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四十章自爆

第四百四十章自爆

感受到一种危险,混疯子的目光自然落在了这边,可是还不待他有任何动作,一块块玄冰便如同跗骨之俎一样贴上他的身体,碧玉流琴的音波也在此刻放到了最大,长孙晓巧那白嫩的手指上,甚至已经溢出了丝丝鲜血。

燕扬和曦雨相互对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的催动方天画戟,方天画戟如同流星一般,朝着混疯子飞射而来。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涌向混疯子的四肢百骸,他怒喝一声,身上燃烧起了一种黑色的气体,这种气体和妃儿身上的气体又不太一样,这是一种隐隐带着魔气的气体!

他举起手中那一柄长剑,那长剑泛着一丝冷艳的光泽,竟然也是一把圣器。

可是,还不待他有任何的动作,一旁的啸风狼突然扬起脑袋,用最后的力量发出一声嘹亮的狼嚎!!

“鸣嗷!!!!!!!”

这一声咆哮之大,完全可以震得人两耳失聪,纵然是有灵力护耳,所有人还是在这一声当中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心脏砰砰的跳了起来,连灵力和心神都出现了瞬间的紊乱,而混疯子,则是在这声狼嚎之中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聚起的天空之力出现了短暂的呆滞……

就是这最重要的一刻,方天画戟犹如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兵,从混疯子前胸贯入,后背贯出,活生生的一个透心凉!

对于一名玄武强者来说,这种贯穿心脏的伤势绝对是致命的,但是对于天空强者就不一定了,他们掌握着微小的灵魂力量,可以将自己脑海中的神识脱离肉体,一旦肉体被毁,他们也不会真正的死亡,神识可以为他们凝聚出新的身体,只不过实力会下降。更有强者,即便真正死亡,也能留下残魂千年不灭,火焰遗迹里的火神就是典型。

所有人脸上都在这一刻露出一丝笑意,这种伤势,即便混疯子不死,也对他们没有威胁了。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被洞穿的混疯子如同被定格了一样,没有任何动作,弑神之力何其狂暴,被弑神力量击伤的伤口基本无法快速恢复,尤其是溅血的伤口……因为弑神的强大血脉会主动侵入别人的血脉,并且肆意破坏!

此刻,混疯子的胸口不断的淌下大片的鲜血,伤口那血淋淋的肌肤翻滚着,天空之力会自动修复伤口,但是却被什么力量阻止了一样,力量,也在飞快的下降。

混疯子身体里面流出的血液,赫然是黑色的!

“呃…………啊!!!!!”

定格片刻混疯子突然爆发出一声划破天际的大吼……随后,在他身上突然暴起了一团漆黑的光团,那光团竟然如同一个黑色的心脏一般,竟然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

燕扬瞳孔猛然一缩,大喝道:“不好!!他要自爆!!!”

电光火石间,燕扬一把拉着最近的曦雨,目光扫动间,他注意到了距离自己二十多米远的苍静和郭小春,他想也没想,一个瞬息之间便移动到了苍静身边,在苍静微微惊愕和郭小春防范的眼神中,心莲猛然旋转而出,将四人完全的包裹在里面。

轰!!!!!

就在这一刻,一片刺眼的黑光猛然升腾起来,那漆黑的光团,发出了万丈黑光,旋即猛然爆炸开来!

那一瞬间,所有人脑海都是轰然一片,感觉不到一切,唯一能做的,就是调动全身灵力死死的护住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在不远处的修武者都能在此刻感觉到大地在震动,抬头望去,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缓缓升起……

一丝微不可查的黑芒从爆炸中心飞掠出来,远远遁去……

冲击波还在继续,燕扬催动神眼,顿时便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心莲依然没有被攻破,依旧将他们四人牢牢的保护在里面,心莲的力量是燕扬和曦雨的力量共同衍生,单体攻击于一点还可以击破,但是像这种超大范围的攻击,想要击破心莲,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差距实在太大。

混疯子爆炸肉体的能量之大,足以将周围的空间撕裂开来,燕扬惊骇的发现,一道空间裂缝恰巧出现在妃儿和阳先身边,强横的吸力爆发开来,妃儿和阳先的灵力本来连自保都岌岌可危,又怎么可能抗拒这种空间裂缝,两人没有悬念的掉入了空间裂缝,甚至包括趴在地上力竭的啸风狼,也是如同一片枯叶一般被吹进了空间裂缝……

燕扬舒了口气,这样也好,虽然暂时见不了面,但是混疯子算是帮他们做了次免费的旅行,但愿他们能平平安安。

光芒消失之后,燕扬等人惊骇的发现,在他们所在的地面,已经凹陷下去整整三十米!形成一个半径约为千米,深度为三十米的巨坑!这样的威力,就是十颗核弹,也远远比不上。

所幸的是,这种爆炸又没有核辐射,他的杀伤,还不如凝聚灵力的全力一击。

刘宇菱香等人虽然略显狼狈,但是都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还微微惊愕于这场超级爆炸。

“可惜,让他逃走了。”燕扬略微惋惜的道,混疯子这一招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想要杀死他们,而是掩护自己逃走,以燕扬等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在那种爆炸之下肆无忌惮的追杀他的神识。

苍静非常镇定的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尘,那闪烁着精芒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她微微一笑:“你好,燕扬,谢谢你刚才保护我们。”

“不客气。”燕扬眯着眼睛;“敢问这位小姐芳名?”苍静身上有天锁符,这就注定了燕扬不能把她当做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来对待。

郭小春看向燕扬的眼神立马出现了丝丝的鄙夷,在整个天界,要说连苍静都不认识的人,还真不多。这小子不会是从哪个山沟沟里冒出来的乡巴佬吧?

“苍静。”苍静点点头,那一双美目泛着异样的光彩,似乎要把燕扬整个人看透,她的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采。

“苍静?武动会苍静?神域榜第十一?”燕扬这是终于认真打量起苍静来了,玄武七阶的实力,与神域榜第十一的苍静完全吻合。

“燕扬,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苍静这个名字,在天界只有一个人敢用,不可能有重名,你们这些黑马还真是厉害,居然把我和小姐都挤下去了。”郭小春的声音粗犷豪放,这话虽然霸道,但是对于燕扬这个人,就算是他也打消了所有的小觑。

“今天真是一个奇怪的日子。”苍静朱唇轻启:“神域榜上的黑马和见不到影子的前十高手几乎都聚集在了这里,还有刚才掉进空间裂缝的那两个人,他们好像是万金商会的少爷阳先和天宝商会的小姐妃儿吧?”

燕扬等人的眉头跳了跳,不置可否。

身在商业家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非常强大的情报能力,对任何事情都要知晓,在这一点上,苍静那恐怖的大脑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没错,她每见到一个人,仅仅是看一眼,就好像是看穿了他的一切,包括他所有的底牌,这一点在价位上的拿捏更是达到了巅峰,凡是苍静亲自谈判的生意,从来没有一桩失误,而且价格都是达到了最高,仿佛把人都吃的死死的。

如今,她早已经把燕扬等人的身份都猜透,从他们出手的那一刻起。

苍静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双美目流盼、樱唇含贝,秀眉宛如新月,最动人的是她嘴角的那抹浅笑,便如熏香和风般暖人心脾。一席白衣飘逸轻舞,尤其是她秀长雪白的脖颈,使她在姣美中散发着一种高贵而优雅的朦胧气质,身为武动会的大小姐,富可敌国的存在,她没有一丝大小姐的那种上位者的姿态和眼神,反而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朦胧隐约的高贵气质。

燕扬死死的盯着苍静,大脑的精神力处在一种极度的活跃当中,脑袋里,那尘封已久一个片段被突然掀起,那一张稚嫩的容颜,渐渐的和她重叠在了一起……

十年前……磐龙郡……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原本喧嚣的郡城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虫鸣鸟叫,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孩子,乱糟糟的衣服和头发,下面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仅仅炼体七阶的他,跑到这里已经是气喘吁吁。

在他手里,抱着一个小木盒子,从里面隐隐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此刻,这个小男孩犹如是抱着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即使是满身淤泥、筋疲力竭,抱着这盒子的手依旧是那么的有力,就连那盒子,也是一尘不染。

一股强烈的气力从后方传来,带着重重的破风之声,狠狠轰击在小男孩的后背上。

小男孩一个踉跄倒地,后方,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带着一脸笑意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杂碎,你倒是跑啊?”

“偷了我们的凝气珠,小混蛋,你是活腻了吧?”

几个小孩如同在看一只可怜的小狗而已,讽刺一番之后,开始对他拳打脚踢,而这个小男孩,只能蜷在墙角里,双手死死的护住那小木盒子。

“呵……小杂碎,你还想抱着它到何时,交出来!你这个人见人打的小偷,居然敢偷到我们家来!”一个十五岁的胖孩子一把抢过那小木盒子,凝气境的他,是小男孩如论如何也打不过的。

小木盒子被抢走,小男孩爆发出一声大吼,那眼神中瞬间浮现出赤红之色,犹如魔鬼!

“还给我!!”如同爆发出了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小男孩犹如饿狼一般朝着胖孩子扑过去,完全忘记了他们之间不可弥补的差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