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百七十八章 希望,六剑破苍穹

第五百七十八章 希望,六剑破苍穹

黑暗的世界。

长时间在黑暗中奔跑,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事物的存在,这对精神是一种莫大的折磨。如果不是燕扬的精神强横,现在说不定已进入半疯癫状态。自从若灵的声音出现以后,便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而自己身上的金色光芒,也只能够让自己看清楚周围一米不到的空间黑暗,跟随着光芒的指引,燕扬就这么奔跑着……

燕扬算不清自己已经进入这里多长时间,只是一直在金色光芒的牵引下机械的行走,奔跑着,一步又一步……在仿佛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寻找着这个世界的尽头。

在极度的压抑和无聊之下,燕扬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一生,从出生被父亲排斥,到遇见曦雨,到走投无路,再到地球上的美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向往,最后,燕扬想到了现在……

自己在这里走了多长时间?外界又过去了多少时间?

自己感应不到曦雨,想必曦雨也联系不到自己,曦雨一向和自己同生共死,如果她找不到自己,她会……

还有朱雀,正在对抗着几个君王异魔,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朋友们,亲人们,还有琪琪、铃儿,她们都在等着自己……

狱魔皇这个家伙,也说不定已经出来了……

一种恐惧的心理突然从燕扬的内心深处蔓延而出,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他不是恐惧自己永远与黑夜为伴,也不是恐惧自己也许会老死在这个鬼地方,他恐惧的是,外面的世界如果没有自己,所带来的后果。

他没有办法想象这种后果,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后果!

燕扬何其强悍,连天幻女神都走不过的铸心道被他征服,天帝使用过的斩龙剑被他征服,甚至是传说中的圣兽神圣麒麟都被他征服!可是面对这个永远的黑夜,他依然在恐惧!

这种束手无策,痛彻心扉的感觉,究竟来源于哪里?

燕扬猛然一个踉跄,双膝重重砸在了地上,一双赤红的眼睛猛然亮起赤红之色,疯狂的仰天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要在待在这个地方,不要!!!”

“喝!!!碎神!!!!”

狂暴的戾气和杀意几乎是在瞬间膨胀了燕扬的整个大脑,原本可以笼罩一方天地的赤红之光在这里却显得如同萤火之光一样渺小,这里是一片虚空,如同宇宙中的真空一样,没有空气,没有灵气,什么都没有,碎神一出,强大的攻击疯狂轰出,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没有光芒、没有声音、甚至连一点波动都没有!

燕扬双目赤红,一把将上衣撕成粉碎,那一双手臂之上,青筋暴跳,可想而知燕扬的愤怒和不甘究竟到达了什么地步。燕扬双手猛然结印,在这片无尽的黑暗之中,终于是有了点点的星辰出现。

“圣武化神诀,青天神印!”

“鸣嗷!!”

一声标志性的龙吟响彻在这片黑暗的世界,青龙的身躯飞舞而出,由于没有目标,也只能在这一片虚空茫然的转圈圈。燕扬身形一纵,一脚踩在了青龙的脑袋上,几乎是哀求的道:“青龙姐姐,求求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没有任何回答……青龙只是不断发出震慑万物的狂暴龙吟,无论是向上、向下、向左向右,整个三维空间,除了脚下有着一片根本无法轰破的地面之外,这片空间似乎是无限大的。

“该死!该死!!!!”

燕扬手腕一翻,斩龙剑出现,旋即疯狂膨胀为千丈庞大,重重的对着地面轰去。

“五剑斩万物!”

依然是没有任何声音,仿佛那一片大地根本不存在,但是脚踩上去,又的的确确存在。

所有的招数都如同泥牛入海,划不开虚空,联系不到外人,自身实力也无法在这里得到提高,一时间,燕扬心里突然涌现出一抹绝望。

难道,我真的走不出这里吗?异魔真的是无法抗衡的吗?这究竟是什么?究竟是心灵幻术……还是异魔制造的另一片天地?

燕扬苦笑着,任何方法都尝试过了,没用没用!!唯一在永恒流淌的,是时间!

燕扬第一次如此痛恨时间,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让时间完全的停止!

也许,只有死亡才能够解脱……

燕扬那一双赤红的瞳孔里,渐渐的涌现出一抹绝望与凄然之色,生死神诀突然开始逆向运转,一股死气,从燕扬身上散发出来。

没错,燕扬想到了自杀!根据天幻女神的说法,死后灵魂会坠入地狱,就算是自己化为异魔,那也一定是一个帮助天界、抵抗异魔的异魔!

就在这时,燕扬浑身闪烁着的金色之光,突然灭掉了!周围再次呈现为一片完全的黑暗。

“若灵……”燕扬呢喃道,当初这道光是若灵的声音出现以后浮现的,光芒的消失,让燕扬的心里一下空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了若灵一样:“灵儿,不要走……”

“燕扬,你要加油,只有拥有希望,才能走出这片永远的黑暗。”

若灵的声音,突然回荡在燕扬内心深处。

希望……

燕扬的手下意识的在黑暗的空间里摸索着,突然手心一疼,一股刺痛浮现,将燕扬的精神彻底拉回了现实。

“斩龙剑……”燕扬喃喃道,将斩龙剑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没想到一直陪伴我的,居然是你,我怎么可以让你也沉沦在这片黑暗里呢……不可以……”

“现在呢,风,我们的血液已经融合在了一起,从此之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嘻嘻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我,磐龙郡郡主之女——曦雨,成为了狱血战士戳风的妻子,永远都是。而戳风,便是我曦雨的丈夫,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永远在一起。戳风和曦雨,是注定的一对,他们同一时刻出生,理应同一时刻死亡。我们,心灵相通,纵然轮回,也是夫妻。”依稀,曦雨那杜鹃啼血般的哭腔,还回荡在自己脑海里,那一天晚上曦雨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即便是燕扬真正面临死亡的那一天,都不会忘记。

“燕扬哥哥,你在三年前已经为我而死过一次了,铃儿何德何能,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再为我而死!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哥哥,铃儿能够做你的妹妹,真是三生有幸,铃儿不怕死,铃儿只怕失去你。哥哥,铃儿求求你,不要离开铃儿好吗?如果你死了,铃儿也不活了!”燕铃儿的肺腑之言,让燕扬感到惭愧。

“可是命运又是怎么对我的?我把我唯一的爱交给了你燕扬,可是你却注定要离去……我知道,你给不了我幸福,但是我真的好想要幸福……但是我刚才说了,既然选择了你,我就只会爱你一个人,即使结果注定是孤独一辈子,我也不后悔,燕扬你说,是孤独难受,还是死难受?而且我死了,你也少一份责任,少一分对曦雨的愧疚,以后你能更加幸福,毕竟曦雨能随你一辈子,而我却没有那个能力……”苏琪琪的话语,让燕扬一阵心酸。

被困在这个黑暗的世界,就如同你失去了我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在痛苦中煎熬,生无可恋,但是你不能死,我更不会死!

我怎么能死!我怎么能死!!!我燕扬发誓,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待!!!

“我一定会出去的!!!!因为我有希望和梦想!!!”燕扬仰天大喝,从他的身体之上,再次浮现出了金色的光芒!

若灵,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燕扬抱着斩龙剑,眼神已经完全变了,从中似乎多了一些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希望之芒。他轻轻吻在了斩龙剑的剑身之上,轻声道:“斩龙剑,谢谢你陪伴我,我们出发吧!”

就在这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回荡在燕扬心里,斩龙剑之上,散发出了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金色光芒!

一直不发光的斩龙剑,居然发光了!

更令燕扬欣喜的是,剑身上第六颗星星印记,也在此刻露出了原本的样子。

第六重封印解开了!

“这就是以心御剑吗?御剑术的最高层次……”燕扬如在梦中,轻声呢喃道,没想到这一片黑暗的世界,居然送给了他这么大一个造化!现在的燕扬,突然有些感谢起这片黑暗的世界来了!

他那迥然的目光,更加坚定!

一个月……一年……两年……这一走,就是十年!

十年了,燕扬如同机械一样以一种固定的步伐走着,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坚定的目光以及浑身燃烧着的希望之芒。

这片黑暗,再也困不住自己,夺不走自己的希望!

犹如永恒的时光变迁,宇宙大爆炸一样,在燕扬的前方,终于是有了一道亮光!

是光!这是自己心中的希望和光明!

“哈哈哈哈,永远的黑暗,不过如此!”燕扬放声大笑,长时间未说话的他,笑声中夹带着嘶哑和生硬。

“六星斩龙剑,六剑破苍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