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五十四章高处不胜寒

第三百五十四章高处不胜寒

一转眼,十天时间悄然流过……

燕扬几人过着幸福的日子,享受着高考之后的喜悦,然而有喜有悲,有人喜悦,自然就有人悲痛。

此刻,在楚家议事大厅里,气氛就非常沉重。

“何冲,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大厅里,一个威严的男子脸色微变,淡淡的问道。

这是一种处惊不变的气势,他的脸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潭死水,看不出喜怒,周身散发着一种压迫感,一种官场的压迫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一个双手抱臂胸前的男人,他则是一脸的冰冷,同样没有任何表情,很明显,他是一个实力相当厉害的保镖。

这个威严的男子,正是华夏第二首长楚佑龙,也是第一首长楚幼斌的弟弟,而楚天正是他的儿子。楚家是最大的四大世家的原因,就是因为楚家掌握着华夏绝对的第一权力。除了其余三个世家楚家会微微给点面子之外,其余的任何人,只要是在华都,他楚家就是天。

“楚天少爷,他……”何冲吞吞吐吐的道,他知道楚佑龙对楚天的爱护,虽然他一向是不怒不喜,但是他一旦发怒,整个华夏都是会发生震动,当楚佑龙真正愤怒时,作为一个疯狂的父亲,可是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

楚佑龙摆摆手,淡淡的道:“我听到了,你说天儿死了,是吗?”

“是……”何冲低着头,不敢看楚佑龙的脸色。

“何冲,在这方面你从不撒谎,但是我仍然无法相信,天儿的实力无人能及,再加上他是我楚家的人,谁敢动他?”楚佑龙身为第二首长,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喜欢用逻辑和理性来判断:“林武鹏的为人我知道,虽然他有能力杀害天儿,但是为了他的家族,他一定不敢,不管天儿犯了什么错误。”

“天儿无论是修为还是头脑,都是天才,也是我们楚家的骄傲,这次他的计划可谓是万无一失,就算林武鹏真的发现了天儿的计划,最多也就是取消联姻,不再和我们林家来往,你要知道他一个人再强,也是一个老头子,林家传承了这么多年,绝对不会因为天儿而惹来灭门之祸,绝对不会。”楚佑龙说的非常坚定,身为华夏的最高首长,对于这些情况,他早已是了若指掌,而且可以根据情况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最理性的判断,华夏之所以能长盛不衰,的确也和楚家的手段有着很大的关系。

可是他这次算错了,燕扬可是一个疯子,他才不管你有多大势力,既然对我造成了威胁,我就要不惜一切把你扼杀在摇篮之中!当初戳风杀了一个玄武境强者的儿子,至今那人都还在追杀他,可是他也从未胆怯过……

楚佑龙的极度自信,让何冲无话可说,他也从来没有错过,但是这次,他错了,而且是错的很离谱。

大门被打开,楚幼斌带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后面是两个抬着担架的人,担架上蒙着一层白布,何冲的头埋得更低了。

楚佑龙的身体终于颤抖起来,这是什么意思?他身后的保镖看到这一幕,虽然眉头微不可查的动了动,但是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死人,对他而言就如同吃饭一样常见,根本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即使死的是楚天。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步履沉重的楚幼斌,又联想到何冲刚才的话,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冲上了楚佑龙的心里。

“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何冲刚才说的是事实,天儿,死了。”楚幼斌拍拍楚佑龙的肩膀,声音虽然极力保持这平淡,但是却还是有些心痛和愤怒,楚天不仅仅是楚佑龙的儿子,更是他楚幼斌的侄儿,最重要的是,楚天从小聪明伶俐,还是块学武的好材料,是楚家公认的最强天才,他的死亡,无疑于是对楚家一次重大的打击。

楚佑龙的身体极度颤抖起来,周遭的空气极度下降,天儿的死亡,和大家想象的完全一样,楚佑龙即使在稳重,也五法保持。惊人的杀气,弥漫在整个大厅,楚佑龙的眼睛在一瞬间变得阴沉不已,脸部肌肉不断抽搐着。

“谁干的?”咬着牙齿,楚佑龙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冒出来,拳头捏的嘎嘣直响,这个时候要是谁在刺激他一下,这个华夏首长说不定会当场杀人。

“冷静,冷静下来我在告诉你。”楚幼斌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为什么?如果是普通人杀了楚天,那么他现在已经是具残骸,楚幼斌既然在说冷静,那就说明杀死楚天的人,并不简单。

“冷静?”楚佑龙如同被天雷击中,突然抓住楚幼斌的脖领子吼道:“大哥,你居然叫我冷静?你知道死的是谁吗?那是我们的天儿啊!是楚家的希望啊!如今他被人杀死,我要怎么冷静?我楚佑龙堂堂第二首长,地位仅次于你,难道我还需要冷静吗?不管是谁,他都要死!必须死!不禁是这样,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或事!都要消失!”

“如果他是普通人,那么在我看到天儿尸体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消失了。”楚幼斌没有反抗,任凭自己的弟弟抓着他:“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整个华夏!想让我们死的人很多!报仇是肯定的,但是你总不会拿着核弹一股脑的丢出去吧?”

楚佑龙浑身一颤,楚天是宝没有错,但是楚家的地位,却比楚天要重要的多。因为他们所代表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的是整个华夏,一个做的不好,便是内忧外患。政治是复杂的,凡是卷入政治的人,通通都会明白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那就是既然已经爬到了这么高,一旦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

高处不胜寒啊。

“哥,是不是林武鹏干的?是不是!”楚佑龙咆哮的道,情绪稳定了一些,也恢复了一些理智,除了林武鹏,楚天的实力不在任何人之下,更何况还有两件鬼阶灵器护身,完全可以说是走遍天下都不怕。

“不是,林武鹏没有那个胆子。杀害天儿的人,比林武鹏要恐怖的多。”楚幼斌一字一句道,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楚佑龙身后的保镖听了这话,脸色也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厉色。

楚佑龙走向楚天的遗体,掀开白布,露出楚天那一张苍白而又俊逸的脸庞。

一时间,这个铁血男子,华都第二首长,眼眶也不由得湿润起来,中年丧子,此乃一大丧事。

没有人说话,楚佑龙慢慢的整理着楚天的遗体,含着泪水,忍着杀意。

当他看到楚天的致命伤口时,终于是流露出了浓浓的愤怒和暴戾,楚天被人劈成了两段,两段啊!

死无全尸!虽然被处理缝合的很好,但是身体上那一圈狰狞的疤痕,述说着楚天悲惨的遭遇。

“天儿,究竟是谁,把你变成了这副模样啊……”楚佑龙慈爱的摸着楚天的脸庞,轻声呢喃道:“天儿,你放心,不管他是何方神圣,我楚佑龙向你发誓,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代价。我会倾尽一切,至死方休!”这一刻,他不再是华夏的第二首长,而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他楚佑龙一辈子没有怎么呵护过楚天,完全是他自己成长,直到他死了,楚佑龙才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楚幼斌沉默的站在楚佑龙身后,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是首长,但也是一名父亲。如果连孩子的仇都不去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万人之上的首长?

过了一会儿,楚天的尸体被人抬了下去,楚佑龙没有跟出去,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楚幼斌身上。

“说说吧,我要知道所有,你知道的一切。”楚佑龙的声音很平静,多年的官场生活,他早已把自己锤炼成了一块钢铁,一块能够容纳任何事情而不表现出来的钢铁。

颜面,对楚家来说至关重要,它就是楚家的命脉。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他们都不能乱,更不能露出把柄。

“天儿的伤口你看到了,专家鉴定的结果,是被一种极其强大的力量一次贯穿,天儿身上有雷电护心甲,这你是知道的,不要说杀害天儿,就是在他身上划出一道伤口都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情况是,对方只用了一击,就破坏了雷电护心甲。这只有两种情况,要么他的实力远远在天儿之上,达到了林武鹏那个神秘的至高境界,要么就是他手中有绝世神兵,连火钢都能劈开的神兵。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都不简单,不简单到足以和我们楚家抗衡。”

楚佑龙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些东西,在看到楚天的伤口时,他就想到了。但是,即便如此,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即使他不能以华夏第二首长去杀人,他也会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用尽一切去复仇!

“他是谁?”三个字,从楚佑龙嘴里蹦出,不带一丝情感。

“燕扬,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楚幼斌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寒芒,就如同他们了解到的燕扬一般诡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