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五十二章戳风,燕扬

第四百五十二章戳风,燕扬

“但在力量之上,你绝对不可能战胜我燕扬!!!”

当燕扬说出这番让所有人都窒息的话语之后,他的身体之上,陡然释放出血红色的光芒。

“弑神诀,弑神怒!”

赤红色的气力犹如海浪一般翻涌着,从那里面,所有人竟然听到了一种隐隐的咆哮之声,那种声音,既像厉鬼的悲鸣,又像野兽的咆哮,让人听着毛骨悚然,他们仿佛看到了地狱,看到了一个绝望之人临终前不甘的嘶吼……

最终,这一切的怨念、一切的力量,化为了普普通通的一拳。

一拳击出,空间崩裂,灵力停滞。

暴怒的燕扬,带着满身的力气和无比狂暴的力量轰向戳神,戳神的脸色阴暗不定,面对燕扬的忽然攻击,他眉头一沉,沉身低吼:“我不相信以我玄武巅峰力量进化成为的多年弑神,在弑神力量的较量中还胜不过你一个毛头小子!”

“大焚天诀,焚天之拳!”

弑神之力疯狂的浓缩,在戳神的拳头之上,也燃烧起了熊熊火焰,这是毫无花俏的纯正面碰撞,他要以这样的方式向燕扬证明,纵然是纯力量,他也绝不可能输给他!

轰!!!!

撞击的瞬间,璀璨的赤红光芒冲天而起,原本蓝蓝的天空顷刻间变得光芒刺目,令得所有人眼睛都是忍不住的虚眯起来。之后,便是有着狂暴如蛟龙一般的灵力冲击波疯狂的爆发出来,方圆数千丈内的空间,都是在此时震荡起了阵阵抖动。

比武场内的所有擂台,几乎全部被震碎成粉末。

两拳相撞的那一刹那,戳神感觉自己被同被一口千万钧的大锤狠狠轰在拳头上,他的身体如同风中浮萍般远远飞了出去,双臂更是被直接震麻,几乎完全失去了直觉,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形,也重重的砸进了大比武场的墙壁上,之后直接洞穿,射进地面里,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大坑。

怎么可能……他的力量竟然会超过我这么多!这怎么可能!!

被一拳打飞的戳神,心里的震惊远远的大于了身上的疼痛。

族长被一拳打进地面,让所有的狱血战士都是嗖的站起,看向燕扬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敬畏。

“爹!!!”戳天失声喊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才悲剧的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渺小到什么事情也帮不上忙。

“天儿放心,我没事。”伴随着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戳神一个闪身便出现在燕扬面前,此刻的他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就连之前与燕扬碰撞的右臂,也是有着大股的金色血液流下。

显然,他受伤了。

“很快你就有事了!”燕扬目光一眯,弑神力量再次疯狂的凝聚起来,在胤天那里的两个月,他基本上对弑神状态的掌控达到了一种相对完美的状态,收放自如,力量的泄漏和身体的负荷也达到了最小……此刻的戳神已经有了微微的喘气,反观燕扬,面色如常。

“风雨神诀,风暴天降!”

巨大的赤红龙卷风,映照着戳神的脸色一片淡然。

戳神深吸一口气,仿佛做出了什么巨大决定一般,他的眼睛,居然缓缓的闭上,继而双手合十,一种隐晦的波动缓缓散发出来。

“血爆奥义!”

砰!!!

戳神的身体,突然爆炸开来,漫天雪雾飘洒,这一幕不仅让在场所有人傻眼,就连燕扬也是出现了片刻的呆滞,巨大龙卷风因为燕扬的情绪不稳而消失而去。

他自爆血脉了?

下一瞬间,燕扬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背后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戳神从里面暴冲而出,此刻的戳神脸色苍白,气息紊乱,显然刚才的自爆之术,让他的损耗非常大。

燕扬的反应何其敏锐,斩龙剑在灵力的催动下直朝戳神而去,真是人老糊涂,以弑神状态的敏感,这种无意义的偷袭有意义么?

可是,戳神避也不避,那只手如同鹰爪一般朝燕扬抓来!

“你不要命了!”戳神的奇怪举动让燕扬发出一声暴喝,斩龙剑何其锋利,他不可能感觉不到,燕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的不明智,他的攻击落到自己身上顶多让自己受伤,而他如果被斩龙剑给击中,必死无疑。

一时间,燕扬的脑海里闪现过许多的画面,最终他冷哼一声,灵力微微偏移了一下,斩龙剑从戳神的肩膀刺入,瞬间便贯穿了他整个肩膀!而几乎是在同时,燕扬感觉肩膀一痛,戳神的手爪也挖进了自己的肩膀,戳神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让燕扬受伤见血。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燕扬眼神阴翳的盯着他,戳神这一招固然狠辣,可是自己也是一个做事不计后果的人,如果真把他惹毛了,燕扬不介意立马血洗狱血家族,让家族彻底洗牌。

“呵呵呵……”戳神并没有回答燕扬的话,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挖进燕扬肩膀的手,失心疯一般的大笑起来。

燕扬猛然一惊,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自己的肩膀,瞬间面色大变,而后身形一闪便后退了几十米,斩龙剑被他收回。

在那里,自己的金色血液和戳神的金色血液,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两种血液融合在一起,说明两人的关系是至亲!

燕扬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姜还是老的辣啊,他果然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了,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在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惊呆了,两种血液融合在一起,在场每一个人都无比清楚的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哎呀……这家伙还真是阴险,居然识破了燕扬的身份,这样一来,这场战斗多半是打不下去了。”苍静看着这一切,无奈的耸耸肩。

……

身份被识破,燕扬平静的悬浮在空中,冷声道:“不要以为我刚才对你心慈手软是原谅了你,而是因为我想到了别的事情,因此暂时不想杀了你而已。”

戳神仿佛没有听到燕扬的话似的,他捂住自己的肩头,用灵力止血,苦笑道:“真的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啊,戳风……”

戳风!!!!!

这两个字,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将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炸的一个激灵,看向燕扬的眼神顿时如同见了鬼一样!

戳天的脸色一变,顿时朝着彻底呆滞的轩梅飞掠而去,他无比渴望的要知道,戳风,这个算是自己的哥哥,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

丝毫没有在意下面的震惊,燕扬淡淡的道:“是我,我没有死,你很失望吧?”

“谈不上失望。”戳神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不可能的现实:“你为什么能够进化为弑神?你明明是……”

“普通血脉么?我可怜的戳神族长,醒醒吧!”燕扬讥讽的打断了戳神的话,他指着戳神,目光睥睨:“你知道吗?你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相信那一颗狗屁的血脉石了,最不可饶恕的是,你逐出我也就罢了,既然吓了狗眼的将馨儿也驱逐出去,她才四岁啊!”

戳神没有反驳:“馨儿她……还好么?”

“她很好,好的你无法想象。很快,她就会变成弑神回来,她将成为狱血家族里第三……不,第四个弑神。”

戳神的瞳孔猛然一缩。

“你亲手逐出了两个弑神,你眼中的废物,却是最最耀眼的两颗金星,现在,我想问你,你后悔么?”燕扬平静的问道。

“悔……又如何?”戳神苦笑起来:“不过我并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因为我是族长,我无法容忍两个……至少在当时来说是废物的人。即便是血脉石出了问题,但是你和馨儿的实力在那时并不出众,甚至是低的惊人,尤其是馨儿,竟然还丧心病狂的咬死了雷狂的孙子……我想知道,我错在了哪里?”

燕扬冷笑道:“今天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过我希望你能感谢一个叫燕铃儿的女孩子,因为如果不是她的话,你今天在知道一切真相之后,也得死!”

戳神:“……”

……

“哥哥,如果哪一天你回到了你的世界,见到了你的父亲,请你一定不要杀死他,好不好……”

“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们华夏的传统中,弑父是要遭到天谴的,我不希望哥哥遭到天谴,如果哥哥死了,铃儿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还有啊……哥哥你想,如果不是你的爸爸把你逐出家族,那么你就不会来到地球,更不会遇到铃儿,哥哥,难道你不想遇见铃儿么?”

“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没有你的父亲,铃儿不会认识哥哥,哥哥也不会认识铃儿,也许哥哥在那个世界会过的很好,但是对于铃儿而言,世界却是永远不会再有光明……所以哥哥,答应铃儿,即便是你一辈子也不想在原谅他,也不要杀了他,因为我相信,天底下的父亲都是最好的,说不定他当年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啊……”

……

燕扬深吸口气,铃儿,哥哥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

纵然是不杀戳神,我也相信,今天过后,他也会因为他的愚蠢和狠心,而失去自己身上所有的光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