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百八十七章恐惧的孙景辉

第二百八十七章恐惧的孙景辉

燕扬只用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就诠释了什么叫预言师。

一群保安倒在地上,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与燕扬之前的预言丝毫不差。而燕扬手中则是突然多出了十来把手枪,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

“瑶瑶,这些手枪就送给你了。”燕扬将自己的战利品丢给姜若瑶,自己不需要这种东西。

姜若瑶随意的看了看这些手枪,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惊讶之色,这不是民间制造的伪劣枪支,而是正规的枪支,由此可见青龙帮一定在贩卖军火,就像赤虎帮一样。

赤虎帮一战,姜若瑶受到了上级的夸奖和升官,现在姜若瑶已经是厅级干部了,有权调动华都以及周边所有的警力,而她的大名,更是传遍了警界,知名度非常高。整个华都黑道最不愿意见到的两个人,一个是鲜血屠夫,另一个就是绝毒玫瑰,恰恰巧,今天两人都聚集在天宫夜总会。

“谢谢你,思密达……”姜若瑶还是得把戏做足。

燕扬对着姜若瑶微微一笑,目光转向毒狼和孙景辉时,顿时变得冷漠起来。

“你……”毒狼吓得握枪的手都在禁不住的颤抖,燕扬刚才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他不由得从内心感到恐惧。对方的速度已经出神入化,就算自己拿着枪对准他,他也丝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兴许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孙景辉更是吓得一脸惨白,心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幕,这些人的实力根本就无法理解,看起来他的运气相当不好,找美女找错人了。

孙景辉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早知道她男朋友是个妖孽,自己脑残了才会去打姜若瑶的主意。

见两人恐惧的样子,燕扬和蔼的笑笑:“不要怕,我说了我是名预言师,而不是杀人犯。”

毒狼和孙景辉的嘴角不约而同的抽搐了一下,在燕扬身上,这两种职业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毒狼……”燕扬突然把手指向了毒狼。

“不要!大哥不要给我预言啊!”毒狼吓得浑身一颤,赶忙丢掉了手枪,辩解道:“大哥,我只负责天宫夜总会的安全,不是想针对您啊!是他,都是他孙景辉,他说您打了他的保镖我才过来管事的。”

“哦,是这样……”燕扬点点头道:“我忘记告诉你们了,预言师都还有一件本事,那就是能够辨别世界上的一切真伪,假话真话。你要想不被预言,倒也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毒狼赶忙问道。

“很简单,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对了,我保你相安无事;答错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燕扬想了想道:“你放心,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套你的话,我什么都知道,我这么做只是考验你诚不诚实而已。”说道这儿,燕扬突然压低了声音:“我知道,这里是青龙帮下设的夜总会,我还知道蛟龙是你的大哥,我甚至还知道你在两个小时前还在和两个女人玩双飞。”

“你……你……”这一下,毒狼的眼神变得惊恐无比,这些都是自己的秘密,尤其是两小时前做的那事情,只有他们三个当事人知道啊!

“别惊讶,我什么都知道,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燕扬淡淡的道:“现在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了么?”

“愿意,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您一定要兑现您的承诺啊!”毒狼惶恐的道,青龙帮对于叛徒的惩罚相当严格,连家人都不会放过。但是既然这位预言师什么都知道,毒狼也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按照这里的规定,如果有人对顾客不敬,应该怎么做?”燕扬问道。

“轻则轰出去;重则打断手脚。”毒狼如实答道。

“调戏猥亵女顾客,算不算对顾客不敬?”

“算,当然算。”毒狼说的信誓旦旦。

“你既然明白,那你是怎么做的?”燕扬的语气一下变得严肃起来。

“我……我……”毒狼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孙景辉是个什么性格,他当然知道,在之前孙景辉至少在这里玩弄了七八个漂亮的女孩子,毒狼都是视若无睹,而且和他称兄道弟,两人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

“好了,不要解释了,你在想什么我清楚。”燕扬淡淡的道:“滚吧。如果碰到了你的蛟龙老大,马上把他带上来见我,懂吗?”

“懂!我懂!”毒狼连忙答道:“那我滚了?”

“滚!”

毒狼赶忙闪人,看都不看孙景辉一眼,如果孙景辉不是陨风要求特殊照顾的人,恐怕毒狼早就把他废了。现在就让这位预言家去教训他吧,和自己无关。毒狼不知道的是,正是自己的蛟龙老大救了自己,蛟龙怎么说也是燕扬的卧底,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燕扬也就饶了毒狼这一次,毕竟这件事的起因是孙景辉。

很快,倒下的人被抬走,这里又恢复了正常。

“你是孙景辉?市委书记的儿子?”

“是的。”孙景辉低声说道,在燕扬面前他不敢摆一点的架子,因为就算是市委书记,也抵不过他的一句预言。

看着他卑躬屈膝的样子,燕扬突然灵机一动,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你最近一个月将有血光之灾,你父亲可能会下台,你孙家的日子以后可惨了,可惜你恐怕是看不到了。”燕扬看着孙景辉,若有所思的道。

“不!不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听了燕扬的预言,孙景辉吓得浑身一颤,居然给燕扬跪了下来,哭着爬着抱住燕扬的大腿,一个劲的求饶:“大哥,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收回您的预言吧,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以后一定长眼,不敢在打您女朋友的主意了!”

燕扬一声叹息,很严肃的呵斥道:“混账!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你以为是你调戏了我女朋友,我才给你下这个预言吗?”

孙景辉闻言一愣,惊讶的道:“大哥,您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就算我不预言,你也是这个结果!”燕扬装作高深的样子,意味深长的道:“我也不知道你这几天做了什么事情,或是经历了什么。总之我看你印堂发黑,就知道你一个月之内必有血光之灾,这是你的劫难,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什么?”听了燕扬这话,孙景辉如同被天雷击中,愣在了那里。

燕扬这番话,令他一下子想到了几天前的事情,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命是韩金峰用二十亿买来的,而且韩金峰还欠了十亿,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还清的话,那么……

燕扬给姜若瑶挑了挑眉头,姜若瑶噗嗤一笑,给燕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堂堂市委书记的儿子,居然被燕扬几句话给吓得跪地求饶。姜若瑶当然不相信预言师,只能说是孙景辉太蠢太愚昧了。

于是,姜若瑶选择了继续看戏,反正她的侦查工作已经完成了。

恐惧中的孙景辉突然一愣,然后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猛然扑倒燕扬身上,涕泗横流的道:“大哥!大哥啊!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们孙家吧!您是神仙,您什么都知道,我相信您一定有办法救我的对不对?您是天大的好人,我知道您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求求你,神仙大哥,给我指点一条明路吧!”

孙景辉又是跪地又是磕头,还一个劲的拍马屁,将燕扬当成了唯一的希望。可见几天前电锯狂给他的阴影实在太大了,比今天燕扬要大太多了。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参加什么鬼游戏了,永远不想,这是孙景辉内心深处的噩梦。本来他今天是来这里找乐子压惊的,但是恰恰遇到了燕扬,真的可以说是倒霉至极!

要是让他知道燕扬就是电锯狂的话,不知道孙景辉会不会当场吓成神经病。

燕扬嘴角笑容更甚,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救你,还真说不过去。”燕扬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不是神仙,虽然你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是罪不至死,我可以救你一命。”

孙景辉当即大喜,高兴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您的大恩大德我孙景辉永世不忘。”

“先不要谢我,让我看看你遇到了什么血光之灾,能不能救还是个问题呢。”燕扬说完,就将左手放在了孙景辉的额头上,右手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了起来,看戏的姜若瑶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燕扬瞪了姜若瑶一眼,严肃的道:“好了,我知道了,救是可以救,但是……你必须要做到三件事情才有救,否则必死无疑!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

“您说,您说!”孙景辉眼睛一亮,居然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录音系统。

“很好,你这种态度我喜欢,我觉得你既然真心不想死,诚心改过,还是可以活下去的。”燕扬笑了笑。

孙景辉连连点头。

“第一件事,不要想着反抗那两个人,连我都看不透他们的来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马上与韩家斩断一切联系,事情因他们而起,欠钱的是他们,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只要你与他们划清界限,最后遭殃的只有可能是他们韩家。如果你觉得欠了他们二十亿,要与他们合作,那么你就完蛋了,他们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不要,何况是你?”

孙景辉猛然一惊。

“第二件事,以后我说什么,你都要照做,因为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脱离了血光之灾,毕竟世事无常嘛。不要忤逆我的话,我对你没有兴趣,更没有那个雅兴去害你。”

孙景辉连连点头。

“第三件事,你与你的父亲作恶太多了,你要知道因果循环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以你要劝你父亲多做为人民谋利的好事,包括你也是,这种地方以后不要来了。什么是好事,你知道吧?”

孙景辉大彻大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