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五十三章馨儿之恨,封印血屠!

第四百五十三章馨儿之恨,封印血屠!

整个大比武场,因为燕扬的出现,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骚动,几个长老目瞪口呆,完全的陷入了呆滞,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置这种情况……而戳神,则是脸色非常难看的与燕扬对立,打也不是,走也不是。

燕扬双手抱胸,沉默了一会儿,旋即他睁开眼睛,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她来了。”

戳神微微一怔。

燕扬前方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一道空间裂缝出现,一个小巧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哥,我好像来晚了呢。”来人正是修炼完毕的戳馨儿,戳馨儿的出现,顿时让在场嘈杂的声音变得针落可闻,戳馨儿今年十一岁,面容并没有多大变化,而且她咬死雷狂孙子那件事情,可是轰动全族的。

“那不是戳馨儿嘛!那个疯子女孩!她居然还活着……”

“天哪,这怎么可能啊……如果我的眼睛没花的话,她刚才好像是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来的!”

“戳馨儿……这……”戳天看着天空中的戳馨儿,他比戳馨儿大三岁,所以他认识戳馨儿,不过他对戳馨儿的认识,也仅仅是他知道戳馨儿是戳神一个小妾所生的低贱孩子而已。此刻,戳馨儿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赫然是玄武六阶!在场每个人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十一岁的玄武六阶!这个世界疯了么!

雷狂身为大长老,坐在高台的正中心位置,仅仅是比戳神的位置靠后了一点,当他看清楚戳馨儿的面容时,那被燕扬所带来的震撼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疯狂的愤怒和杀意,他正准备立马出手当场击杀戳馨儿,可是戳馨儿的下一个动作,却让他呆立当场,大脑轰然一片。

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懵了,做梦!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戳馨儿的目光从燕扬身上移开,立马看见了与燕扬对立的戳神,顿时,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狰狞之色。一股无与伦比的煞气从身上爆涌而出,那种汹涌的力量,甚至可以和燕扬相媲美。

“戳神老狗,拿命来!”戳馨儿和燕扬不同,两人虽然都恨戳神入骨,但是燕扬毕竟得到了更多的爱,曦雨、燕铃儿、苏琪琪等人都在慢慢抚平燕扬心中的伤痕,久而久之,燕扬也就淡了,再加上狱血大典和燕铃儿的事情,燕扬对戳神虽然恨,但是并不想杀他。但是戳馨儿就不同了,她四岁被戳神逐出家族,一个人无依无靠,在加上痕琴的惨状每天都在刺激着她那幼小的神经,不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戳馨儿是在梦中被惊醒,每一个晚上她都无法睡的安稳,这种刻骨的恨意,在绝望的环境下,只会越来越恨。

戳馨儿的成长历程,是燕扬都无法想象的恐怖和心酸。

戳馨儿那两只小手死死的握成拳头,双目之中那种仇恨之火犹如化成了实质一般熊熊燃烧起来,眼瞳之色,几乎是在瞬息间变得赤红起来,那一头挽起的长发,也是在极度的愤怒中全部洒下,渐渐的变成了火红之色,就连那攥出鲜血的拳头,也是有着一滴滴金色血液流下。

弑神!!!

胤天用自己的弑神之血,彻底的激活了血煞之体,成就了一个前无无人,后无来者的十一岁弑神!此刻的戳馨儿,一头红发飞扬,幼小的身体里不断的爆发出恐怖的弑神力量,就像一个绝世战神一样,任何不知情的人看到她,都会认为是绝世强者故意打扮成这个模样,而绝不会想到她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燕扬嘴里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馨儿变强了,很厉害很厉害,厉害到不用自己保护她了。那时的她,连玄武八阶力量的金甲侍卫都能击败,现在的她,玄武境内,又有谁能敌?

“你们……”戳神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如果说燕扬进化成弑神还勉强能够想通的话,那么戳馨儿绝对是一个打破人类认知的存在,就像死人突然复活那么一般荒唐。

“馨儿,住手!今天的重点,并不是戳神,不要在他身上浪费力量。”燕扬拉住戳馨儿,轻轻的摇头。

“哼!”戳馨儿狠狠的瞪了戳神一眼,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馨儿,是你吗?真的是你啊!”就在这时,一道无比激动的声音从大比武场下方传来,众人的目光望去,内心再一次被狠狠冲击,怎么会是她!她不是全身经脉尽断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娘啊!”戳馨儿的目光锁定在痕琴身上,泪水止不住的簌簌流下,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且是以一个正常人的状态,这简直……是在梦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啊!!!

戳馨儿俯冲下去,母女两人抱头痛哭。

现场诡异般的安静了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浑身在巨大的震撼之下战栗起来,看到这一幕,他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在戳馨儿咬死雷狂孙子的那一天,痕琴的疯狂话语。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庸才、蠢货!等着吧,终有一天,你们会为你们今天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的馨儿、还有我的风儿,他们才不是废物,他们是奇才,是绝世奇才啊,哈哈哈哈……”

“我会牢牢记住你们的脸,相信我,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再次看到,你们那一张可笑而又滑稽的脸!”

……

那时的痕琴,状若疯魔,所有人都认为她受不了自己两个孩子都是废物的打击而疯了。

直到今天,到现在,他们看着戳风、看着戳馨儿、在看看那奇迹般突然生龙活虎的痕琴,他们终于明白了。

原来,她不是疯子,而我们,才是真正的蠢货!

把两个弑神逐出家族,天下间没有比这更蠢的事情了。

……

“怎么?堂堂的大长老雷狂,要溜走?”突然,一道讥讽的声音打破了在场的气氛,不知什么时候,雷狂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而他本人,也悄悄的移动到了大比武场的外围。

没错,雷狂要逃了!

被认定为普通血脉的废物戳风回来了,变成了弑神;咬死自己孙子的疾病疯丫头戳馨儿也回来了,同样变成了弑神。而迫害痕琴七年的自己,却仍然是一个玄武九阶的狱血战士,他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在去想。

他想要活着,所以他必须放弃大长老的身份逃走,因为即便是凝聚全族的力量,也不可能是两个弑神的对手。

听到燕扬讥讽的声音,雷狂的身体一下就硬在了那里,而其余的人看向他的眼神则是变为了怜悯,这些年来雷狂是怎么对待痕琴的,大家有目共睹,没有一个人敢发言,这个时候触怒燕扬,是非常不明智的。

换成任何一个人,面对一个虐待自己母亲七年的人,都会有极其强大的杀意。

“戳风!你……你要干什么?难不成你要以下犯上,杀我不成?”见自己逃不掉了,雷狂脸色阴沉,但是说话的底气明显不足。在天界,弱肉强食,即便他们都是狱血战士,即便他是大长老,即便是以下犯上,这一切在实力面前都是苍白的。

“哈哈哈哈……”燕扬仰天狂笑起来:“以下犯上?你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啊!我戳风在十一年前就被你们逐出家族,谈何以下犯上!如今我要杀你又如何?难道你不该死吗?”

雷狂的眼神闪过一抹恐惧之色,感觉到燕扬身上的巨大杀意,他疯狂的咆哮起来:“不!不可能!!我不可能死在这种地方!!这是噩梦!!这一定是噩梦!!!没错……普通血脉的废物怎么可能变成弑神这怎么可能!!!痕琴那个女人全身经脉尽断,丹田被我击碎她怎么可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哈哈哈,没错,我一定是在做梦!!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噩梦!!!”

看着状若疯魔的雷狂,所有人都是深深叹气,在死亡的恐惧之下,他的精神几乎已经出现错乱,他几乎是在回避着这个让人恐怖的事实……他们也是在巨大的惶恐中疯狂的回忆,自己以前有没有得罪过戳风、戳馨儿以及痕琴,想起自己以前嘲笑过他们的,现在已经是瑟瑟发抖,惴惴不安。

“你个老不死的!迫害我娘这么多年,你去死吧!!!”雷狂的疯狂咆哮传入戳馨儿的耳中,也让她内心深处的伤疤和恨意被揭起,她几乎是如同瞬移般的出现在雷狂的上空,弑神力量,疯狂的凝聚。

戳神刚要有所动作,被燕扬血红的眼瞳一瞪,愣是不敢在动。

“小丫头,这是梦!你杀不死我的,哈哈哈!”雷狂疯狂的大笑着,玄武九阶的力量疯狂催动出来,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朝着戳馨儿重重轰击而去,大地崩裂,灵气都被生生的压爆。

“死吧!封印血屠!”稚嫩的声音里,却是带着与年纪不符的杀意和狠辣。

赤红色的诡异符文,如同一条条小虫一般,直接撕裂了雷狂的攻击,在他惊骇的眼神下,钻入他的身体。

“好好享受吧,弑神血脉和远古血脉的差距!”戳馨儿大喝道:“当年,你的孙子看我是个废物,骂我,辱我,打我!最不可原谅的是,他骂我娘是个丧门星,生出的两个小孩都是废物!说我哥戳风就是一个贱种!居然去勾搭磐龙郡主的女儿!这些话,我永远都会记得……他该死!你也同样该死!我恨不得吃你的肉,饮你的血!”

雷狂的瞳孔已经扩张到了一个极不正常的弧度,戳馨儿说的每一句话都印在了他的骨髓里,他动了动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弑神血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瓦解了他的远古血脉,最终到达了心脉,他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出现了一抹剧痛,意识就彻底消散而去……

砰!!!!

雷狂,爆体而亡,鲜血四溢,碎肉横飞。

一抹碎肉飞到戳馨儿嘴边,她伸出香舌将其卷进嘴里,嘴角咧起一抹阴森的笑容:“当年的我,就是这样一步步的成长到现在;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向你们复仇的魔鬼,恐惧吧,哀嚎吧!”

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席卷全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