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四章 曼陀花会(中)

第四章 曼陀花会(中)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爷爷,不知烟儿的住处在哪儿,现下行装大概都搬进去了,烟儿想烟儿该去整理整理了。”云水烟一脸微笑。

“哦哦,你就在清梅居住,不过,还是再待会儿吧,不是还有你的侍女吗。”老太爷收敛了一些,正色道。

无情冷哼一声,切,输不起就要走?无心看了她一眼,转眼无情的脸上便没有了丝毫表情。

云水烟咬着下唇,欲言又止,“爷爷,烟儿......”

“想说什么,尽管说就是。”老太爷一脸慈祥。

“烟儿想,烟儿想和熙儿姐姐住在一起,想向姐姐讨教讨教下棋之道。”云水烟小心翼翼地看向君千熙,看她的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心中更是忐忑,表面却不露痕迹。

“这......”老太爷犹豫起来,看向一边正在品茗的君千熙,对于这个孙女,更是让他琢磨不透。

无情眼光中迸发出冷意,无心也愣了一下,只有君千熙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对,没错,就是明日的曼陀花会。

放下手中精致的茶杯,君千熙轻轻地看向云水烟,眼神似能穿透一切。

云水烟猛地一个激灵,小声道,“姐姐,可以么?”

君千熙冷冷一笑,“可以,不过曼陀园只有我一人的卧房。”

老太爷一脸惊奇,君千熙不是最讨厌外人进她的曼陀园么?怎么......

云水烟明显释然,“没关系,姐姐,我们同寝便是,或者烟儿睡软榻即可。”

无心又为她捏了一把汗,要知道,君千熙最讨厌与别人同寝一室,更别说同榻而眠了。

意料之外的结果,君千熙竟然轻笑着答应了,云水烟脸上明显轻松了许多,老太爷也十分惊讶君千熙的态度,却只是以为这两个丫头很合得来,无心和无情惊讶过后,便知道君千熙一定有什么打算。

“叫人把东西搬到曼陀园去。”老太爷招呼着。

“不用了。”君千熙却是出口制止,“拿了衣物直接过来便是,曼陀园什么都不缺。”说着,君千熙站起身来,“无情,去把烟儿的衣物和丫鬟一起带到曼陀园来。”

“是。”无情应下,施展轻功瞬间出了院子,老太爷见怪不怪了,云水烟却是更加警惕。

君千熙向老太爷道了别,径自向院外走了出去,无心跟在君千熙身后,老太爷笑着对云水烟说了声,“去吧!”云水烟也跟了上去。

几人的步伐不算快,但没有多久就到了曼陀园,三人还未走到门口,门便打开了,三人直直走进园中,门口处却不见一个人影,云水烟知道,开门的是藏身在暗处的暗卫。

进入园中,云水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片的红色曼陀罗如血绽放,而另一半却是各种颜色都有,在红色花丛中间,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树下摆着桌椅,而另一边各色曼陀罗中间,却有一个不大起眼的茅屋,沿着中间的石板路往前走,便是一座简单的两层阁楼,无情正拉着丫鬟可儿站在门外,可儿手中拿了两个包袱。

云水烟没有说话,毕竟她真正的任务还未完成,现在还是低调些好,君千熙也没有说话,她想看看云水烟要怎么做,可儿却先开口,“小姐,她不让奴婢进门放置衣物。”可儿一开口就指着无情道,无情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她,眼里露出杀意,欲拔剑却被君千熙拦了下来,“无情。”

君千熙的语气很轻,无情却松开了紧紧握着剑柄的手,可儿早吓得收回了手指,云水烟更是一脸责怪,走到君千熙面前盈盈一拜,“姐姐,婢女无礼,还请宽恕。”君千熙挥了挥手,示意她无碍,吩咐无心安置两人,看着光芒四射的太阳,直接去了梧桐树下,品茶纳凉。

云水烟收拾好了,见那惊艳的红影正在树下午睡,想穿过曼陀花丛。可不管怎么走,她都在原地打转,那棵树在前方,那个人也在前方,却怎么也走不出去,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她突然意识到,这应该是阵法,刚刚怕君千熙责怪,没有碰这些曼陀罗,那现在只有毁了这些曼陀罗才走得出去了。

在阵外的君千熙静静地看着云水烟的表现,突然意识到云水烟想毁花,放下茶杯,低低唤了声,“无情。”无情立刻飞进阵法之中,提起云水烟,向花丛外而去。

放下云水烟,无情冷冷道,“谁让你进去的!”云水烟低着头,“我......”

无情冷哼一声,消失无迹,云水烟望着眼前熟睡的红影,没错,无情刚刚将她带到了君千熙面前。

云水烟绕到君千熙面前,看着那轻阖的双眼,连睡觉也戴着面纱,突然,云水烟脑子了冒出一个想法,悄悄走近君千熙,伸出手来,把纤纤玉手伸向君千熙的面纱处,突然,刚刚还睡着的人儿突兀的睁开了眼睛,眼中散发出冰冷的光芒,吓得云水烟赶紧缩回了手,“熙……熙儿姐姐,我……我……”

君千熙眯了眯眼,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你到底想干什么,说。”语气没有温度。

“我……熙儿姐姐,我想……”云水烟犹豫了一下,但感觉到君千熙的眼神,心里十分忐忑,主子说过,千万不要招惹她,一咬牙,“熙儿姐姐,我想跟你借一朵曼陀罗,我不会种曼陀罗,但是爷爷要我参加明日的曼陀花会,我……”

君千熙以手托着头,“你要什么样的。”为了把她身后那人引出来,只有先给她一朵了。

云水烟没有想到,君千熙居然会答应她的请求,心里十分雀跃,“姐姐,不用太稀奇,上得了台面就行。”

从躺椅上下来,君千熙走近云水烟,拉着她的肩膀,云水烟下意识闭上了眼,刹那间,云水烟只听见耳畔呼呼的风声,再睁眼,眼前却是另一片花丛中间的那个小茅屋,云水烟一边为君千熙神秘莫测的武功感到惊讶,一边看着脚下的花丛。

“挑一朵吧。”君千熙轻轻道。

“谢谢熙儿姐姐。”看着各色的曼陀罗,云水烟眼花缭乱,“就……就这朵吧。”

不知何时,君千熙手上多了几个工具,俯身小心地挖着云水烟指的那朵花,乳白色的花瓣,每一片花瓣的花边都是不同的颜色,花蕊是金色的,组合起来毫无违和感。

云水烟拿到了被移到盆中的曼陀罗,欣喜不已,君千熙却往刚刚那朵曼陀罗挖下的坑里撒下新的花种,食指与中指并拢,放在额头中央,不大一会儿,一朵曼陀罗从刚埋好的土坑里破土而出,以光速的速度生长着,云水烟看得目瞪口呆,君千熙之所以敢在云水烟面前做这些,是因为她知道,云水烟不会说出去。

再次抚上云水烟的肩,转眼却到了曼陀园外,可儿与无心也站在那里,可儿一脸委屈,“小姐……”

云水烟看向君千熙,然而君千熙早已不见,无情也消失了,“小姐,我们……”

“回清梅居吧。”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中的曼陀罗,向清梅居走去。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