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六十章邪魅的过往

第三百六十章邪魅的过往

山风萧瑟,放眼望去,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影,在山上的人不敢下山,在山下的人不敢上山,山腰处,现在已经成为了禁地。

“燕扬,你想怎么处理她?”得知她居然是邪月的首领,林武鹏也是吃惊了一把,传说中这个组织杀人必死,没想到居然找到了燕扬头上。

燕扬没有说话,而是问天幻女神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把乾坤破天斧拿出来?”

“没有。”天幻女神淡淡道:“以我以前的实力,完全可以强行斩断他们的联系,但是现在不行,神器都有一定意识和傲气,就像你的斩龙剑一样,除非是它自愿,否则没有办法。”

“如果邪魅死了,会怎样?”

“如果她死了,乾坤破天斧就会变成无主神器,以你的天赋,也许它会认你。”

“这么说来,我还得辣手摧花了。”燕扬的目光,弯成一个危险的弧度,举起斩龙剑,挥向她的脖颈……

“かあさん……はは……”就在这时,邪魅呢喃道。

“东瀛人?”燕扬微微一愣,虽然他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能听出是日语无疑。

“妈妈……”

一声可怜楚楚的少女呢喃从她的口中发出,也为她刚才那句日语作了翻译。昏迷中的她开始蜷缩自己的身体,如小猫一般蜷成一团,似乎是受冷,又似乎是害怕。她的声音一直如魔鬼般嘶哑,可是这声妈妈,却完完全全是个花季女孩的声音,这才是她真正的音调。

燕扬的手停在空中,怎么努力都无法落下。这种深深的眷念和痛苦,如针一样刺激着燕扬,以前的他,也曾经这么无助过,孤独过,究竟是世界背叛了她,还是她背叛了世界?

睡梦中的她再也不需要任何的伪装,她本是一个快乐活泼的少女,这个年纪本应该在学校里读书,又怎么会来到邪月,成为邪月的首领?

“妈妈,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们这些禽兽……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要死了,邪魅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昏迷中的她,依旧有着两行泪水滑落,她活的太累了,这一辈子已经不堪折磨,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解脱吧……

无助的少女之音一次又一次的回荡在燕扬的耳边,不知不觉间,燕扬双目已是变得赤红起来,心也变得刺痛,那凄凉无助的声音,仿佛是在描述着一幕幕残忍与罪恶。

她有着单纯的怨恨……为什么她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这么强烈的恨意……她究竟遭遇到了什么?不由的,燕扬想起了一个少女在炼狱般的折磨中死死挣扎的情形,心痛的抽搐。想当初,自己和她是那么的相似,自己好歹有曦雨陪伴才能走到今天,如果燕扬像她一样,一直是一个人的话,恐怕燕扬也早已和她一样,彻底封闭情感,变成一个杀人机器。

燕扬深吸口气,将手掌覆盖在她大脑之上,呢喃道:“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么强烈的怨恨。”

搜魂术被燕扬催动出来,邪魅的精神力虽然强大,但是此刻她已经昏迷,几乎没有什么精神防御,所以燕扬很轻松的就进入她的意识海中。记忆,随着灵魂之间的联系涌向了燕扬的脑中……

她叫尾崎菱香。

她可爱,善良,幼小的她同大多数与她同龄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不知什么是真正的罪恶。她出生在东瀛一个大户人家的家里,如同掌上明珠一般,从小她都过着很富足的生活,她热爱生活里的一切,每天也过的很快乐。

但是,在她七岁那年,伴随着金融风暴,家里的破产,一切都变了……

“妈妈,这是什么地方,好多人哦。”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只有七岁的女孩,她一手抱着大大的布偶熊,另一手被妈妈牵在掌心,好奇的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个如瓷娃娃般粉雕细琢的少女,年纪虽幼,却有着及腰的柔柔长发,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天真和属于她那个年纪的快乐。紫色的衣裙轻摆间,衬得她如一只轻舞的紫色蝴蝶般乖巧的跟在妈妈身侧。

这是位于东瀛的某块不为人熟知的街道,各色的行人噪杂来去,上演着事态万千。这个美丽少女的出现引来了无数惊艳的目光。任谁一看之下,都会以为看到了误落人间的可爱天使。

“去你的叔叔家。”少女的妈妈用只有女儿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看着前方,目光闪烁间丝毫不敢去碰触她纯洁到没有一丝瑕疵的目光。

“叔叔?妈妈,原来我还有一个叔叔吗?”少女好奇的问道。

她没有回答,脚步却下意识的加快了很多。

穿过不息的人流,人也更加多了起来。这里的街道充斥着一股糜烂的味道,让女孩精致的眉毛收紧了一下。她恨讨厌这里的味道,但她却乖巧的没有说什么。

“我们到了……跟妈妈进去。”

一路上。她没有侧头看女孩一眼,或许是因为愧疚,或许是已经麻木。

这里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酒馆,撩开珠制的门帘,刺鼻的酒肉味扑面而来,女孩的脚步下意识的缩了一下,但马上又被妈妈拉了进去。

里面很大,散乱分布的酒桌上坐满了一桌桌的人。但奇怪的是,大厅却并不显得喧闹,互相之间的交谈声很小,更没有大声喧哗或发酒疯的人,她们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她没有停留或打探,而是直接拉着女孩向里走去,很快便拐到后院一个密闭的房间。她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没有敲门,她直接推开了房门。已经到达这里之前她已经联系过里面的人,此时他就在里面等她们,

门被打开,一个正在看书,满脸肥肉的胖子抬起头来,合上了手中的书,洒洒然的站起身来,对她们的到来毫不意外。他的目光在女人脸上扫了一下,然后落到她一直牵着的女孩身上,几乎被满脸肥肉淹没的两眼猛的射出狼一般的光芒。

“人我带来了。”女人低头说道,眼角惴惴不安的瞥了一下女儿。

仿佛听到她在说什么,胖子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在女孩身上,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罪恶表情。

“叔……叔叔,你好,我……我叫尾崎菱香。”少女怯怯的出声,他的目光让她害怕,下意识的想躲到妈妈的身后。

“尾崎菱香?嘿嘿,这的确是个适合你的名字。”胖子的目光扫过她的紫色连衣裙,脸上的*笑越发的让人作呕。

这就是妈妈说的叔叔吗……他起来来,好可怕。少女的脚步在退缩,小手偷偷轻拽着妈妈的衣服,想让妈妈带她离开。

“很好!”胖子终于看向了女人:“真的很好,比照片上的还要让我满意。嘿嘿……”

女人似乎舒了一口气,却丝毫没有理会女儿的小动作,甚至没再看她一眼。

胖子冲她打了一个眼色,女人连忙点头,她俯下身来,理了理女人的头发:“香儿,你先在叔叔房里等一会儿,妈妈有事情要和叔叔说。”

没有给女孩询问的时间,她已经抢先开门出去。胖子紧随其身后,关门之前还不忘再以那狼一般的目光在她身上留恋一番。

充斥着汗味的房间里只剩下茫然失措的少女。陪伴她的,只有那个一直被她抱在怀里的大熊娃娃。

“这是十万日元,她的确值这个价钱。”

女人接过胖子递过来的黑色女式手提包,没有去查看包里的现金数目,而是紧紧的将它抱在怀里,微低着头,目光不断闪烁着。

这本是一个很清秀的女人,但此时那张脸却被刻意缕到额前的头发遮住大半,仿佛怕被别人记住这张脸。被遮掩的脸上清晰的写着颓废与彷徨,还有那撕心般的罪恶煎熬。让她看上去仿佛受了巨大打击的失心女人。

“你生了个好女儿,七岁就出落的如此水灵……嘿嘿,在我的调教之下,她马上就就会成为这里的头牌。”胖子一脸猥琐的*笑着,在这个罪恶的母亲面前,他根本不像在别人面前那般伪装成一个和善憨厚的小老板。

女人的脸有些发白,她不敢抬头,懦懦的说道:“等……等我老公的情况好起来,我……我一定很快把我女儿赎回来的。”

“赎回来?”胖子先是一愣,然后一脸嘲讽的夸张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讽刺的笑声如一把把尖刀般刺入了她的心脏,让原本就有些发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十分清楚自己为了钱把女儿卖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这样的母亲,又有什么资格再去见自己的女儿。

已经拿到钱的她一秒钟都不敢多停留,紧紧抱着用女儿的一生换来的那十万日元落荒而逃,慌不择路间,被一个椅子狠狠的绊倒在地。

“不再看看你的宝贝女儿了?”胖子笑眯眯的说着,欣赏着她狼狈的姿态。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却也从心底鄙视这样的母亲。他们之间的罪恶相比之下——彼此彼此。

“不……不用。”她迅速站起,头也不回的跑开,很快便消失在胖子的视线中。

就这样,尾崎菱香悲惨的日子开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