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君千熙白了他一眼,“还用你说。”

“走吧,还想呆在这儿不成?若是以后你想……”离陌尘顿了顿,没有说出来,“我不介意舍身相陪。”

君千熙瞬间无语,离陌尘却笑笑,“过两日我打算去南越一趟,江湖上的事,你也同去?”

“好。”君千熙欣然答应,却全然忘记了“北陌尘”的洁癖。

之后,陌王称病告假,北陌尘与君千熙一同走水路直下南越。

君千熙坐在桌旁,看着满屋不然纤尘的模样,方才想起北陌尘的洁癖。

比如,北陌尘正为她倒茶,君千熙拿起茶杯正准备喝,北陌尘突然喊了声,“等等。”然后拿过她手中的茶杯,用手帕细细地擦了杯壁的灰尘,复又递给她。

再比如,北陌尘正欲睡下,却发现有只虫子,内劲一动,把人家活活震死,然后让人把整个屋子打扫了一遍,这才睡下。

又比如,君千熙吃完饭,拿起手帕随意擦了两下,北陌尘蹙眉,拽过她的手,又拿出一方新帕子给她细细擦拭。

还比如……

一桩桩的事情让君千熙欲哭无泪,还是离陌尘好些啊!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昀城,南越第一大城,却并不是南越的都城,之所以发展为第一大城是因为江湖人多在此聚会,这里有最高最险的山——凤鸣山。

据说,凤鸣山与琅琊山差不多,凤鸣山的名字是因为在它脚下的凤鸣山谷中藏了一把凤鸣琴,乃是几百年前江湖第一宫九天宫的宫主留下的绝世名琴,比那白玉琅琊琴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迷雾重重的凤鸣山谷时常自然起雾,日上三竿也不会消散,更有野兽出没,想要找到那把琴是非常之困难。

这是新任武林盟主第一次组织的武林大会,离上次甄选武林盟主的武林大会过了半年,君千熙也认识了北陌尘半年。

到了昀城,君千熙才知道是武林大会,即刻发了宫主令,命令殇影等人速来昀城,打算兴师问罪,武林大会竟然不告诉她?

离武林大会虽还有一段时间,不过提前来就是为了看看昀城的风貌。

不过临近天黑,几人正面临着住宿的问题,连这些小客栈都住满了人,更别说那些大酒店了,现在,也只有倚月楼是唯一去处。

北陌尘命令属下驾车,去倚月楼,自己在早已睡熟的君千熙身上翻找令牌,倚月楼四楼向来是最好的。

寻了许久,终于寻出了那曼陀令牌,抱着君千熙,北陌尘将令牌交给掌柜,那掌柜细细打量了他怀中君千熙的衣袍,一身红衣,金色曼陀罗,是宫主。

北陌尘跟着掌柜上了四楼,进了房间,北陌尘把君千熙放到了床上,这才去倒茶喝。

一杯茶下肚,北陌尘不禁感叹,果然还是倚月楼的茶好啊!

眼神飘向君千熙,沉思片刻,走上前去,将她额前的血月曼陀取下,而颈间的项链却没有摘下来,又帮她去了食指上的戒指。

顿了顿,方才将她的外衣脱下,拉过被子盖好。

君千熙睡得极熟,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北陌尘立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移步去了外间,合衣在榻上躺下。

夜快深了,初春的夜里仍有几丝未尽的凉意,而这房里,却是温暖无比。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