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三百九十一章戳馨儿

第三百九十一章戳馨儿

此刻,这位少女已经到了生死一瞬间,燕扬的弑神血液固然能够压制她体内的精血,可是弑神血脉同样的会对她的血脉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这就像一个更高级的物种突然出现在低级物种的世界,等待低级物种的当然是灭亡!

燕扬和曦雨的额头都不禁划下一丝汗水,目光眨也不眨的观察着少女的情况。

金色的弑神血液,最终是全部流进少女的身体里。

轰!!

少女身上猛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势,玄武五阶的全部力量被她催动出来,甚至就连她身上的服装也被这股狂暴的力量给化为粉碎。

顿时,少女的玉体便是不着一缕、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燕扬面前。

她双目紧闭,乌黑的长发自然垂下,全身肌肤嫩滑白腻,漾着奶脂一般的润泽,眉如翠羽,腰若束素,两条腿儿纤嫩细直,如玉雕琢。年纪虽小,上身却已有了相当的规模,两颗草莓尽收眼底,美的让人窒息。

不过,这些旖旎对于被天幻女神魔鬼强化过的燕扬来说不过浮云而已,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她的身体状况上!

奇迹!出现了!

弑神血液并没有摧毁她的血脉,而是无比神奇的和她的血液融合在了一起!

“奇迹!真的是奇迹!还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曦雨失声咆哮起来,天地间能让曦雨如此动容的,的确是奇迹!

曦雨曾经融合过燕扬的弑神血脉,那时的燕扬还没有成为弑神,她深深的知道要融合弑神血脉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就连她都不敢保证一定可以融合成功。可是现在,这个少女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融合了?

这个结果,大大出乎了两人的意料。

“这不可能!除非她也是弑神,但是这显然不可能。”燕扬震惊的道,就算同为狱血战士,一个远古血脉的人都无法这样融合弑神血液!

这就是血液优劣的差距。

“你是……弑神?”就在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名少女融合了燕扬的弑神血液,很快便镇压住了体内残留的精血,此刻的她已经醒了过来。

当两个赤红色的目光对视在一起时,燕扬惊骇的脚步连退。

这分明是弑神才有的目光!

“你……你是狱血战士??”燕扬这句话几乎是哆嗦着说出来的,这恐怕是唯一的解释了!狱血战士怎么会跑到乾州来啊!

“弑神……真的是弑神……”这位少女并没有回答燕扬的话,看到燕扬这一头红色的头发和手指尖残留的一丝金色的血迹,她缓缓的笑了,笑的无比心酸,旋即,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

此刻,她忘记了自己刚刚恢复的身体,忘记了自己的一丝不挂,她的眼里,深深的印下了燕扬的模样。

“你可是……名叫戳风?”少女一字一句的问道。

燕扬强行忍住心里的惊骇,稍微理了一下思绪,深吸口气道:“是的,我是戳风,你是何人?你既然是狱血战士,那就应该知道,我最恨狱血战士!”

听到燕扬亲口承认自己是戳风,少女眼里的泪水如溃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大声喝道:“哥啊!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你的亲妹妹戳馨儿啊!我是痕琴的女儿啊!”

咔!!

短短一席话,如同惊雷一样给燕扬来了一个五雷轰顶,让他彻底的愣在了那里,久久无言。就连曦雨,都是震惊的露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表情。

戳馨儿……我的亲妹妹……痕琴……是我的母亲……

难怪她能融合自己的弑神血液,她不仅是狱血战士,更是自己的至亲!难怪自己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难怪自己看她如此痛苦,自己的心也会很疼!

原来竟是这样!

燕扬摇了摇自己有些发晕的脑袋,急切的问道:“馨儿是吧?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她在哪里?”

“呜呜呜……”听到燕扬这么问,戳馨儿居然一把抱住了燕扬,在他怀里痛哭起来,她就像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孩子,终于是找到了一个依靠。

怀中的女孩一丝不挂,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仅仅作为一个受伤的女孩,来寻找一个哥哥的依靠。感受到这种感觉,燕扬鼻子一酸,竟然也有了一种落泪的冲动,这是他的妹妹没错!

我戳风的亲妹妹!

燕扬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件衣服给戳馨儿披上,大家都没有说话,等待着戳馨儿恢复平静。

“哥,我是在你离开家族的那一年出生的,是戳神与痕琴的女儿……”戳馨儿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燕扬浑身剧烈一颤,自己离开家族的那一年,自己正好是八岁,也就是说,戳馨儿的真正年纪,岂不是才十一岁?

可是从她身上,燕扬看不出十一岁,她的生理年纪,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而她的心理年纪,更是像一个大人一样!她的内心被仇恨充斥,不亚于当年的菱香!仇恨和孤独让她早早的成熟起来,试想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单独爬上风云山巅,去和四五只比她更强大的妖兽决战……天哪!

十一岁的玄武五阶!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燕扬的心一阵刺痛,她比当年的自己更有出息!当年的自己,还碌碌无为的受着别人的白眼!嘲笑!直到自己八岁的时候,才真正意义上的脱离家族!

“馨儿,委屈你了,这些年你辛苦了。”燕扬想哭,他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她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十一岁就有了如此的修为,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啊!

“当年,因为你的关系,母亲在家族里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就连父亲也不在理她,后来,她生下了我,她说自己能生出一个无限潜力的戳风,就一定还可以生出一个妖孽,可是……母亲把最后的希望和一辈子的幸福赌在我身上,我还是让她失望了……”

“血脉石检测我的结果,竟然是……普通血脉!!”

听到这儿,燕扬的瞳孔一阵收缩,果然,和当年的自己完全一样!自己的血液,血脉石无法辨明!

“这一下,母亲差点崩溃,从此成为了一个下人,父亲宣布休妻,并且不承认我与他的关系,把我和母亲无情的扫地出门!更悲惨的是……我不但是普通血脉,而且天生就有一种可怕的疾病!”

“疾病?什么疾病?”燕扬大惊。

“我从出生开始每隔一段时间,自身的血液便会奇怪的急剧减少,这时就必须依靠吸收外来的精血才能够活命!”

燕扬:“!!!”

“在我四岁的时候,有一次我被大长老的孙子欺负,恰在这个时候我的疾病爆发,忍无可忍之下,我咬死了他的孙子,并且吸干了他所有的血液!”说道这儿,戳馨儿眼里闪过一丝狰狞的快感:“就因为这样我惹下了大祸,大长老得知了他孙子的死讯之后简直要疯了,是母亲疯狂的保住了我的命,但是我却再也无法在家族里留下来了。母亲临走时对我说,我还有一个哥哥,名叫戳风,他也在外面流浪。”

“她还对我说,我的哥哥戳风,是一个绝世奇才!他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传说中最伟大的弑神!让我一定要找到你,带着你回去!她要所有人都知道,她痕琴生出的儿子,是狱血战士里最厉害的天才!”戳馨儿眼中闪过一丝自豪和骄傲的神色,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母亲说的没有错,他的哥哥戳风,的确是个奇才,是弑神!而且,自己的哥哥,还是一个那么善良,那么善良的人……

虽然他表面上只有玄武三阶的实力,但是戳馨儿一点也不怀疑,燕扬真正动怒的话,自己连一招都承受不了。

燕扬的心突然抽搐起来,几乎是咬着牙问道:“那母亲呢?我们的母亲,她现在在哪里……”

“母亲……母亲她……她被大长老打断了四肢,关在家族的后院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以前我曾经偷偷潜入进去过,她几乎已经成了疯子,看到我还一个劲的赶我走……哥……我觉得……我觉得母亲她撑不了多久了,每天都有人来虐待她……她撑着最后一口气,就是想看你啊……看到一个天才,一个碾压一切的天才……”

“啊!!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燕扬疯狂的咆哮着,眼瞳里猛然爆发出一阵亮到极致的赤红光芒!

整个大地,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有一种狂暴的力量要将它掀翻!

戳馨儿吓的后退几步,从燕扬身上,她居然感觉到了恐怖!

“戳风,冷静!冷静下来!!”曦雨突然爆发出一声暴喝,这个声音似乎带着穿透,直击燕扬的心灵。

曦雨的暴喝让燕扬猛然醒悟,力量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上联系刘宇和香儿,我要马上启程回玄州!”燕扬冷冷的道,声音如同地狱咆哮。

“不要!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已经探查到了,这一次‘大魔天’即将开启,我们可以先去大魔天在去也不迟,母亲再三叮嘱我,没有足够的实力不要回去,她不想我们死。”戳馨儿吼道。

大魔天……燕扬的瞳孔猛然一缩,这个词,阳先也曾说过!

“你们……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低沉的声音,从燕扬嘴里缓缓吐出,犹如某种魔鬼的诅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