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二章 及笄之礼

第二章 及笄之礼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七月中旬,天气闷热,然,帝都里却是热闹非凡,再过两日,便是丞相府千金的及笄之礼,不说云丞相劳苦功高,为国为民,受百姓赞扬,那嫡长女云千熙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不过云千熙在及笄之前从未出过府门,只丞相府少数家丁及婢女见过其面目,为其折服。

除却云千熙的美貌,此女亦是极得圣宠,这一点从圣上特许其不论场合皆可着红衣,且上绣金色曼陀罗,要知道,在西夏国,红衣只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才能穿的,而曼陀罗更是西夏的圣花,没有皇帝的允许,任何人不得亵渎。

如今,皇上更是下旨,在其生辰后一天举行曼陀花会,人人皆知,皇上这道圣旨是特地为云千熙而下,因为天下人都知道,丞相府中有一个曼陀园,天下最美的曼陀罗出于此园,且都是云千熙亲手栽种。

有人说,皇帝有意云千熙为妃。

有人说,这是皇帝深知云丞相爱女,皇上念在其有功于社稷,为奖励云丞相,才给了云千熙如此殊荣。

有人说,是云丞相跪求皇上三天三夜,皇帝见云丞相爱女心切,只好应允。

……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然而,只有云逸昌与皇帝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为了谁,对此云逸昌只是长长叹息。

城中流言四起,而当事人闻此只是勾唇轻笑,这是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的节奏么?却没有动作,仍然只是在曼陀园专心种花。

这一日,丞相府门口来了许多人,周边也停了许多马车,门口的小厮见此情形,赶紧进府去告诉管家,管家又去通报云逸昌。

“老爷,府外来了许多王公贵族,这......”管家垂头,对正在窗前作画,并无一丝紧张之色的云逸昌道。

“一一请进府中,带到花园就座。”云逸昌手中画笔蘸了蘸墨,头也不抬。

“是。”管家领了命,从容不迫地走出书房。

“来人,去曼陀园请小姐。”云逸昌将画好的画晾干,手里动作并未停下。

“是,老爷。”书房门外传来一个小厮的声音。

云逸昌走出书房,偌大的房间只留下一副美人的画像,面目与君千熙十分相像,亦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曼陀园

“主子,外面来人请您准备去花园。”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十分恭敬地对眼前正在修剪花枝的红衣女子道。

女子细心的修剪着一朵曼陀罗的枝叶,花朵并未盛开,仍是一朵娇小的花苞,夏日的阳光罩在女子的脸庞之上,明眸皓齿,顾盼生辉,倾国倾城的脸上未施粉黛,唇不点而红,眉不化而翠。一头及膝的长发并未盘起,只是轻轻的放在身后,一袭红衣,把这满园的曼陀罗都给比了下去。

“好,无心,盘发。”君千熙剪下最后一剪,把剪刀放在几上,缓缓起身,向梳妆台走去。

“是。”刚刚进来禀报的女子应着,走到君千熙的面前,开始梳理着那如瀑的青丝。

花园中

来参加宴会的所有人皆已经就座,然而宴会的主人还未到来,众人不禁等的有些急了。

好大一会儿,云逸昌才稳步来到花园,见丞相已经来了,原本不耐的众人渐渐安静下来。

“感谢各位来到小女的及笄宴,不多时小女就出来了,请各位耐心等待。”这话怎么听都带着讽刺,座上的名门公子都变了脸色,但毕竟是自己不请自来,也不好多说什么,云逸昌看着已经有些变了脸色的皇子及名门贵族的公子,嘴角浮出一丝讽刺,竟然连这点考验都禁不住。

不大一会儿,众人便看见一袭红影从花丛中向这里缓缓行来,心里皆不由得紧张起来。

然而,当那红色身影走近,众人这才看清,一袭红衣,袖口及衣边都绣着金色的曼陀罗,身姿婀娜,衣襟飘飘,红衣潋滟,然而,那脸上却覆着一面红色的面纱,众人心里不免都有些失望。

云逸昌更是失望地摇摇头,几个皇子不愧是宫里作戏作久了的,很快就反应过来,十分懊恼。

君千熙先是把在场的人都扫描了一遍,对于这些人,君千熙都是见过的,毕竟,她的势力是不可估计的,视线停留在一个白衣男子身上,不由得惊讶,竟然连东离的王爷都来了么?

心里冷笑,收回视线,向前方的云逸昌走去。

君千熙走到云逸昌面前,盈盈一拜,“女儿见过父亲。”

云逸昌扶起君千熙,拉着君千熙向早准备好的凳子上坐下,一边解着君千熙的发髻,一边轻轻的说着,“熙儿自幼丧母,就让我这个父亲来未她完成及笄礼。”

听得此言,众人都暗暗心惊云逸昌对君千熙的宠爱程度,更加坚定了心中的那一份心思。

云逸昌丝毫不顾在场众人的脸色及眼神中流露出的贪婪及惊讶,省略了许多程序,自顾自的用手中玉梳为君千熙梳理着那一头青丝,梳好之后,看着旁边丫鬟捧着的那一盘发钗,琳琅满目,皆是来到这里的宾客送的,眼看云逸昌的眼神在那些发钗上面流转,每个人都希望云逸昌会拿起自己送上的那一支发钗,然而,云逸昌却只是从袖中取出一个檀木盒,打开盒盖,从里面取出一血玉刻成的月牙状头饰,月牙上还刻着一朵妖冶的曼珠沙华。

云逸昌亲手为君千熙戴在额头上,两人都没有错过满座宾客失望的眼神,云逸昌不动声色,君千熙面纱下的红唇却是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云逸昌却不再继续,“希望小女这一头青丝将来由有缘之人亲手绾起。”

众人再次华丽丽的惊讶了,这个宴会还能给他们更多的惊喜么?

君千熙起身向云逸昌再行一礼,“大家吃好喝好,小女先行告退。”轻灵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却不带一丝温度。

说完,径自离开宴会。

好不容易结束了,君千熙松了口气,一想到及笄之后这种宴会必须参加,心里一阵烦闷,快进曼陀园时,一把扯下面上的面纱,无心见此,并未多话,也不管那掉落在地上的面纱,跟着君千熙走进曼陀园。

两人前脚刚进曼陀园,后面就有一男子拾起那一方面纱,跟在君千熙后面那么久不被发现,还能避开曼陀园外的暗卫捡起面纱,可见此人武功修为之高。

男子拿起面纱嗅了嗅,那惑人的曼陀罗香味似浓似淡,让人沉醉,更奇怪的是,曼陀园内种满曼陀罗,而园外却闻不到一丝香味,男子唇角微勾,绽放出一抹摄人的微笑,握着手中面纱,转身离去。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