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二十五章凶残的狼

第三百二十五章凶残的狼

林武天有意试探燕扬的实力,他当然能猜到,林韵婷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带一个男朋友回来,多半是想让他参加家族比武,毕竟林武阳一家的实力太弱,光靠林武阳和林宇卓,想夺得家主之位简直是天方夜谭。

燕扬目光一眯,多么熟悉的感觉啊,想当年,他和曦雨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这种感觉下逃亡,这种全身沉重的不畅快之感,燕扬早已免疫到深入骨髓,同样的也异常讨厌这种感觉,因为这种感觉的主人,往往都是要杀掉自己和曦雨的死敌。

“哼!”

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哼声响起,燕扬冷哼一声,天空中似乎有一道惊雷炸响,要不是现在形势不允许,燕扬指不定就要和他大战一场,他讨厌被人威压笼罩的感觉。

林武天的瞳孔急剧收缩,冷冷的看了燕扬一眼,收回威压道:“小子不错,我期待你的表现。”

现在看来,燕扬上台势不可挡了,他比林武阳还要强!而且林武天看不透他的实力,但是他绝对没有自己强,绝对没有!

“三弟,就此告辞了。泽儿,我们走。”林武天带着林承泽迅速离开了这里,家族比武就在十天以后,现在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出应对燕扬的办法,林武天必须要拿到家主之位,因此他要万无一失,任何能威胁到他的人或事,都要消失!

林武天走后,林武阳才擦擦头上的冷汗,对燕扬说道:“燕扬,真是不好意思,依你看我大哥实力如何?”

“比我强,但是还没有到达不可战胜的地步。”燕扬淡淡的道:“伯父,不知道林家的家族比武,能否使用武器?”

林武阳微微一愣,道:“可以,比赛是一对一制,除了不能下死手之外,任何手段都是允许的,但是不能使用热武器,只能使用刀剑一类的冷武器。我记得大哥就有一把震岳刀,能让他实力倍增。”说这话的时候,林武阳有些气馁,本来就是凝气八阶的实力,再加上震岳刀,这还怎么玩?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不出他有任何胜算。”燕扬冷冷一笑,斩龙剑一出,谁与争锋?

林武阳等人顿时一喜,他当家主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能力,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燕扬很优秀,他现在更是想让林韵婷嫁给他,这样才是皆大欢喜。

要是让他知道两人其实是在做戏,不知道林武阳有什么想法……

不得不说,燕扬不但无耻,做戏揩油的时机还拿捏的恰到好处,见到这种情况,他当即抱住林韵婷,感受着她身上幽香的味道,大义凛然道:“伯父请放心,我定当为了这个家尽我的全力,我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嫁与他人?即使是楚家也不行。”

林韵婷被他一句“我的女人”说的面红耳赤,再加上自己的父亲在这里,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整个身体的力量似乎被抽干一样趴在燕扬怀里,芳心里的那种异样情绪急剧扩张,带着一股喜悦感,让她沉浸在巨大的幸福里。

如果,这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林韵婷眼角闪过一丝泪痕,林宇卓默然的观望着这一切,深深的叹了口气。妹妹啊,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要你能幸福,现在去追求也不晚,哥哥一定支持你所有的想法,即使这很疯狂……

林武阳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变化,赞赏的目光死死盯着燕扬,太好了!女儿的眼光,真的很好!燕扬骨子里的傲气和对自己女人的呵护,犹在当年的自己之上!林韵婷跟着他,一定会很幸福的,林武阳可以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他了。

年龄和身份算什么,在真爱面前都是苍白的。

感受到怀里人儿的心理变化,燕扬眼中也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林家庄园,林武天家……

“爸爸,那个燕扬到底是什么来头?”感受到林武天的震惊,林承泽心里突然涌现出一抹不安之色,这个燕扬似乎来头不小啊。

“不知道。”林武天脸色阴沉的道:“此子修为我都看不透,性格沉稳狂傲,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我的威压居然对他没有作用!可以肯定,他将是林武阳的一张王牌,我们必须谨慎对待,幸好家族比武是在十天后,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恐怕连我都无法战胜他了!”

“……”林承泽沉默不语,难怪他能将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自己太弱了。

林武天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他能将你痛打一顿且不留痕迹,说明他不但心机很深,实力也是非同寻常,让我们找不到把柄。现在他的身份是林韵婷的男朋友,我们不能轻易对他动手,不过儿子你放心,等到家族比武那一天,我就会让那小子知道,跟长辈过招,是件很不幸的事情,等我当上了家主,在让他体会一下分别的感觉!”

林承泽眼中也闪过一丝狰狞之色,燕扬,走着瞧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燕扬今天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就说明狂狼帮失败了,这一点林承泽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能被自己父亲赞扬的人,狂狼帮根本不是对手。这样也好,至少节省了三千万……

“来,儿子,爸爸给你疗伤。”林武天带着林承泽进了卧室,这次他们是吃了一个哑巴亏了。

……

北都某一间不大的房间内,气氛沉重至极……

“废物!都是废物!三颗洗髓丹,这么大一笔财富,居然被你们给毁了!”狂狼咆哮着道,出于对天狼的信任才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甚至一切都计划的天衣无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败下阵来,而且还是滚出去的!这无疑于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狂狼帮脸上。

“大哥……对不起,但是那个叫燕扬的小子太厉害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我怀疑是林承泽把我们给坑了!”天狼诺诺的道,他永远忘不了燕扬身上的那股恐怖的气势和诡异的手段,现在他的实力已经下降到炼体八阶,不好好大补几个月后果不堪设想。

狂狼嘴角急剧抽搐着,天狼的身体情况他看在眼里,不得不说这种诡异的手段让他也感到一丝恐惧,瞬间将人的力量抽掉,甚至还能加速老化,谁遇到这种事都会恐惧。

“他有没有说他究竟是何方神圣?林家虽然深不可测,但是绝对没有这号人物,他究竟是谁?为什么林承泽对他那么怨恨呢?”狂狼暗自忖道,高额的回报果然不是那么好挣的。

天狼眼睛一亮,小声道:“对了,大哥,他让我们带给您一句话。”

“说。”

“最后放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说:回去告诉你们帮主狂狼,让他最好觉悟,雄鹰即将驾临北都,妥协,就可以活;顽抗,就只有死!”天狼诺诺的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音刚落,断了一只手的黑狼闪电般的冲过来,抓住天狼的脖领子咆哮道:“他真的是这么说的,而且他的名字叫燕扬?”

“是……是的。”天狼看到黑狼这副模样,内心的恐惧越来越严重了。

“二弟,难道你认识他?”狂狼沉声问道,黑狼当初也是贪图洗髓丹才跑到华都去,没想到回来就少了一只手;现在天狼也栽在了洗髓丹上,这洗髓丹真是害死人啊。也难怪,地球人几乎无法抵抗它的诱惑,因为不管它的价格如何,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

黑狼的眼神一下就变得无比恐惧,颤声说道:“他来了……他真的来了……他来北都了……”

“谁来了?”狂狼狠狠摇了摇黑狼的肩膀,自己的二弟混迹黑道十多年,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

“大哥,大哥,他是血鹰,他是血鹰啊。”黑狼突然抓住狂狼的手臂,咆哮道:“这个燕扬,就是华都血鹰堂的堂主血鹰啊,而且还是两年前屠杀青龙帮的鲜血屠夫!最后他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他是奇迹集团的董事长,洗髓丹的研制者,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少了一只手!现在他又和林家拉上了关系,我们要怎么对抗……怎么对抗……”

咔嚓!

仿佛有一道晴天霹雳响起,将在场所有人劈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狂狼眼睛瞪得老大,面部表情由于极度的震惊而疯狂抽搐着。血鹰和鲜血屠夫这两个名字,只要是混黑道的人都知道,现在他是华都的黑道皇帝啊!

“燕扬,燕扬……顽抗……就只有死……”狂狼嘴角抽搐着,一点点抚摸着这张楠木桌子,这里的一切,狂狼帮的一切都是他们兄弟几个用鲜血和汗水打拼下来的基业。想当年,一群有相似悲惨遭遇的青年结识在一起,他们为了生存,每天必须像狼一样疯狂的战斗,最终,他们拼出了现在一片天,建立了狂狼帮!如今,怎么能拱手让人?怎么可能?这是他们兄弟一生的心血啊!

“啊!!!”狂狼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喝声,一股气力疯狂肆掠着,天际之上,似乎有一种嘹亮的狼嚎声。

“燕扬,来吧!我们不怕你!想要进入北都黑道,就必须杀了我狂狼!你以为这里还是你的华都吗?”狂狼仰天大喝道,他只有这一个选择。

狂狼的咆哮,点燃了在场兄弟们的血性。

“对!帮主,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们狂狼帮战无不胜,才不怕什么血鹰!”

……

一群人激昂不已,黑狼和天狼沉默无语,燕扬纵然是超级强大,可是他们也不是怕死的孬种!只要狂狼一声令下,他们宁愿孤注一掷,血战到底!

这样一群凶残的狼,难怪有能力统一北都黑道。

狂狼帮,北都黑道霸主,血性被燕扬的来临全部点燃,黑道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