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三十一章禽兽不如

第三百三十一章禽兽不如

确定家族比武之后,林家的气氛就陷入了死寂当中,如同即将面临高考一样,大家都陷入了最后的冲刺中,每一间练功房天天爆满,包括林武天、林武阳甚至是林宇卓,都进入了冲刺阶段,打不过没关系,但是拼搏精神必须要有。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三天时间匆匆流过,唯一一个天天悠闲的参赛者,自然就是燕扬莫属了,每天白天燕扬都和林韵婷姐妹嬉皮笑脸,偶尔调戏的两人面红耳赤,到了晚上,燕扬就会独自一人溜出去,坐在亚影树上进行只有他自己才能领悟的修炼。

每天晚上,当燕扬离开的时候,林韵婷的眼神里总会划过无奈与忧伤……但是每天早上醒来,她总是一脸微笑,因为她发现,头一天晚上被自己踢掉的被子第二天总是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今天,林武阳和林宇卓刚吃完早饭,就去修炼场继续修炼,燕扬交给了他们两人三套灵级战技,这几天两人都在癫狂中度过,只要在比赛的前一天燕扬稍稍为他们调理一下,比赛当天两人一定会大放异彩,震惊很多人。

“亲爱的馨儿公主,今天你该上课啦,不准调皮哦,等你上课回来,姐夫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燕扬抱着林可馨,连骗带哄终于把她哄去上课了……

在林家,上课也是在庄园里,林武鹏早就请了最好的老师,完全就是私人学堂,学生只有二十多名林家小辈。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直到高考的时候,才会依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外出上大学。当然,也有喜欢练武的小孩也会被单独培训,总之以林家的势力,你想学什么,都会有最专业的人来教。

林可馨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贪吃、贪玩,有时还贪睡,不喜欢上学,与她老姐完全是天壤之别,除了英语被她老姐教的很好以外,其他的科目她都是爱理不理,想学不学。

神奇的是,林可馨喜欢听燕扬的话,每次燕扬一哄,她就乖乖去上学了,可是一放学,燕扬就得立马兑现之前的诺言,不然她就会立马跑到林韵婷面前去告燕扬的黑状……

短短三天下来,燕扬在林可馨身上的花费就达到了三万多,真是个败家的小祖宗,换了其他人还真是经不起她这样败家。

“韵儿宝贝,现在灯泡走啦,花瓶也走啦。”见四下无人,燕扬拉过林韵婷,在她耳边温柔的道。

林韵婷被燕扬弄得身心迷乱,每当这个时候,燕扬总会在她身上占一些便宜。

“你……你想做什么?”林韵婷紧张兮兮的问道,出于少女的矜持和内心的复杂,她从来都是被动承受着燕扬的各种非礼。

“你说呢……”燕扬邪邪一笑,两只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荡起来,林韵婷的娇躯一阵颤抖,敏感的她根本受不了燕扬这些举动,却又不愿意拒绝燕扬,只能任由他动作。

……

调戏了林韵婷一会儿,两人便依偎着出门了,情侣要有个情侣的样子。林韵婷虽然满面羞红,但是内心却喜欢这种感觉,呢喃着燕扬是个大色狼,林韵婷越来越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发现燕扬对待她越来越像对待苏琪琪那样了。

“去你妈的,你个臭婆娘,你胡说什么!”在庄园的大门口,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死死的抓住林承泽的大腿,似乎在苦苦哀求着什么,但是却遭来了林承泽的一顿臭骂。

似乎是害怕被别人发现,林承泽环顾左右,发现没有人注意这里,这才随手招来两个林家的仆人,淡淡的道:“把她们给我拉出去,不得在靠近庄园一步!如果她们再在大门口破坏林家的形象,就打断她双腿!”

此言一出,这女人似乎崩溃了,直直瘫倒在地上,而那个小女孩依旧是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的世界,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林承泽有些心虚,冷哼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这里,两个仆人立即走上前,架着女人就往外拖。小女孩似乎感受到气氛的悲凉,哇哇大哭起来。

就在两人将女人拖出门外时,一声爆喝突然传来:“住手。”

燕扬带着林韵婷径直走向这里,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燕扬的身份,都知道他是个黑道上的老大,不能惹的存在,当即颤巍巍的道:“是……是林承泽少爷让我们把她们拉出去……”

“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没等他们说完,燕扬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是……”两个仆人立即走开了。

“你们是什么人?”两人走后,燕扬才拉起这个女子,问道。

“谢……谢谢你们。”这女子低着头,似乎不愿意多说什么,拉着女孩就要走。

燕扬这才注意到她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她大概三四岁左右,扎着两个羊角辫,天真的脸蛋上挂着茫然和焦急之色,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没有一丝身材,空洞的眼神里,有着对光明的渴望。

她分明就是一个瞎子。而且是先天性的视网膜问题,并不是后天瞎的。

“请等一下。”燕扬快步追了上去,女子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燕扬蹲在小女孩身边,摸了摸小女孩的脸蛋,小女孩感受到有人抚摸,先是本能的逃开,但是一种温暖的感觉却令她很舒适。

“小朋友,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燕扬温柔的道,声音里夹杂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

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微笑着道:“我叫林思雅。”

“林思雅,那你喜欢光明吗?”燕扬继续问道。

“我喜欢光明。”林思雅脸色一暗:“可是我从出生以来,就什么也看不到……”

燕扬微微一笑:“林思雅,闭上眼睛,光明要用心去感悟,只有感觉到了光明,才能看到光明。”

林思雅听不懂燕扬的话,但是还是在林韵婷和女子的惊讶下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大哥哥,我想看到光明,请你教教我好吗?”

燕扬用手覆盖在林思雅的眼皮上,一股暖流划过,精纯的生命力瞬间修好了她的视网膜神经。

当林思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空洞的眼神里充满了明亮的色彩,瞳孔里第一次映照出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大哥哥……”林思雅愣愣的注视着燕扬,突然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哥哥,你好厉害,我看的见了,我看的见了耶!”

女子闻言身体剧烈一颤,呆了足足五六秒才反应过来,抱起林思雅狂喜道:“雅儿?你看的见了?”

“燕扬,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林韵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惊讶的问道。

“林思雅是先天性失明,是视网膜神经出了些小问题,构造却都很完美。一家普通的眼科医院都能让她重建光明,我只是用了一点小手段而已,不足挂齿。”燕扬淡淡的道,由此可见两人的生活条件有多么差,几万块钱的手术费都拿不出来。

“谢谢你,小兄弟,真的谢谢你,我给你磕头了。”欣喜若狂的女子,居然真的给燕扬下跪,作势就要磕头。

“使不得,快起来。”林韵婷赶紧搀扶起了她,道:“这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刚才你们是……”

“哎……”提到伤心事,这女子刚刚狂喜的心情,顿时不复存在。

这个女子名叫林雪,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林承泽,很快,林承泽就以他独特的泡妞手段和雄厚的家世赢得了林雪的芳心,并成了他的小蜜,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林雪甚至还怀上了林承泽的孩子。

可是当小孩诞生的时候,两人都傻眼了,这个小孩天生就是瞎子,林承泽一怒之下和林雪断了关系。林家的血脉,开什么玩笑,传承了几千年,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而且这个女孩天生体弱多病,完全与修武世家不符,林承泽无限的怀疑这个女孩究竟是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而且,就算他带回去,林武天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所以林承泽压根就没有把她们带回家的打算。

就这样,一个悲剧诞生了,林雪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孩子养大,却从来没有得到过林承泽的认可,甚至林承泽连一分钱都没有给过她们,就连上门拜访,也只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被当成疯子拒之门外。

于是,母女俩彻底绝望了,天无绝人之路,她们遇到了燕扬。

听了林雪的叙述,饶是平时很淡定的燕扬,也忍不住呼吸粗重,一丝丝杀气回荡在周围的空气里。

“禽兽!林承泽真是一个禽兽!他居然能狠心到连自己亲生骨肉都不要!简直禽兽不如!”林韵婷气的几乎暴走,在林雪讲述的时候,字句心酸,她都听在耳力,疼在心里。

燕扬淡淡的道:“韵儿,根据你们林家的家规,这种情况会受到什么惩罚?”

“如果查明属实,这种遗弃孩子的做法,会被直接驱逐出家族!”

“既然这样的话……”燕扬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林承泽的确不配待在林家,和韩振一个德行,用自己先辈们积攒下来的财富去满足自己无耻的*欲,早该滚蛋!

林韵婷拉起林雪的手,笑了笑道:“林雪,你们母子就住在我们那里吧,再过几天我们就当着整个家族的面帮你们伸冤可好?”

林雪浑身一颤,受宠若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思雅,你愿不愿意跟大哥哥住在一起?”燕扬问林思雅道。

“我愿意。”林思雅高兴的手舞足蹈,扯着林雪的裙子道:“妈妈,我们就跟大哥哥他们住在一起好不好嘛。”

林雪只得叹了口气,差点又给燕扬磕头了:“谢谢你们……如果没问题的话,那就麻烦你们了……不管他认不认可这个女儿,我都真的很感谢你们,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林雪这辈子无以为报。”

“别说的那么严重,你就是想报答,也无法报答我。”燕扬淡淡的道:“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林承泽根本不配做思雅的父亲,我要让你们母子和他换个位置。你们进入林家生活,而他林承泽,还是出去享受一下无忧无虑的日子比较好……”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