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失却的亲情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失却的亲情

“燕扬!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拥有斩龙剑,迟早要被我族追杀致死!我们魔族,必将会重现天界,到时候要你们这里的所有人世代为奴,桀桀桀……”混疯子最后那歇斯底里的声音,也是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他的气息,也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再也不剩一丝一毫,即便是异魔,只要被毁的神形俱灭,一样会死,因为这里是天界。

终于……结束了……

生死神诀加生死轮回道加斩龙剑之威,终于是将燕扬所遇到的第一个异魔成功斩杀!

一股眩晕感冲上大脑,此刻的燕扬头发呈现一种灰白色,生死大世界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力去和敌人比拼,长时间谁受得了,还不待他一头栽下,一个温暖的怀抱便已经接住了他。

“曦雨……”

“风,你做的很好呢……”曦雨抱着燕扬,将脸蛋贴在他的身体上,眼角间,隐隐有泪痕闪现。

她的发根之间,也有着丝丝白发和皱纹浮现出来,生死轮回道,每一道便要多一次轮回,曦雨她以玄武九阶的力量使出两道领域,实在是太勉强了。

“雨……”燕扬抬起手掌,轻轻的摩挲在她那光洁的脸蛋上:“即便是你变成了白发魔女,在我心中也是最好看的仙女……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不喜欢这个样子,所以,还是回来吧……”

燕扬的手掌之上,覆盖起了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巨大的倦意席卷上来,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又看到了那个一头晶莹紫发的女孩子。

这是一个让他为之心动的女孩子,是她给了自己一切。

那时的他只是一个孤僻的男孩子,他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情,他只是知道,她既然给了自己一切,那么自己便可以为她奉献一切。

上穷碧落下黄泉,此心不改。

……

“喂,别装死了,你虽然重伤昏迷,但是精神却还是可以活动的,除非你真的死了。”在燕扬昏迷之时,浑浑噩噩的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燕扬的识海之中,天幻女神静静盘坐在那里,嘴角间也是少有的露出一丝赞叹的笑意。

“燕扬,这次做的不错,这个异魔虽然只能算是地狱里的小兵小将,但是就算是天空五阶的强者也奈何他不得。”天幻女神道:“这些小兵小将的魔气太弱,只要他们有意隐藏,即便是我也发现不了,囚天塔里的那个大家伙才是真正的异魔。”

燕扬白眼一翻,那滔天的魔气,居然被她说成太弱……

“虽说这次你侥幸获胜,但是也不能骄傲,异魔怕光不假,但是强如囚天塔里的那种异魔,光芒对他的影响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天幻女神还不忘给燕扬泼着冷水。

“我知道。”燕扬感受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我要昏迷到什么时候啊?”

“你透支了生命力,生死神诀会自主吸收灵气转化为生命力来补充,不过以你现在对生死神诀的掌握,恐怕要半个月才能醒吧。”天幻女神想了想。

燕扬嘴角抽了抽,这半个月又只能修心了。

……

狱血城……

此刻,狱血城的重建工作也有条不紊的展开,昏迷的燕扬也被抬到了新建的族长府上,在也没有人敢小觑戳风,即便是他昏迷在那里,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敬畏。

“风的身体正在缓慢的恢复,照这个速度修复下去,大约半个月之后他就能醒过来了。”曦雨检查了一下燕扬的身体,微微一笑,这才让所有人都放下心来。

“大仇已报,我也是了却一桩心事。爹,娘,你们安息吧。”苍静抬头看天,深吸了一口气,眼角也是划过一丝泪珠,旋即她不动声色的抹去,手腕一翻,斩风剑便出现在自己手中。混疯子的脑袋被苍静用斩龙剑斩下,身体也被彻底进化,他和体内的异魔都是消失在了三界之间,死的不能再死。

“这斩风剑,是你的战利品。”苍静轻轻的将斩风剑放在燕扬的床榻旁边。

“静静,我也想加入武动会,可以吗?”一旁的曦雨突然说道,他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燕扬,平静的道:“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独自奋战了,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奋战,这家伙不能这么自私。”

“我们也要加入。”戳馨儿和菱香一左一右的挽着苍静,摇呀摇,卖萌到极致。

苍静愣了片刻,曦雨几人的战力都是逆天,戳馨儿是胤天的弟子,菱香有乾坤破天斧,她还想着怎么才能把她们都拉过来,没想到她们自己都愿意进来,一时间巨大的幸福也让她晕乎乎的:“好!好!都来吧,武动会欢迎你们。你们是我苍静亲自邀请进来的,以后在武动会里没人敢欺负你们。”

郭小春小声嘀咕道:“这下赚大了……”

……

转瞬间,半个月的时间流过,而燕扬也是“如约”醒来……

“嗯?”醒来的燕扬,就发现一个少女正在给她擦着额头。

“戳风……弟,你醒了?”那少女见燕扬醒了,惊的连手帕都掉在了地上,身体也是连连后退,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戳兰兰?”燕扬微微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居然是戳兰兰,那个只大自己几个月的小姐姐。

当初痕琴和轩梅同时怀孕,轩梅怀的是戳兰兰,痕琴怀的则是戳风,因为一些异常,导致戳风比正常人晚出生了几个月,所以戳兰兰变成了他的小姐姐,可惜的是天才一瞬间变成了废物,轩梅的孩子,也是很少和燕扬来往,甚至还不断的打击嘲讽。

见燕扬盯着自己,戳兰兰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她惶恐道:“戳风弟弟,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只是想尽一份力而已,我现在就走!”

燕扬废掉戳岳这件事显然给她留下了极重的心理阴影,自己在小时候虽然没有侮辱喝骂过燕扬,但是由于母亲的告诫,她也是不敢和燕扬走近,对他也是避之不及。

“站住!”燕扬这一声,差点把戳兰兰给吓的崩溃,而后他的语气才缓了一缓:“我有这么可怕?”

戳兰兰紧咬着唇,低下头不敢看燕扬。

燕扬看了看那手帕,良久之后才缓缓道:“谢谢。”

戳兰兰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燕扬。

“我向来都是恩怨分明,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燕扬拍拍戳兰兰的肩膀,在她的注视下缓缓的走到门口,留给她一个并不高大的背影。

“当年你们嫌我是个废物,因而对我敬而远之,我能够理解,这并不算仇怨,真正与我有仇的,囚禁我母亲的,害我们狱血一族的,都死了。”燕扬淡淡的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就在狱血城好好的生活吧。其他人呢?怎么是你在照顾我?”

“他们……都去议事大厅开会了,馨儿妹妹说你可能会醒过来,让我来照看你一下。”戳兰兰的声音如蚊叫,她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似乎不是那么可怕,之所以能看到他的可怕,是因为自己把可怕的一面露给了他。

“把这里收拾一下吧。”燕扬淡淡的道。

戳兰兰赶紧收拾了起来,她捡起手帕,打理着被褥,唯独床榻旁边的那一把斩风剑,她却是碰都不敢碰。

当她收拾好了一切,转过身来时,却是愣在了那里。

因为她看到,在她心中的那个神一般的男子,击败戳神的人,称呼胤天为天哥的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的男子,在此刻的眼里居然闪动着泪花!那似有似无的低喃之音,也是回荡开来。

“我戳风从小在冷漠中长大,在那个世界,我得到了最渴望的家庭和温暖,看到母亲,看到狱血大典的记载,我才发现血缘之间的亲人是多么的宝贵。我是狱血战士,我可以清洗掉这里所有的蛀虫,却不能消灭这里。为了得到大家的敬畏和遵从,我走到了现在,变成了全族最强,如今,我终于是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你们的敬畏和遵从,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

“以前的我以为,实力低下只能得到无尽的白眼和嘲讽,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得到亲情,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错了,实力强大,得到的却是因为害怕而表现出来的敬畏,根本就不会再有亲情。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有亲情了么?难道实力,真的能决定一切吗?”

“狱血战士是一个渴望强大的民族,是一个为战而生的民族,我们追崇强者,却是忽略了亲情。这样的民族,又怎么可能强大,真正的雄霸一方呢?”

燕扬轻轻一叹:“我爱你们,你们却不爱我……”

“哐当!”

戳兰兰手中的铜盆掉在了地方,她泪如雨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燕扬,她在也没有了害怕和胆怯。

她知道,面对这个废了他的大哥,让自己弟弟一蹶不振,甚至是毁了自己家的仇人,她再也生不出一丝的恨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