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四十八章戳天

第四百四十八章戳天

“你……你……”这一刻,戳岳看向燕扬的眼神完全变了,犹如在看一个魔鬼。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是自己的弟弟戳天,也不可能如此变态的用两只手指去接自己的这招!

燕扬嘴角的狞笑在此刻夸张到最大,眼睛里也闪过丝丝赤红之色,复仇的快感让他欲罢不能,弑神血脉的那种疯狂和暴戾完全的展现出来……他动了,另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他握剑的右手,嗤啦!!!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的痛苦淹没了戳岳的神经,让他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狂吼,他看到了自己飞散的血液,还有他……被燕扬的双手从身体上硬生生撕下来的右臂……

断臂之痛,痛彻心扉。而完好的手臂被活生生的从身体上撕下来……那种痛苦,要远比单纯的断臂要可怕的太多太多。戳岳那一声惨叫凄厉的撕心裂肺就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岳儿!!!”

看到这一幕,戳神目龇俱裂,他再也无法稳住,身形一动就出现在擂台下面,正欲冲上来的他,却被燕扬一声咆哮给吓了回去:“住手!你敢上来,我就杀了他!”

戳神的身形重重的一颤,感受到燕扬眼中的杀意和疯狂,他不敢在上前,因为他现在也相信,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狱血战士就是来闹事的!而且完完全全是个疯子!

“你……”戳神指着燕扬,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戳岳他跟你无冤无仇,这是切磋,你下手也太狠毒了吧!”

“哦?你怎么知道他和我无冤无仇?”燕扬的眼神变得讽刺起来。

“爹……爹……我……啊……”戳神正欲说话,却被戳岳痛苦的喊叫所打断,眼泪将他的半张脸全部沾染。自成年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哭,还哭的如此悲惨,断臂之痛,又没有接受治疗,那种痛苦,会一直在他身上肆意的侵袭他那敏感的神经!

“岳儿!”听到这凄惨至极的叫声,戳神肝胆俱裂,却不敢上前,他直视着燕扬,眼睛里喷发出可怕的杀意:“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到戳神的这幅模样,燕扬缓缓的笑了起来:“不怎么样,我只是想按照规定来比赛而已,可是有人偏偏不按规定来,这让我很头疼啊……”燕扬脸色一变,质问戳神道:“我且问你,狱血家族族规第二十三条是什么!”

“宗族大会比赛期间,所有场外人员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比赛的正常进行!”戳神咬牙切齿的道,心里却在惊异于这个人居然连族规都知道,可见他在家族里待过不短的时间。狱血家族的族规人人都知道,他不可能乱说。

“好极了,我在问你,第二十五条是什么?”

“在比赛期间,只有将对手击出场外或对手自动认输弃权才能算是比赛结束,在比赛结束之前,比赛不能以任何形式被打断。”

“族规可是人人都要遵守的,你这位族长似乎不怎么遵守啊?敬爱的戳神族长?”燕扬皮笑肉不笑的道:“现在戳岳既没有认输、又没有被我击落场外,而且我也没有杀死他,你纵然是族长,也没有理由干涉这场比赛!”

意识处在濒临状态的戳岳听到这句话,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呢喃道:“我……我认……”

砰!!!

话还没有说完,燕扬便狠狠一脚踩在了他的嘴巴上,让他的话戛然中断,那力道用的恰到好处,既让他说不出话来,又让他死不了。现在的戳岳,如同一条狗一般被燕扬狠狠的踩在脚下,嘴里只能发出凄惨的痛吟……

许多人在彻底的震惊中转过脑袋,不忍直视,他们都是狱血战士,以鲜血为喜好的战士,这样的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惨无人道的一幕,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才能让此人如此的去摧残戳岳的身体和戳神的心灵。

“混账!!!!”看到这一幕,戳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头发在暴怒中飞快的变为赤红色,就连眼瞳也变为了赤红色,全身的愤怒已经让他不可自拔的进入了弑神状态!

“父亲,请息怒!!”就在戳神准备不顾族规将燕扬直接击杀时,一道声音响彻起来,发出声音的,正是戳神最满意的天才儿子,戳天。

“天儿,你要干什么?”如果是别人,戳神无法压制自己的愤怒,可是面对天儿,面对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他暂时压住了自己的愤怒和杀意。

“父亲,您是一族之长,更应该以身作则的遵守族规,今天是宗族大会,我们狱血战士最的赛事,不管发生了什么,您都不可以失去冷静。”戳天缓步朝戳神走来,稚嫩的脸蛋上透着与年纪不符的稳重和成熟:“如果您今天冲上去杀了他,那么其他的族人会怎么看我们戳家?刚才你们的对话大家听得明明白白,虽然不甘心,但是您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您触犯了族规,而他,却没有。”

听了这番话,戳神才算是冷静了下来,戳天说的很对,自己已经触犯了族规,打破了比赛的正常进行,如果此时还不知悔改,反而冲上去将燕扬杀死,那么他的问题就严重了。几位长老甚至可以联名表决,以此为理由罢免他的族长之位!

“天儿,依你之见,现在应该怎么办?”戳神淡淡的问道,对戳天,他一向都抱有很高的期望,他不但武力超群,而且智慧和心性也是像个大人一样成熟稳重,甚至能冷静的思考到许多别人思考不到的事情,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是戳神最大的财富。

燕扬的目光眯起,听了戳天的那一席话,他的注意力也转向了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戳天来。他今年十四岁,小自己接近六岁,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今天算是第一次见面,说起来,自己没有见过他,自然与他也没有任何的仇恨。不过,燕扬还是很钦佩他的,在自己哥哥被打成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也许他将来能够变成弑神也说不一定。

戳天的目光此时也落在了燕扬身上,丝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他淡淡一笑道:“朋友,按照规定,上台切磋怎么也得自报姓名,能告诉大家你的名字吗?”

“我叫燕扬。”燕扬指着戳天,一字一句道:“但是你记住,这个名字,我是对你说的,因为他们,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狂妄!非常的狂妄!大家一片哗然,却没有人敢说什么,完虐戳岳,在戳神的弑神状态下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年轻人,有狂妄的资本。燕扬这个名字,也被大家牢牢地记下。

戳神眉头深深的皱起,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甚至在狱血家族现存的六百多户的大家庭中,根本没有一户家庭是姓燕的!

戳天没有任何的震惊,他笑了笑道:“看起来,你并不愿意透露你真正的名字,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便要由我戳天来挑战你!”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下,戳天淡淡的说道:“根据族规第三十七条规定,在宗族大会的比赛中,同姓同辈亲姊妹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代替亲人比赛,但是比赛结果却是自己的成绩。现在我大哥戳岳已经败了,但是并没有认输,我可以代替他来挑战你,对此你有什么异议么?如果你不相信戳岳和我的亲子关系,我可以现场用血液来证明!”

“不用了,戳天和戳岳都是戳神的亲生儿子,这一点我想只要是狱血战士都知道。”燕扬赞赏的看了戳天一眼:“不错,我接受你的挑战,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不过在这之前……”

燕扬的眼神一下变得危险起来,他猛然一脚踹出,刚好踢在了戳岳的那一截断臂之上!

咻……

在大家惊悚的注视下,这条血淋淋的断臂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掠过众人的头顶,最后落在大比武场一侧的狗窝里,那里养着十几只天界特有的天狂狗!

……

现在一片死寂,每个人如同吃下了满满一碗辣椒一样呈现完全的呆滞状态,这个疯子,他做了什么!!!

他竟然,把戳岳的断臂踢出去喂狗!!!

这一下,就注定了戳岳将来不可能再有接好手臂的一天,大家看向戳岳的眼神,突然变得怜悯起来……

戳岳最后的意识随着自己的手臂望了过去,在看到那十几只天狂狗时,他无比的确定,他已经感觉不到断臂处的疼痛,甚至感觉不到心跳……

“你曾说我是戳家养的一条狗,一条不听话的狗,现在看来,被这些不听话的狗吃掉手臂的滋味,一定很不错吧?你一定想不到,我就是当年在你眼中的那一条狗,你,在我眼中,比狗还不如。”最后时刻,燕扬那平静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入戳岳的耳朵,刺激着他最后的一根神经。

戳岳的眼睛死死的瞪大,瞳孔也膨胀到了一个极不正常的弧度,十二年前的一幕幕无比清晰的回荡在他脑海里,他的眼里,突然闪过一抹浓浓的恐惧!

是他!是他回来了!

可是,他却是无法把这个消息传给别人,就在巨大的疼痛和刺激之下彻底的昏死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