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陌王府的书房,离陌尘正在处理公务。

“王爷,王妃娘娘她……呃……去了魅影楼。”暗卫踌躇着,怕王爷发怒。

没想到,王爷却极其淡定地回了句,“嗯。”

那暗卫抹了一把汗,“还有,王妃娘娘她进了风雪阁。”

“风雪阁?”离陌尘抬头,他甚少去那些烟花之地。

“是,魅影楼分为两阁,风雪阁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名为花月阁。”暗卫解释道。

“嗯。”离陌尘淡淡应道,左不过都是青楼。

“呃……王……王爷。”暗卫再抹一把冷汗,心一横,“花月阁是妓女,而风雪阁是……是……男妓!”

离陌尘正批阅公文的手一顿,墨在奏章上晕染开来,也不知是哪个倒霉的大臣。

暗卫把头埋得极低,生怕离陌尘处罚与他,在王妃面前,王爷确是温柔和煦,可在他们面前……

暗卫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再抬头时,案前的王爷已不见了踪影,笔也扔在了案上,笔下的那本奏章,已经被墨晕染得不成样子。

君千熙真的不是有意去风雪阁的。

谁让在东离都城魅影楼分部的首领灵溪整日住在风雪阁,她要去找她,自然是要进风雪阁的。

进了风雪阁大厅,君千熙真真是惊了,当初她同意置办男妓时也不曾料到会是这个样子。

大厅里十分拥挤,喜好男风的达官贵人不足为奇,奇的却是那些彪悍的女子,观其装束,有些是已然成婚的,也有还未出阁的。

君千熙蹙眉,她是不是不应该同意这个提议?

满脸嫌恶地绕过那些怀抱男妓的达官贵人,又满脸嫌恶地绕过那些趴在男妓怀里寻欢的女子。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侍童,正准备走过去,却被人拉住了衣角,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

“咦,这位小倌儿未曾见过,可是新来的?快来快来,为大爷添酒。”一个长相极其普通的男人拉着君千熙的衣服。

君千熙转头,绝色容貌引得那男人眼中**更盛,君千熙实在受不了那色迷迷的眼神,一挥手,将他推开。

走到侍童面前,“你家灵溪大人可在?”

“要见我家大人?”那童子皱眉,颇为难,“怕是有些不便。”

君千熙拿出令牌,那童子赶紧换上了尊敬的架势,“不知尊使大人来了,小的这就去知会灵溪大人。”

澜月宫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宫主是女子,却从未有何不平,因为他们每一人都是由宫主以魔鬼方式训练出来的,如今见这样一个男子手持宫主的令牌,自然要尊称一声“尊使”。

“不必,领我去见她便是。”君千熙摆手。

“是。”侍童恭恭敬敬地带君千熙往二楼走。

到了一处极僻静的房间,侍童作揖,“尊使大人,灵溪大人就在这屋里了,小的不方便进去,下面还有事情等着小的,小的先行告退。”

君千熙挥手,示意让他走,侍童退下,君千熙推开房门,见床上静静躺着的一双人影,一室皆是迷离。

“灵溪,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啊!”君千熙强装淡定的坐下。

“谁!”床上的女子一下子坐起来,又仔细琢磨琢磨刚刚的那道声音,眼前一亮,“是宫主!”

“亏你还认得本宫。”见灵溪正欲掀帐出来,“你先穿好衣物,不急。”

灵溪又赶紧拿进衣物,与床上的另一个男子一同换了起来。

君千熙倒了杯凉茶,正送至嘴边,却被一双修长的手拿了过去。

君千熙顺着那双手往上看,却看见离陌尘面上微有薄怒。

“你若是想看美男子看我就够了,何需来这种地方”,说完,又凑近几分,低语道,“若你是思春,也可以找我,我不介意献出我的第一次。”

“我只不过是来处理些事情罢了。”君千熙讪讪笑道。

离陌尘坐下,“处理事情不能在倚月楼?”

“我去过倚月楼,无趣极了。”君千熙说的是真话。

这时,灵溪收拾好了出来,见离陌尘,恭敬地叫了声,“主公。”

这一句主公让离陌尘心情大好,君千熙确实无奈至极,胳膊肘往外拐啊!

抛开其它不重要的事情,“无情她们的事情怎么样?”

“有幕日殿的帮忙,轻松了许多。”灵溪回答道,魅影楼可称为最大的情报组织。

“那便让她俩就在那里吧。”君千熙淡淡道。

“是,灵溪这就去通知无心无情两位大人。”灵溪恭敬地退下。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离陌尘挑眉,他本以为是何大事,“你直接询问与我便可啊!”

“不,帮我的是幕日殿的陌尘上仙,陌王怕是不知晓的。”君千熙懒懒地回道。

离陌尘笑,把君千熙拉进怀里,“你果真善解人意,聪颖通透。”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