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百六十八章 囚天塔认主

第五百六十八章 囚天塔认主

(祝大家元旦快乐,在新的一年万事如意,由于一月将有十几科的考试陆续而来,所以会有一更的情况,望大家理解)

心灵的颤抖,代表着魔气的紊乱和怨念的质疑,当初他之所以能够在强大的怨念和绝望之下进化为君王异魔,就是因为他遭遇了女友无情的背叛、以及女友哥哥对他所做的一切,当他知道了真相后,这种怨恨的根本便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光明神诀和生死神诀无情的落在了他呆滞的身体之上,在乾坤破天斧的一击下,他的气息,烟消云散。

这个君王异魔,终于是自己踏入了轮回。

燕扬等人长吁口气,经过这一战,他们才算是知道了君王异魔的强大,朦朦胧胧间也算知道了异魔的根源,那便是无尽的怨恨和万年的孤寂。

燕扬不放心的给戳馨儿检查了一下身体,确定她体内没有残留一丝一毫的魔气才算舒了口气,相比于异魔的这种疯狂侵蚀,自己的噬心咒倒是显得可爱多了,不到万不得已,燕扬也几乎不会使用这种招数。

“总算是消灭他了,真是一个可悲的人。”胤天淡淡的道,此刻他闭着双目,由于使用了瞳祭轮回,他的双目陷入了短暂的失明,两条血线,也从胤天的眼角流下。

“天哥,你没事吧?”燕扬关切的问道。

“没事。”胤天微一摆手:“虽然我和囚天塔都解放了,但是这个世界依然没有平静,不知道还有多少异魔潜伏在各地。”

燕扬微微点头:“我会努力的。”

“以后的路,我也基本上帮不了你什么了,你是狱血战士,这是我胤天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也是狱血战士有史以来最大的骄傲。”胤天突然笑了:“燕扬,你给我自由,我便依照承诺,将我最厉害的‘血弑神经’悉数传授与你。”

胤天屈指一点,一道赤红之光便射入燕扬眉心,后者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依你的天赋,也不需要我说,只需要几个月的感悟,你便会无师自通。”胤天淡淡的道:“燕扬,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静静在一个月之前用传音玉呼唤我,让我有空回武动会总部一趟。”燕扬的目光动了动:“之后我应该会去炎州一趟,那里的朱雀身上有我需要的东西。”

胤天点点头:“好,你就去外面放心的闯荡吧,本座也会盯着这些君王级异魔的动向,听说天幻女神大人已经重生了?”

“是的。”燕扬点点头:“话说我也有一年半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了,她这一辈子都在寻找突破帝境的契机,也不知道进展的怎么样了。”

“师傅……”戳馨儿突然说道:“我……我想跟着您修炼一段时间。”

“咦?馨儿,你不跟哥哥去外面闯荡了么?”燕扬微微一愣,记得在不久前这丫头还非要和自己一起闯荡呢。

戳馨儿缓缓摇头,轻声说道:“馨儿改变主意了,因为馨儿到现在才明白,馨儿还是太弱了,如果执意跟着哥哥,只会是哥哥的拖累,也只会让哥哥伤心……馨儿不想这样,馨儿想要真正帮助哥哥,所以,馨儿想在师傅这里修炼。”

“这样也好。”燕扬点点头,戳馨儿执意想要变强,燕扬没有阻拦的理由,更何况,让她跟在自己身边的确危险。之前就差一点失去馨儿了,失去馨儿,是燕扬不敢想象的事情……咦?

燕扬的眉头微微一皱,话说君王异魔是怎么离开戳馨儿身体里的?燕扬心里非常清楚,凭借着他现在对生死神诀的掌握,还做不到让一个君王异魔离开别人的身体,最多就是让他流失大量的魔气,减缓馨儿的痛苦而已……为什么会这样,连想到君王异魔那一刹那间的失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有馨儿留在我身边,我倒是不会寂寞了。”胤天哈哈一笑道:“馨儿,这次为师一定把自己平生所学悉数传授于你,我们狱血战士的未来,就落在你们二人的肩上。”

燕扬抓了抓脑袋,算了,不想了,总之馨儿平安无事,这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这时,整个囚天塔突然震动了起来,然后拔地而起,将燕扬几人从体内释放而出。

“异魔已死,囚天塔也不用一直在这里封印了。”胤天眯着眼睛道:“我自由了,这家伙也自由了。”

在大家的注视下,囚天塔爆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旋即急速的缩小,短短几息间,竟是化为了一座两尺来高的迷你小塔,囚天塔化为小塔之后,便是直接飞掠进了孙幻香的眉心里,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囚天塔,认孙幻香为主了!

“这小丫头掌握着光明神诀,囚天塔也是光明之塔,专门镇压邪魔歪道,这也倒是很般配。”胤天见状,也是笑了笑,天界十大神器,在这里就有其四!

孙幻香也是有着欣喜之色浮现,意念一动,囚天塔便迎风暴涨,颇有些托塔天王的感觉,有了囚天塔,孙幻香就是遇到自己完全不敌的强大敌人,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

一处未知的地方……

“砰!”

碎裂声在这种极度安静的环境下变得极其刺耳,只见一块黑色的符文上突然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裂纹,然后爆碎开来。

“这是……诛心的魔印!”一道震惊夹杂着不可置信的声音随之传出。

“诛心……死了……”又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像极了一个老式复读机,根本就没有一点人声的感觉。

“怎么可能!诛心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被封印在囚天塔里,但是天界应该不存在能够杀死他的人啊?难道……是天幻女神?”

“天幻女神的气息……她又重生了……”

“堕落君王。”一道声音响起:“小魔查到了斩龙剑的踪迹。”

“什么?”这个名叫堕落的君王级异魔猛然一惊:“在哪里?”

一道黑气散发出来,最后缓缓的冲入了堕落的眉心里。

“燕扬……原来如此。”堕落淡淡的道:“天幻女神重新现世,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诛神计划,正式开始启动。”

诛神计划……

“桀桀桀……桀桀桀桀……”无数道渗人的笑声,直透人内心深处。

一根泛着银色的尖针闪现出来,这根针长只有五寸,但是却有一种灵魂的联系,缓缓的从针尖之上释放而出。这根针在黑暗里若隐若现,泛着妖异的光泽。

十大神器之七,无影神针!

“桀桀桀……愚蠢的人类……第一个目标,放在谁的身上比较好呢?桀桀桀桀……”

……

中州,万剑宗总部……

武动会的老祖苍烈利用天心神孕丹成功踏入神道,也标志着武动会在天界的实力将无人可以撼动,天门覆灭以后,万剑宗倒是变得低调起来,不过武动会也没有做出越轨之事,只要万剑宗没有主动挑衅他们,他们便不会出手。沉寂了一年多的万剑宗,今日的气氛却是变得有些活跃起来。

活跃的源头,便是这位身着一身黑袍的冷峻男子,破杀!

他是剑无涯的儿子,同时他也是最恨万剑宗的人,虽然他用雷霆果救回了母亲一命,但是对于这个父亲,他却是永远无法原谅。究竟是无情的剑意更强,还是有情的剑意更强?这是破杀一辈子想要知道的答案,如今,他正在寻找这个答案,他要告诉剑无涯:有情,比无情更强。

“铿!”

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响起,伴随着一道寒光,赤霄剑被破杀缓缓的收回剑鞘。

“太弱了,万剑宗弟子的剑意,难道就只有这种程度?”不屑、讽刺的声音,毫不畏惧的从破杀嘴里发出。自从天门覆灭以后,破杀也在武动会挂了一个名头,在加上剑无涯的沉默,导致了破杀在万剑宗里进出自如。每隔一年,破杀都会来到万剑宗,和这里的弟子比试剑意,万剑宗的两大神诀,万剑神诀和无情剑法,均是被破杀所破。

对面,剑浩天一脸惊骇的望着破杀,手中的圣器剑断为五截!

一年以前,破杀也是来到这个地方,用剑意击败了所有的弟子,甚至是长老都被其*的狼狈不堪,最后只有使用天空五阶的强大实力,才将破杀击败,但是却不敢对破杀下杀手。那时的破杀只是很平静的道:“一年之后,我会再来。”

妖孽、变态!这是所有万剑宗弟子对破杀的评价,如此的剑意天赋,为何不是万剑宗之人?

一年,破杀在不断进步,万剑宗的弟子也在不断修炼,因为他们想要挽留住最后的一点尊严。长老出战,纵然是击败了破杀,也是脸上无光。

这一次,剑浩天自信满满的上场,仅仅三个回合,手中的剑就被破杀斩为五截!

面对破杀的嘲讽,一群万剑宗弟子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比剑意,就连万剑宗长老都不是破杀的对手;比综合实力,破杀已经是恐怖的天空四阶,更是自取屈辱。而这一次,他们说什么也拉不下脸皮让长老再上场了。

“芷兰师姐,要不你上场试试吧……除了你,再也没有人可以和破杀相抗衡了……”一群人中间,一个小弟子对一旁的剑芷兰说道,剑浩天和剑芷兰是万剑宗弟子里最出色的两位,剑浩天战败,唯一的希望便是剑芷兰,就算是胜率不大,能挽回一点面子也好啊。

“可是……我……没有剑……”剑芷兰也是满带歉意的道,她的水仙剑被燕扬夺走,也就意味着她的实力大打则扣,根本无法与破杀抗衡。

“这里有剑……”就在这时,一把飞剑从天际边上飞掠而来,精准的插在了剑芷兰脚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