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章虚空道人

第四百章虚空道人

熊雁丝的这个举动,也是让燕扬有些吃惊,他也没有想到,这熊雁丝居然如此的通情达理,不但喝退了长孙晓巧,居然还打算送给自己一部价值不菲的天级战技!

天级战技啊!按照理论讲,它可比一颗九阴九阳丸要贵重的多,当初在狱血家族,一本天级战技足以称的上是镇族武学了!而她居然如此轻易的拿出来!

“这……这似乎有些不太好吧?”燕扬微笑着,他倒不是怕长孙晓巧记恨他,而是这份大礼实在太大,接了它无疑于算是欠下了熊雁丝一个人情,燕扬不喜欢欠陌生人的人情。

“请燕扬兄弟务必收下。”熊雁丝似乎知道燕扬会拒绝:“这大荒焚天炎乃是火属性的天级战技,练成之后据说可以焚山煮海,只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修炼的是冰系战技,根本无法学习这种火属性。我看你身后这位小友眉宇之间有着一股灼气,目光炯然,想来对火属性深有研究吧?这战技与他有缘,放我这里也是浪费。”

熊雁丝把话说道这个地步,燕扬太推辞就显得有些做作了,他也不矫情的收下,抱拳道:“那我就替兄弟谢过熊雁……额,果果小姐了。改日有缘,燕扬必当向助。”

听到燕扬居然直呼熊雁丝的小名,长孙晓巧更是气得牙痒痒,奈何他却不能发作。

熊雁丝微微一笑,并不生气,她的目光落在曦雨身上,当即就有着一丝惊讶浮现,此女不但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就是容貌和气质也不在她之下。

虽然彼此看不见对方的真容,但是这种女人的直觉往往准确的可怕。

“不知今日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追究晓巧的责任了呢?那九阴九阳丸也不是我必备之物,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不是?尤其是在这大魔天即将开启之际。”熊雁丝盯着燕扬,已经不知道对他笑过几次了,在长孙晓巧看来,这完全是不正常的!

不要说笑了,除了自己,她从来不会和哪个男子对话超过三句!

“当然。”燕扬点点头,熊雁丝对他的态度,根本让燕扬提不起一丝火气,白拿了一本天级战技,燕扬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再说了,这神域榜第四的高手,莫说得罪,就是想和她傍上关系的人,都是数不胜数,如今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对方竟然有意结交自己的话,自己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除非脑袋被门夹了……

说个实在话,对于熊雁丝对自己的态度,燕扬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以前和她素昧平生,两人又没有什么交集,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长孙晓巧。但是不管从哪方面看,她都对自己一行人没有任何恶意,既然这样,对方敬自己一尺,自己当然会还别人一丈。

“那我们就大魔天见了,大魔天里的凶险超乎你们的想象,不过我想以诸位的力量,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熊雁丝淡淡的道,旋即带着长孙晓巧飘然而去,在临走的时候,长孙晓巧还狠狠的瞪了燕扬一眼,显然是还有些不忿。

他们走后,燕扬微笑着将这“大荒焚天炎”丢给刘宇,笑着道:“这熊雁丝果然是气度不凡,而且实力深不可测,她仅仅是一眼便看穿了我们所有人的修为和力量。现在的我若是和她对战,我没有打赢的把握。”

这是燕扬第一次如此评价一个女子,没有把握。但是燕扬并不觉得丢脸,因为现在的他的确太弱小了,他虽然自信,但并不狂妄自大。

“她的确算得上是这届大魔天里最厉害的人物,不过我们运气似乎不错,她似乎很看好你。”曦雨的眼睛在燕扬面前扫了扫,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对那熊雁丝也有着一丝欣赏。

一个能识别天才的人,自身也一定不差。

燕扬笑笑,不说话。

……

熊雁丝脚踏冰莲,长孙晓巧双手抱胸,两道身影快若匹练的飞行着。

“为什么?今天的你,太反常了。就算那燕扬是个绝世奇才,也不可能勾起你这么大的兴趣!”长孙晓巧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出声:“我不过是想要他的九阴九阳丸,你却舍得将天级战技送于他,你……你该不会是喜欢那小子吧?”

最后一句话,才是长孙晓巧真正关心的,虽然他坚信这个冰山美人完全不可能对一个男人动情,但是世上之事没有绝对,今天熊雁丝的表现,让他隐隐的有些不爽。

“不要胡说!”熊雁丝瞪了长孙晓巧一眼,冷声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昨天在那拍卖会上,我不过是对着那燕扬笑了一下,你却暗中使用天音魔雷,想要置他于死地,是也不是?”

“是。”长孙晓巧嘴角一抽,他知道既然被发现了,坦然承认会比死咬不放要好得多。

“所以,我送他一本我用不上的天级战技,并不算什么。”熊雁丝继而道:“有件事情你说对了,不单单是那燕扬,他们一行人中没一个是简单角色,相信我,在同等级的情况下,你一定不是他对手。”

听了这话,长孙晓巧的瞳孔猛然一缩,身上的灵力波动也出现了刹那间的紊乱。

这不可能!我绝不相信!即使是同等级,掌握着空间力量和天音魔雷,甚至拥有碧玉流琴的我,一定可以碾压他!

他承认熊雁丝是个天才,自己打不过,但是他绝不相信,他不会是燕扬的对手。

既然你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那么总有一天,我会当着你的面击败他!

长孙晓巧心里在想什么,熊雁丝大致也能想到,但是此刻,她的心思,并不在长孙晓巧身上。

“真是让我意外啊,生死之力和天火之力的继承者居然走到了一起,看那一片荒芜的树林,他的生死神诀所到达的高度似乎还在我玄冰神诀之上,仅仅玄武三阶的实力……简直是妖孽……而且他还是狱血战士,天幻女神选中的继承者,果然都是绝世奇才……大荒焚天炎有了天火的加持,想来完全可以和神诀一较高下了吧?”熊雁丝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在她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寒气,下方的森林,都是在此刻结上一层厚厚的玄冰!

“我虽是一介女子,但是我不会比你们差的!天幻之体……嘻……”熊雁丝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容。

……

灵武院,院长阁楼……

此刻,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正静静的盘坐在那里,周身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甚至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就像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咋一看去,还以为是一个死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嘴里呢喃道:“奇怪,算算时日,老三应该和庞源回来了,为何还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事了?”

他大手一挥,一道星罗密布的棋盘便出现在他面前,可是当他的目光瞥向棋盘时,顿时脸色大变!

“什么?老三居然死了!庞源也只剩下一口气?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居然还抢劫我灵武院的圣器,甚至不惜杀人灭口!”这老者顿时怒不可遏,他屈指一弹,棋盘上那一颗暗淡的棋子顿时化为一道流光朝着某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岂有此理,本座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如此大胆!”老者身形一动,居然凭空消失。

……

燕扬与庞源的交战之地……

原本平静的天地灵气在此刻出现了瞬间的紊乱,伴随着一道微不可查的光点,空间突然在此刻扭曲起来,当它扭曲到一种极致的时候,猛然有着破碎之声响起,一道身影,浮现出来。

此人正是划破空间过来的灵武院院长,虚空道人。

“什么?这是什么武学,居然能够吸取生命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刚到这里,虚空道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一把,周围十里之地,居然荒芜生机!

“难怪,原来是遇到了高手!”虚空道人沉默片刻,手掌一抬,天空之力流转,竟是在虚空中勾勒出了一道栩栩如生的大门!

天空强者,会将周身灵气和精神力相融合,诞生出一种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天空之力!这种力量,甚至可以塑造一切,就如这扇大门,简直就如同真正的门一模一样,然而在天空强者眼中,这不过是挥一挥手的事情。

“空间封锁!”

虚空道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屈指一弹,那扇大门便自动打开,但是诡异的是,大门的另一面却是黑洞洞一片,诡异之极。

“咚!”

一道气息萎靡到极点的人影从里面掉了出来,正是被曦雨锁进空间裂缝里的庞源!

曦雨的力量,仅仅是能划开空间,而天空强者,却是直接能制造一扇空间之门!其差距,犹如天堑!

“院长,救我,快救救我……”庞源在空间裂缝里吃尽了苦头,他已经到了濒死边缘,看到院长,他立马疯了似的抱住院长的小腿。

看着如此不成器的庞源,虚空道人气得胡子一瞪,喝道:“混账东西!告诉本座,是谁杀人越货!”

被天空强者这么一吓,庞源顿时两眼一翻:“是……是燕扬……”之后便断了气。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的一口气,居然会被天空强者给震慑的断裂,正是自己的卑微与怕死,才是真正葬送了他。

“燕扬,这是何方人物。”虚空道人的眼里,闪现出了浓浓的杀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