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七十四章生死未卜

第一百七十四章生死未卜

看着近乎疯狂的独剑,韩美嘉却是突然冷笑起来:“呵呵……制裁……你除了杀我,敢把我怎么样?独剑啊,你真是可怜,杀又不能杀,动又不能动,想想陨风吧,你知道的,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我。”

独剑眼中闪动着些许疯狂之色,韩美嘉的姿色大家有目共睹,而陨风的性格独剑也是比较清楚的,他让自己把韩美嘉活捉回去,独剑闭着眼睛也能猜到陨风想要做什么。韩美嘉说的很对,自己既不能杀她,也不能动她,除非,独剑不想活了……

“没错,在女人和下属之间,帮主确实是偏向于女人没有错。”独剑深吸口气,继而颇有些无奈的道:“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对于帮主的行为,我没有异议的权利,但是……我相信,在一个完好的女人和优秀的下属之间,帮主一定会选择我的!”

“呵呵……今天我们两人之间,只有一个人会完好,你想带一个完好的我回去,不可能!”韩美嘉冷冷的道,事情发展到现在,韩美嘉压根就没有想要在给青龙帮任何的利益。

“这可由不得你!”独剑大手一抓,竟直接将韩美嘉提起,一只手就朝韩美嘉的胸脯抓去!

“你要干什么?”韩美嘉连忙使出全身力气,双手护胸,双眼中的熊熊怒火,就像要喷发出来似的。独剑的这个举动,犯了韩美嘉的大忌,是韩美嘉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看到韩美嘉这个举动,独剑的嘴角勾起一丝狞笑:“怎么?怕了?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韩美嘉一口唾沫吐出,恨恨的道:“你敢这么做,陨风不会放过你的!”不得不说,韩美嘉这种性子的女人,宁可死,也不会让任何人玷污她的身体。

“是吗?我说过,只要你完好,我就不会有事。接受制裁吧,韩美嘉。在我手里,你别想自杀,我要玩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尽情痛苦吧!哈哈哈……”独剑仰天大笑起来,脑袋一偏,轻易的躲过了韩美嘉的唾沫。

独剑知道韩美嘉守身如玉,现在他偏偏就要在陨风占有她之前,好好的羞辱她一番,让她好好的痛苦,以便抚慰自己今天受伤的心灵。

“我跟你拼了!”韩美嘉果断做出了反抗,她就算是死,也不能忍受男人对自己的非礼。

只可惜,她那点力道,还不足以撼动独剑。独剑反手将韩美嘉的小手扣在身后,将她压得动弹不得,继而当着韩美嘉的面,故意慢慢将手伸向韩美嘉高耸的胸脯……

韩美嘉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这只魔手却毫无办法,这只缓慢移动的魔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韩美嘉的心灵上。

试想一下,一个女孩子眼睁睁的看着一只袭胸的手向自己靠近,却无法躲避,这是一种什么心情?

韩美嘉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满腔的愤怒,让她的脸色也是异常狰狞,在她的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诉她,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让独剑得逞。

“这是你*我的……”韩美嘉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冰冷,她紧咬着嘴唇,居然不再挣扎,一滴滴鲜血顺着咬破的嘴唇滴在地上,韩美嘉在此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认命了吗?”独剑微微一愣,反正咬破嘴唇死不了人,独剑加快了魔手的进度,还在韩美嘉的脸蛋上摸了一把。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一股奇异的波动,正从韩美嘉的身体内散发出来,准确的说,是从背上的金色凤凰上散发出来的……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人影从废墟中冲出,一把死死的抓住了独剑!

韩美嘉猛然一惊,奇异的波动顿时消失,她惊喜的叫出声道:“燕扬,你没死?”

“好小子……你居然没死!”独剑的声音更加的冰冷。

燕扬双手双脚全部用上,死死的挂在了独剑的身后,任凭其如何挣扎,都无法撼动其分毫。略带沙哑的声音,缓缓从喉咙里飘出:“呵……我当然没死,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死!独剑,你的死期到了!”

“我死期到了?大言不惭!!!!”独剑一声怒吼,将浑身的力量使出,试图挣脱燕扬的怀抱。

燕扬整个人挂在独剑的背上,双手死死的勒住独剑的双手,双脚缠绕在独剑的腿上,甚至连脑袋都靠在了独剑的肩上,完全是一副奄奄一息的垂死模样,可正是这副模样,独剑却偏偏挣脱不开。

“该死的,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恼羞成怒的独剑,虽然看不到燕扬的模样,但是却能感觉到,这股如同磁铁般强大的力量,居然让他感觉到有一丝无力,自己是炼体巅峰啊!怎么会挣脱不开一个炼体七阶小鬼的怀抱?

韩美嘉如在梦中,愣愣的看着挂在独剑背上的那个削瘦身影,现在的他,完全是*着上身,腿上的裤子,也是残破不堪。身上血迹斑斑,伴随着极度的用力,血压的升高,鲜血如同喷泉一样一股股的从伤口喷发出来。

可是就是这个血人,直到现在还是在义无反顾的全力保护着自己,在他身上,似乎有一种雷打不动的坚定信念,这种信念的力量,一直支撑着他顽强的生存,才会让他为了自己的执着,纹丝不动的让独剑毫无办法。

燕扬,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在没有遇到燕扬之前,韩美嘉打死也不会相信,在这世界上居然存在燕扬这样的一个男人。

“还愣着干什么?快用狼吻杀了独剑啊!”趴在独剑背上的燕扬突然爆喝出声,惊醒了发呆中的韩美嘉。

韩美嘉一愣,这才发现狼吻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自己的脚下,看着在自己面前全力挣扎的独剑,韩美嘉当即不再迟疑,拿起狼吻淡淡的道:“独剑,这次是你输了,拿命来!”

此时的独剑,一张狰狞恐怖的脸憋得通红,甚至连铁臂功都运用上了,却还是无法挣脱背后这个妖孽的怀抱。感受到韩美嘉的凛然杀意,独剑居然迈动步伐,疯了似的朝悬崖跑去!

“想杀我独剑,下辈子吧!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不要啊!!”察觉到独剑的动机,韩美嘉居然奇迹般的丢下了狼吻,为了燕扬,她宁愿不杀独剑。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伴随着惨然的大笑声,独剑毅然跳下了悬崖,当然,在他背上的燕扬也跟着坠下了悬崖。

狮子山的悬崖,高一百多米,连体巅峰的肉体摔下去不一定会死亡,而炼体七阶的肉体一定会死亡,除非被树枝什么的给挂住了……

可是,狮子山的悬崖下全是石头,根本就没有一颗树!

“砰!”

摔下去了!燕扬和独剑同时摔下悬崖,生死未卜!

也许对于独剑来说,宁愿自己被摔死,也不愿意死在韩美嘉的匕首下。

“不……”韩美嘉的声音,变得嘶哑,无助,凄凉:“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啊??”

如果韩美嘉知道燕扬是为了任务,那么韩美嘉一定会认为,燕扬是全天下最敬业的一个人,为了任务居然能做到这样;如果燕扬是为了美色,那么韩美嘉会认为,燕扬是全天下最傻最傻的人,自己的命都没了,就算我韩美嘉站在你的面前,你也无福消受了呀……

但如果,韩美嘉知道燕扬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点执念和喜欢,不知道韩美嘉会作何感想……

“燕扬,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这样死的,你等我!”韩美嘉突然自言自语道,拿起地上的狼吻匕首,仔细的查看起悬崖的走势来,试图寻找到一条最近的下崖路线。

韩美嘉再怎么也是优秀的杀手,利用狼吻匕首作为支点,很快找到了一条不是路的路,飞快的向悬崖下滑去……

仅仅十分钟不到,韩美嘉就已经下到了悬崖的底部,刚一落地,韩美嘉顾不得自己摩擦破损的双手,飞快的朝燕扬坠下的方位跑去。

当她到达目的地时,顿时惊呆了。

燕扬四仰八叉的倒在石头地上,周围的石头,全部被鲜血染红,身上也都是交错的血痕,凌乱的头发下,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庞。此刻的燕扬,双目微闭,面色安详,嘴角还留有一抹鲜血。

韩美嘉看着这样的燕扬,双手都情不自禁的在颤抖,杀人无数的她,一眼就看出,燕扬已经死了,死的很安详。

一旁的独剑,状况和燕扬差不多,唯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独剑的双眼暴突,无神的瞳孔中,还残留有浓浓的惊骇和恐惧的余芒。韩美嘉断定,独剑已死,而且是死不瞑目的那种类型。

“活该!你个混蛋!”韩美嘉对着独剑的尸体还不忘辱骂了一句,继而把目光放在了燕扬身上,一时间,一股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充斥在韩美嘉心里。

韩美嘉缓缓坐下,将燕扬的脑袋搬到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梳理着燕扬凌乱的头发,轻声说道:“燕扬,我好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觉得你好像有难言之隐,但其实什么原因,我都可以接受的……因为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的。不过很可惜,我再也听不到你说话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对我好的人,都会一一的死去?燕扬,我不要你死,你给我回来!回来啊!!!”韩美嘉说着,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只手抚摸着燕扬的脸颊,失声痛哭起来。

韩美嘉就是再冷酷,再独来独往,杀人再多,也是一个女子,伤心的时候,也会抑制不住感情哭泣的。

似乎是韩美嘉的话应验了,原本气息全无的燕扬,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原本安详的脸蛋,也变得狰狞起来,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

韩美嘉先是一喜,来不及想燕扬这奇迹般“复活”的原因,马上将燕扬的身体支起,让他尽量感到好受一些,语气中的关怀,在这杳无人烟的悬崖下,终于是毫不保留的释放而出:“燕扬,你怎么样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韩美嘉只懂杀人,不懂救人,见燕扬如此难受,又是捶背又是抚胸,可燕扬就是不见好转,急的韩美嘉的眼泪又无声的落下。

突然之间,燕扬的脸色由惨白色变成了紫青色,这种脸色一出现,韩美嘉立马吓了一大跳,身为杀手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缺氧的前兆,而且不到一分钟,燕扬就会窒息而死!

老天真是会开玩笑,让燕扬活了过来,却马上又要他的性命。

看着脸色紫青,痛苦不堪的燕扬,韩美嘉的脸色也闪现出一抹决然,缓缓的道:“罢了,反正你也救了我好几次,这一次,就当是我还情吧……”

缺氧的救治方法,韩美嘉只知道一个,那便是人工呼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