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五十四章迟到的真相

第四百五十四章迟到的真相

看着这样的戳馨儿,痕琴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这个孩子这么多年究竟受了多少的苦啊!

看着雷狂被当场杀害,所有人都被戳馨儿的疯狂举动所吓倒,几个长老也是如同喉咙卡了只死耗子一样说不出任何话来,戳神更是一脸铁青,目光复杂的看着燕扬及痕琴母女。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后悔了。

他细细的回想着以前的一切,戳风出生那天发生了天地异象,连他当时都认为,戳风长大以后一定是绝世奇才,可是这个想法仅仅持续了一天,在第二天的血脉石面前就被轰然推翻。

自己也不相信这个事实,他宁愿相信是血脉石出了问题,事后,他找了好几个不同的狱血战士来测试,结果让他失望了,血脉石没有问题。不死心的他想去查阅狱血大典,无奈狱血大典已经丢了,最可怕的是,那一天来见证戳风奇迹的人实在太多太多,戳风是普通血脉的事情,也在短短一天内传遍了整个狱血家族。

所有人都知道族长和痕琴生了一个普通血脉的废物,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放?族长的威严何在?

于是,在族长的威严和一个极有可能是废物的儿子两种选择面前,戳神选择了前者。

如果戳风真的是绝世奇才,那么即便是血脉石有问题,他自身也会表现出来,戳风到八岁的时候也才炼体五阶,玩玩全全是普通血脉的体现……不,甚至比普通血脉还要差劲,这一下,戳神对戳风彻底绝望。

戳风走后,在痕琴的一再央求之下,戳馨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打击再一次来临,血脉石显示戳馨儿又是普通血脉,有了前车之鉴戳风,戳神对戳馨儿直接绝望。

本来戳神对戳馨儿是不闻不问,但是没想到戳馨儿在四岁的时候居然丧心病狂的咬死了雷狂的孙子,大长老雷狂在家族里的地位仅此于戳神,而且还有众多党羽,这件事情导致的后果就是戳神也不可能保住痕琴和戳馨儿,或者说,他潜意识里也不想去保。

四岁的戳馨儿在痕琴的拼死保护下离开了家族,那时的她,炼体三阶,并且身上的疾病随时可能导致她死亡。

燕扬有曦雨庇护,戳神认为他的确有活下来的可能,但是戳馨儿如此状态,戳神完全想不通她为何还能活着。

……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戳神扪心自问,不要说自己,即便是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做出和他一样的决定。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狱血战士,他是族长!是全族唯一一个弑神!

他又怎么敢把自己的一切,赌在两个血脉石显示为普通血脉的孩子身上!

不仅是戳神,所有人几乎都在回忆当年的戳风和戳馨儿,看向他们的眼神也由震惊变成了不可思议。

燕扬的心则是出现了绞痛,馨儿,就是靠……吃生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么?

不要说是戳神,就是燕扬自己也无法想象,一个炼体三阶的四岁孩子,究竟是如何在天界里活下来的。也许能够和她残酷经历媲美的,也只有菱香了。

当年的菱香,划破自己的脸颊,四肢断其三,在黑森林里存活了一个月,那时的她,七岁。

这些少女骨子里的倔强和仇恨,似乎能引发一种名为“奇迹”的力量……

馨儿,香儿,从今以后,谁在让你们痛,我必让他后悔终生!

燕扬的脸色,一点点变得戏谑起来,他俯视着这里的一切,嘲讽的道:“怎么了?各位狱血战士,你们是不是很疑惑啊?为什么在你们眼中的废物戳风没有死、戳馨儿也没有死、反而是进化成了弑神?”

所有人面面相觑,的确,就是让他们在那里想上三天三夜,他们也想不明白原因。

“既然这样,那我就给大家讲个故事吧,相信这个故事讲完之后,大家就会明白一切。”燕扬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长的盯了一眼某一个位置,雄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比武场。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天界,有一支很强大的种族,他们便是狱血战士!”

“狱血战士的繁荣,源自于一名拥有远古血脉的天才狱血战士,胤天!胤天从小便展现出了他惊人的修武天赋,他的父母都是弑神,也就注定了他绝对不平凡,天生便是凝气境的战士,十岁踏入玄武境,他在十四岁的时候甚至还没有玄武六阶!但是他二十三岁时便踏入了天空境界,两百多岁时凝聚神格成功,彻底的脱离了‘人’的层次,成为了一代武神强者。”

“弑神力量,在踏入神道时便展现出了巅峰的力量,这种力量为何被称为弑神?因为这种力量,能强大到杀掉神!所以被称为弑神力量!那时的胤天,一度天下无敌,踩着无数人的鲜血,带领着狱血战士一族走向巅峰!几千年以前,由于种种原因,胤天突然消失了,从此便再也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却是给狱血战士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也是他唯一留下的东西,那个东西便是《狱血大典》。”

狱血大典四个字一出,在大比武台的某个角落,一道身影剧烈一颤。

“狱血大典这四个字,相信在场很多人并不陌生吧?没错,它是一本书,一本由胤天亲自编写的关于狱血战士的书籍,胤天活了多少岁没人能够知道,他见过的狱血战士,了解的狱血战士,远远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在狱血大典里,有关于狱血战士一切性质和各种优缺点的记载,可以说,这本书就是狱血战士的灵魂,如果落在外人手中,无疑是将狱血战士的一切暴露在他人眼中。”

“随着千百年的时间推移,这本书也渐渐的淡出了大家的视线,能够看到它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知道它价值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发展到今天,这本书甚至是作为一本普通的古籍被放置在内务长老的家中,而我们现在的这个内务长老大人,却是有些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普通血脉,为何能够进化为弑神,更不知道,戳馨儿也是普通血脉,而且还有你们所谓的疯病,她为何能够进化为弑神。但是就在几个月前,我曾经在乾州遇到一个人,这个人他给了我答案,恰恰巧,这个人曾亲眼目睹过狱血大典!”

燕扬一字一句道:“据狱血大典记载,我身上的血脉,为隐形弑神血脉!而不是普通血脉,这种血脉曾经只出现在两百三十名狱血战士身上,其中有两百名狱血战士都成功的进化为弑神!很遗憾的就是,这种血脉,血脉石根本无法辨明。”

“而在你们眼中戳馨儿的疯病,那根本不是病,而是血煞之体的特征!狱血大典里有着明确的记载,简而言之,血煞之体就是在我们出生的时候,强制性的开启这种弑神力量变异!只不过刚出生的力量太弱小,根本不可能突变为弑神,所以这种变异会吞噬她的血液来一点点的完成变异,要想不死,就只有源源不断的吸收强大的精血来维持血煞之体的强制变异,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吸血疯病!”

燕扬深吸口气,淡淡道:“我们是天才,但是我们也是人!我们需要呵护,需要温暖!我戳风从出生那天开始,除了我母亲痕琴以外,你们有哪一个人正眼看过我?又有哪一个人教过我一丝一毫的修炼?没有……什么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们告诉我,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天才能够展现出来么?”

“我所遭遇的,不过是无穷无尽的白眼、嘲讽、打击和辱骂……呵呵,你们让我学会了怨恨这种东西,要知道,由怨恨力量所引发的弑神变异,才是最强大的弑神啊……我是如此,馨儿更是如此!”

“归根结底,今天的这一幕的出现,完全是因为你们的愚蠢!”燕扬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尽情发挥你们的思维想想吧!弑神和远古血脉的结合,产生普通血脉的几率会有多大?如果第一次是巧合,那么第二次还会是巧合么?狱血大典早不丢晚不丢,传承了几千年都还在,为何在我出生之时却恰恰丢失了呢!是谁隐藏了真相!将你们蒙在鼓里?又是谁,他明明翻阅过狱血大典,知道我和馨儿的血脉,却假装不知,甚至谎称狱血大典已经丢失!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戳家垮台,还是为了让狱血战士彻底掩埋在历史的舞台呢!”

燕扬的一番话说完,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中,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目光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甚至就连戳神、戳天、痕琴和戳馨儿的目光也盯在了他身上。

此人正是内务长老修撤,正是他口口声声说狱血大典已经丢失,狱血大典放在他家里,看过的当然也只有他。

修撤脸色巨变,旋即再也不顾身份的喝骂起来:“放屁,戳风小儿莫要胡言乱语,狱血大典明明已经丢失,它上面的确记载了狱血战士的一切,如此大事,我岂敢乱言!倒是你,你说在乾州遇到一个见过狱血大典的人,你不觉得可笑么!除了我们狱血战士,任何人都不可能翻阅狱血大典,狱血大典也不可能跑到乾州去,我倒是怀疑你是不是受了那人的蛊惑,妄想加害于我!”

“哈哈哈哈!说的好!!狱血大典已经丢失!!!”燕扬疯狂的大笑起来:“那么,这又是什么东西!!!”

一道竹卷被燕扬甩出,在空中缓缓展开,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清晰的四个大字——狱血大典。

这一刹那,修撤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