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六十九章燕扬上场

第一百六十九章燕扬上场

韩美嘉素来冷静的眸子里,这时也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独剑实在太强了。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韩美嘉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居然被这种最原始、最简略的计策给骗了,要是她自己在谨慎一点,怎么可能会落得这个地步?

韩美嘉暗自叹了口气,脑中突然又回忆起了那个并不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孩子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并没有任何的目的性和针对性,让韩美嘉第一次对男人这个词产生了疑虑,世界上真的有不好色的男生?或者是他也是那种善于隐藏的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韩美嘉都觉得当初他说的很对,自己真的不适合做一个杀手,有自己这样的杀手,也算是滑杀手之大稽了。现在想想,还不如就像他说的那样,过一个普通女孩的生活多好。

韩美嘉虽然是杀手,大多数时间都在接受封闭式训练,可是她与现代社会却并不脱节。

她也很羡慕那些普通女孩,可以自由自在的购物,逛街,吃小吃,除了工作之外,就是无忧无虑的玩耍。

而自己,除了训练就是任务,几乎没有自由时间。最重要的是,她执行的任务,都是杀人越货一类的,并且被自己杀死的人,和自己无冤无仇,即便他们大多数也不是好人。

受够了!韩美嘉真的是受够这种生活了!自己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难道说就因为陨风把自己带出孤儿院养大,自己就该用杀人来报答他的恩情吗?

更何况,陨风之所以救自己,不是因为一时善心大发,而是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阴谋。

韩美嘉何尝不想过一个普通女孩的生活?可是她只要一想到陨风对她的所作所为,以及魏宏杀小石头这件事情,她就知道,她这一辈子只能为了报仇而活。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杀了魏宏和陨风,消灭青龙帮的话,她是很愿意隐居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即使,没有一个亲人。

想到这儿,韩美嘉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个身影,每每说到消灭青龙帮这个话题时,那个少年的目光,就会变得异常坚定和自信。每当这种时候,一股莫名的信任就会涌出自己的脑海,韩美嘉隐隐的觉得,这个少年不简单,他真的有消灭青龙帮的那个能力。

但现实毕竟是现实,无论是燕扬还是血鹰,韩美嘉都偷偷的调查过一些资料,得出的结论就是,他还需要成长,需要时间才能消灭青龙帮。

燕扬,加油啊,你一定可以的。

在这种时刻,韩美嘉已经认命了,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也就不再奢望自己能够继续与青龙帮抗衡,甚至不会去奢望,会有人来救自己。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会救自己的小石头,已经死了。

也许,他会……

这个念头在韩美嘉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就被韩美嘉以各种理由推翻: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他应该还在上课,他可能在华都发展自己的势力……自己,凭什么值得他救?

长相吗?韩美嘉嗤笑一下,自己最恨喜欢漂亮长相的男人。

可是,即使是恨,燕扬还是来了,因为燕扬根本就不用考虑她韩美嘉对自己的感受,爱恨都无所谓,只要愿意加入血鹰堂,就可以了。

感觉到一股力量在后面推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的时候,韩美嘉的千万种想法瞬间被全部击溃,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他来了,他真的来救自己了。

除了燕扬,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韩美嘉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救自己。

“什么人?”独剑眼睛微微一大,目光便锁定在燕扬的面庞上,可惜燕扬戴了黑面罩,他看不透。

燕扬并未答话,而是顺手一抽,韩美嘉后腰上的狼吻匕首便出现在了自己手上,在这种时候,燕扬自然不会傻到去和独剑肉搏,有狼吻这种中品灵器在,自己的胜算都会大上不少。

然后,燕扬便冲了上去,向独剑发起了攻击。

韩美嘉则是愣在了原地,燕扬刚才那个举动,已经让韩美嘉确定了他的身份,就是燕扬无疑。

因为燕扬知道,狼吻匕首的威力。自己今天还没有用,却又回到了燕扬手中。

见燕扬二话不说就向自己攻来,独剑也冷冷一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你找死!”

独剑并没有用自己的剑,因为那是在侮辱他的剑,赤手空拳的便和燕扬战在了一起!

燕扬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就是要这样才对啊。

独剑很强,在燕扬没有血之狂暴的状态下,就算是开启血脉燃烧,也打不过。

正因为这样,独剑在对上燕扬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轻敌和不屑的想法,导致了独剑不会用上全力,再加上狼吻的锋利程度,燕扬要在独剑真正认真之前给他造成一点伤害,最不济也要拖延时间。

炼体巅峰的体质,也挡不住狼吻的锋利。

燕扬挥动着狼吻匕首,疯了似的朝独剑的要害爆刺而去,匕首飞舞间,留下片片残影,一般人根本就只能看到一条黑影,在幻风步的催动下,燕扬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全方位的向独剑发动了快攻,只要独剑一个不留神,必定见血!

而独剑,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危险,这个危险不是来自燕扬身上,而是狼吻身上。

独剑断定,燕扬手中的匕首,是一把削铁如泥的惊世匕首,甚至连帮主都没有这么好的武器。一时间,独剑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这么好的武器,放在一个毛孩子手里太可惜了,不过没关系,很快它就是我独剑的了!

于是,独剑不敢大意,使出浑身解数,小心翼翼的躲避着燕扬的狼吻,但是并没有主动出击,这是一个高手的觉悟,在没有搞清楚燕扬实力的情况下,独剑是不会主动出击的。只要自己不分神,就算是削铁如泥的匕首,也很难碰到自己的衣角,毕竟自己是炼体巅峰的实力,身体的各个机能已经处于完美状态,无论是反应力,身体韧性和硬度,力量速度全部都完美无缺!

不过,这却是建立在一个地球人身份上的完美无缺。

伴随着啪一声响,独剑看准机会,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燕扬握着匕首的手腕,想要趁此机会夺下燕扬的匕首。他已经知道了燕扬的实力,炼体七阶,小喽啰一个,要是没有手中的匕首,燕扬现在已经趴下了。

燕扬注意到独剑的动作,嘴角也带起一抹狞笑,狱血战士是天生的修武种族,可不只是本身的天赋要比其余人强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燕扬手腕一旋,食指和中指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扭,匕首便出现在了三指之间,以大拇指作为推动,向独剑的喉咙爆刺而去。

燕扬的全身任何一个关节,一块肌肉,一节骨骼,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的。燕扬的手腕可以360度的旋转,十指关节也可以任意弯曲,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利于战斗,基因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天界里的小孩子都可以做到。

纵然是被抓住手腕,整只手动弹不得,燕扬依然能够用手中的匕首进行有效的攻击。

独剑微微一惊,没想到燕扬居然还有这种能力,赶忙躲开了致命的一击,可是燕扬重重一击破风拳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砸在了他的小腹上。

韩美嘉的眼睛微微一亮,燕扬居然打了独剑一拳,看独剑这模样,力量显然很大,韩美嘉不禁怀疑,燕扬是真的炼体七阶吗?

而燕扬这个贪心的,在打出去之后就后悔了,刚才应该开启血脉燃烧再打,一定会更疼!

……

“好家伙,不错啊……”疼痛让独剑下意识的松开了抓住燕扬手腕的手,和燕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继而一种高手的愤怒便不可抑制的浮现出来,这个炼体七阶的喽啰,居然让自己感觉到了疼!

这是在*裸的打他的脸啊。

恼羞成怒的独剑,终于在这个时候亮出了自己的剑,有剑在,就可以转躲避为格挡,燕扬必死无疑!

见独剑亮剑,魏宏则是闪过一丝讶异之色,自己都没有让独剑亮剑的能力啊,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而韩美嘉则是闪过了一丝担心,本来想提醒燕扬小心一些,但是始终没有把话说出口,一来这样的场合说这话有些暧昧,韩美嘉自己都接受不了对一个男生这样关心;二来则是因为身份的关系,让韩美嘉自己都觉得好笑,一个杀手有什么资格去提醒别人小心?

“小子,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今天你就是死了,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独剑用剑尖指着燕扬的鼻子,冷冷的道。剑锋上的寒芒,让燕扬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气。纵然是一把很普通的开封剑,在独剑手中都有斩断一切的把握。

燕扬一手握匕,一手握拳,瞥了一眼一旁观战的韩美嘉,阴阳怪气的道:“是吗?就凭你炼体巅峰的实力,也敢说这样的大话?”

“大言不惭!”独剑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彻底狰狞起来:“小子,收拾你一个炼体七阶的喽啰,足够了!”

话不投机,两人顷刻间战成一团。

独剑之所以绰号为独剑,就是因为这柄剑的关系,传言独剑从小就喜欢玩剑,目前手中的这把钢宏剑,是陨风亲自去请高人给独剑打造的,重达一百斤,可是在独剑手里,却和一把木剑的重量差不多,完全就看不出一丝的吃力之感。据说,独剑在巅峰状态下,用钢宏剑都能抵挡子弹的攻击,而一般的子弹也只能在剑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而已……

这一下,燕扬彻底陷入了危机,将血脉燃烧和七星罩全部催动,才堪堪和独剑相抗衡,剑锋划过处,燕扬都感觉到了丝丝凉意,要不是有七星罩的保护,恐怕光是激战,身上都会多出许多的血口。

可就在这时,中毒倒在一旁的魏宏,却偷偷的把手伸向了前方,在前方,赫然是一支韩美嘉之前用过的毒飞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