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四十五章最美丽的奇迹

第四百四十五章最美丽的奇迹

燕扬走在大街上,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只有燕扬和若灵的脚步声。

“燕扬,你是要去哪里?”若灵抬起小脸,不解的问道。

“去见一个,我最想见却又不敢见的人……”燕扬淡淡的说道,每一步的迈出,都如同千斤巨石。

“哦……”若灵若有所思的眨巴着眼睛:“最想见……又不敢见……会是谁呢?”

燕扬走过一座又一座的院落,脑袋里回忆着这里的一切,小时候的一幕幕出现在燕扬脑海中,让他的双手在不自觉中握紧,甚至快要滴出血来!当他再次放下时,已经站在了一座院落门前。

雷家大院。

雷狂是狱血战士家族中的大长老,地位仅次于族长戳神,七年前,他的孙子被戳馨儿吸干鲜血而亡,从此以后他对痕琴便恨之入骨,将她绑在自己家的大院里直到今天,而雷家大院,正是雷狂家的院子。

燕扬站在雷家大院门前,久久没有动作,如同一个木桩子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的伸出右手,颤抖着伸向大门,在触碰到大门的那一刹那,他如遭雷击,闪电般的缩回了手,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两行血泪,再也压制不住的滚滚而下。

这个骄傲的狱血战士,除了进化弑神那一次流过血泪以外,他从来没有流过泪,即使流泪,也不会是眼泪,只会是血泪。因为,那个慈爱的影子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牢牢的印在心里的最深处。

“风儿,你要记住,你是狱血战士,是最有天赋的狱血战士,长大之后,必然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母亲……”燕扬呢喃道:“孩儿,对不起你……”

看到悲伤的燕扬,若灵忍不住的问道:“燕扬,你为何如此悲伤?”

“因为,母亲她再也回不来了……”燕扬喏喏的道,如同是一个木偶一般,脸上没有了任何的神采。

“为什么回不来了?”若灵不解的追问。

“因为她就是回不来了……”

“为什么就是回不来?”

“因为她回不来了……”

若灵的话,无一不在撕裂燕扬心中的伤痛,但是她那空灵般的声音,却让燕扬无法对她发出任何脾气,只能如同机械般的回答道,目光中的瞳孔,也完全没有了焦距。

“回不来了……”若灵喃喃自语的品读着这几句话,她愣是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她看了看这大门,又看了看燕扬,自顾自的道:“原来,燕扬的母亲,就在这扇门里面。”

若灵抬起螓首,琉璃般的眼瞳中释放着一种无与伦比的神采,随后,她的眉头一挑,嘴巴微张,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而后,她的眼帘,也微微的低垂了下去……

“燕扬,你不可以这样。”良久,若灵空灵般的声音响起。

燕扬无言。

“燕扬,你不能这样没有勇气,你母亲她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能辜负他的期望。你已经做到了,为什么不敢去见她?只有见了她,她才会心安。”

燕扬依旧无言,只是双拳死死的攥起,情绪巨大翻涌的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这番话居然是从什么都不懂的若灵口中说出。

“燕扬,你的母亲,她等了这么多年,意识和毅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状态,你再不去见她,她会死掉的!”见燕扬还是不敢去见痕琴,若灵急的大吼起来,这一句话如同天打雷劈一样让燕扬狠狠一个激灵,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若灵为什么会知道这不可能知道的一切,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更是忘记了他刚才用神眼穿透雷家大院看到的那一幕!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被人用四支铁链牢牢的锁住四肢,如同一只狗一样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手脚筋和全身经脉被全部挑断,丹田更是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地方,她静静的趴在那里,如同死人,只有微弱的呼吸还告诉众人她还有一口气,每当她微微扭动身体时,都会发出凄惨至极的呻吟……

燕扬的生死神诀和圣愈诀是治愈的最高诀窍,任何生命体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被他完全的救活……可是,经脉乃人体本身之脉络,和生命力无关,丹田更是聚集灵力和气力的地方,可以说和人类的大脑一样玄妙,他……没有办法。

这就像是一个生命力有100点的人,将她全身经脉全部挑断之后,她的生命力下降到10点,同时生命上限也下降至10点,燕扬纵然是运转全力,也只能让生命力达到上限的10点,永远不可能回到100点了。

“妈妈!”所有的一切,被若灵一句话给刺激的完全忘记,燕扬的脑海里,只剩下了母亲的身影,他甚至都不知道,在这种意识状态下,他叫出的,竟然是地球上的称呼,妈妈。

他对天界,已经深恶痛绝,潜意识里,他喜欢地球,喜欢地球上的一切。

燕扬如同一头发狂的猛兽一般冲了出去,什么雷家大门,却是如同纸糊的一样被燕扬粗暴的用身体直接撞碎!

若灵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意,燕扬,你就在这里和母亲团聚吧,好好的哭一场吧……像你这么好的人,谁若是敢让你伤心难过,必遭天谴!

……

“娘!”这一声吼,几乎是用尽了燕扬所有的力气,他几乎是跪着爬着冲到了痕琴的身边,不顾她身上的铁链和脏兮兮的身体,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身体,生死神诀催动到爆表,远远超过痕琴生命力极限的狂暴生命力,如同滔滔江水一般往她身体里面灌输而去。

“风儿!”如同一头被惊醒的猛兽一般,痕琴的反应更为的剧烈,她猛然睁开了那一双浑浊的双目,一把死死的抓住了燕扬,那一双瞳孔收缩到了极致,她要把这张脸印入灵魂的最深处,同时她要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娘……你……”痕琴的反应让燕扬大吃一惊,被情感冲破的理智立刻在一个激灵中全部回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母亲她,可以动?还这么有力?

痕琴她此刻的思维已经陷入了混乱,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可以活动,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力量,她捧着那一张让她魂牵梦绕的脸蛋,憋了十二年的泪水在此刻滚滚而下:“风儿,真的是风儿啊……娘对不起你,娘没有保护你的能力,让你受了十二年的委屈,对不起……对不起……”

此刻的燕扬却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的神眼是天幻女神亲传,可以看透一切,他明明看到母亲的手脚已经……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娘,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孩儿有事情要问您,您的手脚不是……为什么您现在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燕扬的震撼已经超过了与母亲重逢的喜悦。

“啊?”痕琴微微一愣,她看向了自己……此刻的自己正跪在燕扬的面前,两只手正捧着燕扬的脸蛋,手上、脚上的铁链也跟着她的动作出现了剧烈的摇摆……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自己的手脚,好了?被雷狂挑断的筋脉,全部好了!就连丹田,也是恢复如初!

“风儿,你真是太厉害了!”痕琴激动的说道:“我的儿子,果然是绝世奇才,绝世妖孽!!!现在的他,不仅拥有弑神力量!!更拥有无法想象的逆天手段,居然在一瞬之间,就治好了我全身尽断的筋脉和丹田!!哈哈哈哈……”痕琴状若疯魔般的大笑起来:“你们错了!!戳神错了!!你们都错了!!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哈哈啊哈哈……”

相比与痕琴的疯狂,燕扬更是大为不解。

难道真的是生死神诀的力量?

燕扬无比的确定,用在门外用神眼看到痕琴的时候,她绝对是一个奄奄一息,筋脉尽断的废人,所以自己才迟迟不敢面对她……在之后,若灵给了他进来的勇气,而自己一进来,就用生死神诀疯了一样的洗涤痕琴那奄奄一息的身体,除了生死神诀,燕扬想不出痕琴为何会突然间手脚全好,筋脉也全部修复。

想通一切的燕扬,激动的再次流下了眼泪,他是第一次如此虔诚的感谢上苍,同时也感谢天幻女神,让自己掌握了生死神诀。

看起来,是自己小看了生死神诀的力量了……

门外,若灵的眼神中闪烁着动人的芒彩,身形也缓缓的消失在了原地……

燕扬的脑海里,天幻女神猛然睁开了轻闭的双眼,神色一片凝重……

……

“风儿,不许哭!为娘告诉过你,男子汉,流血不流泪!”见燕扬流泪了,痕琴轻轻的扶去燕扬的眼泪,刚刚说出这一句话的她,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十二年的心酸,十二年的等待,十二年来的信念,十二年来的折磨,在今天终于结束了!她痕琴!从来没有错!她的话,终究是对的!

我儿子戳风,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天赋的狱血战士!而不是什么狗屁普通血脉!!!

燕扬的嘴角,也在此刻勾起一丝满足的笑意,这也算是一场,最美丽的奇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