抱起苏琪琪,将这个冒牌戒指戴在了苏琪琪右手的无名指上。

“琪琪,你放心,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会用我自己的钱,给你买一个真正的钻戒!”燕扬郑重的说道。

苏琪琪轻轻笑着,娇嗔的道:“谁要你的钻戒?只要你爱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行,形式必须要有,堂堂燕震天的儿媳,怎么能没有钻戒?”燕扬调侃道,给苏琪琪擦去了脸上的泪痕。

苏琪琪微微笑着,突然一把将燕扬按在了床上。

“亲爱的,既然我是你的未婚妻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吃了我?”

“嗄?”燕扬被这句话给雷到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时燕扬突然想起,苏琪琪貌似被洪宾喂了一颗烈性春药,现在药力已经深入肌肤,燕扬现在也头疼了,到底该怎么办?

见燕扬愣住了,苏琪琪有些悲凉的道:“你到底在怕什么?这是我自愿的,你不是说曦雨不会介意吗?”苏琪琪说道这儿,强行抓住燕扬的手往自己胸脯上按去,身形也如同一条美女蛇一样缠了过来,在燕扬身上乱吻起来。“燕扬,要我,我要把第一次给你。假如有一天我又被坏人抓去,第一次给你,我心里也就无愧了。”

看着这样的苏琪琪,燕扬却异常冷静,苏琪琪思维很正常,可是娇躯却越发的滚烫,不用想也知道,是药力开始发作了。看着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要说不想上,这是假的。可是燕扬不想这样趁人之危,趁着别人中了春药就强上人家,虽然是自己的未婚妻,但是燕扬还是觉得有背自己的心。

“嗤啦”一声,苏琪琪已经扯下了她身上的衣服,又解开了自己的胸罩,上身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燕扬面前,此刻的她,脸色潮红,目光迷离,一脸的柔情蜜意。燕扬瞥见苏琪琪胸前那对高耸玉峰,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神圣,两颗小樱桃随着苏琪琪急促的呼吸一颤一颤的,无一不在勾引着燕扬的神经。

燕扬的瞳孔急剧收缩,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最后一次问道:“琪琪,你确定要这么做吗?真的不后悔吗?”如果苏琪琪现在反悔还来的及,燕扬可以帮助苏琪琪,让她不这么痛苦;如果她依然坚持,那么燕扬可就真的打算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了,不然这样下去,两人都受罪……

“我不后悔。”苏琪琪微闭着双目,两只手也在燕扬身上摩挲起来,“亲爱的,我身上好热,我要你吻我,我要你爱我,我要做你的女人……今生今世永不后悔。”

苏琪琪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燕扬也就抛下了心里所有的顾虑,用洪宾所希望的方法来帮助苏琪琪“解毒”。

就在燕扬打定主意之时,只见苏琪琪脸色更加潮红,两只手正脱着自己的裙子,用哭腔哀求道:“亲爱的,我好热好难受啊,求求你,摸我,吻我……占有我吧……”苏琪琪说着,向燕扬嘴上吻去。

看着这样的苏琪琪,燕扬也是一阵心疼,这种烈性春药对于苏琪琪这种未经人事的少女来说,几乎是没有抵抗力的,况且苏琪琪又没有修练过精神力,意志力和定力都低的吓人,药力一上来,苏琪琪几乎就无法自拔了。

燕扬的目光,在这时终于是变得决然,双手一扯,便将苏琪琪剥了个一丝不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