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百三十九章突破凝气境

第二百三十九章突破凝气境

第二天,依旧是四点半起床,重复昨天的训练,独孤邪皇没有在跟来,一切都靠燕扬三人自觉了,中午的时候,团团叼着一只野鸡出现在燕扬面前,燕扬早就做了两手准备,让团团去给他们找吃的……

第三天,在上山的时候遇到一只野猪,燕扬三人果断无视,可怜的野猪被燕扬三人越甩越远。

第四天,独孤邪皇让独孤凌锋下山时顺手带一捆柴回来,于是在下午的时候,三人一人背了一百斤的柴,足够烧几个月的火了。

第五天,山中下起了瓢泼大雨,但是依然无法阻挡燕扬三人的步伐,虽然有时候一个不稳就会摔的泥巴满身,但是在这种时候,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

转眼间,四个月的时间过去,燕扬三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的衣服早已破旧不堪,都穿上了独孤欣为他们缝制的虎皮衣,真正变成了原始人,其实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御寒,因为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了,天气开始凉了。而全能体能训练的石块,也由一百斤被磨到了八十斤,在一个月以前燕扬已经换成了两百斤的石块。

现在,燕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炼体巅峰,随时都有突破的可能,韩美嘉和独孤凌锋都突破到了炼体九阶,看韩美嘉这个状态,可能也快达到炼体巅峰了。

某个晚上,燕扬三人正坐在院子里打坐,继续领悟这种感觉。

突然,燕扬体内的气力暴动起来,急速的在燕扬体内游走起来,筋脉隐隐的都有暴动的现象。

燕扬一喜,这是要突破了,因为燕扬也算是过来人,对突破这种事情可是很敏感的。

“终于,要突破了……”燕扬喃喃的道,他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炼体境界突破到凝气境界,就是一个将气力引发出来的过程,因为到了凝气境界,便会出现丹田这种储存气力的器官。炼体境界虽然也有丹田,但是由于没有气力,丹田一点作用也没有,只有将气力注入丹田里面,丹田才算是真正的丹田。

而燕扬就简单了,他只要把自身的气力灌入丹田就完事了。因为燕扬本身是凝气巅峰的实力,但是被人打回到了炼体六阶,丹田的气力全部流失。由于炼体境界不够,燕扬无法将自身的零散气力注入丹田,就像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现在,燕扬的境界到了,这些“孩子”也就可以回家了!

燕扬将自身气力全部调动,全部向丹田冲去。这一动,燕扬才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气力居然如此雄浑了?

伴随着如潮的气力注入丹田,燕扬的瞳孔猛然一缩,就感觉一股雄浑的力量,正在自己的身体上蔓延。

“快!将你所有的底牌全部使出来,将你所有的气力趁此机会全部注入到丹田里去,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突然,很久没有说话的天幻女神突然说话了。

“为什么?这样子就足以突破了啊?”燕扬不解的问道。

“笨蛋!”天幻女神骂道:“你小子给我听好,凝气境界的差距,就是靠突破的这一瞬间所决定的。你引发的气力越强,注入到丹田内的气力越多,那么你以后的气力就会更雄浑,随着凝气境界的增长,这一差距会成倍增长!假如说你突破的时候,往丹田里注入的气力为十,那么你凝气一阶的气力程度也就是十点上下,就算突破到凝气巅峰,你的气力程度也就是一千点的样子;但是如果你突破的时候往丹田里注入的气力为一百,那么在你凝气巅峰的时候,你的气力至少也会上万,这是多么大的差距啊!”

“亏你还是突破过一次的人了,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天幻女神无语的道:“怪不得现在的人如此弱小,原来是抱着突破的目的,引发出一点点的气力就往丹田里注入,怪不得会弱成这样……”

燕扬眼睛一亮,如拨云见日,感激的道:“谢谢女神的提醒,感激不尽啊!”

燕扬将血脉燃烧催动出来,顿时便突破到了凝气一阶,于此同时,一股潮水般的气力从燕扬的四肢百骸冲出,燕扬一股脑的将自身能够压榨出的所有气力,疯了似的朝丹田里爆涌而去!

燕扬的丹田,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气力的凶猛,它更像一个无底洞一样,贪婪的吞噬着燕扬注入的气力。

燕扬面色一红,整个小腹一片火热,燕扬这时所注入的气力,完全可以和一个普通凝气二阶的所有气力相媲美。突破能一次性注入这么大量的气力,在疯狂的同时,对身体的承受能力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传闻以前就是有人贪心不足,在突破的时候使用爆气丹,结果丹田被撑爆,整个人被炸成了重伤。

不过燕扬依然不惧!因为燕扬的丹田,可是曾经突破到凝气巅峰的丹田,再大量的气力也撑不破!

伴随着最后一丝气力的灌入,燕扬猛然睁开了眼睛!

一股无形的气力扫荡出来,整个地面似乎都是一震。

独孤凌锋等人已经注意到了燕扬的情况,就连三只匍匐着的狼,都是抬起了脑袋,绿色的目光锁定在燕扬身上。

“喝啊!!!”

燕扬畅快的一声大喝,一股磅礴的气力不受控制的喷发而出,以燕扬为中心,形成了一圈气力冲击波,像四周扩散而去!所有人都是一愣,独孤邪皇赶紧挡在独孤欣前面,一股气力抵挡在前面,而那三只狼则是嚎叫着被冲的飞出了老远。

凝气一阶,果然非常强大!燕扬吐出一口白气,这种磅礴的气力和力量感觉,终于又回来了!

韩美嘉撩了撩吹乱的发丝,羡慕的道:“燕扬,恭喜你,成功突破到凝气境,我很羡慕啊。”

燕扬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两人,道:“你们放心,你们一定也可以的。”

就在这时,独孤邪皇突然目光一眯,凝气二阶的实力展露无遗,一股磅礴的气力化为一掌,朝燕扬劈来。

独孤凌锋微微一愣,终于再次看到爷爷亲自出手了,这种强大的攻击,正是自己一心想要超越的。

燕扬勾着嘴角,屈指一弹,一道气力匹练射出,精准的撞在这一掌上。

“轰!!”爆炸声陡然响起,燕扬笑意更浓,突破到凝气境以后,他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和掌握气力了。

“这怎么可能?”独孤邪皇诧异的道,一个刚刚突破到凝气境的人,居然随意一弹就将自己的气力所化解了?独孤邪皇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刚才那一击,正常情况下也要燕扬全力抵挡才能挡下的呀。

“了不起,燕扬,你真是一个奇才啊。”独孤邪皇笑了笑,他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天才。“以你这个资质,日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爷爷您过奖了,我感谢您这几个月来的教导和照顾,您的大恩燕扬永生不忘,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独孤凌锋和欣姐的。”

“好好,真是个好孩子。”独孤邪皇一脸的欣慰,道:“既然你已经突破到了凝气境,在做这些炼体修行也没有意义了,你就在这森林里历练试着突破吧,我相信以你的资质,应该能在走的时候突破到凝气二阶,切记不可随意捕杀森林里的动物。”

“恩,我记住了。”燕扬郑重的道,目光又急速闪烁了一下,试探的问道:“爷爷,我知道您隐居在这里,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能不能给我说说?如果是谁曾经欺负了您,您告诉我,等我回去以后一定把那个人抓来见您!”

独孤邪皇闻言目光一抖,一旁的独孤凌锋却突然插嘴道:“是啊,爷爷。我和姐姐都知道,您隐居的这些年来一直有些郁郁寡欢,大半夜还经常叹气,还有我和姐姐的父母,您也不告诉我们为什么他们不在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姐姐都不小了,今天趁着大家都在这里,请您告诉我们真相吧!”

独孤欣一听这话,浑身也是一颤,目光投向了独孤邪皇,也希望他能说出真相。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独孤邪皇的身上,在黑暗里清晰可见独孤邪皇的轮廓正在轻微颤抖,可见他内心的挣扎。

沉默了片刻,独孤邪皇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道:“也好,你们也不小了,是该知道事情的真相。”独孤邪皇的神色一下郑重起来:“但是,在我述说以前,我要你们所有人发誓,不管当年事情如何,你们一定不能激动,更不能失去理智。你们的第一要务,不是报仇,也不是一定要成就什么事业,而是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过一辈子。这不只是我的期望,更是锋儿和欣儿父母的期望,你们能发誓吗?”

独孤凌锋目光一震,咬着牙道:“我独孤凌锋发誓,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去送死,要报仇也会等待时机成熟。我会爱惜自己的生命,好好的过一辈子。”

独孤凌锋都发誓了,燕扬等人自然也就跟着发誓了。

见所有人都发誓了,独孤邪皇又转过身去,留给所有人一个苍老的背影,而思绪,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我们独孤家,原本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大家族!”独孤邪皇的第一句话出口,就让大家吓了一大跳,大家族是什么概念,那都是几十人以上的存在,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三个人的地步。

“我们独孤世家原本是住在上京的,那时我独孤邪皇,便是独孤家的家主,欣儿的父亲独孤傲,是我的大儿子,锋儿的父亲独孤东,便是我的二儿子。其实锋儿和欣儿不是亲姐弟,而是表姐弟。”

“在欣儿三岁那年,一场惊天变故出现了。有一天晚上,天象突然出现了异变,原本漆黑的天际,突然变得红润了起来,就像火烧云一样,那一天晚上,有好多人都看到了这场异变。后来,天空中的火红色慢慢的褪去,一道火红色的流星划了下来,不偏不倚,砸在了我独孤家的大院里。”

“我当即封锁了院子,让所有人退后,自己上前去查看,在火焰燃烧结束之后,那颗流星才露出了真容。”独孤邪皇说道这儿,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震撼的道:“那不是流星,也不是天灾,而是一柄枪,一柄从天上掉下来的枪!枪身上刻着它的名字,噬龙枪!”

“也正是这柄来路不明的噬龙枪,给我们独孤家带来了灭族之难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