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章 曼陀花会(下)

第五章 曼陀花会(下)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广场之上,人山人海,高台之上,是皇帝皇后及太子的位置,高台之下,每一个靠前的位置都是皇族、一品官员及其家眷所有,矮几一字排开,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糕点和水果。两边各坐着此次曼陀花会的参赛者,左边是云丞相及其家眷——云千熙和云水烟,右边是将军雷霆和家眷——雷夫人及雷府嫡女雷惊瞳,再后面便是皇子公主。再下来便是人山人海的百姓。

待到高台上的太监总管宣布曼陀花会开始,参赛者开始一一拿出自己种出的曼陀罗。

各种颜色的曼陀罗一一呈现,多半都是女子,况且这次曼陀花会若是胜出,就可以向皇帝提一个要求。

君千熙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些女人捧着曼陀罗走上台,又或开心或沮丧的走下来。

直到雷惊瞳手捧一盆紫色曼陀罗缓缓走出,君千熙的眼眸才不自觉地亮了一下,既然能够种出紫色来,想来对曼陀罗也是特别喜爱吧。

雷惊瞳面无波澜地走下台,不过君千熙知道,她一定通过了吧!身旁的云水烟站起来,捧着君千熙昨日赠予她的曼陀罗献上,众人无不为这一朵曼陀罗惊叹。

雪白的花瓣,彩色的花边,有若阳光下翩翩起舞的白衣仙子。

云水烟走上台,君千熙没有兴趣听高台之上的言语,便也未曾入耳,到后来云水烟走下来,君千熙才睁开一直微眯的眼。

看着云水烟细微的表情变化,君千熙微微勾唇,又闭上眼。

“比试结束!”高台之上宣布,每一个参赛者心中不免都有些惊讶,许多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座上的那一抹红色身影,不是说天下最美的曼陀罗出自丞相府么?为什么这位大小姐没有参赛,却只是闭着眼睡觉?

感受的那些探寻的眼光,君千熙突然睁开了眼,面纱下的红唇再一次不带温度得勾起。眼中的寒芒嚷 原本盯着她的人不禁瑟缩,云水烟在心中感叹,自己何时能有这样气度?君千熙扫视一番,只有对面的雷惊瞳正眼看着她。

“这人……”微微停顿,目光不转的看着雷惊瞳,“有趣!”轻轻的话语消失在风中。

“此次曼陀花试的获胜者,云家水烟小姐!”意料之中的结果,“另外……”

众人都屏息等着这句另外。

“请问千熙小姐,为何不参加曼陀花试?”太监尖细的嗓音传来。

“花是用来赏的,不是用来比的。”冷冷轻轻的声音不大,却能够让在场每一个人听清,也感叹其“无礼”。

“千熙侄女果然是爱花惜花之人,好!这一句深得朕心,来人,拟旨,册封云家千熙为云熙公主,赐绸缎千匹,黄金千两,可随意出入宫门。”高台之上的皇帝终于开口,而这一开口也着实吓到了许多人,这……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就……

许多嫉妒的眼光投向君千熙,君千熙只恍若未闻未见,也没有领旨谢恩,云逸昌也无动于衷。

“此次花试头名水烟小姐,赐婚于太子,雷家惊瞳小姐能种出紫色曼陀罗实属不易,册为惊瞳公主。”又两道旨意,砸得人们头昏眼花,这皇帝是抽风了么?

君千熙明白皇帝意图,冷冽的眸子看向高台处,这是要云雷两家鹬蚌相争,他皇家渔翁得利么?不过,这招也忒险了些。

滑稽的曼陀花会结束,皇帝召见了云逸昌及雷霆,君千熙与云水烟便自行回家,那一言册封公主也就传了出去,明白的人不屑一顾,不明白的人不明觉厉。

一回到丞相府,君千熙便向曼陀园走去,云水烟却紧紧跟在其身后,快进门时,君千熙突然转过身来,“你的目的也达成了,不用再跟着我来‘道谢’了。”

说完,君千熙自顾自地走进曼陀园,留云水烟呆愣地站在门外。

安排好了一些事情,君千熙打了个哈欠,躺在梧桐下安静睡去。

两个时辰后,册封公主及太子妃的圣旨便从宫中传出来,云逸昌却认为不能张扬,自己带着圣旨回到丞相府,不过,那“一言公主”早已传遍了皇都。

君千熙去前厅象征性的拿了圣旨,还没走到曼陀园,那金色的圣旨便化成了细灰,从嫩白修长的指尖滑落。

“原本只是看皇帝特意下旨,不去不好的,没想到……”君千熙兀自叹道。

“宫主,当公主不好吗?”似乎意识到这句话有点怪,无心赶紧改口,“宫主,我的意思是……”

君千熙摆摆手,“其实也还行,至少你们能堂而皇之的叫我宫主。”

“啊……”无心眨眨眼。

“无心,记住说多错多。”君千熙脸上没有了刚刚的玩笑之意。

“是,宫主。”无心答道。

“今晚,大概不平静吧。”君千熙仰头看天。

是夜。

无声无息的夜色中,正上演着一场杀戮,许多杀手阁,几乎都出动了,然,倒下的始终是他们。

风拂过,夹杂着血腥味,那些澜月宫的人们正在仔细的清理这满地的血迹。

曼陀园内,君千熙的房间,夜明珠的光芒有如白昼,君千熙正仔细的看着从无情手中拿过来的一份名单。

随手将名单扔在桌上,细细品了一口茶,“让殇影毁了名单上所有杀手阁,合并势力,将那些愿意臣服的人重新培养。”

“那这些买凶的呢?”无情鲜少的开口。

“不用管他们,殇影事成,便无人敢接这个了。”想起名单上那些人,公主,后妃,大家小姐,甚至皇帝,却惟独没有——雷家!

“是。”无情退下,君千熙瞥了眼桌上的名单,转身向床榻走去,桌上那张轻飘飘的纸,瞬间化成了灰。

记得无心曾问过,“宫主为何能让这些东西化为灰烬?”

那时,君千熙答,万物皆有灵,布乃蚕丝所织,纸乃木屑所就,只要吸其灵气,转为自身灵力,它便自动成灰。

现在,对这类现象,无心已见怪不怪,而暗中的人却仍然吃了一惊。

君千熙早发现了这个人,任由其跟了她一天,毕竟……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