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amp;lt;div id=amp;quot;chaptercontentwapperamp;quot;amp;gt;

一个太监走进来,众人这才移开注意,君千熙松了口气,亦看向那个太监。

那太监向高坐凤椅上的皇后行一礼,“皇后娘娘,已经到了下朝时刻了,奴才特来请各位主子去流芳台。”

流芳台是皇宫里一个修建在湖心的地方,虽说不过在湖心,却也是极大的,许多宫宴皆在此举行。

为了这个宫宴,皇后不可不说是下足了功夫,特地请了朝中年轻的臣子与皇子,还有那些老臣的儿女,美名其曰要和这些年轻人一同聚一聚,感受感受他们的朝气,而其中的目的不言而喻,要么就是物色一个好儿媳,要么就是物色一个好下属,终逃不脱这两样。

皇后首先走出大殿,其他的人都跟在她身后,君千熙与雷惊瞳却有意地走在了最后。

沉默了半晌,雷惊瞳才缓缓开口,“你能帮我吗?”

“嗯?”君千熙挑眉,“怎么帮你?”

“帮我诈死,我要摆脱这个身份。”她说得极其认真。

“为了他?”君千熙毫不迟疑的问道。

“你知道?”雷惊瞳先是惊奇,后又自嘲的笑,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嘴里喃喃,有着坚定的信念,“为了平野,我愿意抛弃一切。”

“他不嫌弃你?”君千熙确实问得有些伤人,但却是实话。

雷惊瞳不在意的笑笑,“怎会?”

“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可否帮我一个忙?”君千熙应下她的要求,遂又提出另一个要求。

“什么忙?难道你要安插……”雷惊瞳生生压下了最后两字。

“不。”君千熙淡淡笑着,安插奸细这事不需要她来操心,况且以离陌尘的性子,根本没有拿五皇子当过一回事,更犯不着安插什么奸细。

“那是……”雷惊瞳疑惑。

“你只需要在短时间内让五皇子爱上你就行,但千万不能让他近身,就类似欲擒故纵吧,在他爱的无法自拔时我便帮你诈死。”

君千熙认真的说道。

雷惊瞳闻言勾起一抹笑,“好。”

……

已经到了流芳台,因是修在湖心,没有陆路,所以必得乘船渡过去,皇后等人自是先渡过去,然后再一批一批的送。

君千熙站在岸边看着小船划过来划过去,觉得甚是无聊,便四处望了望却看见一个白衣公子走了过来,衣服上的花纹与自个儿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再走近一看,原是离陌尘。

其他人也瞬也不转地看着这边,陌王不是一向穿黑衣么?怎么穿起了白衣?而且……陌王穿白衣依旧是那么俊美……

君千熙看着他,心里疑惑,等他走近,才问出了口,“你这衣服……”不是早上才说了要去做一件么?怎么这么快就穿上了?

“早上临时交代人去做的,下朝后便去换上了。”离陌尘淡淡地回答。

君千熙不语,一上午就做好了,他是找了多少绣娘啊!

离陌尘看穿了她的想法,“早上差人去玉锦轩做的,推说你要,让他们一上午之内完成,没想到他们一刻钟便给我送来了,效率还真是快,就像早准备好似的。”

君千熙嘴角抽搐,玉锦轩是墨影水墨山庄的产业,专卖金玉首饰和衣物,皆是由顶级工匠与顶级绣娘做成,可是,就算绣娘再顶级,也不可能那么快啊!

这时,灵溪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宫主,其实您做这件衣服时墨影护法刚好也在,是他吩咐按陌王的尺寸再做一件的……”

君千熙皱了皱眉头,灵溪看见,心里为墨影默哀,果然,“让墨影一个月不许去魅影楼,传令给殇影,让他把魅影看好。”

灵溪不禁佩服君千熙的惩人手法,不让墨影护法见魅影护法不是比要了他的命还惨吗!

离陌尘轻咳,“好了,我们先过去吧。”丝毫没有要给墨影求情的意思。

后来灵溪向墨影传达宫主的惩戒时,墨影还巴巴道,“主公没有帮我求求情吗?我好歹帮了他一把呀!”

这厢,君千熙再看眼前,一艘小舟已经停在了眼前,再看那边,还在一批一批的运人,便踩了上去。已有许多目光转为了妒忌。

两人迎风站在船头,君千熙看向岸边,已经有人嫉妒死她了,她也只是看着依旧立在岸边的雷惊瞳,离陌尘淡淡地开口,“她是五皇子妃。”

君千熙知道不是离陌尘有什么不待见她,只是为了不让五皇子误会她与自己走得近,否则她的日子也不会怎么好过。

船已靠岸,君千熙再次往那边望了一眼,便与离陌尘一起双双入座。

两人刚到场时,早已入席的人也小小的惊讶了一番,陌王竟穿起了白衣,且与陌王妃的衣服颜色花纹都一模一样,真是恩爱如斯,羡煞旁人啊!

正是正午,流芳台立在湖中央,清风徐来,此刻甚是凉爽。

君千熙恰坐在风口,耳边的发丝随风飞舞,离陌尘缓缓伸出手为她别在耳后。又是惹得一阵唏嘘,真是恩爱如斯,羡煞旁人啊!

君千熙浅笑不语。这时雷惊瞳也低调地坐到了五皇子离谨晟身后,五皇子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带有厌恶,当初他之所以娶她,不也是看在她的身世,可后来她竟然向他当面言明她不会帮他夺皇位,真是把他气得不轻。

宴会不外乎那几项,毫无新意,皇后却提了一个十分有‘新意’点子,就是让在座的宫妃也好贵女也罢,各献出一个才艺。

君千熙抚额,又是这个,一边离陌尘也若有所思,“你是不是不应该参加?”

君千熙挑眉,“不就弹琴么?怎么了?”

离陌尘甚霸道地说道,“别忘了,你只能为我抚琴。”

“我何时答应过你只为你抚琴?”君千熙无奈。

“之前没有,现在……嗯,也没有。”离陌尘沉稳的答道。

君千熙未语,离陌尘继续道,“但是从现在开始,只许为我抚琴。”

“那我的才艺……”君千熙笑看着他。

“待会儿再说。”离陌尘却甚是神秘。

amp;lt;/divamp;gt;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