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三十章你,是一个废物

第四百三十章你,是一个废物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城主府后院的一声巨响几乎是让所有人面色一变,谁也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会有不知死活的人前来闹事。

“诸位稍安勿躁,请在此静坐,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我吴弘扬的府上撒野!”吴弘扬勃然大怒,今天是他儿子的大婚之日,在这个时候闹事,完完全全是在打他的脸。

他站起身来,身形一转便消失在座位上,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宾客和忐忑的吴山。

妃儿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在这种时刻,显然和自己脱不了干系,那到底是谁呢?在妃儿心中,突然涌现出了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刚一出现,立刻被她疯狂的压下,她希望两人都不要来,因为就算他们联手,也不可能改变这里的事实,反而会把自己的命给赔上。

当然,不管她怎么想,事实总是事实。

一道身影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急冲而至,一把就拉起妃儿的皓腕:“快跟我走!”

妃儿惊的急转,头上的四屏凤冠也随着这一下倾斜下来,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顿时惊慌的道:“阳先,是你!你不要命了?”

没错,来人正是妃儿的追求者之一,阳先。

“我不要命,也比你不要幸福的好!”阳先非常愤怒,他指着吴山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根本就不喜欢这小子!完全是因为吴弘扬的*迫!妃儿,你怎么能拿自己的终生幸福开玩笑?”

妃儿甩掉阳先的手,此刻她情绪非常激动:“阳先!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如果你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欢迎,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看见;但是,如果你是来破坏婚礼的,那我只能告诉你,你是绝对逃不出去的,我妃儿的终生幸福,我自己做主!关你阳先什么事情啊,你是我的什么人啊!”

阳先顿时浑身一颤,对啊,我是她的什么人?自己有什么资格阻碍她的选择?在她心中,虽然不喜欢吴山,但是也不喜欢我啊……一切,不过是我阳先自作多情罢了……

见阳先麻木了,妃儿心里也是不忍,在众目睽睽之下,她飞快的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用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说道:“阳先,你对我的情我一直都知道,谢谢你……你不愿意看到我的幸福被毁,我也不愿意看到你在这里丢了性命,就算今天你的父亲阳天来了,也不可能把我带走。所以,我请求你,放弃这些幼稚的手段好么?”

阳先身体抽搐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自己的实力却连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痛,谁人能懂!

我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幸福,我只是知道,看到我喜欢的女人痛苦,我便也很痛苦!

“你就是阳先?”吴山这时也反应过来,这个州长儿子长时间的颓废所练就出来的自卑与懦弱是首屈一指的,别人都要抢他的新娘了,他依然无动于衷,或者说,他这个实力,不过是自取屈辱。

“我知道你,你和我一样也喜欢妃儿,但是今天你看见了,和妃儿成亲的是我吴山,而不是你阳先。妃儿想说的话,也正是我想说的,如果你是来祝福我们的,刚才的事情我也当做没看见,如果你是来破坏婚礼的,那么……”吴山面色一沉:“乾州卫队何在?”

“在!”伴随着一声声响亮的大喝,在大殿门外突然出现了一群身穿黑甲的人,他们的实力平均都在玄武四阶左右,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锯齿模样的狰狞长刀,比起地球上的血狼战士,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真正杀戮机器!

乾州卫队,这时一支专门用来保护吴家的卫队,他们的名字早已经响彻整个乾州,他们个人的实力是玄武四阶,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是一支军队,一支拥有最高默契和杀伤的军队!这三百来号人组成的军队大阵,实力叠加起来可不是数学公式那么简单,玄武境以内,无人能挡!

乾州卫队成立以来,死在他们手中的人和妖兽数不胜数,在他们头上,更是有着吴弘扬的直接管理,在乾州可以说是地位显赫。

“阳先,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即使我父亲暂时不在这里,你也绝不可能翻起大浪,你是聪明人,不需要我说,也应该知道怎么做。你们万金商会的位置,父亲特意给你们留着的。”吴山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意,自己的确是不能把他怎么样,可是自己有强大的背景实力!这就是我保护妃儿的资本!

阳先木然的看向那紫檀席案,那是属于他们万金商会的座位,至今空空如也,原本他抱着一腔热血来到这里,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个笑话,妃儿不愿意和他离开、吴山这个废物也一脸的戏谑,偏偏,自己还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阳先的脚步,不自觉的朝那紫檀席案移动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让吴山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阳先,也不过如此,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和自己争夺妃儿,自己赢了。

“哈哈哈哈哈……”就在这时,大厅里突然爆发出一阵讽刺的大笑,笑的是那么的肆无忌惮,所有人的脸色在此刻都是微变,因为他们都发现自己居然一直都未察觉到此人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天空境界的汤锋最为敏感,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房梁上的某一处,心中的震撼一浪高过一浪,阳先喜欢自己女儿的事情他知道,因为以前阳先曾上门提亲过,但是这个坐在房梁上的少年,自己却从未见过,不过却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在一阵大笑声中,燕扬的身影缓缓的浮现而出,他就坐在大厅的房梁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从妃儿进门开始,他就看的清清楚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里面一直都有很多人,但是却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存在,更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包括吴弘扬都没有察觉。

“燕扬,是你?”妃儿在看到燕扬的那一刻几乎是浑身颤抖,阳先也就罢了,可是燕扬……和她认识也不过短短几月,两人见面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虽然燕扬随时嬉笑着叫她一声妃儿姐,可是当燕扬真正为了她出现在这里时,她的内心还是有了强烈的波动,有你和阳先这样两个朋友,妃儿死亦无憾……

燕扬没有看妃儿,他的目光锁定在阳先身上,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缓缓的抬起一根手指,如同剑芒一样火辣辣的指着阳先,淡漠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

“你,是一个废物。”

看热闹的宾客们都是露出一丝惊奇而又戏谑的目光,今天这是要闹哪样?不过他们都是如看戏一般看着这一幕,不管是阳先还是燕扬,都是玄武六阶的小鬼而已,他们可不相信凭他们两个能翻起什么大浪。

妃儿讶然,吴山更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阳先则是将那毒蛇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燕扬,今天他受到的打击已经很大了,现在燕扬又当众说他是废物,无疑是当众打他耳光,这让他如何能忍!要不是燕扬的实力在他之上,恐怕他已经暴走了!

燕扬并不在意他那吃人般的目光,而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阳先,一字一句的道:“身为一个男人,明明知道妃儿嫁过去根本不会有幸福,自己也会很痛苦的情况下依然被吓退,此乃懦夫行为;吴山只是个玄武二阶的庸才,你看着他迎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却不敢对他有丝毫的不敬,仅仅是怕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此乃鼠辈行为;之前,你遣散万金商会所有的人员,为的就是现在孤注一掷的一搏,现在木已成舟,箭在弦上,你却在此刻产生了退缩之意,你不但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妃儿心中对你的那一丝丝的期待、你最对不起的,是后院那为了你而不顾自己引开吴弘扬的父亲!此,乃是混账行为!”

“懦夫、鼠辈、混账都被你占齐了!你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就连在你身边的吴山,都比你强!至少,别人敢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拼搏,而你呢?你敢吗?”

“我之所以不现身,就是给你表演的机会,可是你……让我很失望,妃儿看错你了!”

燕扬字字诛心,让阳先的心里如同被千万只野兽撕咬,让他的大脑在一瞬间灌入了无数只蜜蜂,他似乎听不到周围的一切,看不到周围的一切,脑袋里仅有的,是燕扬那一串串的连珠炮,炸的自己体无完肤!他的脸庞,扭曲到了一种极致,身体也在巨大的刺激中疯狂的颤抖,就连灵力,也出现了异常的紊乱。

其余的人,则是被燕扬这一番话给惊呆了,就连汤锋,都是目光闪烁着看着燕扬,对燕扬的那一丝戒备也完全的消失。

将阳先给打击的体无完肤,燕扬的目光这才看向了彻底呆滞的妃儿:“妃儿姐,我燕扬爱恨分明,对敌人从不手软,对于自己的朋友,我见不得他们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当然也包括你,既然你不喜欢嫁给吴山,那么你便可以不嫁,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燕扬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容。目光又放在了阳先身上:“废物,看清楚了,你所不敢的事情,在我燕扬眼里,不过是探囊取物一般!”

轰!!!

弑神力量,狂暴的涌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