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七十章脑袋开花

第一百七十章脑袋开花

燕扬正在全力对战独剑,不敢分神,而独剑也发现了燕扬的诡异之处,也是处处小心,生怕着了燕扬的道,两人都没有发现魏宏的这个小动作。

独剑已经发现燕扬这小子的蹊跷之处,从力量上讲,燕扬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燕扬从来不和自己拼力量,一直利用一种加速度的幻影步功法在和自己周旋。手中的匕首也非常刁钻毒辣,让自己不敢放手去进攻,如果自己全力进攻,势必能杀了燕扬,但是燕扬的匕首也会给他身上留下一道印记,这是独剑绝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这,也是一种耻辱。更何况独剑已经对燕扬的幻风步产生了兴趣,想要活捉燕扬。

独剑将自己精湛的剑术发挥到了极致,几记漂亮的横劈和上挑让燕扬应接不暇,趁着燕扬躲闪之际,独剑看准机会,猛然一剑向燕扬脑袋猛劈而下,这一剑的气势,足以将一个普通人一分为二,就连燕扬都难逃脑袋开花的下场!

看着这避无可避的一剑,燕扬猛一咬牙,将自己体内那些不成气候的气力全部释放而出,配合着手中的匕首,猛然向钢宏剑迎接而去!

“铿!”

一声巨响回荡在整座黑拳场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看着台上的这一幕,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巨大的力量,压迫的燕扬单膝跪地,握着匕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独剑的钢宏剑,距离自己的肩膀,仅有五厘米的距离!这还是在燕扬催动气力抵挡的情况下。

独剑的剑锋,再也动不了分毫,看到这种情况,独剑那阴沉的眸子里,终于是闪过了一丝讶异之色。

“这怎么可能?”

凭燕扬炼体七阶的实力,不应该是这样啊,纵然是格挡,也应该会被震的吐血才对啊!

可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大。

就在钢宏剑和狼吻接触的那个锋面点,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纹!伴随着咔咔的蔓延声,在青龙帮里无坚不摧的钢宏剑,在这一刻已经出现了断裂的痕迹!这对于一把锋利的宝剑来说,无疑于已经废了。

反观燕扬手里的匕首,虽然和钢宏剑比起来娇小无比,可是却依旧完好,灯光照耀下,还隐隐散发着一种冷冽的锋芒。

独剑握剑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没有想到对方手里的武器居然这么强大,连精钢制成的钢宏剑都无法与之相比。一时间,贪婪之心便无限的被扩大,他一定要得到这把匕首。

钢宏剑就是在硬,也不可能和灵器相比。

就在这时,一支飞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向单膝跪地的燕扬飞去,在这个状态下,燕扬如果一动,独剑的钢宏剑就会落下来,如果不动,那么就会被飞镖给打上。

燕扬瞳孔一缩,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魏宏的卑鄙手段,彻底激发了燕扬的杀念。

在这危急关头,燕扬来不及多想,脚下发力,借助匕首的支力点,身形一旋,刷的躲过飞镖,独剑的钢宏剑也顺势落下,由于之前已经被燕扬的格挡给卸掉了大半的力量,一道两寸来长的血痕顿时出现在燕扬的后背。

感受到后背传来的一丝疼痛,一股暴戾的气息,瞬间充斥着整个擂台。

“不好!”独剑爆喝一声,再也顾不得心里的颤抖,挥动着已经皲裂的钢宏剑,不顾一切的向燕扬砍去,就在刚才那一刹那,他从燕扬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和死亡的味道,多年的谨慎让他明白,必须要马上铲除燕扬!因为,一个愤怒的战士,很可怕,虽然还没有达到威胁到他的地步,但是独剑总能从燕扬身上感觉到一丝的畏惧,一丝没有理由的畏惧!

“注意,怒气值达到50%,力量,速度,体力,精力大幅度增加,战斗意识增加50%,定力值减少50%。”

“魏宏,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这个声音不大,但是很恐怖,诡异却又平静,沙哑却又响亮。一些胆小的围观者,已经吓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当事人魏宏更是浑身一抖,有些结巴的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要你死!”燕扬说完,直接躲开独剑的攻击,向魏宏暴掠而去,看那架势,就和韩美嘉之前一样,一定要将魏宏杀死才肯罢休。

现在魏宏的毒已经深入肌肤,他之所以还能撑到现在,完全是因为炼体九阶的体质,可即便是这样,现在的魏宏也如同一只待宰羔羊一般,动弹不得。

感受到死亡的临近,魏宏也吓得大吼起来:“独剑兄弟快救我!”

“小子,你太狂妄了!”眼看燕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想杀魏宏,独剑气得怒不可遏,要是魏宏真让燕扬给杀了,那青龙帮的其余兄弟会怎么看待自己?见死不救?这势必会导致独剑在青龙帮里的人气和地位大跌,这是独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因为青龙帮就是他吃饭的饭碗,他必须要在里面打好关系。

反之,如果自己救了魏宏,魏宏必然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和自己计较,不管他会不会毒发身亡,自己一定会落得个讲义气、同患难的好评。

独剑的钢宏剑虽然裂口了,但是威力依然摆在那里,燕扬不敢不管,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向魏宏身边*近。

见燕扬还想杀魏宏,独剑的面色更加狰狞,手中的钢宏剑由于速度,犹如幻化成了一道剑影,快若闪电般的朝燕扬周身要害席卷而去,在这等周密的攻击笼罩下,燕扬是没有机会杀掉魏宏的,而且一个不慎,还可能命丧钢宏剑下。

“该死的,滚开!”见独剑犹如附骨之疽一样,怎么也甩不开,燕扬目光一凝,一股精神力爆射而出,直冲独剑的大脑。

“啊呀!”独剑嘴角一抽,他是炼体巅峰的实力,自然忍耐力、意志力等都远超常人,燕扬的精神力,一时无法摧毁独剑的精神和大脑,只能给他带来钻心的疼痛。不过,就是这剧烈的一痛,让独剑的动作慢了半拍,手中的钢宏剑也是一抖。

趁着独剑这一刹那的分神和疼痛,燕扬已经将自身的气力再一次聚集在右拳上,这一记催动气力的高级破风拳,就要魏宏死无葬身之地!

“魏宏,去死!”

在魏宏瞪大的目光下,燕扬这全力一击,带着自己的愤怒和韩美嘉的怨恨,毫无阻碍的向魏宏脑袋砸去!

看着这快若闪电般的拳头,魏宏终于是明白,这一拳就是来杀自己的。在这一刻,魏宏突然感觉世界的一切都慢下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向自己的脸部冲来,却毫无办法。在这一刹那,魏宏似乎看到了以前被自己杀死的人,一个一个伸长脖子,来向自己索命……

“嘭!”一声闷响,魏宏瞬间脑袋开花。

破风拳的风力伴随着气力,摧枯拉朽般的撕碎了面前的一切,燕扬的全力一拳,再加上血脉燃烧的辅助,魏宏纵然是炼体九阶的肉体,也完全经受不住燕扬这超级一拳。魏宏的脑袋就像古代被斩首时那样,鲜血飚的满地都是,红白的液体交错横流,一颗眼珠子甚至还在地上滴溜溜的打着转……

而魏宏的脖颈,还在往外面一股一股的喷着鲜血,燕扬的整条右手,全部被鲜血染红。

全场愣神三秒,没有一点声音……

三秒之后……

“啊!!杀人啦!!!”伴随着这样一声巨响,全场顿时大乱,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大部分人已经开始疯了似的往门外跑。杀人的确不算什么,但是这一幕太过于血腥和惊恐,让人毛骨悚然,深怕这样的灭顶之灾会降临在自己头上,因为敢这样杀人的,一定是一个疯子!

以往,在这地下黑拳场也发生过很多起人命,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青龙帮策划执行的,每当人死了,青龙帮就会以抢救为名,神不知鬼不觉的拖到后山去埋了,大多数人只是看到人倒下了,却并不知道死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黑拳场的黑暗之处。

现在呢?脑袋都开花了!都没了!是个人就知道出人命了!

一时间,场内一片大乱,绝大部分人疯了似的往外跑,就连那些服务员等服务人员都有些不知所措,只有真正的青龙帮成员,勉强还能淡定下去。甚至一些负责维护治安的青龙帮“保安”,都开始吆喝起来,不过没有人敢靠近擂台,更没有人敢上去为魏宏收尸。

韩美嘉自然没有逃跑,而是抿了抿红唇,眼神复杂的看着燕扬,不知在想些什么。魏宏死了,但是她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依旧是一脸愁容,虽然没有人看到。

“好小子,行啊……”见魏宏身首异处,独剑怒极反笑,他是真的笑了,笑声异常冰冷。“第一次,第一次存在一个炼体七阶的家伙,能把我搞得这么惨,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能斩杀炼体九阶的魏宏。要是我们青龙帮能有你这样一个人,你未来的成就必定在我独剑之上。不过可惜啊,在你杀魏宏的那一刻,你和青龙帮就已经是死敌了……说实话,我真不愿意与你这种敌人为敌,尤其是放虎归山,给你成长的时间……”

“若是有个一年半载,你一定会踏入凝气境界,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你身上有气力的波动,到那时,我独剑将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今天我独剑一定要杀了你,不管是从自身的角度,还是青龙帮的角度,我都要杀你,如果你不死,那么以后死的就是我独剑。所幸的是,虽然你会两种很厉害的功法和拥有一把极品匕首,但是你自身毕竟只是炼体七阶的实力,与我的差距很大很大,我独剑今天拼了命要杀你,不难。”

“现在这里是我青龙帮的地盘,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在打之前,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独剑说了这么多,燕扬只能报以无奈的笑容,虽然杀了魏宏,但是他自身的危险一点也没有减少。独剑不但实力强大,更可怕的是他拥有一个理智冷静的大脑,这样的敌人,是燕扬最不愿意遇到的一种敌人。

独剑的完美分析,让燕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今天燕扬要是不拼命,一定会死在独剑的手上。

“独剑,你分析的很完美。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道上号称血鹰,不知道像你这种青龙帮里的精英,知不知道我们这种无名之辈。不过,我今天来不是向你拼命,你能不能留住我,还是个未知数呢……”

“血鹰?血鹰堂?”独剑微微一愣,继而脱口说道,就在这一刹那,整个地下黑拳场突然断电,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