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五十九章被命运遗弃的人

第三百五十九章被命运遗弃的人

天际之上,金光和黑光,弥漫在这方天地。

燕扬面色沉重的看着邪魅,手握乾坤破天斧的她,实力完全达到了可以斩杀燕扬的地步,再加上她戾气太重,此战完全可以称作是生死之战,输的人下场就只有死。

“神器……就让我看看你的威力吧。”燕扬喃喃道,面对足以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他早已没有了一丝惧怕的感觉,有的只是战斗时的那种炙热快感。

“受死吧!”邪魅依然没有任何废话,举起乾坤破天斧猛地一切,一条黑色弧线从乾坤破天斧的斧刃上闪现出来,周遭的空气似乎都没撕裂,一种无与伦比的死亡威压感觉顿时席卷向燕扬,任何碰到这个弧线的东西,瞬间灰飞烟灭。

燕扬目光猛然瞪大,御剑术配合着斩龙剑,斩龙剑发出一声剑吟,一道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

斩龙剑的气势非常强大,一剑斩下,犹如开天辟地一般,金色的光芒划过,虚空仿佛都是颤抖起来。

金色剑芒和黑色弧线碰撞,并没有爆发出惊天的撞击声,而是发出了一种相互侵蚀般的嗤嗤声,黑光吞噬着金芒,金芒也在吞噬着黑光。下一刻,神器的威力就展现出来,黑色弧线虽然气势不大,但是却无坚不摧,就连斩龙剑的剑芒都能完全吞噬,虽然黑色淡了一些,但是仍然威力不减的朝燕扬轰击而来。

燕扬眉头一挑,显然是想到了这种情况,幻影决催动出来,轻易的躲开了这一击。神器的威力巨大无比,只能躲避,根本无法去硬抗,自不量力的,都会被这道弧线给劈成两半。

“乾坤破天斧,一斧定乾坤!”邪魅没给燕扬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给燕扬来了一个大招,势必要将燕扬完全斩杀,她的心里,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任何人性和犹豫,有的只是对人的无尽怨恨和杀戮。

乾坤破天斧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黑芒,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弥漫开来,那种感觉,似乎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中,她就是天地间的主宰,拥有乾坤破天斧的邪魅,已经初步掌握了乾坤的力量。

燕扬咬着牙齿,这种力量的压迫,竟让他的骨头发出咔咔响声,要是一般人,恐怕会在瞬间被压成一团血雾。这种捉摸不透的诡异强大力量,难道就是乾坤的力量么?

轰!

就在这时,整片天地突然黑了下来,山下的人们颤抖着骇然抬头,只见一道万丈庞大的黑色光芒,从天而降。

无尽的黑暗里,一道黑色光弧直接崩碎了虚空,黑色的天空,似乎如同一块镜面一样被打碎,缕缕阳光照射进来,在这种异象之下,所有人都是吓得双膝一软,不知所措,难道是世界末日么?

燕扬平静的看着这一切,血脉燃烧疯狂的催动起来,一股炙热之感冲上全身,雷光肆掠,燕扬上身的衣服在此刻全部破裂,火红的肉体上,缠绕着一股股*的电芒,燕扬已经将自己全部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感受到燕扬体内的狂暴战意,斩龙剑也微微颤抖起来,燕扬的力量里,隐隐夹杂着一种怨念魔气。

“一星斩龙剑,一剑露锋芒。”

血海肆掠,燕扬眼睛赤红,赤红色的气力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滚滚而出,金色的剑芒,此时却被一种血红色的血海所替代,血色的剑芒,带着一种浓浓的死气,化为一条血红色的细线,穿透在天地之间。

两者相交融,一道强烈的光芒闪现出来……

遮天蔽日的黑暗迅速消退,阳光笼罩下来,先前的异象已是突兀的消散殆尽。当大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难道这是一个梦么?

花草树木被拦腰折断,地面满目疮痍,就连天上的白云,都被硬生生的吹散,最重要的是……

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贯穿了整个天淞山,天淞山被劈成了两半!

一米来宽的裂缝,顺着天淞山蜿蜿蜒蜒,深不见底!

一口鲜血从燕扬嘴里喷出,仅仅是余波,便令的他五脏六腑翻腾不已,斩龙剑完全被乾坤破天斧给压制了。反观邪魅,依旧是一脸淡然的漂浮在空中,燕扬能挡住这一击,已经完完全全超乎她的意料,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除了完成自己的目标,她已经不对任何事物感兴趣了。

看着这一条贯穿天淞山的裂缝,燕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就是玄武境界的强者,都做不到这样的破坏力,换言之,就是玄武境强者被击中,也一定会被砍成两段。

这就是神器之威,没有什么是斩不断的。

“看起来,我只有奋力一搏了。”燕扬不知道面对过多少次这种情况,狭路相逢勇者胜,燕扬知道,如果他选择逃走而不去应战,那么下场会很悲剧。唯有一战,才是真理。

面对毫无胜算的敌人逃走,这不是怯弱,而是保重;但是面对一个比自己强的人就逃走,那么这样的人,永远只能活在庇护之下,根本无法成长起来。

风雨神诀,风暴天降!

金光和红光,在此刻暴涨开来,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席卷了天地,漫天的金光点点洒下,几天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堪称天地异象,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今天看到的这一切。

金色的光芒、赤红色*飓风、风里不断的劈散着一道道手臂粗的黑雷,有自知之明的人都应该做出明智的决定,那就是逃!这种力量,堪称天罚!

龙卷风的中央,燕扬平举斩龙剑,斩龙剑发出一声嘹亮的剑吟,虽然它有着重重封印,但是有着剑意的它,却依然是桀骜不驯,不惧怕任何人。

邪魅冷哼一声,也毫不惧怕的迎了上来,也许她这样的人,早已不怕死亡。

死亡,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

乾坤破天斧重重劈下,燕扬斩龙剑迎上,铿一声巨响,身下的地面都是剧烈一颤。

飓风疯狂的膨胀起来,下面的很多苍天大树,都是被连根拔起。邪魅屹立在天地间,乌黑的头发迎风飘舞,俏脸一片冰冷和寒意,如同一个冰美人一样迎风挺立。

虽然有着乾坤之力护体,让她能够抵抗燕扬的神诀和威压,但是身为凝气八阶的她,要抵御燕扬的力量,几乎是咬碎了银牙,全力抵抗。现在的燕扬是凝气九阶的实力,抛开武器不谈,已经对她构成了极大的压力。

这是燕扬第一次用境界去压迫一个女孩,为了生存,什么事情燕扬都做过,她能拿神器来对付自己,燕扬自然不会傻到玩什么公平决斗一类的游戏。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一道气力虹光穿透了天地,径直朝燕扬这边飞射而来。这道气力之浓厚,速度之快,完全已经超越了凝气境所能拥有的极限!而且这道气力里夹杂着一些天地灵气的成分,显然是融合了天地灵气。

这分明是一位玄武境强者的攻击!

“噗嗤!”

这道攻击来的太快,避无可避的轰击在邪魅的后背上,邪魅猝不及防,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一击几乎是蛮横般的破开了她身上的乾坤之力,对其肉体造成了严重伤害。失去了力量的支持,乾坤破天斧化为一道黑光钻进了她的身体里,神器虽然威力极大,但是要使用它,同样需要相当大的力量。

这就是玄武境和凝气境之间的差距,纵然是神器也难以弥补。

看着乾坤破天斧进入邪魅身体,燕扬不由得目光一愣,乾坤破天斧居然认她为主!

因为只有认主的武器,才能和主人融为一体,主人可随时意念召唤,燕扬和斩龙剑就是这样的。

邪魅似乎被这一击打的昏死过去,整个身体从空中径直栽落而下,黑色气力也在一瞬间全部散去,现在的她,嘴角挂着鲜血,后背的紧身衣全部破裂,和一个重伤的少女差不多。没有了那魔鬼般的表情,燕扬才发现实际上她的年纪也才十七八岁而已。

一道身影踏空而来,他没有丝毫犹豫,磅礴的气力朝邪魅席卷而去,那这架势,完全是要把她彻底抹杀。

“爷爷住手!”燕扬大喝道,玄武境强者,除了林武鹏,还能有谁?

他就是感觉到了两股强大的力量在交战,这种让他都感觉到颤抖的力量,显然是燕扬和敌人发生了激战,于是他马不停蹄的飞了过来,燕扬的安全,可比林家的一切一切都要重要!到了这里,他自然是直接对邪魅发起了攻击,虽然他也不屑于偷袭,但是情况紧急,为了燕扬的安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林武鹏听了燕扬的话立刻收手,看她已经昏迷了过去,应该对燕扬没有什么威胁了。他看了看这里的环境,目光顿时瞪大,这就是他们战斗的情况吗?这简直比自己预想的惨烈了百倍啊!燕扬是个怪胎他知道,不过他也好奇这个女子是什么人,看她年纪轻轻,居然能和圣主战斗到这种地步。

燕扬叫住林武鹏,当然不是对邪魅产生了怜惜之情,他怜惜的是乾坤破天斧,这么好的东西……

好吧,燕扬承认自己贪婪了,面对天界至高神器,没有想法的人才有鬼!

“燕扬,她是什么人啊?”看着将天淞山一分为二的裂缝,林武鹏后怕的问道,华夏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高手,自己却懵然不知。

“她是个被命运遗弃的可怜儿,就和我一样。”燕扬看着地上昏迷的邪魅,重重的叹了口气。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